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反日·末日·性

近日,中国反日之风日盛。仅对于教科书事件抑或靖国神社问题,大可不致此举。盖因入常风潮。起初,中共政府态度暧昧;而后,民间力量于神州各处蓄势待发。这大可归咎为中国民众对于政府对此民族大义问题的软弱无能而产生的失望和不满,并诉诸形成民间合力以求遏制日本入常……

抵制日货,反日游行,敲击打杂,网络攻势……而后便是继续各种谣传,似乎一时之间,一切都与日本扯上关系,而一切反日的都是民族英雄,一切冷静的或者反思的观点都成了汉奸走狗败类。中国人的劣根性再次显露无遗,其文革余孽也再次爆发。犹如纳粹一般的疯狂,最终会毁了整个民族,甚至殃及整个人类。

本人于此呜呼数言,无意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狂妄论断任何事物。亦非有人所说的“莫谈国事”、“不理政治”。因为这不是政治。什么是政治?一言以蔽之,就是“我要夺取你的政权”。而本人,根本无意于此。此文仅是作为一个国民,哪怕只是一个人的自由言论的一部分,一种上帝赋予的、无人有权剥夺的权利。

 

关于过去 – 反日的历史之维 并 政治之维 (民权主义)

国际舆论对此密切关注: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一发表一篇题为《日本粉饰,中国歪曲》的文章说,中国最近对日本政府批准历史教科书感到极大愤怒,日本应当坦白地承认自己的历史。如果日本能够承认它侵略中国、韩国、菲律宾和其他亚洲国家,承认它残害亚洲人民的罪行,那将是日本成熟的一个迹象。

但文章认为,中国自1949年以来对自己历史的篡改比日本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文章说,中国政府在批评日本之前,应当看看自己是怎样曲解历史的。文章举例说,中国教科书往往颂扬共产党的领导,抨击任何威胁其执政地位的言行;为树立自己“永远光荣、正确、伟大的形象”,略去了1949年之后的一些重大事件;中国没有提到1962年因中国军队攻打印度边界地区引发的中印边界之战;1979年中国因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垮台而出兵越南的事实也不为广大学生所知;中国把1989年天安门要求自由民主的和平示威说成是暴乱并隐瞒军方杀害的学生人数;中国还说大跃进没有导致3000万中国人的死亡;并称是美国入侵朝鲜半岛挑起的朝鲜战争并以此诬蔑联合国等等,这些都是对历史的篡改。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还援引美国总统布什批评中国的教科书歪曲美国的事实。布什总统2002年访华在清华大学演讲中说,美国驻华大使告诉他,中国的课本说美国人欺贫凌弱;2001年出版的另外一个中国课本说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特工被用来压迫劳动人民。布什总统说,这两条都是假的。在美国人民更多地了解中国人民的同时,他担心中国人民无法正确地了解美国。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认为,中国不再是一个处在大跃进或者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混乱国家。中国政府应确保其公民了解世界,负有特殊的责任,而不是任其受愤怒不满情绪的驱动。

仅就抗战历史而言,中共政府至今未敢以任何方式纪念抗战牺牲的国军老兵,并始终声称国军不抗日而共军抗日;而其事实是,国军阵亡的师级以上将士为63人,共军仅为1人。对于读着篡改了的教科书长大的大多数大陆公民而言,一个对于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也四处遮掩的政府,一群对于抗日战争时期奋勇卫国的老兵和荣民也漠视甚至无知的国民,又以什么为当下抗日的原动力呢?可悲而又可笑。

与此同时,虚弱的晚共王朝处处提心吊胆,16年前的一幕幕场景浮现眼前。于是,有关游行,有关网络,有关言论,一切都好像是对它昨日刚刚发表的《人权白皮书》及时而冷酷的嘲笑。

中共与满清都相当颓败,但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前者更阴险。自从其首任红朝皇帝即位以来,便有了著名的“这不是阴谋,是阳谋”的论断,试问:这样一个人配做如此一个泱泱大国的领袖吗?那是对中华固有文明的摧残和虐待。简直是流氓本质。如今,这种阴谋继续在大陆潜藏滋长着。去年以来的网络管制便是明证。中共管制网络自由是有预谋,有计划,有步骤的。从去年打黄扫非入手,到不久前整顿全大陆教育网,外部封锁各大学BBS,而最后一步便是对其他公共论坛的更强控制。其最终目的是要在大陆土地上建立起一个独立的互联网体系,以求达到对互联网犹如对传统传媒一般的高压控制。这在当代世界是罕见的,也是闭关锁国在信息时代的具体表现。

 

关于现在 – 反日的现实之维 并 经济之维 (民生主义)

互联网盛行以来,抵制日货清单比比皆是。诸如“为了让日本军国主义少买一件武器。 面对以下日本品牌,请您尽量抵制……”云云,……十五铃_ISUZU……位列其中,在四五个地方看到这个帖子,就没有一个中国人把这么个明显的错误纠正出来。

中国人的悲哀并非是哈日或者不抗日,这种态度才是最最悲哀的 。当我们在说日本不会反省的时候,我们又何尝不是呢?!深受中华文明几千年的影响,日本的文化思维近似于中国。如果国人能够理性看待问题,我们理当看到这一点。

而就所谓“抵制以求日本经济崩溃”的可笑理论,试问:又有多少人懂得一点、一点点政治经济学?——无论是大陆高唱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或是西方经济学。

日本对华投资排在第几位?上海被海外热钱无限推高的楼市里有多少日资?这些钱即使抽走50%,对于日本来说是把钱收回来,但对中国来说就极有可能出现几年前阿根廷那样的经济崩溃。

太多,太多太多的国人面对当下的退化荒芜过后的经济自然回热,加上中共诸如“盛世”“强国”的宣传攻势,都自以为吾国已经强盛到何种地步了?!都以为我们回到天朝大国了,可以脱离全球化时代了?!可怜而又可悲的国人!

