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养的阶级与阶级的婚姻

今日的上海,公共场所所听到的上海话口音越来越少,这座城市挤得扑扑满满的,十有八九是外地人,当然,也就是所谓的“新上海人”。如果说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我们还没有捕捉到这个日益严重的趋势的的话,那么那些从海外回来的朋友们绝对能够深切感受到这些年来的巨大的变化。
 
世界上任何一个特大型城市,无论是纽约、伦敦、巴黎、东京、香港、台北,都是绝对力争避免出现人口分布不均的现象产生的。因为当一个特大型城市的外来人口占到全部人口的一定比例时,这个城市就会变得危机四伏。这与海纳百川是两个层面的概念,本文不作讨论。
 
二十年来,到上海来打工的人们不胜计数。甚至有人在哀叹自己的孩子都没地方学上海话了,因为连学校的老师也都是外地人。自然,随着本地人口比例的缩小,凡夫俗子也便有了邂逅外地人乃至擦出火花的本能。
 
但这样的恋爱,其弊病就是太拥挤。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生活在一起迟早就会变成四个人、六个人,甚至两个家族之间的事了。中国父母,特别是乡下的父母,从来没有打算过把自己从子女的生活中分离出去。于是,从小两口的生活方式到子女教育,从饭菜口味到家庭经济,父母都会提出自己的建议和要求。涵养好的父母,通过自己的子女转达;涵养差的呢,就当面“现开销”。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所谓的爱与孝的名义下进行的。
 
连动物都知道,拥挤会造成资源紧缺。在拥挤的状态下,本能会提醒你竖起每一根寒毛,警惕自己的资源是否被侵犯。两代矛盾(或者即使是同代但不同文化背景的矛盾)最常见的情况就是,争夺钱,也要争夺爱。其本质就是争夺小家的控制权和话语权,天无二日嘛。
 
不能否认,确实存在许多品性十分优秀的移民人群,但是不可回避的事实是,那些品性低劣、行为失态的人们或许就在我们身边,本地或是外地。对于现今很多来到上海谋生安家的人们,虽然貌似端庄,早就可以满口洋文,也好像十分绅士地懂得衬衫袖口应该露出西装几分;——可是,一旦到了“孝悌礼义”这四个字的份上,一旦牵扯到生活细节,父母前二十年的教诲就出来了,一个人家教的有无就轻易显现了!
 
确实,教养的好坏高低,就是阶级的原型。
 
不同的地方文化背景、成长经历、档次、眼光、素养,都是不同的。虽然初来的爱火可以暂时掩盖这些差异,但是,矛盾的激化却是迟早的事情。于是,国将不国,家将不家,大家都觉得自己在受气,最后,每个人都痛苦地说:“还是要找门当户对的,没这些麻烦事,浪费了多少年的青春。”
 
就好像每一个正宗上海人家都一定知道:“恋爱嫁娶绝对不能找江北人/苏北人”,“他们好起来可以对你好到恶心呕吐,坏起来可以对你坏到恶毒下贱!”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什么样的人在一起,自己迟早也会变得那样。于是行为举止差劲也就造就了另外一个行为举止差劲,不堪也就自然造就了另一个不堪,这些简直是对于完美和高尚的玷污。甚至,由于选择的迷失和眼光的误判,人性中许多卑劣丑陋的特点也会被那个不伦不类的对方而激发出来。可是人总是那么……就像那么灵的王菲,择偶的眼光却真是众人皆知地差,于是,随着男人的档次的逐级下跌,自身的品味也……。
 
所以,在最近一些影视书籍作品的热传之下,这个城市的不少聪明人/识时务者开始把上述问题当成血泪史探讨和研读,他们终于开悟了些什么。可惜,更多的庸碌小民,既没有舍弃的决断,也没有容忍的肚量,更缺乏爱与生活的技巧和智慧,只能一口口继续咀嚼着满是沙砾的恋爱关系。假装快乐着,抱怨着,生活着,老去着。可悲亦是可怜。
 
的确,生活没有爱是万万不能的,但即使有些爱似乎可以给予你战胜一切的力量,好像显得比较“万能”,但也并不是每一份爱都是万能的。就好像不是每一个人都值得你的真心付出。如果你不幸爱上了不同文化背景、成长经历、档次、眼光、素养的人,请千万学会在拥挤中生存,就像学会这样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高峰的地铁里给自己找到一个安逸舒适的位置。所以,或者趁着青春尽快开悟,或者忍耐直到垂暮终老。
 
说到上海的地铁,也千万不要以为拥有近20条线路就是强大,线路距离延伸得越长就是发达。这又是一个未开化的观点。事实上,随着一号线北延伸段以及二号线西延伸段的开通,上海的地铁简直堕入了一个无法逆转的地狱。交通是应该发展,以人为本地发展。上海轨道交通的规划者们,尤其是那些什么都不懂却特别喜欢决策的官员们,真是应该好好借鉴一下世界上其他特大型城市的科学化的地铁模式了。
 
如果没有科学的发展理念,那么遗臭万年的三峡工程一定会使得去年四川等地百年未遇的大旱大涝再次出现,并且延续到下个世代;这是大自然的恶性肿瘤。
 
如果没有和谐的建设理念,那么上海地铁接二连三发生的列车故障、车厢窒息、车门锁死、拥挤踩踏状况只会更加严峻,并且无可逆转;这是城市的恶性肿瘤。
 
如果没有理智的择偶理念,那么不同教养的阶级所造就的不同阶级的结合,也一定是一个不堪的、假装的、痛苦的、耗费青春的漫长历程;这是人生的恶性肿瘤。
 
 
† As for all the blogs (essays) and photos (pictures)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Shih.
 
[本版所涉之全部日誌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Jeremy Shih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ultur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教养的阶级与阶级的婚姻

  1. David Chang says:

    核心大人還是要快點走出來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