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光年·為愛而生

五月·光年·為愛而生
  
           First of May           
 
When I was small, and Christmas trees were tall,
we used to love while others used to play.
Don’t ask me why, but time has passed us by,
some one else moved in from far away.
Now we are tall, and Christmas trees are small,
and you don’t ask the time of day.
But you and I, our love will never die,
but guess we’ll cry come first of May.
 
Born to Love

五月·饕餮
 
Kitaya Seafood Cafeteria, SBM
May 1, 2007  5:30 p.m. – 9:30 p.m.  (CN$1400)
Accompanying Members: 6 Family Members including Parents, Grandfather, Aunts and Cyndi
Branches: 上海, 臺北
Menu: 生鱼片/生蚝/帝王蟹/蒲烧鳗/腰果虾仁/旭蟹/佛跳墙/鲍鱼片/奇异果冰/烤鳗
  /三杯田鸡/北极贝/三文鱼/提拉米苏/奶酪/龙虾沙拉/rake/鲍鱼/寿司/覆盆子慕司
  /菇类/虾仁/哈密瓜汁/海鲜泡饭/贝类龙虾/牛奶干贝/鲑鱼/菲力牛排/照烧鸡翅/烟熏三文鱼卷
 
提前一個多月預定,五月一日家庭晚餐。臨江而坐,一覽浦江景致。廳堂明亮,感覺分外愜意。
黃昏陽光盡灑,濱江綠草茵茵;倏爾夕陽斜映,波光閃爍;入夜,兩岸燈火輝煌,沿江五光十色,星光華麗。
 
忽而想起去年盛夏,亦曾蒞臨此間。而後預約,生日前夕,準備24日晚上與小M共進晚餐。
可是恍若相距光年,海邊空氣凝結。若是當時,只是如果,我們可以一起進餐,沿江散步……
或許可以解開彼此的心結,找回觸及彼此内心的默契。也許整個故事就不是像後來那樣發展了。
那是瞬間煙火,還是不甘寂寞,漸漸蔚藍成灰,時光消弭,年華枉然。
 
Kitaya Seafood Cafeteria
Kitaya Seafood Cafeteria Kitaya Seafood Cafeteria
Kitaya Seafood Cafeteria Kitaya Seafood Cafeteria
Whampoa River, First of May Whampoa River, First of May

五月·唱游
 
Cash Box the 5th Branch in Shanghai
May 3, 2007  3:00 p.m. – 7:00 p.m.  (CN$760)
Accompanying Members: David Chang, Ales Fong, Shigeaki Miyazaki, Dora To, Rica Tse, Kien Teng
 
Rainbow Massage Salon, Hungchiao
May 3, 2007  8:00 p.m. – 10:30 p.m.  (CN$320)
Accompanying Members: David Chang, Ales Fong, Shigeaki Miyazaki
 
錢櫃,一如既往華麗;唱歌,一如既往認真。結賬的時候,我又發揮了天才會計師的本領。説是錢櫃進入大陸/上海20周年慶,我也沒見有多便宜嘛……金碧輝煌的電梯門打開的時候,出現在眼前的是錢櫃會所大堂的白色三角鋼琴,一位身著黑衣的小姐在彈奏,旁邊有一位黑衣小姐在拉小提琴。太美麗的場面,太美麗的音樂。於是便鼓動死黨們坐在很舒服的沙發上,欣賞一會兒,手裏翻閲臺灣空運來的《Cash Box》雜誌……
 
離開錢櫃,在某位 Massage 達人的慫恿下,我們一行人打的來到虹橋賓館那邊,享受了整整兩個小時的按摩。躺在床上,從腳到小腿再到大腿再到……然後是背部、胸部……我的身體一會兒被拗成一個L字,一會兒被拗成一個A字,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拗造型”吧。我就被這樣地蹂躪着,幸好我的韌帶還算柔軟……又小食了自助餐之後,打的回家,到家11點。黃昏、黎明,整個都 happy-ing。
 
Cash Box Shanghai
Cash Box Shanghai
Cash Box Shanghai
Cash Box Cash Box Cash Box

IKEA Family
 
1998年1月,瑞典 IKEA 正式進入中國大陸地區,于上海開設第一家門店。1999年,北京分店建成。
2003年4月,瑞典 IKEA 完全改建上海門店,使之成爲中國大陸地區第一家瑞典獨立建成的標準門店。
2008年,IKEA 進入上海十周年之際,將在上海開設第二分店,該分店也將成爲 IKEA 在亞洲最大的旗艦店。
 
IKEA Family CardIKEA Family Card
IKEA Family CardIKEA Family Card

臺灣·紀念

 
今年5月8日是我國現代史上最偉大的歌者,鄧麗君小姐,逝世12周年之忌日。鄧麗君小姐歌聲甜美,清新脫俗,忠勇愛國,成爲全球華人永遠追憶之楷模。今日,重溫我國政府授予之褒揚令,實則是對這位永遠的歌者之最好的紀念。
 
中華民國政府褒揚令
[八十五字訓000486]
 
  鄧君麗君女士,忠勇党國,揚芬藝苑,實為我國青年之楷模。天不假年,塤我忠良,良深痛悼!
  著授一等華夏勳章,靈柩覆國旗黨旗,宣付國史館立傳,以示政府篤念賢良之至意!
  此令。
中華民國總統
中華民國八十五年五月十號
 
