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专题集

1. 你能想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吗?
 
30年前的10月,“四人帮”被“粉碎”。我在想:中国文字就没有比“粉碎”更文明的词汇表达这层意思了吗?“四人帮”一下台,全国各地就忙着把与四个人有关的照片、电影、题词收拾干净,因为他们被定义成了坏人,所以不想留下视觉污染。1976年10月出版的《人民画报》毛泽东追悼会的照片,领导人一字排开,居然留了四个空穴。这是中国最早使用的PS技术之一。
 
与此类同的,此次陈良宇下台,上海政府网上也被中央要求了采取类似的措施。
 
更为著名的,要属1945年蒋中正总统会见毛泽东等中共代表时的合照,当时蒋总统站在正中,左右分立毛泽东和美国驻华代表,在蒋和毛的后方中间,还站着蒋经国。可是在大陆的每一本教科书上,都是蒋毛并立,周遭人物全被清除,妄图显示出毛的地位之高,并且毛的神态和面部表情显然特别神采奕奕,精神到突兀。这与原始照片上的蒋中正神采奕奕、毛泽东面无表情,是截然不同的。这是中共十分丑陋的一次PS。
 
然而,历史就是历史。
 
在菲律宾,堪称大贪官的前总统马科斯下台了,也死去了,可是他的题词、照片依然挂在总统府内和全国各地,甚至他的水晶棺还完好地保存在家乡。中国大陆政府能允许“四人帮”的残余把江青的遗体保存下来吗?
 
伊梅尔达.马科斯夫人这位传奇性的人物依然健在,她经常出现在马尼拉的公共场合,甚至作为孙辈家长去学校参加家长会。所到之处,没有骚动、没有围观,菲律宾人已经习惯把她看作一位普通的老妇人。假如江青还活着,中国人能想象她出现在王府井大街而没有一个人围观吗?
 
奇怪吗?毫不,“思想贫乏”的菲律宾人却有“博大精深”的中国大陆人所没有的平和心态与超然国民性。这就是50多年来的差距!
 
2. 国籍与护照
 
最近网上流传着一则“中国明星的外国国籍”的帖子,曝光了众多内地明星加入外国国籍:陈凯歌、陈红(美国);顾长卫、蒋雯丽(美国);宁静(美国) ;斯琴高娃(瑞士);张铁林(英国);胡兵(泰国)等等。
 
国内有舆论认为,内地明星加入外国国籍的确成了近年来娱乐圈的一种潮流,主要针对欧美等国,目的是希望能“享受发达国家的高福利政策”。这是不明就里的猜测,加入外国国籍却不在该国居住是没有什么福利可言的,再说福利制度是保障弱势群体的,这些明星怎么会需要外国“低保”呢?
 
那么为什么国内明星纷纷加入外国籍呢?原因很简单,中国护照(此处特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在国际上备受歧视。不论你是高官还是草民,也不管你是明星与否,只要你是中国籍,持中国护照便在国际上寸步难行。试想这些大明星常常需要参加电影节、演出等国际活动,而且一次要跑很多国家,如果每次都要拿出一大堆担保书、一个使馆一个使馆去办签证,还去得成吗?张艺谋就曾因为签证来不及,而耽误了参加法国戛纳电影节。
 
所以,加入外国国籍是因为中国护照被国际社会歧视,媒体和大众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批评这些明星。等中国大陆实行民主、达成自由了,大陆人民国民素质提高了,护照就自然好用了。这样,就能像港台护照、日本护照那样,在国际上畅通无阻了。各国人士也自然会纷纷申请中国国籍/护照了。
 
3. 一个有趣的问题
日本NHK电视台娱乐节目“谁想成为百万富翁”节目,参赛的选手都是年轻夫妇。日本生活不易,谁不想成为“百万(实际上是千万日元)富翁”呢!在决赛阶段,一道价值500万日元的题目摆在了这对新婚夫妇鼻子前:
 
“人間の顏で,鼻の下にある溝の名前は何?” 大意为:在人的脸上呢,鼻子下显露出的沟的名字是什么?
主持人给出了四个选择答案:A)人中;B)颜心;C)鼻沟;D)唇山。
题目一出,这对年轻人顿时陷入长考。手指着鼻沟:这到底是“人中”、“颜心”、“鼻沟”还是“唇山”呢?
 
