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Shows: 选秀杂谈

关于上海的文化产业发展,大多数上海人是极尽溢美之词的。
自从两三年前SMG整合全部频道以来,上海的电视文化搞得有声有色。
诚然有些节目和板块设置有模仿海外或港台同业之嫌,但是必须承认:
模仿是一种大胆的突破的开始。起码迄今在中国大陆,SMG无可替代。
 
所谓时尚,所谓趋势
 
近来各大选秀类节目逐步进入白热化阶段,自然又成为坊间谈论的话题。
2006年,至今已有许多别称。诸如选秀年、博客年,等等。大凡如此。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展示真实自我,大胆不羁,真实随性。Young 当道。
 
想起一个流行于美国七八十年代的一个词,当然如今被运用到大陆社会也正逢其时:
Yuppie。这个词的词源是:Young Urban Professional。根据美国传统字典的释义:
A young city or suburban resident with a well-paid professional job and an affluent, materialistic lifestyle.
雅皮士:年轻的城市或郊区居民,他们拥有待遇优厚的专业工作和富裕的物质型生活方式。
 
这个词如今被入乡随俗地一般称为:“小资”。显然带有大陆特色的文革烙印。
当它被泛滥使用、肆意推崇的时候,就失去了本来的鲜活特质。所以不喜欢。
 
大学里一篇课文叫做:Fad or Tendency? 时尚还是趋势。
所谓时尚,一闪即过;所谓趋势,大势所趋。两者截然不同。
 
我们当下所追捧的文化大多不是原创,而是源自西方,其中尤以美国为最。
不仅yuppie这个词,不仅全国性选秀或真人秀,如 American Idol; Survivor…
好比21世纪才在中国流行开来的所谓DIY精神,我在读小学时读一本关于80年代美国的书里就提到了do-it-yourself的文化模式。
所以说,所谓流行,必然有其狭隘性与时空性。
 
2005年,大陆著名的湖南卫视看准时机,适时在中国强力宣传超级女声,填补了中国这方面的空白。
当然,物竞天择,一时成功并非代表永远成功。
就像任何一场市场经济的游戏,有其一必有其二。
2006年,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旗下的东方卫视推出的加油好男儿,一并前年开始推出的我型我秀,绝地反击。
 
有比较才有优劣,有竞争才有提升
 
综合上周AC尼尔森上海地区收视率统计数据,好男儿和我型我秀分别达到5.3和3.9,而超级女声仅为0.2。
即使在全国收视率统计中,前两者也分别达到1.6和1.4,而超级女声为1.0。
SMG管理层指出:论选秀,去年是市场空白,一家独大;今年是百花齐放,有竞争才有高下。
 
比较几档选秀节目,其实观众心中自有偏向。
冠名并赞助加油好男儿和我型我秀的分别是国际知名品牌:Lycra 莱卡和 Sprite雪碧。
冠名并赞助超级女声的,是“蒙牛酸酸乳”。
仅从这一点便可看出其定位的不同:国际化 vs. 本土化。
 
从主办方制作单位来看,东方卫视是上海的唯一上星电视,已在世界许多城市落地。
背后有SMG的强大支持,东方卫视享有许多其他省级卫视所没有的特权和资源。
比如,东方卫视可以不像其他地方卫视一样每晚七点必须转播特别愚蠢的新闻联播。
比如,在2003年SARS期间,当局禁止媒体采访,唯独开放央视、东方卫视、凤凰卫视的采访转播权。
这些都是东方卫视的优势和地位的体现。在世界华人圈,也是有目共睹的。
 
从舞美场景来看,东方卫视的莱卡加油好男儿的舞台曾先后设于上海城市雕塑馆、百年历史的外滩浦江饭店。前者租金每天10万,后者除饭店本身,主办方还调用了5辆加长型凯迪拉克,在外滩形成一列豪华车队。
而当下所在的东视剧场,其舞台及灯光设计者邀请美国人担纲,仅设计费就达到3万美元,总价超过100万。
同属东方卫视的我型我秀与好男儿舞台风格不同,它以小巧婉约、时尚精致为主题,舞台四周都是观众,整体气氛十分火爆。
相形之下,超级女声就显得尤为逊色。即使是去年的终场决赛,其设计已十分接近于央视春晚了。
舞美这一项也显示出:豪华/时尚 vs. 乡土化。
 