大陸當局終于不再畏懼民衆前往臺灣省看一看自由的國土,只是依然設置了諸多障礙和限制。有幸,伯伯于日前成行臺灣旅行,走走看看,順道拜謁國立中正紀念堂。伯伯帶囘了臺灣著名的長壽牌香煙,煙盒的背面還寫有行政院衛生署的警告,這一點和香港類似。但是大陸就有欠缺。
 
以下是一些鍾愛的典藏:中華民國國旗、中國國民黨黨旗、中華民國國幣(紙幣及硬幣)、長壽牌香煙。
 
Flags, Money and Cigarettes of R.O.C. Taiwan's LongLife Cigarettes

盛夏光年
Eternal Summer
 
Eternal SummerEternal SummerEternal SummerEternal Summer
Eternal SummerEternal Summer
Eternal SummerEternal SummerEternal Summer
Eternal SummerEternal SummerEternal Summer
Eternal Summer
Kuan-Shan Town, TaitungSeven-Star Bay, Hualien
 
一九八九年,花莲县矶崎国小。班长康正行,调皮蛋余守恒,转学生庄家慧。
一九九八年,康正行用轻柔的口吻诉说他记得一辈子的人。后来,杜彗嘉出现了。
一九九九年,余守恒每天中午总是要和康正行在秘密基地吃午饭,那是只有他们的时光。
二零零四年,康正行和余守恒开车回花莲,康正行提到他们一同看过的电影,与每次一同去看的人。
二零零五年,康正行和余守恒在海边,依然是盛夏的阳光,可是他们的感情却狂放在了光年之外。
盛夏。光年。青春。年华。我的。你的。
“我是康正行,行星的行。”
“我是余守恒,恒星的恒。”
“我是杜彗嘉,彗星的彗。”
“行星永远绕着恒星打转,而彗星只需要负责划过天边。每当彗星造访太阳系的时候,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噢!”
行星从未离开过恒星,恒星永远温暖着行星。
当行星说要离开恒星,其实,行星是在欺骗自己,它不可能脱离自己的轨道。
这个欺骗却把恒星给吓住了,它是一刻也离不开行星的。
因为,当行星消失时,恒星还能为谁发光?再多的热力也失去了意义….
彗星只能是偶然地光临,迅速闪过,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只是将恒星和行星烘托得更加美丽。
一 光年
这是一部本世纪初不可多得的讲述七年级生(即指民国七零年代生人,基本相当于大陆所谓的80后)青春年华的作品。剧情的重点落在了上世纪90年代,这个我们都无比怀念的黄金年代。繁华中透着落寞的街道、凌乱中不失整齐的摆设、蓝中透灰的天空,天蓝色的国中制服、纯白色的高中制服、十七岁的单车,这些在90年代成长起来的少年们……喜欢《盛夏光年》,是因为它的场景、它的色调,单纯、怀旧,是因为这实在是太过美丽的一部电影,每一个镜头都能够独立成为一幅美丽的画作。更是因为,它有一种震撼心灵深处的感觉,仿佛每个人都被捏住了一生中、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
颜色很暧昧,镜头很暧昧,关系很暧昧,剧情很暧昧。可若有人说:结局很暧昧。却不其然。因为电影的结局并不在结尾,而在开头。许多人都在讨论电影的结局怎样,其实,电影开头就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当三个人回到了那个充满回忆的已经荒废的小学,一身狼狈地坐在长椅上,精疲力竭。镜头慢慢向余守恒拉近,此时的守恒逐渐睁开眼睛,回忆起小时候的情景,不禁笑了——那是段美好的日子,有正行陪在他的身边,两小无猜;守恒微笑着立刻起身跑了出去,画面自然过渡到儿时的海堤追逐……
“康正行,赶快啊,康正行!”
“你等等我啊……”
“我已经在等你啦……”
“你等一下啦,这样跑很危险的啊。你等下啦……”
这样微妙的逻辑倒叙和自然顺畅的年龄切换,似乎在预示着,守恒会一直和正行朝着前方前行。而那奔跑时的对白,似乎又寓意深刻。在余守恒的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依然是被康正行占据着的。只有正行。正行是他最最亲近的人,是任何人所不能替代的。至于,那感情,是爱情抑或是友情,或者是远远超过了爱情的各种感情的混合,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奔跑前那释然一笑,是余守恒对康正行表白的回应,是对他自我认知的一种否定:余守恒曾经流泪说长大了真的什么都变了。但他与康正行的感情依然如初,就像行星与恒星,日升日落,物换星移,它们还是循着原来的轨道……
影片开始就是正行平淡却真挚的独白:“余守恒,你还记得吗?我们的关系,是开始于一个规定的。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你跟别人不同。只是我不够勇敢,不敢与你为伍……”
花莲县矶崎国小。“老师知道呢,班长是个乖小孩。呐,余守恒呢,老师希望,你可以去当他的小天使,帮忙他,跟他做朋友。这样子呢,余守恒就会变成像班长一样的乖小孩咯……”