4. 中国和日本:就差一点
 
中日文化,源远流长,水乳交融,密切相关。仔细观察下列“汉字”,有什么发现?
収、臭、徳
 
仔细观察之后,你会发现,这些“汉字”都不标准,正确的写法应该是这样的:
收、臭、德
 
但是,两者相比,相差不多,前者不过是少了一点或者一横,原来这是日语。在日语中,只要有心便是“徳”,不用“自大加一点”,只要“自大”就很影响嗅觉了。
 
不过,千万不要以为,日本人在借用汉字的时候偷工减料,有时候他们也会加一点料呢,比如这个字:
 
在标准汉字里,是没有那个“点”的:
 
所以,中国和日本,就差一点,有时候多一点,有时候少一点。
 
5. 汉字笔画最多的一个字
 
据说汉字笔划最多的一个字是“龘”(三个繁体的“龙”字相叠,音“da2”),有51划之多,这么多笔划也还是占一个田字格的面积。而法语字母数最多的一个词是anticonstitutionnellement(违反宪法地),赶上半根筷子那么长了。至于英语,最长的单词可达上百个字母了,此处就不做列举了。
 
6. 名人与错字
今年第十二届CCTV青年歌手大奖赛上,担任评委的著名作家余秋雨老师在点评歌手时说到“仁者乐山”,将“乐”念成“le”,当即遭到有些功底的电视观众的“炮轰”,因为据说这个“乐”字在这里应该读“yao”。
 
在凤凰卫视上天天有话说的台湾学者李敖大师就几乎天天念错字。李敖先生最常见的错误是把“角色”的“角”(音jue)念成“jiao”、“承担”的“承”(音cheng)念成“chen”、钱其琛的“琛”(音chen)念成“shen”。还有一次李敖先生在自我评价“骁勇善战”的时候把“骁”(音xiao)多次念成“rao”。李敖的这些发音错误,在台湾没有多少人听得出来,更不会想到会质疑这位文坛泰斗。
 
其实,念个把错字人皆为之,谁也不例外。今年上半年胡锦涛就在耶鲁大学演讲的时候把“莘莘学子”念成了“xinxin学子”,说明国家领导人和我们老百姓的距离并不远。而若干年前抗洪庆功大会上,江泽民讲话时曾将“鄱阳湖”的“鄱”字念成“番”字。
 
即使是英文也一样。上半年布什总统出席白宫记者协会晚宴,就拿自己念不准英文单词开涮。在这次晚宴上,布什总统邀请面貌相似、声音相近的喜剧明星Steve Bridges说了一段对口相声。其中一段是这样的:
 
BUSH IMPERSONATOR: Ok. Here it comes. Nuclear proliferation. Nuclear proliferation. Nuclear proliferation.
PRESIDENT BUSH: Nukear pro liberation.
BUSH IMPERSONATOR: All right, all right, maintain. Be cool. Let’s give this a try. We must enhance noncompliance protocols. Sanction not only IAEA formal sessions, but through intercessional contact.
PRESIDENT BUSH: We must enhance noncompliance protocols, sanction not only at EIEIO formal sessions. But through intersexual conduct.
 
但是,念错字以后如何面对批评而又能自圆其说,才能显示出大师的水平来。
 
余秋雨对“念错字”的解释比较正统:我国古代的读音到“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千里走单骑(qi)”,若按古音,我们都读错了,应该读“千里走单骑(ji)”;“车(che)水马龙”也不对,应该是车 ju 水马龙;再如,暴露不应该讲baolu,应是pulu;而说服(shuofu)也不对,应该说shuifu。 因此,在秋雨先生看来把“仁者乐山”的“乐”字念成“le2”没有错误。余秋雨表示:“语言应该根据人们生活的实际发展来寻找它的支撑点,要用活的语言、通用的语言来激活传统语言。两千多年前,我们的孔老先生的确提出的是‘乐(yào)山乐(yào)水’,但两千多年过去了,我们到底是拘泥于传统的文言,还是用现在的通用语言来解读?引而论之,繁体字和简体字,究竟谁正谁误?”(《华商晨报》2005年5月6日)
 
