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奔

静静地陪你走了好远好远,连眼睛红了都没有发现;听着你说你现在的改变,看着我依然最爱你的笑脸。
 
这条旧路依然没有改变,以往的每次路过都是晴天;想起我们有过的从前,泪水就一点一点开始蔓延。
 
我转过我的脸,不让你看见,深藏的暗涌已经越来越明显。
 
过完了今天,就不要再见面,我害怕每天醒来想你好几遍。
 
你的眼中藏着什么,你的笑中又藏着什么。你变得越来越陌生。于是,我越来越看不真切。模糊。
 
倏尔,我为你做了一个你不愿意说出口的决定,让你自由,这是我最后的,温柔。
 
就这样,我离开了那块珍爱的手卷。拿出手卷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表。
 
我走了,颓丧并从容着。怕我回头看你一眼,回忆便立刻跪在眼前。
 
我向东走,走了好长的路;又向南走;走了好长、好长的路。漆黑。
 
我只是无意识地走,直到眼前世界一片模糊,我不想停下脚步,渴望身体的痛大过心里的苦。
 
我开始跑,用大学里100米12秒的速度,没有目的地跑,在这片我不认识的土地。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T恤衫和牛仔裤都湿透了,汗水像雨一样不住地流。
 
刚才讲话的时候,声音在笑,眼泪在飚;现在,终于可以不用伪装笑容了。
 
好多好多的时间过去了,街上没有行人,只有我一个人。我在遥远的那个拐角。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从未来过。一个人也没有,夜静得令人窒息。
 
我坐下也不是,站起来也不是。我看到远处的路灯弥漫着烟雾。
 
好象看到了谁走了过来,温暖地微笑着,露出了很好看的牙齿。
 
我以为那是做梦,其实,不过是幻觉。我以为方才是恶梦,可是,那却是事实。
 
时间过去得真快,怎么一瞬间就几年了。
 
回家的路上,我完整着那记忆。
 
你不懂你有多残酷,失去了你我从不曾记得合眼。
 
微闭双眼,脸上很温热的感觉。我好象睡着了,好像又醒着;半睡半醒之间,好像回到了好久以前。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的时间和多少的路程,我走在了深夜的新闸路,好像光阴交错般地突然回到了1999年。
 
有一种痛苦,是一个人一下子可以看得到事情的结果,于是去拼命珍惜,争取,保护缘分,而另一个人当时还不能够有看到一件事情结果的能力,悲剧。这便是错误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有一种幸福,是两个人都经历过很多事情,看得到事情的结果,而两个人又懂得珍惜对方,珍惜罕见人品,珍惜罕见爱情观,愿意放开伤口,卸下伪装,去尝试着幸福,那可能就算是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了吧。
 
有一种鸟儿,它生来没有脚,只能不断地在空中飞行,飞行,累了就在风中睡觉;它一生中只能停下一次,那便是它死亡的时候。
 
喝酒,好看的红色,一杯一杯,我爱上它了。
 
天亮了,晚安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ssay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夜奔

  1. jia says:

    啤酒用于刻意买醉
    红酒用来回味过往
    黄酒用来沉淀情感
    白酒用来找罪受

  2. jia says:

    答楼下:
    红酒有点涩涩的味道
    对应着感情
    感觉尤为强烈

  3. Shirley says:

    为什么难过、痛苦的时候适合喝红酒呢?Tell Me Why……
    我只是知道:失去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这样想会不会好过点呢?就算自欺欺人也是一种自我安慰,不是吗?
    经历过才知道珍惜,盼望对的人出现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