“欸,我可不可以跟你们一组?”摇头。
“我可不可以……”依旧摇头。
阳光偏执地晒不到那个调皮捣蛋的男孩身上,和那撅起的嘴唇一样倔强。
“报告老师,我跟他一组好了。”在这样的时刻,有人给他带来了最大的拯救。
放学路上。“康正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跑来康正行面前说完这句话,余守恒就走了。
心是柔软的。再孤傲的心都会敞开,伸展到大块面积的水泥地上,粉笔翱翔了肆意创造的747飞机。年少时的任性妄为,考试考砸后的一起罚站,最后却默默接受,然后一起难过:“欸,康正行,我们两个加起来刚好是100分呐。”
那个年代,略显刻板的90年代,仿佛在身边重新流过一次的恍然。我们曾经都是那样长大的,熟悉的教育方式,两个男孩一跑一追,无意义却最真切的青春。随着恶作剧、处罚、老师说“你做他的好朋友”的指定、考不好之后的必然受辱,67分加33分刚好100分的发现,像21世纪初年的鱼饵,诱导出了我们当年的回忆,忍俊不禁的笑意,以及,其它。
在那个赤裸裸因而异常辽阔的孩童时代,看到的最清晰的画面,是寂寞。无论是那个怪异、好动、叛逆、坐在操场中间吹蜻蜓、以及其实知道那个朋友是老师派的却没有拒绝的余守恒,还是那个乖巧、听话、认真、坐在教室中央安份守己、明明不喜欢老师安排却没有拒绝的康正行,那个太过空旷脆弱、不懂得什么叫做不合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喜欢却不能大声说出来的孩童时代,那些每个人都有曾经历过的沉默、喋喋不休、特立独行、和极力想扩张自我肯定的积极、用心、努力……而让他们排除真实意愿相交为友的动机,只有寂寞而已。
然而,每个人,生来就不应该孤独。
余守恒真的很寂寞,很寂寞很寂寞的那种。对于他来说,康正行是世上仅有的,在自己最脆弱、最怕黑、最寂寞的年幼,愿用仅存的一丝光亮勾勒出整个世界的辉煌轮廓的人。就像我很中意的奥斯卡影片《Babel》末尾的字幕:the brightest lights in the darkest night…
“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会想:如果当时的我,能勇敢地跟老师说我不愿意,那么现在的我,到底会多得到什么,或失去什么呢?”
二 青春
亿万光年就这样毫无根据地被扯到了一起,孩子怎么会记住那强行的一点点的恨,于是很快抛诸脑后。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温习功课,直到守恒的妈妈唠叨地把菜往正行碗里夹却忽视了自己,他也只是微妙地嫉妒着。然而看着每次有求必应于自己的男孩长大的样子,还是让他窃笑了。
一起做任何事情,一起陪伴长大,那时的喜欢只是单纯的影子,但它却远比寂寞拉得长。
接着,国中。然后,高中。
依然是在花莲。台湾的郊野有种特殊的美。修剪齐整的绿色稻丛,天空湛蓝清澈,并不宽敞的道路笔直通向远方,人烟寥寥。这景色使人联想起王菲的“天空”——康正行最爱听的一首歌。但纵使天空湛蓝,却同样叫人心生空洞孤寂。
开往台北的空荡荡的火车和大片大片的麦田,那或许就是我们每个人盲目而混乱的青春……
也许人生来就不应该是孤独的;可是无论如何,都寂寞。寂寞的力量太大,当有人愿意接纳自己的任性时,就会变成无可救药的依赖。总是守恒追上来,抱怨正行没来看他打球所以他的球打不好:“刚才你不在,我打得很烂唉”;总是守恒缠着正行碎碎地唠叨,要正行陪他读书做小抄,自己却倒在一边睡觉;总是守恒用幼稚的方式要正行注意他,总是守恒要正行依他的话……
可是,宇宙中并非只有恒星和行星的。偶尔,彗星也会闪耀独特的光芒。
看似是和谐而平衡的、单一线的友谊,直到杜彗嘉,这个刚回到故乡台湾的异域女孩,在升旗典礼上,被训导主任在国旗下,批评了仪容,剪了头发。而这个杜彗嘉便是国小时被余守恒剪去头发的转学生庄家慧。这个只相遇一天的国小同学,因为父母离异而改名,之后去了香港念国中,如今又回到台湾读高中了。
彗嘉拖住了习惯被另一个男生拖住的正行,翘课坐火车去台北游玩,打耳钉,住旅馆开房间过夜,探索着彼此未成熟的欲望……90年代,在香港生活过的彗嘉比起在传统的台湾长大的正行,把性看得更加平常。然而,正行在某一刻停了下来,冲到浴室里抱着自己的身体,拔掉耳钉丢进洗手台……次日,并肩却无语地坐火车回学校。
放学后的单车追逐是电影中令人印象极其深刻的一幕。那是守恒第一次发现正行和彗嘉认识,心里很不好受,于是拼命骑车赶超并挑衅彗嘉。在干道美式餐厅,他也反常地不让正行和彗嘉坐在一起;他想要知道正行和彗嘉是怎么认识的,说过些什么,好像彗嘉抢走了属于他的东西一样。
在守恒家,守恒躺在床上,盖着英语书睡着了;正行躺在他旁边,轻轻拿开书,把头靠近他一点,然后又离开一点。这段拍得很细腻,拍出了正行对守恒渴望接近但又害怕的心情:他害怕的不是被别人知道这份禁忌之恋,他害怕的是守恒无法接受自己的爱而失去守恒。
