一日三记

晨 – 字如其人细节决定成败

儿时,并不以为自己汉字写得得体,只记得老师赞许我写得认真,但总会写成斜体;常人皆知,汉字无如英文,没有斜体,长大后而知,诸等同伴中有此问题者不少,盖众犯之弊病。

盖因全国重点学校之故,国小规定特别严格,习字、握笔、转正(即由铅笔转由钢笔书写),皆有步骤要求,想起先前一本书的书名——细节决定成败。

国小,三年二班,第一师范实习教师前来本年级实习授课,三五二十出头的女老师夸奖我的钢笔字,不亦乐乎。出乎我的意料。

经此之后,有了动力源泉,曾安心静神练习毛笔书法、硬笔书法,尚记得当时一款硬笔书法速成器风靡申城,如今尚存于我的书架。

国中三年,偶与同窗“比字”,时年年少轻狂,争强好胜,无伤大雅。并有一次,静安公园,与一年甲老翁并坐凉亭,老先生竟主动要求教我写字。对此,好意当受并感谢之。

高中三年,人生转型之起初,价值观逐渐成型,写字亦逐渐成形。

大学四年,常有人夸奖我的字,也因此多了些许“额外功课”。而字也逐渐成为认识一个人的重要判断标准,最近一次当属今日早晨,再次令我受宠若惊。

诚然,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当下的字并非我最欣赏的类型,比起那些我所认为之大家,恐怕羞愧;而若让平日身边那些我所欣赏的写字高手看到我的这些文字,恐怕见笑。

就其中深含之意而言,我只认为,亏得当初那些原发的启蒙,那些平实的鼓励,那些执着的精神,奠定了我的书法,亦胜于书法本身。

近代中国以来,书法惟蒋中正先生最堪学习,工整、中正、内敛、传神、令见者喜然于心、亦传承中华文字之精髓;而众受吹捧的毛润之之字体虽自成一体,然过于随意、狂妄、武断、令人一眼看不真切、阴胜于阳。的确,字如其人,此言不虚。

 

 – 怜悯体恤善施陶冶高尚

回家路上,春寒阵阵,天桥边上,二胡悠扬,老人卖艺,乞讨过活。
插袋,取钱,弯腰,轻放,离开,上帝保佑。

然而并非没人对此提出质疑,这质疑也曾左右我的行为。
记得曾经有人告诉我,我们还没有达到施舍予人的地步。
也有人告诉我,怜悯别人是为了体现自己的娇贵与傲慢。
显然前者是漠视怜悯的真谛;后者纯属小人之心与偏见。
于后者,不予置评亦足矣。于前者,则何为怜悯之真谛?

诚如《孟子告子上》: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亦记得一牧师曾说:十字架所谓何意?长竖象征神对人之爱;短横象征人与人之爱。
一个具备完全人格的人理应知道:既不要因为自己得不到而对富人们嫉妒或是仇恨,也不要以劳动为羞耻而鄙视,而要永远尊重和体恤那些生活状况不如你我的存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因为我们并不娇贵。

怜悯并非为了使人高贵。在神面前,世人都是需要被怜悯的,没有高下,这便是神的公义。
但这并不排斥人与人的怜悯、体恤和尊重。
因此,我要正告后者,善行施舍,正是因为施者把自己看作和受者平等。
我也要正告前者,毋以善小而不为,毋以恶小而为之。亦如路加福音中,耶稣论断寡妇的奉献一般。
施比受更为有福。(使徒行传 20:35)

 – 世事风云突变

……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ssay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