李敖对“念错字”的解释就显得俏皮:“我告诉大家一个窍门怎么样可以表现出你比李敖有学问,我告诉你,你去查字典,我李敖的节目里面无懈可击的,极少错误,不敢说没有,极少错误,可是请注意,我讲的话,我的发音,我读一个字,讲一个字的词儿,有的时候跟别人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你可以找字典一翻,你李敖念错了,我告诉你我有很多理由,证明我没错,可是我要那样念,为什么要那样念呢?就是说我们要通俗念法,就是那样念。”“ 所以大家注意啊,我的一些发音,我念的一些字,一些词,你们如果说我发音错了,暗示你可能跟着字典来的,事实上我没有错。我没有办法一个字一个字跟大家解释,来澄清,不过你要挑我错的话,从这个地方可以挑李敖的错。你不说李敖那个字念错了,李敖那个字念的不准,如果这样子你会快乐的话,你可以去查查字典,可是我告诉你我没有错。”“ 就是凡是碰到中国字的发音的时候,这里面学问可大了,你以为我错了,有的时候我真的是故意错给你看的,可是错了以后呢还告诉你,我还没错。”(《李敖有话说》2005年2月8日)
 
从念错字以后的解释来看,余秋雨不愧为“老师”,而李敖呢,则是无可置疑的“大师”。
 
7. 尼克松访华解密档案
 
1970年代,尼克松访问中国大陆。在如何与毛泽东接触这个问题上,当尼克松访华途中在夏威夷短暂停留时,基辛格还在给尼克松出主意,尼克松在一张纸上留下了这样的记录(现在这份手迹已经解禁对公众开放):
 
Treat him (as Emperor)
1. Don’t quarrell.
2. Don’t praise him (too much).
3. Praise the people–art, ancient.
4. Praise poems.
5. Love of country.
 
[译文如下]
对待他(如同对待帝王)
1.不吵架。(译者注:尼克松写Quarrell这个词的时候多写了一个字母l)
2.不(过度)赞颂他。
3.赞扬人民——艺术,古代的。
4.赞颂诗词。
5.爱国。
 
除此之外,尼克松对于与中国的实质性谈判更是有备而来。他自己亲笔写下的谈判要点是这样的:
 
What they want:
1. Build up their world credentials.
2. Taiwan.
3. Get U.S. out of Asia.
 
他们想得到的:
1.建立他们在世界上的地位。
2.台湾。
3.把美国挤出亚洲。
 
What we want:
1. Indochina.
2. Communists–to restrain Chicom [Chinese Communist] expansion in Asia.
3. In Future–Reduce threat of a confrontation by Chinese Superpower.
 
我们想得到的:
1.印度支那。
2.共产主义——遏制中共在亚洲扩张。
3.未来——减少与一个中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对抗的风险。
 
What we both want:
1. Reduce danger of confrontation and conflict.
2. a more stable Asia.
3. a restraint on U.S.S.R.
 
我们双方都想得到的:
1.降低对抗和冲突的危险。
2.一个更稳定的亚洲。
3.遏制苏联。
 
8. 反对10票,弃权16票:投票权、知情权
 
今年政协十届四次会议毫无悬念地在“圆满完成各项日程”之后于3月13日在北京胜利闭幕。新华社报道说,“政协十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应出席委员2280人,实到2094人,符合法定人数。会议通过了政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关于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的决议。” 可是新华社却对表决结果语焉不详,似乎到底有多少赞成票、反对票本身不算是新闻,老百姓也没必要知道。中新社比新华社透明度要高一些,在相关报道中提到政治决议“获高票通过”。
 
只有人民网在报道政治决议通过的消息中,明确提到“实到委员2094人中赞成2047票,反对10票,弃权16票,未按表决器21人,表决有效通过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政治决议”。
 
为人民网的编辑、记者叫一声好,因为他们虽在新闻管制的体制内,但依然忠实地履行了新闻工作者的责任。
 
9. “我靠”的智慧产权;韦氏拼音与大陆汉语拼音
自从“操”演化为“靠”以后,这个曾经需要被X代替的粗口,如今连国内小女生都可以琅琅上口。那么,这个“操”字究竟是怎样与时俱进实现自身的飞跃成为“靠”字的呢?
 
也许有人会说,“靠”字的流行是因为《大话西游》和周星驰无厘头式语言的走红,星爷还有“我靠你”的经典舞曲呢。“靠”字的流行靠的是周星驰的大话可能不错,但是周星驰的“我靠”又来自哪里,凭什么“靠”就可以代替“操”呢?
 
