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談話·家族篇

Remarks on Christmas and My Family
 
圣诞日益临近。每年最大的盼望便是圣诞,而每到圣诞最大的喜乐便是赴教堂参加圣诞音乐礼拜。
 
追忆往昔,我已经无法确切记清第一次去教堂、第一次过圣诞是在什么年龄、什么时候。只记得我的第一张圣诞贺卡是1990年收到的,当时我的父亲在巴基斯坦工作,到了圣诞时节,父亲便寄了一张贺卡给我,于是我便保存至今。而后的每一年,我都会在平安夜的晚上满怀憧憬地睡去,而在25日的清晨醒来的时候,发现一份来自圣诞老人的圣诞礼物,当然后来便逐渐知道其实是妈妈给的。
 
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爷爷总会在早晨和晚上唱赞美诗。那时尚且年幼,只是纳闷为什么爷爷很喜欢唱歌。直到9岁那一年,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年的寒冬,某个静谧的子夜。熟睡的我突然因呼吸困难几乎无法透气而惊醒,叫醒了妈妈,她很着急,立刻给我穿戴起来,准备带我去医院急诊。临行前,被吵醒的爷爷嘱咐母亲不要太担忧,说着他拿出圣经,为我祷告。我很虚弱,母亲背着我出门了。夜里,没有电梯,准备走下10楼。然而十分神奇的是,电梯指示灯突然亮起,母亲顺势按了铃。电梯上来了,开电梯的一个老太太说刚才正好送一个人上楼。在得知我的病情后,她说等把我们开到一楼,她会在电梯里为我祷告——原来她也是一位神的儿女。就在这样一个寒冷的、悄无声息的凌晨3点钟,有这样的两个人为我祷告,一位是亲人,一位是与我没有关系的电梯工……
 
90年代初的时候,深夜的马路上根本没有计程车。于是母亲只能背着我步行了两站路,来到了上海市儿童医院(当时的第六人民医院)。如今的我已经无法想象,当时几乎不能呼吸的我是如何坚持了这两站路的。只是还记得,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对母亲说,我感觉好些了。母亲不放心,仍旧送我急诊,医生诊断为急性喉炎,并且说了这样一句让我记忆犹新的话:类似这样的急性病,后果可大可小,幸好送得及时……
 
我就这样奇迹般地好转了,当然也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感谢神。
 
十多年来,每年圣诞我都会去教堂过平安夜,或与父母亲戚,或与同学朋友。如今尚被我留存着的、可考的第一张圣诞音乐崇拜程序单的年份,是1994年,时年我念小学六年级。此后,我会将每年的程序单都珍藏起来。
 
那时,除了爷爷笃信基督教,父母并不信。只是因为我们家庭的观念和生活方式比较西化,父母才带我去教堂。我也只是觉得在教堂,人会变得十分平静,才十分向往。或许这是人类自从被创造以来的的天性吧。而真正对我产生影响的,便是我的爷爷,并非重大,但却潜移默化。
 
我的爷爷,生于民国前二年,即公元1910年。浙江宁波人。20世纪初叶,爷爷为了理想,独自闯荡上海,从事钟表业,从最初最苦的学徒工做起,到最后成为一家钟表店的业主,其步履坚定而执著。其时,他在静安区(现上海宾馆、静安宾馆、希尔顿大酒店一带)居住生活,而后结婚生子,期间,也受到基督感化,在静安区的怀恩堂接受洗礼成为教徒。甚是可惜的是,爷爷当年受洗时的留影,由于照片上方印有有关字幅,在文革期间字幅被涂改划去,如今这些文字已经无法辨别。爷爷在世的时候,每日晨祷晚祷,唱赞美诗;每个主日,都会去怀恩堂做礼拜,尤其令我感动的是,即便在晚年行走不便必须依靠轮椅时,爷爷始终没有落下,均由我母亲陪同去做礼拜。只是十分遗憾的是,直至我爷爷去世,我没有和我爷爷一起去过教堂做礼拜……
 
We are all on the journey going Home. 1995年10月,爷爷过世了,走的时候十分安详。葬礼由怀恩堂老牧师主礼,并在怀恩堂举行了家族追思礼拜,礼拜厅内坐满了家族亲朋。爷爷没有太大缺憾地走完了整个人生。由于信仰原因,彼时家中仅有一个定制的鲜花插成的十字架安放于桌上,以供纪念。最后入土时,爷爷戴着他生前一直佩戴的十字架,一同去往天堂;而爷爷当年使用的圣经,依然静躺在我的书架上……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父亲母亲,对于耶稣基督的信仰,亦正始于爷爷过世那年,或许是因为他们那颗被蒙上时代灰尘的心灵终于被唤醒了。感谢主。
 
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时节,也是我的爷爷过世十周年的年份,追思往昔的片断,感念神的眷顾。为了一种特殊的纪念,也为了一份属灵的祷告。
 
十多年来,无论是在怀恩堂、新恩堂或是国际礼拜堂,无论是和父母,和 Jasmine, Jaqueline, Liang-Ming, 或是和 Allen, Jerry 等等,我都因信仰而喜乐,因虔诚而平静。
 
I’m looking forward to the Christmas Eve.
 
This is a witness, and also a prayer…
 
May GOD continue to bless my family, relatives, my intimate friends, and every one and each of my acquaintanceship or other one else.
 
 
 
 
 
 
 
Jeremy Shih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eligion.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Responses to 聖誕談話·家族篇

  1. Jeremy says:

    谢谢每位的祝福!愿上帝保佑大家!

  2. David Chang says:

    28日又得開庭,麻煩!又要錯過一次集體活動,殘念…不過在今天這樣的日子,還是盡情歡唱吧!

  3. 震乐 says:

    “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愿神的慈爱永远与你和你一家同在,直到永远!

  4. jia says:

    这篇很感动。。。Merry X’mas ~~~

  5. Jeremy says:

    我们还没决定去,如果去的话,当然欢迎啊。:-)

  6. Jeremy says:

    28日去学校吗?我可以报名吗:p

  7. Shirley says:

    感受到温馨!也让我想起自己的奶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