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回归

0650 p.m. – 0710 p.m.  Subway from J.A. Serene to People’s Square.
0715 p.m. – 0815 p.m.  Raffles City.
0830 p.m. – 1045 p.m.  Sin Wong Hong Kong Restaurant, Shen Pao Kwan.
1100 p.m. – 1130 p.m.  Taxi from Hankow St. / Honan St. C to SMG and to Home.
下午6时30分,下班高峰。一如往常,走入地铁2号线静安寺站的月台,正好一辆列车到达,于是上车,超空,我选了一个位置坐下。自从西延伸段开通以来,2号线也正有逐步“接轨”1号线的拥挤,更别提有空座了。
 
经过南京西路站,在这个集结梅龙镇、中信泰富、恒隆的顶级区域,候车者寥寥。
 
倏尔到达人民广场站,车辆进站的时候,我真以为这趟列车进入了错误的扭曲时空:往日里人民广场站的月台上,两侧方向的候车者可以占据整个站台,当列车进站时,就是一双一双渴望的眼神透过车窗目视列车渐停;而今日,每扇车门仅有一两个人上车,更有很多车厢无人上车。这样的鲜明对比,如何不令人感到巨大的反差呢?!
 
不紧不慢地步下列车,乘着一列人们靠右站立的自动扶梯,来到了换乘通道。往日的通道挤满了杂乱人等,每个人只能“乌龟爬行般”地行走,到了转弯缓冲区(走路都得设置缓冲区真是变态人口造成的变态设计)更得“蜗牛蠕动般”地挪步;而今,一眼望穿整条通道,行人秩序井然,没有争先恐后,没有喧哗嘈杂。平日需要“蠕动”10多分钟的短短通道,如今5分钟不到便可完成。
 
很快来到西藏中路福州路口。作为本城的时尚据点和约会集结地,往日来福士的门口充斥着各色人等,或穿着时尚,或望眼欲穿,或玉树临风,或风姿妖娆。如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等在门口,一楼大厅也不如往日那样人头攒动。往日需要打电话确认具体位置方能找到相约的人们,而今一眼望见、径直前往便可相遇。
 
每年中国农历新年,总是这座城市最质朴、最和谐、最高贵、最安静、最祥和的时刻。这样的感觉就和我在香港所感受到的一样,区别在于:上海只能在农历新年才能昙花一现这样的时刻。人们在走亲、访友、约会、聚餐的时候,不会因为人口拥挤、资源紧缺而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心情也就自然而然地好了。往日即使深夜依旧很多人排队等车的状况,每到农历新年,即便家家户户出门走亲访友,也都不显得拥挤,还有座位,行驶速度很快。道路畅通,也方便了开车一族。
 
与此同时,街上无处不在的小偷少了,大多回家过年去了,只剩下希望在新年继续“加班加点、兢兢业业”的贼们;无处不在的乞讨者、喜欢跟在外国人身后纠缠乞讨的人、喜欢抱着小孩或指使小孩强硬行乞的人少了;最喜欢向穿着时尚、看似有钱的人们说“先生,请问一下,到某某路怎么走,给我10块钱乘车好吗/给我孩子买点晚饭吧”的“精神病人”少了……想必,经过又一年的“辛勤劳动”和“职业技巧”,它们已经赚够了12个月的收入并已获得了年终奖金,口袋鼓鼓、高姿态地回家过年去了吧。
 
终于。城市回归了。人们喜悦了。
 
根据2006年度最新人口数据,上海全市人口约2500万,其中常住人口约1750万,外来人口约750万。同时,“本市人口平均期望寿命为80.31岁,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继续保持世界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并且长年以来,本地人口出生/死亡率保持零增长甚至负增长,而外地人口则保持猛烈的增长态势。因此,如今的大街小巷几乎很难再听到上海话,所到之处均是国语;上海的小孩已经很难学到上海话,家长都忧心忡忡。最显著的区别在于服务行业,我只在金茂才看到所有的服务人员,包括门童、侍者都是本地人,会说上海话;而在其它地方很难找到。
 
世界万物,如若拥挤,必然导致资源紧缺。上海自清末民初直至今日的一百年间,除去1950-1980年代,始终是一个开放、宽容、海纳百川的都市。可是近几年来人口分布的越发畸形和人口素质的参差不齐却是这座城市越来越显著的问题。这种情形,是世界上每一座城市,不论大小,都极力避免的。因为人口拥挤+素质落差,必然造成极不和谐的社会现状。如果任由这种现状继续发展,那么2010年世博会的“Better City, Better Life”的标语只能是一句反语。
 
值此中国农历新年行将到来之际——
 
真诚企盼中国大陆的发展更加平衡,上海每年上缴的巨大比例的财政数目能被切实用于不发达地区的建设,而不是被其他各地的贪官污吏用于丰满自己的物质欲望;
 
真诚企盼中国大陆的人民更加勤劳,更加乐意为自己的家乡而努力奋斗,而不要让“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仅仅属于发达城市,而对于更多的城市,这样的赞美只能成为一种讽刺,毕竟,发达城市之所以发达,正是因为其市民的勤劳、努力、奋斗,而非玩物丧志、闲适懒惰;
 
真诚企盼中国大陆的国民素质更加高尚,努力成为拥有自由民主理念、道德自觉性、文明开化的国度,而非一个嘈杂、喧哗、肮脏、低劣、野蛮、未开化的国度;同时,执政当局的政策更加科学民主,而非土匪式的、流氓式的、大跃进式的集体无意识下的劣等操弄。
 
这样的话,极端乐观估计,也许50年后可以达到如今香港、台湾的文明程度,100年后可以达到如今日本的文明程度,200年后可以达到如今美国的文明程度。
 
一年一度,城市回归。Bravo, the City of Shanghai; Bravo, the Republic of China.

Sin Wong Restaurant

 
† As for all the blogs (essays) and photos (pictures)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Shih.
 
[本版所涉之全部日誌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Jeremy Shih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ssay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城市回归

  1. 雯雯 says:

    上海 是座空城

  2. Jeremy says:

    You know, that was realy unbelievable.
     
    I’m sure you can’t imagine the "serene" scenes. 
     
    And, if you like the cup, maybe you can ask the waiter for keeping it as your own next time. Ha-ha.

  3. Arthas says:

    很难想象上海清静的时候,hoho~
    nice coffee cup,i like i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