我以为“操”变为“靠”是因为中外文化互相渗透的结果。长期以来,我一直主张使用沿用200多年的韦氏拼音,而废除大陆汉语拼音,也正含有这个因素。仅举一例,朋友中有姓“曹”者,韦氏拼音写出来就是Tsao(港、台、新加坡仍然使用这种拼写),大陆汉语拼音写出来就是Cao。这个汉语拼音的辅音字母C可难为了外国人,因为按照西方语言的发音规律,字母c后面如果接元音a的话,那么发k的声音,比如can。所以曹姓人士在外国人口中就很容易成为“靠先生”。此外,佘先生、何小姐如果使用大陆汉语拼音拼写那就会闹出Mr. She,Miss He的笑话。同理,中国人的粗口“操”如果用拼音写出来就是cao,再经外国人念出来当然就是“靠”了。
 
当然另一说认为,“我靠”是从闽南语演化而来,也有一说认为“靠”是河南人的原创,而不是闽南语的专利。河南全省都以“靠”来表示性行为,尤以地道的郑州土话为最。按照书中的说法,一出郑州火车站,就进入了一个“靠”的语境,“我靠”之声不绝于耳。按作者的观点,毫无疑问“我靠”这个口头禅是由河南人带入香港,并被周星驰吸收进他的无厘头电影,从而在全中国泛滥开来的。
 
我靠!就这么一个“靠”字,就有这么多可能的来源。“靠”字的智慧产权究竟属于谁呢?呵呵。
 
10. 为什么台湾人把“和”字读成“hàn”音
 
与台湾人接触过,或者看过台湾电视新闻或者电视剧的大陆人,无不惊疑地注意到台湾人在用到连词“和”的时候,发音是hàn(四声,音“汉”)。连李敖在凤凰卫视的《李敖有话说》的节目中也是一个接一个的发“汉”。发音为“汉”的“和”字几乎成了台湾人和台湾国语的标志。一位大陆网友这样评论道:“每次听到台湾朋友把‘和’读成hàn时,我总感到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不知怎么回事,好象有一只毛毛虫爬到了自己身上。我真想克服这个心理障碍。”
 
说来也奇怪,大陆人要是问为什么把“和”字念成“hàn”的时候,比较年长或者有点学问的台湾人会反问你:“这不是大陆来的标准国语吗?”
 
在大陆的标准普通话中,“和”字有5种发音(参见《新华字典》):(1)hé(二声,音“河”),比如说“你和我”;(2)hè(四声,音“贺”),比如说“和诗”;(3)huó(二声,音“活”),比如说“和面”;(4)huò(四声,音“货”),比如说“和药”;(5)hú(二声,音“胡”),比如说打麻将“和了”。记得90年代初北京地区的语文高考题还考过“和”字有几种发音。我当时就说,要是在台湾还得加上一个“hàn”的发音。
 
其实,民国时期的语言学家赵元任先生的《语言问题》第八讲“何为正音”最后专门对这个“和”字的读音:“还有当‘与、及、同、跟’那一些意思讲的,在平常语言里有两种说法:hàn跟hài,并且常常轻声……在北京话里头,没有说hé当‘跟、同、与、及’讲的…”。
 
除了赵元任先生的文章,老北京人把“和”念成“hàn”还有很多其他旁证。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弥松颐著《京味儿夜话》)一书,作者弥松颐先生是位老北京,他对北京话的“和”的说明给我们提供了一些信息:北京话的“和”不仅说hàn,而且也说hài,比如侯宝林先生的相声,就是“我hài你”、“你hài我”的。1956年陆志韦先生写《北京话单音词汇》时,请了一位姓赵的老先生做北京话的发音人,就把当连词用的“和”念成“hàn”。1960年袁家骅教授主编的《汉语方言概要》中提到:“并列连词‘和’,北京口语又读hàn”。1996年徐世荣先生的《北京土语辞典》,也收录了“和”字的“hàn”这一读音。
 