于此一考量,上海,这个我热爱的上海!在这座城市,一半人是为被那群人称为帝国主义的公司卖命的小资,一半是混口饭吃的所谓文艺青年,所以上海永远搞不起来。无论在80年代末的那些变动之中,或是在当下。而大陆其他地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关于未来 – 反日的民族之维 并 文化之维 (民族主义)

中国的防线已经溃败到了骨,等真的进了髓,中国——这个曾经的世界第一强国,也只能作为亚民族出现了。

诸如此类的态度造成的民族退化,并不需要铁蹄,但在内耗的时候,它就会乘虚而入,从内部破坏民族的核心。没有核心的民族,只不过是游牧民族的种群演化罢了。微人无力回天,也只能制止自己的痛心疾首,独自游荡罢了。

纪念一位朋友说的,宋朝以前叫做中国、神州,明朝以后叫做支那,而中国只活在极少数人的意念中。殊途同归地,也有人把现在这片土地的人分为两类:1. 脱离本土核心文化氛围的,占本土99%以上的,称为支那人。2. 以儒家思想和“本、体、道” 的追求和
领悟为思想核心和生活核心的,占1%不到的,为中国人。

这个时代的这片土地,连二流和三流的都不能成就,于是不入流者成为这个时代的主导。他们一边亵渎着这伟大的文化,一边自以为是,自命不凡,不知廉耻,试比天高。

日本是个卑劣的民族,一点没错;但也是一个伟大的民族,理性的人都应该看得到。

如果国人的心智和中国的国民性,尚不能继续20世纪上半叶所经历的缓慢开化,那么,作为我们,能做的只是:观察,带着心痛和绝望,看着这个伟大民族的逝去。

也许民族的最后复兴只能存在于梦呓之中,但是这种辉煌,却代表人类最后的挣扎。

 

有关的两个比喻

[引录作者saraphim]

末日

“洪水来临之前,人们照样吃喝嫁娶。”——《圣经以赛亚书》

很难相信,但一切真得近了,这个时代在完备人道的掩护下,罪恶已经超过了任何一个时代,末日的序幕已经拉开,所谓惩罚的来临,并不是人们所认为罪恶滔天的年代,只是人们不知道自己所行的都是罪恶的时代。

听,罪恶的声音已经传到了天上,除了人,谁都可以听见;看,强暴遍地而行,除了人,谁都可以看见。罪恶的重量已经将土地压得无法喘息,等待,等待最终毁灭的号角吹响,虽然吹响前,每个人依旧在欢笑,自认为单纯的在罪恶中享受自己的纯洁。

战争,火焰,复仇,毁灭,将会到来得很快很快。还不知道天道的人啊,数算这个时代的日子,倒计时的,10,9,8,……1,0。这个时代的守望者,远比以前来得要珍贵,因为他们除了独自从天领受的圣洁和哀伤之外,没有其他的东西。神哪,愿你将你的义坐我的脚灯,让我每一步不至于离你太远,在这个充满哀伤的毁灭时代,愿你保守我的心,直到我的哀伤验证的日子,愿我为这个地的民祈祷,愿你赐给我你应许的福分,阿门。

Sex: Making Love, Idea-Lewdness and Masturbation

Making Love是实干派,Idea-Lewdness是精神解脱派,Masturbation就是无能的象征。

Making Love与Idea-Lewdness没有孰优孰劣:Making Love快感来得激烈,Idea-Lewdness没有峰顶后的空虚与荒凉,因人而异。

其实Making Love与Idea-Lewdness更适合中西文化精髓的比较。Making Love快感来得急急,但快感背面的空虚、与空虚带来的眷恋、和短暂快感与长期空虚之间的循环,使得空虚比快感更容易固定。于是空虚的强势性,直接引发了强奸,这也是必然结果。因为肉欲扩张的道路,没有本质纯洁的。

Idea-Lewdness虽然没有如此快感,但是可以持久,可以在平淡中慢慢上升最终完成自己一个完美的天堂。很简单的,只有真正的精神满足,才是真正的满足。获得与完全获得之间只是一片几乎看不见的飞地,但这却是跨越时空的次元缝。不彻底地改变形体完全过不去,但到达完美的彼岸的道路却是舍弃,当你舍弃了,你反而得到了这一切;当你舍弃Making Love了,却得到了最完美的快感,Idea-Lewdness的天堂。

最鄙视的就是Masturbation。Making Love的拙劣Idea-Lewdness的愚蠢,跨在飞地之间。用淫荡痛斥Making Love下流,用猥亵轻视Idea-Lewdness无能。什么都不用说,Masturbation没有资格野蛮,没有资格智慧,却自以为都得到了。

– Making Love适合西方人。冲刺而不知所谓,于是空虚,空虚再冲刺,直到掠夺,逼抢,但他还是空虚。

– Idea-Lewdness有它几千年的东方文化传统,亦可谓中华文明。虽然表面上一无所有,却得到了一切。

– Masturbation就是上文所称的典型支那人的表现。无能,却又鄙视自己的本体,学着Making Love,抑或Idea-Lewdness,Idea-Lewdness……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orl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有关反日·末日·性

  1. Jeremy says:

    本文亦是我爲數不多的政論性文章中,寫得令我自己最滿意的一篇!當時時值民聲鼎沸,諸多感想,一氣呵成,乃為日後所攷量者之一!

  2. David Chang says:

    終于發覺此篇Blog乃你space迄今爲止最佳之博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