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

题记:

若是有可能,有些事情,一定要用所能有的、竭尽全力的能力,来记得它。

因为很多事情,我们慢慢地,慢慢地,就会变得不记得。相信我。

因此,这样的一篇文章和这样的一段背景音乐——

方才呈现在你我眼前,回荡在你我耳边。

如果那时你坦诚如一。按部就班。随波逐流。
如果那时你穿棉布格子相间的衬衫。眼神坚定。没有眼泪。心如止水。
如果那时你喝绿茶。舔噬抹茶口味的冰激凌。一瓶又一瓶饮着透明的冰矿泉水。
如果那时你话语颇多。不加隐藏。对未来憧憬。对生活顺从。对周遭漠不关心。
如果那时你没有爱。坚持独来独往。拒绝救赎。只在独自黯然的寂寞夜里。流泪不止。
如果那时你不是对我微笑。笑容甜美。阴郁眼神。用舌头舔抿干涩嘴角。赤脚穿帆布跑鞋。露出紧实的小腿。
发丝轻扬。象路边迷离植物。生长茂盛。繁衍延续。顽强不息。自生自灭。开了又败。

说了这么多的如果。请原谅我的暗自菲薄。
我只是想起你。想起过往的年时光。有你没你的生活。
我仅仅是习惯。
习惯看你走进人群。无所适从。感觉紧张。
习惯你用CK香水。带蓝色边框的眼镜。颈项上的一枚十字架。你如获至宝的表情。
习惯你右耳上有五处旧伤口。而左耳上只有一处。
习惯你食指上戴着的银色戒指。然后便是似笑非笑的神情。
习惯你惬意品味和享受。品红色。习惯你的不良嗜好。对食物的贪婪之心。
习惯你始终如一地用一个牌子的去屑洗发水洗头。
习惯和你一起看一场价格低廉,毫无生趣的音乐会。还有电影。
习惯你用黑色墨水钢笔亲手写信给我。夹杂在白色的信封里。直到现在。这些宝贝原封不动地躺在我的抽屉里。我时常反复阅览。
习惯你对白色的偏执。戴米白色手表。穿白色帆布跑鞋。
夏天穿棉质白色T恤。冬天穿白色外套。在风中奔跑。冬天还戴手织白色羊绒手套。
习惯你把情书摊在床上。一封一封。不可一世。
习惯你在深夜一个人跑步。一圈一圈。不知停歇。

你强大的感情。对爱情的贪恋。对自由的渴望。对贫穷的憎恨。掌控一切的欲望。
注定你过颠沛流离的生活。坎坷经历。年少无知。漂泊昏暗。
只是你有不动声色的强悍。显得迅猛。五官不算艳。但眼睛凛冽。生命力异常剧烈。
即使在落魄。痛苦不堪的时候。也闪烁出刺眼光泽。
对此你漫不经心。也不自知。

亲爱。
那天坐车回家。
看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想起这些记忆。
画面反复。
匍匐前进。

自始至终。
我都没有想起。
你是否也难过地和我说再见。
当时。我只是被你眼眶中晶莹扑硕的泪珠吸引。
那一刻你脸色突然苍白。好象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你放掉内心所有惊慌的恐惧。
幻想远离所有支离破碎的结局。所有让你心力交瘁的深情。 

我写这些。只是想纪念过去的七年时光。
只要你以相同绝望的姿势阅读。我们就能彼此安慰。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ssay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七年

  1. Shouyu says:

    感动

  2. 3 says:

    令我想起曾经的BF,感动点点滴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