那么,北京土语“hàn”怎么就跑到台湾去了呢?这还要从民国成立之初说起。1919年在《国音字典》上公布了第一个国音标准。这是一个“折中南北,牵合古今”的“标准音”。但是在这套“标准音”中,北京语音占有重要的地位。1937年开始出版、延续多年陆续出齐的《国语词典》在注音上体现了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原则,字、词注音按照北京话语音系统,所以连词“和”不读hé,而读hàn。1945年10月台湾光复,日语的“国语”黯然退出,台胞急着要回复祖国的语文,要说国语,要认汉字。1946年4月2日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正式成立。台湾国语会的标志性贡献是编订《国音标准汇编》,作为推行标准国语的根据。1946年5月1日起,由“老北京”齐铁根先生每日在清晨7时,在电台担任“国语读音示范”,播讲民众国语读本、国语会话,国民学校国语、常识、历史、各种课本,供学国语的人收听,匡正语音。当时的学校教师现听现学现教,使广大的学生也能及时学到国语,学习标准的国音。这位齐铁根当时成了家喻户晓的大师级人物,直到现在上年纪的台湾人还能回忆起齐先生娓娓动听的“京片子”,连词“和”读“hàn”就此在台湾深入人心。作家老舍曾经写信给齐铁根先生打听骆驼的生活习性。因为齐铁根先生生长在北平的西山,山下有多家养骆驼的。老舍要把“车夫与骆驼”作为“骆驼祥子的故事的心核”。不了解骆驼的习性,是很难下笔的。他接到齐铁根先生回信,发现如果以骆驼为主写这部小说,自己所得到的一些材料不足调用,于是他决定以他熟悉的车夫为主写小说。多年以后的90年代,老舍的儿子舒乙访问台湾,蓦然发现全岛由北到南,由西到东,由大人到小孩,由外乡人到原住民,全会!全岛2000万人全说国语,真是一个奇迹。舒乙先生特地写了一篇“乡音灌耳”记述访台观感,为台湾推广国语的成就感慨了一番。但是舒乙还是发现台湾所有的人在所有的场合把连词“和”字都念成“hàn”,于是好奇地询问为什么。当时台湾作家何欣解释说:“这是齐铁恨先生在电台上教的,他的话就是法律,怎么教就怎么说了。”舒乙大笑,说:“齐先生使劲使过分了。” 随后,由于台湾和大陆的隔绝,台湾人说的国语成了方言岛,“和”保持了hàn的发音。《国音常用字汇》(中国大词典编纂处1949商务)《汉语词典》(中国大词典编纂处1995商务)以及《大辞典》(台湾三民书局1985)中都将连词“和”标为hàn的发音。前一阵子来大陆的李敖大师,虽然口音远不是纯正的北京音,但是他说“和”字的发音的确是老北京土话。
 
直至今日,北京话中的“和”字读轻声han或hai已经绝迹,但是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重音hàn却没有完全绝迹。直到现在,如果两个北京胡同串子夸耀哥俩好的特殊关系,就会说“咱俩谁hàn(和)谁啊!”要是强调疑惑不解,北京人也会常常会说“这都哪hàn(和)哪啊!”《现代北京口语词典》(陈刚等1997)收录了这一条。
 
原来,如今让许多大陆人倍感难以接受的台湾国语,才是国语的正统发音,而大陆的所谓普通话,在我看来,应该算作“胡方言”,也就是胡话。
 
11. 圣瓦伦丁日和情人节
 
什么东西从外国舶到中国来就难免稍稍变一点味道。比如上好的法国葡萄酒,某些餐馆的waiter热情推荐在葡萄酒中勾兑雪碧,造出了一个口味独特的饮品。
 
“情人节”这个西方节日也是一样,在英语中本是Saint Valentine’s Day,直译是“圣瓦仑丁日”。
 
关于“圣瓦伦丁日”的来源,一种说法是公元3世纪,罗马帝国皇帝克劳迪乌斯二世在首都罗马宣布废弃所有的婚姻承诺,当时是出于战争的考虑,即使得足够的无所牵挂的男人可以走上争战的疆场。一名叫瓦仑丁(Valentine)的神父没有遵照这个旨意而继续为相爱的年轻人举行教堂婚礼。事情被告发后,瓦仑廷神父被送上了绞架。14世纪以后,人们就开始纪念这个日子,怀念那位为情人做主而牺牲的神父。
 
这样一个神父瓦伦丁怎么就成了汉语里的“情人”的对应词?Valentine’s Day在日本也是采用音译,用片假名バレンタイン・デー拼出,并没有使用“情人”这个汉字。
 
“情人”这个词在中文中的含义大家都清楚,不必多解释。而在西方,人们这一天向异性、同性、朋友、师长、甚至宠物说声Happy Valentine’s Day就如同元旦说一声“新年快乐”一样,并没有任何暧昧的意味。但是在中国,由于“情人”二字,使得这原本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难以启齿和变味了。
 
12. 世界上第一朵花是在中国盛开的
 
“郑和最先发现北美”的消息还在热炒之中,当时我就想,美利坚合众国是不是要改名为“United States of Cheng-Ho (USC)”了?又有国内媒体披露中国新疆阿勒泰(Altay)地区的古岩彩绘明显证明了中国人早在旧石器时期便发明了滑雪。中国考古学家说,阿勒泰地区的洞穴彩绘已证明,古阿勒泰人早在距今一万年前就开始了滑雪运动。一下子比目前公认的滑雪起源于4500年前挪威、瑞典地区的说法向前推了5000多年。
 
