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恩师们

每个人生命中的前20多年中,总会经历许多老师,从幼稚园开始,经过小学到国中再到高中最后到大学。有些老师可能已被逐渐遗忘,有些老师可能经过苍茫岁月依然出现在你的生命中,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对于记性十分不好的我而言,竟然全然记得从小学到大学每一门课每一任期的所有老师,这好像是个奇迹。诚然如此,真正使我尊敬并热爱的却是屈指可数。对于那些没有师德、缺乏师品的所谓“老师”们来说,其最终结局只能是,由我去校长室向校长提出强烈意见,并向教育局反映这些老师中的败类的劣迹。
 
虽然并非每位老师都值得被称为恩师,但是毕竟每位老师对于一个学生而言都是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的,因此也是对一个人的初始人格塑造起着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的。
 
—— 小学二年级至五年级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C老师,时年20多岁。她对我的宠爱和鼓励对于年幼的我而言,具有极其重要的社会性奠定作用。在她的教导下,我曾取得优异成绩并获得数学免考。
 
—— 小学的美术老师并英语老师,W老师,时年20多岁。那时的英语课对我而言就是 chatting lesson。我从不听讲,成绩很差,可是很有灵性,可能因此使她对我偏爱有加。
 
—— 小学四年级时的实习老师,刚从师范学校毕业。虽然仅仅代课两周,但是对我印象极佳,夸奖我的国文书写十分出色,并提出来我家玩的要求,对我家的小玩意儿推崇有加。汗。
 
—— 六年级的语文老师,Y老师,时年60多岁。他极富感情的讲课让人感到是一种享受,而他对我极高的评价和期望,使我自那时起对于语文充满了强烈的兴趣和信心。
 
—— 初中三年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Z老师,时年50多岁。若说我的文化功底是在小学阶段得到了优秀和扎实的启蒙,那么我的优秀的组织能力和出色的言谈辞令便是由她对我的提携和支持中学到的。
 
—— 初中三年的英语老师,W老师,时年50多岁。如果说我如今的英语水平必须归功一位启蒙老师,那非她莫属。我的英语水平,的确是在一夜之间突然从中等一举达到最强,并且一直保持到大学,直至如今。
 
—— 高一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L老师,时年30多岁。她的数学教学水平很高,为我高中阶段的数学奠定了基础,并对我的能力培养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和很广泛的平台。
 
—— 高一的英语老师,Z老师,时年60多岁,高薪聘请的资深教师。他的英语运用能力超强,口语极佳,并且对我的英语水平的评价极高。
 
—— 高二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F老师,时年60多岁,高薪聘请的资深教师。她是我整个学生生涯中,最值得尊敬和最喜爱的老师。我们就像忘年之交。朋友。
 
—— 高二的语文老师,Q老师,时年60多岁,高薪聘请的资深教师。他的板书造诣和肢体语言的风格令我印象深刻。
 
—— 高中阶段的政教处老师兼学生会指导老师,H老师,时年20多岁。在学校工作及校际交往工作上对我的完全信任和支持,令我感激不尽。我们的相处十分随意。
 
—— 高三的英语老师,W老师,时年60多岁,高薪聘请的资深教师。千万富翁,英语最强,闻名全市,与临听课,叹为观止。他也是整个高中阶段我唯一认为值得花钱听课的老师。
 
—— 高三的语文老师,X老师,时年60多岁,高薪聘请的资深教师。她对文学和美学的卓越鉴赏力,极其资产阶级的档次和品位,超然的人格魅力,对我的语文,尤其是作文的积极评价和悉心指导令我难忘至今。
 
—— 高三的班主任兼政治老师,X老师,时年60多岁,高薪聘请的资深教师。虽然是无产阶级做派,但是政治超强,闻名全市,教学水平也令着实我受益匪浅。
 
—— 大二的英语老师,Y老师,时年50多岁。由于极高的英语高考分数,整个大学我是进入 Fast Class 学习并且免修一个学期英语的。大学里,我从来不看英语教材,不上英语课,只去参加测验和考试,一帆风顺。可是到了大二,翘课行为却遭到这位老师的严厉斥责和特别关照,于是只能上课。此后他对我的英语口语的精准发音和英语文字的运用水准的果断肯定和作为 Fast Class Faculty 中的最强者所具备的英语水平,令我念念不忘。只是可惜后来他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前来上课了。
 
—— 大二的宪法学老师,L老师,时年40多岁。虽然作为法学专业的老师,自由的学术氛围、民主进步的政治理念是普遍现象。但是能够像他一样思想开明、学术卓越、政治民主、生活自律的老师,却是罕见。他对于中国大陆的政治和法治现状给予的客观抨击和中肯建议,虽然对于我个人而言并不新鲜,但的确使许多其他受过10多年愚民统治和教育的学生们,茅塞顿开,突然开化。
 
—— 大三的行政法老师,L老师,时年40多岁。他极其俭朴的生活和纯朴的思想以及对于教学的高标准严要求,尤其是对学生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和诚挚热爱,令所有学生对他充满敬佩和崇敬之情。只是可惜,如若他身在任何文明国度,他的德才兼备一定能够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而既身在野蛮落后的国度,只能埋没才干,辱没智慧。
 
略作此文,以资纪念。传承文明,继往开来。
 
感念恩师!
 
 
† As for all the blogs (essays) and photos (pictures)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Shih.
 
[本版所涉之全部日誌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Jeremy Shih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ssay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我生命中的恩师们

  1. Jeremy says:

    You still remember your kindergarten teachers? That’s miraculous. Ha-ha.

  2. Arthas says:

    一直很想去见见从幼儿园到初中的老师们,可惜从来没有实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