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餐叙

Theme: The Reunion of Old Friends since Spring 2003

Dates: August 17, 2005

Persons: Raul and Jeremy

Venue: Burger King & Starbuck’s, J.A., Shanghai

 

0530 p.m. – 0535 p.m. Lay-Rin-Shang Pharmacy.

0540 p.m. – 0700 p.m. Burger King, Yu-Yuen Street, J.A.

0700 p.m. – 0730 p.m. Nanking Road West / Huashan Rd. to Kiangning Rd. Section.

0730 p.m. – 0750 p.m. Sweet Time Café; Westgate MegaBite.

0750 p.m. – 0920 p.m. Starbuck’s, CITIC Square.

0900 p.m. – 1015 p.m. Westgate Mall, CITIC Square, Plaza 66. [As rain shelters.]

 

1

很少承诺临时的会面要约,因为不喜欢突然袭击。昨日是个例外。

下午4点,短信。时间,地点,敲定。

人物,则是我的高三同桌——戏剧性的同桌,兼我的大学同专业非同学院的同学,依然是戏剧性。

5点半,百乐门对面的雷允上门口碰头。选择这个门口有个好处,因为它是上海少见的大门洞开、冷气直窜、凉意逼人的场所,尤其是在当下有关节约型城市的宣传铺天盖地的时候。

第一站:愚园路 Burger King。最早知道它是前两个月看见在南京西路华山路口有巨型吊车全天候吊着一个硕大无比的汉堡,当时还以为 McDonald’s 推出什么新品,如今才知道是一家在西方家喻户晓、类似于 Mc 又比 Mc 档次略高的一个快餐店。这次 Raul 推荐,幸得口福。据 Raul 说,静安寺这家是它在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今后它将向整个大陆地区发展壮大。

愚园路,这条街的久光后街一段,如今开了好多雅致的餐厅,其中包括耳熟能详的一茶一座。而原先被称为庙弄的久光和静安寺中间,也有 Pizza Hut 之类。愚园路南侧还有上海顶级的小龙虾餐厅,绝非路边野摊,而是富丽堂皇的饭店。毕竟开在这里,是绝对甩吴江路好几个档次的。

2

言归正传,餐间,谈起过去和现在,当然还有未来。
聊起上周他刚大病一场,死里逃生,亲历边缘,然后是手划十字,祷告天父,如今基本恢复。
聊起各自学院的同学去向,政府,市局,律所,银行,公司;留学,律考,诸如此类。
聊起各自认识的对方同学圈子里的那几张熟面孔的现况,还有往昔。
聊起那个著名楼盘的众所周知的官民冲突事件。
聊起他的计划,未来。

很久……坐得累了,走了。于是从南京西路华山路开始,往东而行,南西的景致一如既往令人心旷神怡。途经静安公园、久光、酒吧街、避风塘、上海商城、友谊会堂、恒隆、中信泰富,转过江宁路,来到花样年华,这个在上海铂金地段中极其罕见的安静的地方,想起它考究的装修、高雅的音乐、美味的咖啡和食品,还有让人坐着不想走的沙发。可惜当我们拾级而上,发现它正在装修,无数汗……而后去对街的梅龙镇伊势丹B1,因为讨厌人多嘈杂,只能放弃。

路上说起佳琰,这个让人一说起就又爱又恨、充满欢声笑语的、美丽的、气质非凡的、令人想念的射手座女子;还有瑛璐,这个始终与我谈话投机、心志合拍、感情深厚、分享内心的天蝎座女子。她们的共同点:华丽,真实,美丽,性情,前卫,传统,善良,正直,信靠主。但对我而言,更多的是温馨。

3

走着,发现中信泰富那家业内人士称为 Starbuck’s 中的A类店的店堂,人很少,完全不同往常。于是自然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点单,取杯,入座。还是谈天。
说起姚鄂——这个 Raul “远房”兄弟的为人和作为。
说起他们那珍贵的毕业旅行和煞风景的毕业典礼。
说起钱伟长校长的风度,还有他讲话的水准和气魄。
Raul 说准备去那个国家留学,还有前程和感情的冲突。
想起佳琰也一直念叨着叫我去那个国家,还告诉我去那里我有多大的优势,凭我的实力会有很好的前途。
听着 Raul 说佳琰说如果 Raul 去了,就可以找到三个人搓麻将了;如果我再去了,就有一桌人了!呵呵。
听着听着,有些恻隐之心,但是我知道,最后那个概率很小。

4

窗外瞥见天空闪电,估计即将要下雨。于是我们起身往外走,可是无论如何,taxi 没有空车——这座城市的严重问题之一,看来调价势在必行了。我们盘算着如果起步费涨到20元,或许会稍微缓解一下供求;如果涨到50元,那么空车会有很多;如果在雨天实行价格活动机制,每辆车车顶亮出“雨天500元”的顶灯,那估计满大街都是人们在雨中苦行了。

在梅龙镇门口避雨,感叹不远处专设的计程车排队处的人们的执著和愚蠢;感叹卖伞人总会在下起第一滴雨时出现;感叹某些底层人群排斥底层人群的可悲;感叹这个国家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暴富机遇的把握和富人们的诞生的传奇。

Raul 大病初愈,有些虚弱,不能淋雨,感谢上帝,雨小了,我们继续找车。根据我对当地地形的熟悉掌握和对车流分布的准确判断,最终我们在锦沧文华附近拦到了车。还是几年前那句经验之谈:在拦车这个问题上,如果你绅士,那你等两小时也别想拦上;因为即使你绅士,别人也会耍流氓;虽然我们依然没必要放下身段耍流氓,但是起码我们不能任流氓耍流氓。比较拗口,权当娱乐。呵呵。

从明天起,我会改变作息时间。改了好多次,第一次因为 Lulu 说这样不好要我改;然后一次是去重庆,Chris 强迫我改;期间还有同学朋友叫我改。当时都改好了,可是最后又反弹了。一针见血地说,就是没有毅力,没有第二句话。如今,Raul 以自己亲历对健康的重要性的认识,叫我改变作息。相信这次我会改好了,因为这次是我自己要自己改。而当下,且当作是最后一夜的一个人的狂欢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styl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老友餐叙

  1. Jeremy says:

    妖言惑众……汗……

  2. David Chang says:

    GLW就擅長妖言惑衆,欺負阿拉香火您…

  3. Jeremy says:

    哈哈,原来如此啊。David,听到了伐 *~*

  4. 重明 says:

    他对每个人都说这样一句话:你是我認識的最另類的人之一!

  5. Jeremy says:

    好个那嘎得咕咕港闲话伐?

  6. David Chang says:

    那個Raul好久不見了的說…還有,發現你是我認識的最另類的人之一!一言以蔽之,還是——你太強大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