从台北一夜到守恒家的一夜,从朦胧的直觉到真切的领悟,正行开始有了秘密。发现自己喜欢守恒的正行,想要疏远,但又不彻底,变成若即若离的暧昧,于是开始躲着守恒,不再出现在篮球场边看守恒练球。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守恒又在篮球场边搜寻到正行的身影,他原本开心不已,下一刻却发现正行的目光不如往常般注视着自己,反而和彗嘉有说有笑,令他分心受伤。面对赶来保健室亲昵探望的正行,守恒没好气地逼问正行“你刚刚跟那个女生到底在说什么”,最后又颓然放弃。那都是被点燃的不安,和对正行非比寻常的依赖。
找不到关系定点的正行,想暂时离开原本的形影不离,瘫在学校的顶楼听着手机铃声“二十世纪少年”一响再响;知道正行的心意且意图逃避的彗嘉,对守恒的询问回以暴躁的抗拒和无力的哭泣:“还不都是因为你!”等不到正行的守恒,在这一刻抓住了来这里为他加油的彗嘉(虽然原本彗嘉是打算陪正行来的),守恒试探:“正行喜欢你嘛。”彗嘉并没有坚决否认,只轻轻地说:”没有吧。”守恒又更加认定正行的确喜欢彗嘉。在湿热寂寞的时节,原本在放学的单车追逐中互相挑衅的情敌,在此刻又有了微妙的变化。守恒既然无法阻止正行喜欢彗嘉,他只有阻止彗嘉喜欢正行,于是下一秒,他马上作出反应:“当我马子啊。”而内心爱着正行的彗嘉亦然:“总之考上大学我们就在一起。”于是守恒失去正行后的不安和彗嘉失去正行后的无依都找到了出口,正行的缺席与逃离在那一刻让守恒和彗嘉恰巧递补进对方寂寞的版图。男主角张睿家在影片宣传的时候说:守恒与彗嘉的交往是因为他以为正行喜欢彗嘉;他认为把彗嘉抢过来,正行就是他的了。这样的感情可能就像《心动》中莫文蔚因为喜欢梁咏琪而和金城武在一起的感觉。从此三点直线的关系变成了隐形的三角,只见正行不停地逃走又被拉回,而彗嘉稳住了守恒,定位于“男女朋友”这个双方都无异议而又最安全的位置。
有人说,彗嘉是多余的,或者是讨厌的。我倒觉得如果没有她,剧情就会大打折扣。整部影片中,彗嘉更像是一个旁观者。她的出现不在于让余守恒找到了爱情的归宿,而只在于让余守恒和康正行强化对彼此的认知:这一辈子他们是离不开彼此了。经历了与她的恋爱,正行和守恒都深刻地体会到自己真正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其实爱情,只是一种依恋。而余守恒对康正行的那种依恋,从小便根深蒂固,深入骨髓。这种依恋不是单纯友情,因为它也会有肉体的纠缠;它也远超出了平常爱情的分合,凝结成了一辈子的永恒,就像行星与恒星一样。
全国联考的录取榜单公布了。余守恒考进了大学,而本来的模范生康正行,却落榜了。
之后的画面,却可能被很多人忽略,因为那只是短短一瞬:落榜的正行,在家里和父母还有妹妹一起吃饭,当他向父亲说出“我可不可以边读私立边重考啊?”的时候,父亲重重地拍了桌子,生硬地打断了一切。这个家庭是一个父亲威权的传统家庭,一个爱面子的传统中年男人。这样的传统乃至不近人情,只能让正行更加压抑自己的苦闷。至于儿子的性取向,想来他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而相比之前出现过的守恒的母亲,那位特别照顾正行、为他不断夹菜的母亲,她却可以接受。因为她深知正行对守恒的重要性,也了解自己儿子童年的阴影。这一幕父母辈的性格特点和行事细节以及以此衬托出的边缘人群所必须面对的世俗眼光,编剧和导演都处理得很棒。
三 寂惶
台北。康正行租了一套看得到飞机起降的房子,准备复读重考,而同在台北上大学的余守恒依旧每天接送正行。
因为彗嘉,守恒不用急着厘清自己对正行的感情,友谊是最方便的名义,让他可以在任何时刻毫无迟疑地走向正行;然而联考不理想的正行,重考压力的逼迫和守恒极其贴近的游离凿空了他的宁静,无法肯定的焦躁变成平复不了的波澜。总是看到正行对守恒发脾气、冷淡,在守恒看不见的地方却忧郁沉默,依恋渴望地凝视守恒的身影,一同前进却又无法贴近的苦痛。此时的守恒却浑然不觉他所要求的理所当然的陪伴与亲昵,对正行来说已是随时会被触碰到的、反复煎熬的折磨。
守恒一如既往地宁可不接彗嘉电话也要每天去等正行下课,即使正行想要逃避。在南阳街一家餐馆吃饭的时候,正行又似试探又似掩饰地说起:“我觉得我们班有个女生还不错欸”,“你喜欢啊?”正行说“嗯”。守恒怅然若失地说“噢”。沉默。
不久之后,便是921大地震了。这是发生在1999年、刻在每个台湾人心中的事件,然而却也是这部影片最大的失败之处。因为导演丝毫没有按照原著剧本将这个很有发挥空间的背景事件加以利用,反而成为了可有可无的镜头。守恒其实是个晚熟、懵懂的孩子,他并不懂得也不想去探究他和正行之间的感情属性,他霸占着正行,却并不理解那是爱,他不允许彗嘉抢走正行,甚至把她从正行那夺走,这样彗嘉就可以离开正行;而正行是个早熟的男孩,在他了解自己的真实感情后,选择了回避,不停地回避,这也是守恒无法理解的地方。直到921地震,守恒终于近距离地感受到了正行对他的感情。这在影片中没有体现出来,因为导演意图制造更多的留白空间。
地震当晚,正行和守恒的手机信号不通,正行急着跑去打公共电话给家人关切。此时守恒接到了彗嘉的电话,他问候了彗嘉,彗嘉希望守恒去帮她整理房间,而守恒则答应说第二天才去看她,当下只是陪在正行身旁。彗嘉无奈地挂了电话……