这些年来不少类似的报道,甚至令人感觉:连世界上第一朵花都是在中国盛开的:
 
—中国人比毛利人或荷兰人更早发现新西兰。
—中国的考古学家说,他们现在已经找到证据,能够证明中国首先发明了面条,而不是意大利或其他国家。考古学家在英国的科学期刊《自然》上发表文章说,他们在中国西北地区的黄河边发现了4,000多年前的面条。
-最早冰制冷饮起源于中国。后来意大利有一个叫夏尔信的人,在马可·波罗带回的配方中加入了桔子汁、柠檬汁等,被称为“夏尔信”饮料。
—最早的载人航天应是约600年前的明朝的官吏万户。
—足球于2300年前起源于中国山东淄博临淄。
—世界上最早踏上北极的不是英国人,而是较之约1700年的中国西汉汉武帝时期的政治家、文学家、探险家东方朔。
—现代中国人的祖先更可能在中国,而不是非洲。这是我国科学家用世界先进的地层年代测试方法,首次对埋藏柳江人头骨化石的地层进行年代测定后得出的结果。
—世界上最早的推理小说是明人所作的《龙图公案》,该书全名是《增像包龙图判百家公案》。
—南京古生物所的孙革和郑少林教授于1996年在中国辽宁西部北票地区的黄半吉沟发现了“迄今为止有确切证据的、全球最早的花”-1.45亿年前的被子植物辽宁古果。
…………
 
这样的“中国最先”、“中国第一”的消息听得太多了,不妨干脆简单一点:请告诉我们什么东西不是中国最先发明的?
 
13. 金正日“秘密”访华:新闻自由与公民知情
 
2006年1月18日傍晚,沉默了8天的中国媒体终于证实:新华网北京1月18日电 应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邀请,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从1月10日至18日对中国进行了非正式访问,并在湖北、广东、北京等省市参观考察。
 
外国媒体称这次访问是“秘密”访问,因为国内官方媒体没有报道,只看国内的中国民众当然不知道金正日来访的消息。但是对国外的观察家和关心政治的老百姓而言,这次访问是世界上最少有的一次“公开”访问,其“透明度”前所未有。因为在金正日出发的当天,法新社也在报道中引述了一则匿名消息来源说,金正日的秘密专列在周二天亮前经过了中朝两国的边境城市丹东。 更蹊跷的是,本应为金正日“保密”的中国官方却玩起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游戏。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当天没有否认金正日来访的说法。他只是说,他没有得到授权发布有关的消息。当时,有记者问:“根据多方消息,朝鲜的特别专列今天进入中国国境。韩国媒体报道说,朝鲜总书记金正日就在这列特别专列上,请证实。如果是,请介绍金总书记的访华目的。”孔泉的回答是:“关于金正日是否在中国访问,我目前没有受权向大家发布的消息。中国和朝鲜作为友好邻邦,有着友好的睦邻关系。两国领导人之间一直保持高层互访的机制和传统。去年10月,胡锦涛总书记对朝鲜进行了访问,就是这一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记者的追问下,孔泉又说:“刚才我向你介绍了中朝之间有着高层互访的机制和传统,金正日总书记不但有计划,而且一定会访问中国。至于具体何时,一旦我有了经授权的消息,会及时告诉你。考虑到你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我建议你向负责中国共产党对外交流的中联部了解。”到此为止,事情已经很清楚了,金正日已经被证实。孔泉却怕记者太过于“弱智”听不懂他的外交辞令,于是又“幽了一默”:“我注意到,你的同行们都在笑,这种笑既是友好的,也有鼓励。他们都希望,通过你的这种提问让我证实或否认金总书记访华的消息,而这恰恰是我没有得到的授权。”
此后,每天国际媒体、香港媒体(包括在国内落地的凤凰卫视和亲大陆的《文汇报》)都详细地报道了金正日的行踪,从“白天鹅”宾馆对外关闭、广州堵车、专列几点几分离开广东都有报道,其详细程度大大超过任何一个国家元首的公开访问。日本NHK甚至播出了一段金正日前往火车站的片断。更奇妙的是,在金正日访华被公开以后,中央电视台所播放的电视片显示,有大量官方记者采访了金正日访华(见电视照片)。也就是说,金正日访华,并没有对官方记者保密。从电视照片上看参加采访的摄影记者记者有数十人之多,如果再加上文字记者,可能有上百官方记者参加了采访。那么多记者在场,又不准发消息,难怪外国记者轻易获得了那么多信息。
 
