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国民的赌徒心态和腐朽价值取向

去年圣诞时节,听到不少所谓中国文化的卫道士喧嚣吵闹着要抵制所谓“洋节”的文化入侵。如今过了中国新年,我要向这些人报告中国文化征服世界的一个不小的战役:春节已经把美国乃至世界的头号赌城拉斯维加斯变成了一座中国城!
 
其实,春节征服拉斯维加斯早已不是第一次见诸报端。英国《金融时报》过去就报道过春节如何成了拉斯维加斯最大的财源之一。今年春节之际,《纽约时报》也发表了配有大幅照片的报道:春节已经成为拉斯维加斯最能招财进宝的季节。春节第一个周末,是拉斯维加斯最大赌博公司 MGM Mirage 的第二大赌博周末,仅次于新年,但超过了1月份美国职业橄榄球总决赛 Super Bowl。要知道,Super Bowl 刚刚被《福布斯》评为世界第一大体育盛事,超过了足球的“世界杯”,是美国赌徒的狂欢节,如今竟在春节的入侵面前败下阵去,可谓中国文化征服西方文化的经典。而拥有著名 Venetian 赌场的 Las Vegas Sands Inc. 则报告说,春节这两周,是全年下赌最多的季节。要知道,今年春节正好赶上美国总统日的长周末,和美国的本土节日撞车。拉斯维加斯必须操办一系列本土盛典,比如NBA全明星赛、男装展等等。但赌场的老板说,没有什么比中国春节重要!我敢说,如果春节和圣诞节撞车,拉斯维加斯照样会先顾春节而把圣诞节抛在一边。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中国节日在拉斯维加斯拥有不可比拟的文化“优势”。美国的节日气氛,有时在一些中国大陆人看来相当“压抑”。比如,圣诞节快到的时候,你就会看到铺天盖地的电视广告:一个人站在破落的街角,戴着圣诞老人的帽子,手里摇着铃铛,号召大家给那些不幸的人们捐款。那些不幸者悲惨的画面随即出现在屏幕上,意图在节日期间再度唤醒人们的良善之心。走在街上,这种化缘者其实大多站在热闹的商业街区,而且许多衣冠楚楚,让你没办法不注意。前总统老布什夫妇,上个圣诞节就带头上街摇铃募捐。你不给钱实在是不好意思。于是一些中国大陆人开始念叨:瞧瞧这些美国人,怎么这么想不开?大过节的,能不能想点高兴的事情?总这么凄凄惨惨的,怪不吉利的。
 
还是我们中国文化更优越。过节嘛,就要过得高兴痛快,只想好事情。比如招财进宝呀,万事大吉呀。比如出去放放炮,把一切烦恼和不吉利的事情全炸没了呀。(管他炸伤甚至炸死多少人,有什么比起自己新年大吉的好心情重要?)再有就是赌博:新年赢上一把,开门红,多吉利呀!
 
于是,到了新年,一大队包机就把中国大陆的赌徒们从亚洲运到拉斯维加斯。这时你会觉得中国大陆人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一家餐馆的经理说,两万美元一顿的年饭,在这里司空见惯。两千多美元一磅的鲍鱼,一千多美元一磅的燕窝源源不断地从海外进口。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让中国大陆人在拉斯维加斯扬眉吐气;比起定居半个世纪的那些台湾、香港华侨,这些大陆人的自我感觉,前所未有地膨胀,好象一群垃圾瘪三一夜之间成为了亿万富翁。再豪华的宾馆饭店,也得围着中国大陆人转。比如 MGM 超级赌场饭店1993年开业,客人从一个巨型狮子嘴形的门厅进入。这个狮子造型,多年来一直是这家著名公司的象征,是人家的品牌。但是,我们中国人觉得走进狮子嘴不吉利,拒绝进入。公司没有二话,花几百万美元把狮子嘴拆了重新装修。另外,该赌场的高限额赌区,造型有些像座图书馆。而在中国某些方言中,“书”和“死”的发音相近,不吉利。怎么办?拆掉。几个小时内,“书”的影子就没有了。
 