无论是之前宠溺性的推托还是后来莫名的冷淡,正行最后还是会回来依着守恒。直到守恒终于承认他和彗嘉的关系,他又一次把守恒推开,逃命似地奔上公车。第一次在篮球比赛现场被正行舍弃的时候,守恒及时抓住了彗嘉;第二次在车站,却没有人填补他赤裸裸的茫然寂惶。而正行,却悲伤于自己那看似不被需要的感情,在公车上静静流出眼泪,既不是怨恨也不是崩溃,而是纯粹浮现的再也无法自欺欺人的绝望。所以在公园里急于抓住什么的盲目,在旅馆里被推倒的顺从,或者在浴缸里双臂环抱自己的绝望,都是在免于寂寞把身体撕裂的举动。可是当正行空洞地走出房间,空洞地跨进电梯,空洞地打开关掉的手机听取“您有一通新留言”,空洞地听着手机里守恒的声音诚挚而恐惧地倾诉道“你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的时候,所有免于碎裂的努力在那句似有若无、没有任何证实、也没有丝毫改变的暧昧话语里,无声无息地沉落,一如以往。
无论守恒多么含蓄地对正行说他对他有多重要,那和正行所渴求的感情,毕竟是一个太遥远的虚妄。可是正行还是必须回到守恒身边,即使那表示必须同时面对守恒和彗嘉。那个迎新舞会,正行像个走错地方的孩子,拼命想找地方逃走,却被守恒拖着,玩起了二选一说真心话的游戏。你爸跟你妈、头发跟眉毛、胸部跟屁股、身材跟智慧;黑跟白、水果跟蛋糕、猫跟狗……我跟彗嘉。
真正想知道又不敢揭开的试探性问题被众声喧哗淹没;而守恒则是故意装傻。几乎本能的呕吐像要把沉落的、累积的、碎裂的寂寞从体内全部掏出来的徒然。看见彗嘉翩然站在守恒身后,正行挣扎着想离开,倔强地偏着头,无法面对守恒的质问:“你到底怎么了?我们不是好朋友吗?好朋友有什么不能说的?还是你在瞒我什么?”
无人窥见的绝望在“好朋友”的定义下膨胀,紧绷又压抑的正行终于失控,嚷出国小时被老师秘密赋予“跟余守恒做好朋友”的任务。守恒怔愣的神情再度浮现出害怕被放弃的恐惧,而正行则在“我根本不想跟你做朋友啊”的嘶喊里,重重压着说不出口的真实……
剧情发展到这个阶段。在原版影片遗珠片段里,我们可以看到对于守恒深刻的描写:余守恒在康正行离开之后,便立即要求与彗嘉分手;彗嘉于是去正行家哭诉;追赶正行并意图挽回他的守恒却发现彗嘉在正行家里,和正行坐在一起,于是惶然逃离;接着,发生车祸。擅长制造暧昧的导演故意把这一关键剧情隐藏,只是希望多留一些暧昧给观众吧。
四 成长
正行再一次逃走了。可是这次没能逃多久,警局的电话又把他拉回守恒身边。之前的吵架像是歪曲的梦境,换正行浑若无事般地载守恒回去。对于正行莫名的不耐和冷漠,守恒再也无法像以往那样无所顾忌地接近,习惯的、深植的依恋忽然失去排遣的出口,变成无法呼吸的沉重。在机车上,他只能在正行逃不开的状态下轻轻把头靠在正行的肩膀上,一脸无助。回到正行家之后,他又像雕塑一样倒在床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或是挣扎着做一个决定。而正行也终究没有舍弃他。守恒终于伸出手攀住那个他知道再不抓住一定会离开的、在他心里那么重要的,一个人。然后,脱去自己的上衣,强行扯去正行的上衣……
守恒和正行的这一段床戏无疑是这部影片的高潮之一,并且也是导演施展唯美视觉效果的又一尝试。当两人躺在床上裸呈相见的时候,守恒试探性地凝视正行,看到正行平静而柔和了很多,于是他吻了正行,轻轻地,然后是疯狂地。这个吻,似乎是守恒向正行的再确认……
正行说出了这一幕唯一一句也是最令人心痛的一句对白:“余守恒,你是不是在耍我啊?”想要的东西终于等到,却又那么不敢相信……
他们都离不开对方,只是长久以来他们的表达方式大不一样。但在那一刻却是一样了:就是在守恒进入正行身体的时候,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正行面具瓦解后的惊疑和坚持不久的软弱陷落下,是无可隐藏的爱恋;守恒用假装醉酒也瞒哄不了男孩与女孩身体差异的急切,也等于揭破了自己设下的暧昧的网。经过这夜,他以为正行已经清楚知道他对他而言是多么重要;但隔日醒来,怀抱中的正行却早已不见身影……就像王菲的歌:温柔尚在,寂寞永生。
同时,导演给剧情增加了又一个波折:正行以为守恒是因为喝醉才会那样,因此在和守恒发生关系后,正行就决定成全彗嘉和守恒,他打电话给彗嘉祝福他们,并希望他们永远在一起。于是彗嘉来到了正行的家,坐在床边。一夜醒来后的守恒的第一句话:“正行呢?”只见守恒卧在床上,寂寞地说着长大了就什么都变了,说小时候被罚坐在操场不准进教室的、对空旷与孤独的恐惧,坐在一边的彗嘉安静地流下泪来,两人相隔的距离像是揭示这些诉说告白的对象是不在场的、两人都放在心上想着的、同样为其所舍弃的人,但是他们彼此却又是所谓的“男女朋友”。就像这些话不能当面对着“被派来跟他交朋友”的正行诉说,他们对彼此埋藏的秘密,一样的莫可言宣,无以言宣。守恒和彗嘉只能借着对方“错置”的诉说,来稳定心里该有的“正确位置”。
这里,导演给了一个除了开篇之外唯一一个童年回忆的广角镜头:广阔蓝天白云下,只有一套课桌椅,那套属于守恒的课桌椅,那种寂寞,排山倒海一般地涌来。
此后的一个过渡段,很容易被人们忽视。正行应该是处在逃避守恒和彗嘉的状态,无力地撕着考砸的试卷;而守恒和彗嘉也各自过着生活:守恒落寞地在泳池游泳,彗嘉独自待在暗室中冲洗照片。