既然没有认真地“保密”,为什么官方报纸还要矜持地保持沉默呢?唯一的解释是:北韩方面要求中方保密,因为北韩从来都是把领袖的行程作为最高机密的。
 
朝鲜也许有100个理由不能也不愿公布金正日访华的消息,也有足够的理由要求中方予以配合,因为朝方知道言论受到管制的中国可以做的到。但是在全球化的今天,前呼后拥的国家元首出行又不可能对外国情报机关和媒体保密。所以,金正日访华可以瞒了朝鲜百姓,也瞒了部分中国百姓,却前所未有的对全世界公开。除了中国以外,如果金正日访问其他国家(假设他还有其他地方可去的话),也许没有任何国家媒体可以按照官方的旨意自我封口。难怪国际媒体监督机构"记者无国界"组织对中国封锁金正日访华消息表示了不满。
 
金正日“秘密”访华,被欺瞒的对象是中国、北韩的人民,却陷中国于不义。可是不能怪罪北韩,因为他本就是一个邪恶轴心。而问题是:中国自己又为什么要做这种冤大头呢?难道是一丘之貉?
 
14. 中国人的“我代表”情结
 
中国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可以上台说“我代表xxx”的人,另一类就是xxx,也就是通常坐在台下那些被代表了的人。前者属于所谓的成功人士,后者是成功人士的托儿。可以说,在每一个可以说“我代表”的成功人士后面,都站着一大群稀里糊涂就被代表了的默默无闻的人民。
 
“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出的国家主席代表全体人民”,“三个代表是我们党在新时期立党和执政兴国的指导方针”,各位心知肚明,此处不做讨论。这里要讨论的是中国文化和传统意义上的“我代表”情结。“我代表xxx”是有中国特色的表达方式,因为老外不论是大官名流还是平头百姓都很少说“我代表xxx”。
 
按照《新华字典》的标准解释,“代表”乃是“受委托或被选举出来替别人或者大家办事”者。可惜,“代表”是在现实生活中被滥用和用滥了的概念,当今的许多 “我代表”深谙孔子之道,套上外衣冠冕堂皇,把“代表”二字当成了虚有其表的装潢。
 
具体而言,“我代表”们出门必穿的“外衣”有三件,我们可以某镇的小官吏为例说明。第一件“外衣”是中气十足的“我代表全镇xx万人民”,此言一出,镇长的群众基础和威信就自动建立了,有xx万人都被代表了嘛。第二件“外衣”是老神在在的“我代表镇党委、镇政府”,显示集体领导,决策失误的责任自然也可以集体负责。第三件“外衣”是狐假虎威的“我代表县(地、省乃至中央)领导来看望大家了”,在和蔼可亲的笑容背后分明透出不容置疑的权威性。这三件“外衣”可以根据情况调换,比川剧变脸还自然,让别人开不出破绽的自然是官场上的佼佼者。
 
不过,我们不要以为“我代表”是个官场专用词语。实际上本来许多祖祖辈辈老老实实的“被代表”们,一旦有了机缘,一定会情不自禁地冒出“我代表xxx”。记得小时电影里的民兵在枪毙特务汉奸的时候,都是先咬牙切齿地喊“我代表人民判处你的死刑!”“神六”航天英雄安全返回地面,普通的央视记者拿着话筒激动地对航天英雄说:“我代表全国人民感谢你们。”前一阵子, 入围世界小姐大赛前十名的中国小姐,遇到了这样一个问题:“你和其他小姐有什么不同?中国小姐机智地说“没什么不同,我们都一样漂亮、可爱。”然后却又不可避免地加了一句:“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我是中国人,我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
 
被庸俗化了的“我代表”泛滥成灾,也使得“我代表”们的代表性大打折扣,难免牵连到“人民代表”的信誉。本人郑重建议将“人民代表”的称号正名为“人民议员”,让议员们自主思考,真正参政议政。
 
请问:谁给你们权利来代表人民?这是一个没有民主可言的国家,你们向来都是独裁者。因此,当布什总统站出来的时候,他的身后是活生生的3亿美国人民;而对于13亿人口的中国而言,当下尚无人能够代表。那些嚷着要代表的人,只是自欺欺人,哗众取宠,这仅仅属于自慰行为。
 