从比赛本身以及参赛选手来看,加油好男儿并非歌唱比赛,许多人对此有所非议,但这也或许正是东方卫视的“无为而治”策略。当下,对于男色的社会关注度远胜过对于女色的关注。这也造就了它如今的盛行。
我型我秀,强调展现自我,与众不同,标新立异。绝大多数选手唱功可圈可点,选手整体年龄分布较低,趋向低龄化、超时尚化。
相形之下,超级女声在上述两者的围攻下,就显得底气不足,没有新意,缺乏特色。
 
上海是个文化排他性很强的城市。即使在六七十年代,上海人也是很少看中央电视台的。
去年超女之所以火暴,上海地区的高收视率功不可没。这是一个奇迹。
去年超女让上海人为之折服,这是它很大的一个成功。
上海聚集了众多实力广告客户的代表,汇聚了许多优秀资源。这一点,是上海可以值得自豪的。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超级女声差?绝对不是!去年《南方周末》就有一文:为超级女声叫好!
的确,作为先行者,它毋庸置疑在许多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尝试和开拓。
即使当下的我们对它的品味略有质疑,我们也不要忘记,中国有9亿农民。
我们要照顾到其他国人的审美。毕竟在中国,有很多人是无法接受我型我秀的时尚潮流的。
诚然如此,但是当你在乡下看到拖拉机上和农民伯伯的T恤上印着超女Logo的时候,
我们必须说:超级女声是成功的。
 
关于争议,关于其他
 
关于争议,无外乎“黑幕说”、“扰乱社会说”、“圈钱说”、“男色女色半边天说”、“中性化说”,诸如此类。
 
关于黑幕,套用一位业界人士的话:“在当今中国社会,只要有选秀节目,就离不开人们喜爱谈论的黑幕说。” 这句话千真万确,在物质发展极快的当下中国,人民的文化需求逐步难以得到满足。于是,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黑幕说就好像娱乐圈的八卦,随它去吧。
 
关于扰乱社会,这是大陆臭名昭著的广电总局和部分当局人士的担忧。这种担忧源自于对自身统治的不自信,完全没有阐述的必要。
 
关于圈钱,这点,是个人都会看出来。在市场经济极不成熟、极不规范的这个时代,作为弱势群体的大众,也只有被剥削的权利的。
 
关于男色,这在封建社会是个禁忌,因为——性别歧视。一个发达的文明的开化的社会,就必然会存在“品色”。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的夫人,连方瑜,是中华民国戡乱时期的“中国小姐”。而大陆沦陷后,便取缔了一切文娱活动。于是大陆沦为文化的沙漠,那时的社会是一个畸形变态的社会。幸然,现如今,大陆重新开放各式选美,并积极参与Miss World, Miss Universe, Mr World, Mr Universe等世界顶级选美,这些都是好的迹象。所以,只有发展,人类才能开化,社会才能进步。
 
关于中性说,这无不深受日系风尚的影响。对于男人戴耳钉/女人理短发之类形形色色的中性风潮,大可不必过多惊讶。男人毕竟是男人,女人毕竟是女人。这是上帝所造。亚当和夏娃还赤身露体呢。如今这些外在的装扮又能说明多少呢?所以,放宽心,开明一点,包容一点,这样才会活得年轻,活得舒心。
 
娱乐与政治及文化的互动和延展:
民意与非民意的博弈,雅与俗的博弈
 
一样东西流行了,红火了,就必然会产生截然不同的两种声音。这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
其实那些人不必较真,这些都只是娱乐。Entertainment, you know? A part of human culture.
SMG 趁此东风,大把砸钱,力图塑造一个品牌,一个里程碑。我们理应拍手叫好。不是为了节目本身,而是为了上海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和突飞猛进叫好。
 