这间冲洗照片的暗室,可以解读为本片的另一个含蓄的感情指针。起初,彗嘉冲洗出来的照片是熟睡的正行,和手拿篮球的守恒;而最后守恒的照片不见了,只有正行的照片被依旧夹在那边。是不是也在暗示说:其实在彗嘉心里,真正喜爱的也依然是最初的正行?
只有正行的死结愈加复密,对谁都无法开口。甚至,之前重考的压力也失去了排解的管道,搅扰的影子与守恒的体温却始终没有离去。终于那一天,守恒借了车,载着他和彗嘉回到花莲海边。守恒开车,正行坐在副驾驶座,彗嘉坐在后排。
车上正行与守恒的对话,没有其它意义,仅仅在于突出正行的反对,表现他的焦躁不安,以及两人发生关系之后出现的一种“特殊的隔阂”。
守恒在开到中途突然停下了,他想带正行回到他们两人初识的国小,就是在那里童年的正行听了老师的话,成为守恒的朋友的。只是,那间小学却已经被拆掉了,只剩下一片空荡荡的沙滩。这个守恒选择的目的地,也是为了之后揭露内心秘密的对话而作的铺垫。
五 盛夏
结局之所以被安排在一片颓败而又繁盛的海边:人在大海面前是没有办法撒谎的,我想。
守恒将车停在那边,他下了车,像小时候那样奔向海的方向,他期待正行会像小时候那样,在背后喊着他的名字,然后追上他,但这次正行却选择独自留在车上。
反而是彗嘉下了车,跟着他到了海边,但她并不是他所希望与他并肩而行的人。于是他在海边,落寞地和彗嘉说着:“我们三个人会不会以后都没有交集”。其实,彗嘉并没有疏远他;只能说没有了正行,其它一切的存在对于守恒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而此时的正行,坐在车上,远远看着守恒和彗嘉,知道那个困境已经逼近临界,于是追了上来,但开口第一句话,却是:“我们还是先不要见面好了”。
临界是心结的始与终。这是守恒最害怕听到的话。于是守恒像个失去支柱的孩子,爆发了,生气地冲过去打正行。两个男孩在沙滩上扭打成一团。“我们不是好朋友吗?好朋友有什么不能讲的?”这些守恒惯常使用的“内心勒索”与压迫如潮水一般,逼迫出正行最深的恐惧:“那我当然想知道,你听了这个秘密之后,还会不会想要跟我做朋友……”
“余守恒,我不是只有把你当朋友,我是真的喜欢你……”
揉杂在“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是被老师规定的,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是自愿跟我做朋友的”自白之后,是这样的一句话:“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坐在车里的彗嘉含着泪微笑,两个男孩对峙般地站着,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对于最后那句十分突兀的“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是这部影片中导演再一次试图表现的暧昧和模糊。跟921大地震一样,他试图模糊掉两人的关系,以达到整体的效果。
这是一句掩饰的话。此前正行也对嘉慧说过守恒是他最好的朋友。以“朋友”作为恋人的代名词,这也许是在社会传统压力之下的逃避。台湾著名影评人对此提到:同性恋在面对爱情时远没有异性恋勇敢。
守恒在潜意识里的确是喜欢正行的,只是他一直浑然不知,以为那只是好朋友;抑或是他刻意压抑这份感情,把它解释为友情。而电影里把守恒拍得太简单了,成了一个很容易被指摘的对象。其实在原著剧本里,他是早已感觉到了正行对自己的爱,并且心安理得地接受;只是由于没有特殊事件的催化,或者说他喜欢并习惯这种被爱的感觉,于是一直保持这种暧昧的关系。
可能,余守恒这样的人,真的很像米兰昆德拉所说的第三类人:一个需要被爱人注视着才能活下去的人。这个角色是很有趣的:他虽然是个篮球健将,可是他却无时无刻都需要黏着康正行,“我们考一个大学好不好?”;他的篮球,一直都是打给康正行看的,“刚才你不在,我打得很烂唉”;如果康正行看他的时候跟旁边的女生笑着谈天,他简直就要疯了,“你刚刚跟那个女生到底在说什么?”;他觉得康正行喜欢杜彗嘉,就要和她拍拖——他问彗嘉可不可以做他女友前,已经认为:“我知道,他(康正行)喜欢你”,这跟早前在餐厅里,彗嘉叫正行坐到自己身旁,他就抢先坐过去,是异曲同工;正行说班上一个女生不错,守恒便不再说话,沉默;不管刮风下雨,哪怕他已经跟杜彗嘉拍拖了,可是仍然每天都要接送正行上下课,都要约他吃饭,“今天中午不是讲好一起吃饭,你怎么不在,我还跑去你们班找你耶”;在康正行的补习社楼下等他放学,一天也不能缺席,“你为什么不理我,你明明就不理我”;情愿不去很想去的舞会,也要送康正行回家,“不去啦,正行晚上有事,我要送他回家”,“那这样,正行去我就去”……;他一直逼问:“正行,你有什么不能讲的,你是不是瞒我什么……”
而整部影片中,每当守恒必须在正行和彗嘉中二选一的时候,他都是选择正行的:第一次是地震后,他选择陪正行;第二次是舞会,他和彗嘉提出分手,马上跑出去追正行;第三次是发生车祸后,他要警察通知正行来接他,而不是彗嘉……
这些都是只有因为爱才会有的举动,对守恒来说,正行远比彗嘉更重要,为了正行他可以放弃彗嘉,但是他绝不可能为了彗嘉放弃正行。这不是习惯和依赖,而是爱。