15. 李肇星的诗人底蕴与流氓作风:英雄不问出身,记者别管国籍
 
作为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先生是中外传媒关注的焦点,其魅力连“俊郎部长”薄熙来先生都难望其项背。记得去年两会期间,商务部长薄熙来甫进会场即陷入记者的重围。他数度突围不果,只得乖乖就范,接受记者们的“拷问”。正苦无脱身之计的时候,他远远看见外李肇星进场,立即高叫“李肇星同志来了”。话音刚落,立即有一半记者飞扑向李肇星,薄熙来便乘机“溜之大吉”。
 
但是,李外长对付记者有个绝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记者问的问题反问记者,有时候搞不清楚到底谁是记者。李外长最常用的杀手锏就是“你是哪国的”、“你是哪个媒体的”。也是在去年的两会上,由于刚刚通过《反分裂国家法》,李外长被大批台湾记者团团围住,其中一位记者问:“为什么台湾不能在国际发声?”李外长厉声回答说:“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怎么不能发声啊你发声这么多……你是哪家媒体啊,跑来这么大的地方来问问题,怎么不能发声,你是哪个媒体,请问?”记者答:“我是台湾的”。李部长不依不饶:“哪个媒体?我问你,哪个媒体?你说话怎么那么那个…说起话倒像发言人了…,你都不能告诉我啊!我问你是那个媒体都不愿意说,那要怎么交流啊!”
 
在今年的两会上,前两天李外长在两会期间被一名白人记者追问中国军费问题,李外长马上反问:“你是哪国人?”记者说自己来自新西兰,李外长就问:“新西兰的军费是多少?”可怜的记者做梦也想不到会被问到这个问题,只好搪塞:“军费?我不知道,很少啊!” 李外长告诉该记者:“中国土地面积是日本的26倍,人口大约是日本的10倍,但军费却只有日本的三分之二。中国有13亿人口,人均军费远比美国、日本、新西兰都低。”“你说话应该要公道,我认为你现在还要好好的学习。”
 
在今年的记者招待会上,美国彭博新闻社的记者再次提到中国增加军费问题,请李外长说说为什么这次军费要增加这么多?李外长万变不离其宗,依然先反问:“你是来自哪个国家,代表哪家报纸?”其实李外长对这个记者的来历是心中有数的,因为它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说:“按人均计算,中国人均的军费大概是你所来的那个国家人均军费的1/77”。
 
李外长是中国官场上少有的性情中人,身上洋溢着山东人的豪爽,敢说敢骂,在老百姓中和网民中赢得不少赞誉的口碑,笔者也甚为敬佩。但是,我以为李外长动辄追问记者“哪国人”、“哪个媒体”却是一个无益的习惯,不符合国际惯例。这种问句很有中国特色,动不动就想探究别人是“哪个单位”的,好像根据记者是哪国人、哪个媒体可能有不同的态度,这就影响李外长的公信力和说服力。从理论上说,记者就是记者,其职责是忠实地采访记录新闻事件,与记者属于“哪国人”、“哪个媒体”无关。当然,在中国的客观环境下,国内记者一般都具有官方色彩,至少新闻报道的角度受宣传导向的影响。李外长却不能以此类推认为境外记者来自哪个国家就代表哪个国家的官方立场,也无法从记者所属的媒体就判断记者发问别有用心。即便知道对方有偏见,尽可以不卑不亢、有理有节地陈述我们自己的观点,完全不必摆出咄咄逼人居高临下的姿态,拿“哪个国家”、“哪个媒体”来说事。
 
怪不得台湾娱乐节目《全民大闷锅》就曾拿回答问题时腔调十分难看的李肇星开涮。因此,有必要向李肇星进一言:英雄不问出身,记者别管国籍。
 
所以说,请你们这些在中国大陆当官的,少一些“严厉回答”,少一些“怒斥”,少一些居高临下。
 
是人民选出的,人民拥护他;不是人民选出的,总有一天,人民把你们摔下来。搞不好,就摔死。
 
16. Building vs. Bvilding
 
《北京晨报》接到读者投诉,清华大学科学馆英文拼写把“building”误拼成“bvilding”,这样神圣的建筑不应该有这样的错误。
不用多作解释,我只想告诉他们:你们错了。Bvilding完全正确。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orl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文化专题集

  1. says:

    呵呵,我对文中"靠"的来历和你有分歧~学过古汉语没?  靠,其实不是这么写的,正解:"尻".你可以查下其含义就知道了,呵呵

  2. Arthas says:

    涉及到我的姓氏几处很有趣,hoho~~

  3. says:

    我也这样认为:)

  4. David Chang says:

    小人建議核心大人您應該儘快去報社之類的地方從事文案工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