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son’s Back to Australia

韶光易逝,很快将近一个月过去了,Johnson 也将于今日晚些时候踏上回家的旅程。而今晚我在来福士釜山料理与 Cyndi 一道共进晚餐,也算是为他饯行。上周末,我们一些亲朋好友在上海人家航站楼店为其庆祝23周岁生日,留下了一些自他赴澳15年来唯一的影像资料。妈妈50周岁生日晚宴就办在这家旗舰店,是因为菜色鲜美、明亮宽敞、环境舒适、大气又不失细节之处的精致设计。据说,Cyndi 恰逢明年正月初一的20周岁也预备订在这边,那也不错,其实本来我是推荐她订在新近推出的钱柜会所的,哈哈。现在在上海订个酒席也困难到令人错愕的夸张地步了,人太多了。很不喜欢。
 
这次不太凑巧,Johnson 来上海休假与我的若干次碰面相聚,首末两次我都状态欠佳。第一次,11月初的某个周末,我因为次日即将来临的驾驶桩考而略感紧张不安;最后一次,即是昨天,我睡了三个小时起床,冒着大雨开了半天小路考程序,于是恍恍惚惚,精神欠佳。Oh, let me kick them off! 明天我还要继续受苦,因此也无法送机了。今晚11点的告别之后,就要到明年的这个时候再见了。
 
Johnson 可能是我所有朋友中,认识最早的,可能是学龄前就认识的吧,哈哈。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那个时候,不过五六岁,每个周末,不是在静安公园,就是在长风公园。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我经常欺负他。(哈哈,其实我是很老实的一个人。) 比如,玩电子游戏的时候我总是用 Player 1 的主手柄,让他用 Player 2 的副手柄;比如在游戏中经常连发绝招把他往死里打;比如凭借出色体力和技巧,在我们家的公寓大楼,以和电梯同样的速度,从1楼跑到10楼,让他气喘吁吁在后面追……呵呵,如今想来,有些惭愧。少年时的张狂和无知,总是一个人长大以后可供回忆的至宝之一。
 
刚才晚上在吃饭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回忆起小学时的片断。我们同在一师二附小上学,他离开上海的那年,我是五年级,他是四年级。那时,学校都有晚托班,提前做好作业给老师检查过之后,便可以去电化教室看录像,比如那些经典的恐龙特急克塞号、圣斗士星矢、好小子(台湾的,可能大多数人都已经不记得了吧);也可以去学校东北侧的儿童乐园去玩。真是很纯真的年代。
 
光阴似箭,很快,15年过去了,各自都有了截然不同的、新的人生轨迹。当然,这些并不会减损友谊的牢固。在接受了一贯制西方教育之后,Johnson 的思维和价值观已经很西化了,当然这也并不自然会减损他对于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热爱,每每谈及那些政史商博的话题,或可称为 Men’s Topics,我们总是谈得十分投机。同样地,西方的教育——更重要的是人文环境,也使得他得以具有在一些国人身上严重缺失的基本素养。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所言极是。
 
Johnson 如今在澳洲拥有一份薪资丰厚的工作,并且享受着作为当地公民的胜似社会主义的福利,每年也只有这么一个月能够拥有带薪假期。当我建议他今后回来上海过圣诞的时候,他说圣诞节期实在很忙,无暇休假,呵呵。众所周知,上海的圣诞气氛,实在是比有些西方国家更好。
 
这次仅存一个遗憾,没有选中一份称心的礼物送给他,未能如愿送件圣衣模型给 Johnson。我和他都是对圣斗士模型玩具如痴如醉般地喜爱,这份未泯的童心也许真的很可贵。在我书架上,摆放着两个模型:一个是小学四年级是靠着期终语文数学双百分得来的奖励——水瓶座黄金圣衣(当时是日本最新款,很贵,购于当时的华联商厦),另一个是去年春天我深爱的小M买给我的处女座黄金圣衣(虽然是早期廉价产品,但还是十分可贵,购于吴江路附近)。2005年底,日本最新推出了最新最完美的“圣衣神话”系列的圣衣模型大集结,可是我在淮海中路、南京西路、胶州路询问下来,都是三五百块一个(全金属制成,全真人物比例,鲜亮黄金色泽,各个关节灵活活动),好贵啊。如果要买12黄金圣斗士,那就要7000元,如果还要附带圣域12宫完全仿真模型及附属支架并圣衣箱,那就要9000元才能搞定。这几个月的时日,恰是我人生的极端低潮期,也是我入不敷出的财政紧缩时期。Oh, show me the money, or let me die!
 
最近有点烦,有点累。有点盼望,有点迷茫。一光年的路程到底有多长,能否带我回到那个蓝色的盛夏。

 
Jeremy Shih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styl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Johnson’s Back to Australia

  1. Shirley says:

    看到处女座黄金圣衣,我就两眼发光来!
    核心大人几时可以借小人观赏一下,一下下就好哈!
     
    还是最喜欢圣斗士系列,怀念童年,那时的我还是假小子一个呢!哈哈……

  2. Jeremy says:

    Re Sin’t: 哈哈,共同的童年。
     
    Re David: 不是动画片啦。

  3. David Chang says:

    好小子?是森林好小子嘛?呵呵!
     
    大人這樣子的開銷還算是“入不敷出的財政緊縮時期”啊?那小人們都不用活了…

  4. jia says:

    “那时,学校都有晚托班,提前做好作业给老师检查过之后,便可以去电化教室看录像,比如那些经典的恐龙特急克塞号、圣斗士星矢、好小子(台湾的,可能大多数人都已经不记得了吧);也可以去学校东北侧的儿童乐园去玩。真是很纯真的年代。”
     
    好怀念呐。。记得好小子好象是小虎队演的片子,貌似有释小龙小时候?还是那个光头小子?
    喜欢恐龙特急克塞号。。收藏了这个歌~!~
    儿童乐园。。长大后还去玩过几次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