当正行在舞会上对守恒说“我和彗嘉”,守恒便明白了正行的心,也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心,他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可最后说出来的话却依然是好朋友。守恒没有勇气去承认这份爱,他只有靠着在深夜里假装醉酒,抱紧正行,释放自己压抑多年的感情。等到醒来之后,他的勇气却又再次消失。
在沙滩上,正行对守恒说出自己的秘密,这秘密对于守恒来说并不是秘密,他早已明了。可惜,守恒对正行说出的秘密并不是心里话,他无法勇敢说出自己的爱,他只敢用好朋友来为这份感情做掩护。正行比守恒勇敢多了。五月天为电影特别献歌:“我不转弯,我不转弯……”这是一份年轻的勇气。其实,这份勇敢只属于看似柔弱的正行,却不属于看似阳光的守恒。
可惜对于这样一个很有潜力可以挖掘的角色,影片中那个留给他自我认识和思考的空间,只有末段坐在游泳池边的几秒。缺少必要的诠释和内心的刻画的余守恒这个角色,也成了这部电影的一个牺牲品。如果导演可以更相信编剧的剧本,《盛夏光年》应该可以更有血有内。
在电影版里,由正行说“我是真的喜欢你”时,其实是导演失败了。因为真正需要表白的从来不是正行,相反是守恒。在原著剧本里,由守恒表白“从此以后,无论做任何事,我都要拉着你”,同样没提到“爱情”、“喜欢”之类的词语,但是却高明很多。
同样,在电影衍生的改编概念小说中,虽然结局被设定为康正行遇到车祸离开人世,但是守恒的内心表白则更为直观:
“我想,是当我终于长大了之后,才终于意识到了「孤独」这件事情。
我想,是因为我们太需要有一个人陪,才会不断试图想说那些关于自己的独白。
我想,原来这就是「怀念」的感觉,怀念一个曾经爱过的人。
当我开始学会怀念了,才终于有勇气,跟他说一声。
再见。”
而对于杜彗嘉这个角色,虽然引发暧昧的台北过夜事件,知道正行的秘密后却和守恒发生暧昧;但她却明确知道正行爱着守恒,也明白守恒对正行的感情;只是聪明的她始终不说,说了就破了,破了也就失去了,她只能永远做一个局外人。起码现在这样,她还在局内,虽然是彗星一闪而过,但起码当下的她还在空中闪耀。不能说她自私,只是她也寂寞,正如守恒的寂寞一样,她需要友情也需要爱,即使这份爱是模棱两可、难以辨别的。
而对于这个角色的功能,基本上,她是一个处在旁观者的角色,导演只是利用她在不同时间发挥不同的功能,仅此而已。功能一,令康正行发现自己身体的秘密以及知道自己真正爱的是余守恒;功能二,鼓励康正行继续接近守恒,陪他到篮球场看守恒打球;功能三,通过跟守恒拍拖,而制造两个男生之间戏剧性的冲突;功能四,把两个男生再拉回到一起:“你们把话说清楚好不好!”
六 爱无界限
一个永无止尽的夏天……一场盛夏阳光的洗礼……一次湛蓝海边的温情约定……
两个略带羞涩的学生,开始他们少年般单纯又炽热的感情旅程,如同那微凉的海风……
那些挥之不去的感动,在他们狂放的青春里肆意滋长,沁人心脾,温暖如初,永远不败……
还有什么比盛夏更温暖……?有什么比青春更狂放……?
这是我们的世界……这是我们的光年之约……
《盛夏光年》,超有感觉的一部电影,一部很年轻很有感染力的电影,满足了我们对于青春的所有记忆和念想:徐徐的海风、白云蓝天的夏日、穿着纯白制服的岁月、烈日下火热的篮球场、忧郁淡蓝的路畔街光、总是在午后落下将制服淋成透明的滂沱大雨、骑着当时唯一的代步工具单车,后座还载着同学。还有最重要的,苦涩且甜蜜的爱恋,隐隐约约或是刻骨铭心的演绎。就像五月天的歌词诠释:“让盛夏去贪玩,把残酷的未来,狂放到光年外”。
导演透过配乐以及光影交错的繁盛而又颓败的色调,不断输出无以名状的青春。花莲的湛蓝海水和璀璨阳光,以及台北高楼林立钢筋水泥的印象,是影片的基调比照。《盛夏光年》的英文片名是Eternal Summer,导演称:“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夏天,有可能恋爱,有可能失恋,有可能开心,有可能失落……不管是怎样的夏天,过去了就不会再来了,它只能留在记忆里。”因此在影片的前半段,影像是清新的,因为三人都还未成长;而当成长迅速来临时,影像变得纷乱,镜头变得摇晃,潮湿的空气也是一种隐喻,象征那种流动在人的血液里极为不安却又无法控制的狂潮,青春。这样的光影基调令到每一个观影者都会发现:青春曾如此单纯,并且历历在目,只是已然无法回头。20岁开始,或许便逐渐有了断裂,这便是主角们的遗憾,也是每一个现在或曾经拥有青春的人们的遗憾。
然而,故事并不是悲哀的,只是明媚中透着淡淡的忧伤。而这种忧伤却也是构成青春所不可或缺的元素。从开始到最后的每一个情节,每一段对白,都在娓娓诉说和淡淡赞美着:美丽,感动,欣喜,幸福,完美。
生于民国70年(西元1981年)、被称为 7-up 的该片导演说:趁着年轻,赶紧拍一部关于青春的电影,不然老了就不懂该怎么拍了。其实我觉得,也不尽然如此。也许再过10年,回望那些青春岁月,会看到一样的草地、一样的长堤、一样的年轻和爱情。也许,回忆中的青春比起现实的青春更为灿烂绚丽,那青春在若干年之后看来会更加透彻和清晰。只是也许。
年轻的时候,我们不懂得爱情;等到我们懂得了爱情,却又失去了爱的勇气。这便是,海堤上的爱情。
珍藏盛夏的光年,珍藏永恒的青春。
 
