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五年来目睹之怪现状

题注:九十五年,非意指 95 Years,而是指 the 95th Year,即指公元2006年。
 
今日是三月十四日。
 
一个月前的今日是圣瓦伦丁日,系为了纪念与专制作斗争、保卫人民的自由和爱情至死不渝的教徒圣瓦伦丁而设立的节日。
 
可是几千年过去了,自由与专制的斗争仍在进行着。Brave Heart 里那句震撼人心的 "Freedom",至今仍是这片土地的人们向往却仍未得到的东西。
 
二月份的时候,以每天十集的速度,观看了几年前的被禁的巨制《走向共和》,深感今日与清末何其相似,深哀国民之后知后觉乃至不知不觉。
 
两天前是国父忌辰暨法定植树节,虽然这片土地是国统与法统兼不具备的地方,但是依然承袭了这个法定节日,只是格外低调,初春凉风肃杀。
 
中国共和以来进入了第95个春秋,这片土地的沦陷也进入了第57个年头。可就是有那么一些怪事,仍在我们周围发生着;这些事情,我们要用极其平民化、通俗化、极其简略和清晰的观点来看待问题。
 
其一,事件:新近出台的《娱乐场所管理条例》规定部分娱乐场所凌晨二点逐客、熄灯。
 
评论:中国大陆进入紧急状态了吗?宵禁了吗?人之天性各有所好,人之作息各适所长,两点之后不准进行娱乐,那为何频频发生意外的网吧为何不在关闭之列?作为主管部门,是否鼓励那些两点之后被赶出娱乐场所的人们,去宾馆开房、去发廊洗头、去红灯区招妓?如此因噎废食的无端行政命令注定其一出台就要遭到抨击,其出台之日便是其寿终正寝之时。因此,我们要特别赞赏钱柜娱乐公司等部分娱乐场所在凌晨两点以后,大堂熄灯一片漆黑,包房歌舞升平的正义举动!
 
其二,事件:新近出台的《治安处罚条例》规定一旦卖淫嫖娼被抓获,将通知其家属:已婚的,通知其配偶;未婚的,通知其父母。
 
评论:对于嫖娼卖淫我是反对的。但通知当事人家属的做法是非常野蛮、非常不人道的,显示了立法水平的低下和倒退,显示了立法者的人格缺失。该规定违背人性,否定人性的多面性,增加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与所谓和谐社会的建设背道而驰。这个规定的始作俑者,其心理必定是非常阴暗的,使人感觉如同回到中世纪那野蛮愚昧的社会。
 
其三,事件:广电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参与、主办或播出全国性或跨省(区、市)赛事等活动管理的通知》,其中对于旨在丰富人民文化娱乐、提升全民参与民主意识的部分效应良好的节目进行了多项行政性干预,比如地域限制,年龄限制,审批限制,等等。另据报道,湖南卫视则暂时不对此事做出回应。
 
评论:近三年来,广电总局先后颁布了许多极具争议的行政命令,“以行政强制命令干涉社会文化自由发展”这一被普遍认为是不明智行为的被广电总局多次野蛮使用:停播大量群众反响热烈的反腐题材电视剧,停止引进包括《24小时》在内的众多国外影片,黄金时段只能播放所谓“促进精神文明建设”的电视剧……不胜枚举。我倒以为索性全天候播放《新闻联播》的开篇,诸如“人民的好党员——某某某”来得踏实。 这片土地的执政者有种扼杀冲动,一条定律是:凡是被人民捧得很高的,它都要扼杀。还美其名曰“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
 
其四,事件:最近几天,北京在热闹地开会。据报道,部分人大代表在两份意见截然相反议案上同时署名。
 
评论:伪“人大”每年初春都要对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作秀一番;其部分代表没有能力,没有资格,已是众所周知的“国家级机密”。一句话,这样的代议制度尚没有袁世凯时期的参议院做得好。
 
其五, 事件:今日记者招待会上,法新社记者问道:一,近三年以来,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和媒体的干预,愈演愈烈……云云。二,中国的工会何时才能由工人自发独立组织起来,以维护工人的权益、维护工会的独立性。答曰:“中国的工会都是工人自发组织的,不是雇主组织的”。
 
评论:一,自从2002年末以来,当局对于言论自由的打压分秒未停。关闭众多电视栏目,报纸,网站。这实际上已经造成了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和国内民众的巨大积蓄。二,此乃滑天下之大稽。众所周知,中国大陆从来不允许独立的工会和学生会等组织的存在。只允许接受某集团“领导”。所以,中国的工会当然不是雇主组织的,而是这个集团统一组织的。
 
其六,事件:近日,上海和全国一些人士十分关心的问题是:上海财经频道著名栏目《财经郎闲评》被勒令停播,此举遭到民间重大反弹和质疑。经过香港记者询问,电视台方面的回答是:“郎咸平先生的普通话未达到一级甲等,不符合主持人的要求,因此,节目被停播。”
 
评论:再也没有任何一个词比“哗众取宠”更能恰当地形容这个回答了。2006年看来注定要成为娱乐年了。本人十分欣赏郎咸平教授的这档节目,这是大陆罕见的财经评论栏目。可惜,夭折。不过它的夭折,也必将预示着一个邪恶世代的夭折。
 
 
自从孙中山先生推翻满清以来,凡94年。其间,民国初年袁世凯时代,《时报》《申报》《民国日报》等一系列著名报纸尚且能够登载独立观点,对政府予以监督和批评;其间,北洋军阀统治时代,学生请愿尚且能够迫使政府就范。
 
而如今,一切都化为泡影和历史记忆。民间戏称:所有的所谓“不和谐因素”都被它“和谐”掉了。那中国还剩下什么?国人又成为了什么呢?
 
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一个民族的悲哀。
 
吾辈当奠之。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orl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九十五年来目睹之怪现状

  1. Jeremy says:

    最新消息:前日记者招待会有大批民众走向会堂向记者跪地喊冤,受到海内外舆论广泛关注。
     
    人民正在觉醒。o(‧”’‧)o

  2. David Chang says:

    日子近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