任何一样事物的发展都有其必经的坎坷。有人说,中国不适合搞民主,搞民主就会选李宇春当总统。
这些人错了。想必这些人看到台湾议会对骂,日韩国会殴斗,也一定会嘲笑他们的野蛮民主吧。
恰恰,这些人是无权对他们进行任何指摘的。要知道,欧美议会也正是由殴斗打骂发展过来的。
相比之下,如今台湾、日韩的这些远远不及。欧美议会毕竟有四五百年的发展历程了。
如果我们嘲笑他们,那这种行为本身便不啻是一种野蛮和未开化的表征。还是收敛吧。
正是从议员的打骂中,可以看到他们对所属选区的选民的负责和忠实,比起全体鼓掌欢笑强百万倍吧。
 
有人说,这些好像与选秀无关。其实,有关。
选秀节目在当下中国,之所以能到达如此万民参与的地步,其主要原因是投票机制的存在。
如果只是评委指定,那样的节目在80年代后期就有了,也不必等到如今开花结果了。
所谓:投票是王道。正是民主体制中 Vote=Power; Every Vote Counts 的精神之体现。
只是今天我们把它用于文化,用于大众偶像;明天它就可以被用于宪政,用于国民。
 
又有人说,短信投票有如何如何的黑幕,有如何如何的弊端,有如何如何的不科学。
这些完全正确。每个人都会清楚地看到这些。但没人可以否认它正是发展过程的雏形。
没有人能够否认只有被民众认可、被市场欢迎的,才是经久不衰的、真正的民意体现。
就好像有人否认中世纪欧洲的马车是交通工具一样愚蠢;
就好像有人否认莱特兄弟飞行了十几分钟便落地的东西是飞机的雏形一样目光短浅。
 
任何事物发展所必经的争议,往往不仅与其制度有关,有时也与其品味有关。
有人议论说选秀节目是俗的,是丑的。
那我倒要问这些人,他们的欣赏趣味到底有多么高超了得?他们有多么“脱俗”?
我们本身便生活在一个世俗的世界。世俗就意味着生活;生活就意味着世俗。
所谓雅俗共赏,便是一种很好的境界。
 
现今的昆曲,被很多人认为是高雅的艺术。但我们必须知道,在600年前,昆曲就是三四个人在虎丘塔下唱的卡拉OK。
从这个层面说,所谓文化,自有其优胜劣汰,大众意志与物竞天择是唯一指针标准。
我们常说:大俗即大雅,反之亦然。什么是俗?什么是雅?什么是文化?
文化,不是几个大腕在电视机上端着架子空谈一气。
龙应台说过一句话:文化不是你读过多少书,而是有没有一种终极的人文关怀。
因此,所谓文化,重要的在于——体验。Experience it!
这点,我们无法抗拒。
 
永远要开放
 
以前有段时间,曾觉得自己已经够了,老了。
后来证明,其实这些想法,是绝对错误的。
这就好比鼎盛时期的中国,开始兴建长城一样。
某种意义上说,兴建长城便是中国衰落的发端。
我们无论今时今日,走到了何种地步,达到了何种层次,都绝对不能闭塞自己,拔高自己。
这里所说的“闭塞”,说的是阻止内心接受更多更新的资讯和潮流。
这种闭塞的自命清高,我称之为“愚妄”。这是一种十分可悲的状态。
人说:当你看不惯许多周遭年轻人的时候,你就老了。幸好我发现我还没老。^o^
国父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人们说:做自己,这个世界是我们的舞台!要爽由自己。
 
面对平静的大海,我们想到的是春暖花开;
面对澎湃的潮流,我们理应顺流踏浪,与时并进。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但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世界并不美好,但它仍然值得我们为之去奋斗。
 
Be yourself! Be sparkling! Be the one!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ultur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