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

一 孩子
 
  我把每个细节都做得很隐秘,那是我沉默的方式,大多数时候我不愿意说话,惶如乱世之后的孩子。
 
  我在写字和阅读的时候,总感觉得到身体里面的燥热,让我手足无措的烦躁。于是我用钢笔用力地刻字,感觉是在发泄,黑色墨水是自己体内流动的什么东西,终归是一种宣泄的途径吧。我用力把身子蜷缩起来,在纸上用心行走,纸张却纷纷破碎,颜色终究无可触及。
 
  月光照在凝固的颜色和身上,很诡异。我站在窗前,看外面黑黢黢的街道,一切在晚上寂静,他们清白。我感觉很累,满眼是泪,满脸是笑。
 
  我一个人最喜欢做的是睡觉,两个人的时候仍是睡觉,最讨厌喋喋不休多话的人,我讨厌交流。
 
  能在家里呆上一个礼拜甚至是躺在床上是你无可奈何的,你只是个孩子,一个缺少安全感的孩子,一个喜欢把头枕在我的腰上的孩子。
 
  我喜欢爱你;你喜欢摸我的头发,也喜欢让我抱。于是我们依偎。
 
  你只是笑,不说话,也不拒绝。
 
  我似乎在享受,实际上也是,你为我的享受感到快乐。
 
  而快乐对于我,莫过于那一闪即逝的和平,那种安全的孤独,我大概不懂,所以总想赶走你的孤独,我想你害怕孤独,并乐此不疲地去做。其实你并不爱我。
 
  我对你说,我在寻找和平。
 
  对于我来说,和平大概很难在人群中找到,我希望人们可以拥有不用语言交流的默契;我希望人们可以把打扰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假如他们不能相通;我甚至希望他们可以适可而止地沉默或者消失。
 
  我只希望每个人都多给自己一点时间,好好想想,有关自己,人生短得像一颗流星一样,很多人来不及想却已经结束。
 
  远方,她说我是个可怜别人的可怜人。
 
  我说那是因为他们打扰了我。
 
  我不和人争,情愿喜欢一种陌路的形式,我不很优秀也不太垃圾,他们大概不愿意和我相比,我独来独往,一切都是冷漠,喜欢或者讨厌。很可惜水可以轻易地达到一百度的沸点,却难以人为地到达绝对的零度。
 
二 有关我的爱情
 
  假如说,我有爱情。
 
  我今年22.5岁,有过几段感情经历。或许在很久以前我还太玩劣笨拙,什么都不会,包括珍惜。后来。后来的后来。
 
  一直觉得在同龄人中,我的心智是比较成熟的,或许在很久以前就是这样。可是,我又十分幼稚,幼稚到可怜的那种。
 
  只有你是我不敢触及的一个人,我唯一喜欢并爱过的一个人。
 
  爱这个字,对于我,说出来,并非那么简单。
 
  就是把所有的本能的感情没有保留地一泻如注在一个人的身上;就是逐渐习惯在第二个人面前不窘迫,因为知道我们相知相惜,没有隐藏地去裸露自己所有的美丑;就是把一些虚无的概念实际成一些真实的触觉,温暖,幸福,以及快乐。
 
  一个声音说,这个世上并不是每个男人都配有女朋友的,你配;世界上每个男人包括性无能都可以有老婆,但是你不能。于是爱怜地吻着,我们闭着眼睛,因为我喜欢睡觉的形式。
 
  我们从来都只是两个孩子,大学里的那段时光,我游手好闲,整天地不上课,只是有点小聪明,考试总考得不错,就是不喜欢笑,不喜欢释然,除了在你面前,你把我的沉默说成是我的慧根和才气。
 
  我讨厌无谓的伪善和谦虚。我智商极高,不是聪明,而是智慧。但是,我的情商更高,高到最接近神。可是那是一种不幸,这种不幸是愚蠢的人和迟钝的人所无法感知的。那是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寂和落寞。
 
  那次之后,我就失去了所有有关幻想将来的能力,同时便也失去了回忆的资本,过去和未来总是有些相通的。我不肯设想我们的第二种结局,因为我们不能设想,因为设想不可能,所以我不设想。
 
  我宁可相信,我们两个人有前世,我们两个太象,太倔强,虽然我时常忍让,可彼此还是太少妥协。只顾着爱了,便忽略了所有形式上的礼貌和相处,譬如问候,譬如关心,只忙着去享受,去占有,去伤害。谁说过,爱的本质就是互相的占有和伤害。早知道这样的话,你还要么?
 
