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虚:哲学和神学

隐忍或反抗/救赎或犯罪
——《宾虚》的哲学意义和神学意义

经典史诗式的巨著,历史宫廷片的巅峰之作。
优美绝伦的战争巨片,奥斯卡史上令人瞩目的奇迹。
极具时代张力,蕴涵着无可比拟的神圣与深沉的神秘力量。

 

第一次听说《宾虚》,是在1997年初中时代《泰坦尼克》热映的时候,那时报道说后者追平前者的奥斯卡11个奖项纪录但仍未超越,当时就想是怎样一部影片可以胜过时代的洗礼和世事的演进,保持全球电影之冠而常青半世纪。……后来,时间久了,念头淡了,也便渐渐遗忘了。偶然地,上月幸得好友快递送来光盘,始得观赏。

《宾虚》,无疑是全球电影史上最伟大的一部电影。它的精神内核涵盖罗马的野心、男人的尊严、复仇的火焰、上帝的召唤。美国人用现代人的思维来演绎宾虚在仇恨和隐忍中的挣扎,升华关于基督的信念。

这部电影的主题,或可认为是苦难人生的救赎之路,影片通过两种文化的较量、两种角逐的冲突、两种意识的挣扎、两种理念的悖论、两种救赎的意义,以达到影片的高潮——耶稣之死完成对人类罪恶的救赎。

两种文化的较量:《宾虚》一片成功地表现出了基督文化与罗马文化(爱的文化与恨的文化)的融合过程。宾虚和玛瑟拉的斗争是两种文化的较量,前者代表着新潮的基督教文化,后者正是古罗马原有文化的维护者,后者的死亡说明守旧的东西总是要消失的。从影片本身来将,罗马元帅告诉宾虚:你眼里充满了仇恨,仇恨可以使你活下去。未婚妻以斯帖听了耶稣的教导,告诉宾虚:要爱你的仇敌……你的眼里充满了仇恨,就像玛瑟拉。恰恰是两种文化的较量。《宾虚》表现的基督教只是对古罗马文化的博弈而事实上,基督教直接成了摧毁罗马帝国的要素。从深层意义上讲,《宾虚》还带有当时美国政治的冷战情结。

两种角逐的冲突:《宾虚》里有两个角逐(race):力量的角逐和生死的角逐——罗马文化所崇尚的力量(Power)。以竞技场上的精彩较量达到高潮,以宾虚的胜利为结束。然而力量的角逐并未决出最终的胜者,玛瑟拉临终前的话成为全戏的第一个转折点:你的妈妈与妹妹还活着,她们在麻风谷。我们的竞赛还没有结束,去找她们吧。The race is not ended可见的力量之争,转为生与死的对决。在生死面前,人间所有的力量、权势都一筹莫展。宾虚由外在的奋斗、抗争,转为内心的焦虑、挣扎。在麻风谷中,认出了母亲,却不敢相见;远远地望着耶稣,冷冷地讥笑,却不想接近;退回曾经给予他力量/特权(Power)得以最终在较力场上取胜的家族戒指(还记得他春风得意地、狠狠地把戒指上的族徽打在玛瑟拉的木板上吗?)。在生死面前,宾虚这个罗马文化中力量的象征者,被彻底击败。他最终一鼓脑儿地将所有的怨恨发泄在罗马文化上--罗马害了我。宾虚退还戒指时讲。

两种意识的挣扎:宾虚放弃了罗马,拒绝了耶稣,又不敢接近、救护患病的母亲与妹妹,走进绝路,生不如死。成为耶稣门徒后的以斯帖,又一次在麻风谷中见到了婆婆。交谈中,得知小姑子已经生命垂危。以斯帖毅然把手伸向患病的婆婆:我们去见耶稣,他可以医治我们的病患。他可以战胜死亡。以斯帖伸出的修长、细白的手,将全剧推向最后的高潮,成为第二个转折点。如果多少了解一些犹太人的文化,你就会知道,由宗教文化的傲慢与偏见所筑起的,那座高高厚厚的心灵之墙,在纤纤女子的手下,轰然倒塌了。许多人认为宾虚在十字架下的戏是全剧的高潮,我却认为,以斯帖那轻轻伸出的手,是全剧所要表现的最重要的一个镜头。爱胜过了恨,生的希望胜过了死亡的恐惧。

两种理念的悖论:《宾虚》对强大和软弱进行了新的阐释,虽然这种阐释即使在现今也依然被认同,但它却常常被人们遗忘:基督教是在罗马人侵占犹太人的时候,人们用一种宗教的方式来忍受和抵抗侵略。或许有人认为这是消极的懦弱的,如今再来看,以暴制暴只不过令暴力更加地强化,人类在无节制的暴力中只会把罪恶发挥出来,在人类的战争中经常看到那些惨无人道的杀戮,比如卢旺达,比如南京大屠杀。在中国大陆的启蒙教育中,在这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世界里,似乎统治者在告诉大陆人民:对于压迫只有反抗,对于腐烂只有流血,他们用一种无神论的大无畏精神来对待这个世界。这无非映照出愚昧落后和文明的差距。

两种救赎的意义:《宾虚》中,耶稣的出场有三次,一次给宾虚水喝,一次山上讲道,最后一次是被钉十字架。耶稣在宾虚放逐而几乎渴死的时候给了他一杯水,让他有了生活的勇气,体会生命的可贵。这第一种的救赎中,耶稣用爱,用对生命的尊重和世界的赎罪来传递美好。而第二种救赎中,罗马人的残害使得宾虚的母亲和妹妹流放到麻风谷,宾虚充满了仇恨,想用暴力对抗暴力,在走向毁灭、走向死亡的时候,耶稣用死亡和鲜血洗涤了肮脏的土地,治好了母亲和妹妹的病,挽救了宾虚的灵魂。

高潮:耶稣的教导,基督的精神,活生生地刻在以斯帖伸出的手上。当看到这里时,很多人会被圣灵感动而泣。这时及时赶来的宾虚也被这一场景深深地感动了。以斯帖的一触重新燃起了他生的盼望。在生与死的角逐中,宾虚找到了希望--耶稣。于是他奋不顾身地抱起妹妹,拉着母亲,去找耶稣。耶稣的十字架下,当年曾经在耶稣降生时拜访过小耶稣,后来又一直寻找、追随耶稣的老博士背诵以赛亚书五十三章: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宾虚默默地望了一眼老人,转过头,仰着脸望着十字架上的耶稣。雨在下,血在流。宾虚那张被仇恨与痛苦扭曲了的脸,在风雨之中,在耶稣的十字架下恢复了祥和,两眼放射出光芒……再也抑制不住,跪在耶稣的十字架下。

花絮:《宾虚》的作者是一位将军。写小说的时候并不信基督教,只是为了创作与消遣。写作过程当中,为了历史的真实,与一位牧师联系很多,探讨剧情与史料。到了小说成书之时,这位将军已经成为一名基督徒。

综观全片,对于神的谦恭之感和敬畏之情成为影片中最具张力的一种力量,影片以“基督在世时”为特定的历史背景,探索了在基督的故乡这一特定地域中的“动荡不安的政治及宗教形势”,耶稣在主人公宾虚的一生当中反复出现,但从来没有露出过面容,“那只手仿佛从天而降,从银幕之外伸进来,递给苦难者一瓢水和求生的欲望”……浓厚的宗教色彩贯穿影片始终,但这种色彩不是神秘,也不是迷信,而是一种骄傲,一种信仰,一种坚毅而深沉的力量和精神上的永恒。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edia.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