如今不懂咱们中国文化,在拉斯维加斯开业几乎没有资格。拉斯维加斯的几个最大的赌博公司,已经进军澳门开业。拉斯维加斯所在的内华达州,在中国大陆官绅太监(中国现在没有太监了吗?不,我觉得有,好多太监!)最为集中的北京城设立办公室。内华达大学和南内华达社区学院,也在中国和新加坡开设了卫星校园。当然,我们还必须注意到,像赌博这类行业,在美国大多是内华达这类地方学校偶尔设有个专业,哈佛耶鲁是不会染指的。可是在中国大陆,北大堂而皇之地开设博彩博士课程。赌博无疑占据了大陆文化的中心位置。
 
当然,春节到拉斯维加斯赌博的不是普通的中国人,而是中国的新贵——高官子弟。不过,某种程度上作为一个社会中主流阶层的“先富起来的人”干些什么,多少能反映这个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念。看看比尔·盖茨、巴菲特在干什么,再看看那些在拉斯维加斯一醉方休,被誉为是“世界一流赌徒”的中国大陆“精英”们在干什么,两种文化的优劣就自然浮现出来。
 
不仅是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大陆的普通民众也有着一些一醉方休的爱好。比如,在如今的许多大陆大中小城市,一种名叫“洗脚店”的行业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在各个角落,于是很多人彼此间打招呼的方式几乎成了“去洗脚吗”。比如,在饭桌上进行工作,讲黄色笑话——并且这种黄色笑话是相当粗鄙不堪入耳的;不断敬烟敬酒,就好像一群猴子——抱歉我并不想贬低猴子这种可爱的动物。又比如,根据一项统计,德国人在火车旅行途中,最常见的场景便是端着一杯咖啡,读书或是看报;而中国大陆人的火车旅途中呢?——相信每一位乘坐过火车的人一定知道:打牌——即使邻座不相识的人们也会被邀请进行这种有趣的娱乐活动、还有就是不停歇的喧哗……如果不用“低级”去形容这些场景,那还有什么词可以形容这种格调?
 
无可否认,并且每个中国人都应当自豪地肯定:繁盛的中華文明的确曾经为落后的欧洲大陆带来了新鲜的空气,繁盛的中華文明的确曾经使得周边蛮夷小国得到一定开化;但是同样无可否认的是,自从近代以降,尤其是近50多年以来,中国大陆的文明只有衰朽,罕有先进;先进一时的20世纪上半叶的国民意识觉醒以及世界领袖的卓越地位,也由于种种原因被扼杀、被放逐。如果,一个国家的国民总是沉浸在“文明古国”、“泱泱大国”的意淫心态之中,那么这个国家必将没有未来。
 
话题回到如今的拉斯维加斯,不免让我去想象富起来的、所谓“和平崛起”后的中国大陆会是个什么样。许多传统文化的卫道士们预言中国文化将主宰世界时,最喜欢说的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言下之意,以后运气该光顾我们了。其实这正是典型的赌徒词汇。我想说,这样的中国大陆的国民心态和价值取向是永远不可能领导世界的;退一万步,即便这种的中国大陆领导了全世界,那么这样的世界便彻底腐朽了。如今我已经深信,中国文化在拉斯维加斯这样的地方,几乎是会征服一切的。也许再过二十年,中文能够在拉斯维加斯和英文竞争了。不过,当我们的文化把社会变成一个赌场、把饭桌当成猪圈、把洗脚房当成家,当我们的财富排斥任何价值理想、排斥任何先进文明时,中国大陆的心灵就真正地衰朽了。
 
与此同时地,国民性也就必然随之一并衰朽了。
 
—— 本文原载于上海《东方早报》及广东《南方都市报》,略有改动
 
 
† As for all the blogs (essays) and photos (pictures)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Shih.
 
[本版所涉之全部日誌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Jeremy Shih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orl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