  然而,只有爱,甚至没有恨,一闪即逝的恨。
 
  我曾经给你打电话,自私地想,至少该让你知道我的难受。然而一听见声音,就哭,然后都顾不得再像以前一样,只顾说些伤害的话,顾不得再去回想或者说明,事后你知道,很多事情都是很无聊的,无关的,无用的。只是听见彼此的声音在电话里。
 
  爱和分开,其实无关;我们始终在行走,对于失去,就好像你看见吊针插进皮肉,液体流进去一样。害怕,但是习惯。
 
  因为爱,所以绝望;因为绝望,所以更爱。是这样的,哪些举动是爱,哪些举动是绝望,已模糊一片,终究该有个结局吧,至少是个类似结局的方式——无论我怎么难以想象那是怎样的。
 
  我好长时间一塌糊涂。
 
  远方,她对我说,你不要伤害自己。你说,你知道我爱你,我们只是结束了,或者从未开始过。
 
三 和死亡无关
 
  我跟人说,以后不要烦我,有些事情我懂,都懂,只是不愿意去做而已,或者说,不愿意去学,我要学一定可以学会的。我一向都知道。
 
  我开始珍惜自己原本并不值钱的身体,不想让自己感冒,不想再多几个无聊的人用怪异的眼光看我、议论我,不想让自己通宵地喝酒或者上网,不一定要找人倾诉不说出来就会爆炸。
 
  或许不是因为你。
 
  只是因为我,只是因为必须。
 
  有人问我,如果你被困在一个屋子里了,没有门,只有一些窗子开着,可是你不想爬出去,爬窗子你不会受到伤害,只是你很不愿意。因为我留恋这间屋子。有生之年。
 
  于是你开始凿门,但是在你凿门的时候窗开始一扇扇地关闭。
 
  这个时候,你会继续凿门,还是去爬那些窗子。
 
  我说,这是你想象的,对不对?你不会被真实地闷死,对不对?
 
  我知道自己无法爆裂。
 
  就像想象死亡,想象高潮,那仅仅是个边缘的临界点,你达到不了。
 
  那天关灯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好多问题都永远想不起来了那样的绝望。我以为自己坚持不住那几分钟天塌下来的时间,其实我知道我不会真的因为思考而死去,然后我就开始等,看自己在几分钟内恢复正常。
 
  死只存在于幻想中。
 
  我或许会忘记。
 
  那是想象中的死亡,或许发生,或许不发生,你无须等待。
 
  很多事情是无须等待的,是等不来的。在香港广场,有人对我说。
 
  我不置可否。
 
四 和平
 
  张爱玲说,因为懂得,所以珍惜。
 
  我仿佛也没变多少。只是绕了一个圈子。
 
  我只是不再说话。不去要什么计划,不去强迫自己什么事情。
 
  四月,多事之秋。今年的复活节较往年特别晚。我说,我祷告,神真的会听见吗?某人说,那就要看你虔诚与否,执着与否了。
 
  我说,喔。
 
  我把MSN上的名字改成了 I never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等待昙花再开,把芬芳留给年华,彼岸没有灯塔,我依然张望着,天黑刷白了头发……
 
  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彼岸花,我说是,王菲。
 
  不一定有战争,和平一样难以寻找,和平。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ssay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彼岸

  1. jia says:

    跟着文字一起经历你的感情。
    动容。
    处女座细腻男生。
    无权无言评论。
    只是跟着喜怒哀乐。
    我享受的方式。。。

  2. Shirley says:

    总想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总觉得某些方面人与人之间是共通的,例如感情,例如思维…
     
    也许想你说的,我们都是同一个星座的,所以看了你的文字觉得一阵心痛。没来由的,也无关己的,只是感触,只是不得不留下些什么而已…
     
    总之要振作呀,你终究是我们的核心,不是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