—— JSCK™ Live Home, May 15, 2007
 
# # #
 
《盛夏光年》原著劇本之結局(文本):http://www.wretch.cc/blog/hsucp&article_id=5265483
 
# # #
不得不说,《盛夏光年》是近年来看起来最舒服的国片之一。电影长度不长(只有96分钟),演员也不多(只有三位),但却毫无拖沓,节奏紧凑,细腻温和。值得着墨的是,《盛夏光年》中演员的演技更是令电影人士和观众大为惊艳。正行的角色是公认三位主角中最难演的: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实际上心里早已是波涛汹涌。但是张睿家演活了,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足以让人感受到他的痛苦和挣扎,以及他对守恒的深情。事后,主演张睿家坦承自己演出时相当入戏,拍摄前就花了一个月时间与张孝全逛街看戏吃饭来培养感情,甚至在拍片时有真的喜欢上张孝全,让张孝全听了也相当吃惊。
除了演员自然而精彩的演出外,电影里打造的时代气息和精致的细节处理也十分对味。虽然电影的剧情倾向于模糊,导演故意留白很多空间,让观众自己去解读,但其表现手法却又十分细腻:用心的场景设计、出众的王家卫御用摄影、不疾不徐的娓娓叙事,都是其成功的要素。只要是六年级后段或七年级前段(相当于大陆的80后)的人,都会怀旧感同身受。片中的国小国文课本内页和高中英文课本封面,都是那个年代的真实记录;而五月天阿信的《拥抱》相信也是许多参加联考的毕业班学生挑灯夜战时,必听的励志歌曲;戏中的大地震也可以唤起许多人对于921地震的诸多回忆;在后半部分,守恒开始在右耳戴上耳钉,又叫正行来坐在自己右边这一幕,又是导演处理细节的手法的一个体现。因此,这是一部值得温习的电影,每看一遍,都会有很多细节的发现,会有不同的、全新的感受。
《盛夏光年》作为一部商业片,是极为成功的。其行销手法、宣传策略,可谓往后国片之借镜。电影主题鲜明,且不断透过网路、校园宣传、专业座谈会等途径,将气势炒作至最高点,其手法之灵活,目标之明确正是现今国片最缺乏的。2006年10月,影片的首周票房就相当亮眼,在大台北地区开出188万台币的好成绩,远胜过去其它独立发行的影片,进入第三周后,台湾全省票房更是突破千万。电影的成功和观者的体验也算是一种互相成全。
 
ES Concept Novel and Presale DVD
ES Concept NovelES Concept NovelES Concept NovelExpress Package
《盛夏光年原創概念小說》,NT$199。5月8日,臺北;11日01:22,快件入境到達東莞分檢;11日22:23到達無錫中轉;12日06:21,快件到達上海;同日08:03抵達靜安;14日13:17,快件簽收。
 
《盛夏光年限量預購DVD》,NT$488。5月9日,臺北;12日08:35,快件入境到達廣州分檢;13日11:34到達杭州中轉;14日04:16,快件到達上海;同日07:51抵達靜安;14日13:17,快件簽收。
 
包括運費等等,花了800多塊新臺幣,《盛夏光年》的臺灣原裝正版DVD和概念小說,終於入手。很完美的裝幀、很有質感的設計、很精良的品質、限量版的英文別冊,令我興奮了許久。拆封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為這本小說包一張封面,印象中,“包書”這個行為只有在國小和國中的時候才有,并且作为全国重点小学,规定必须用铜版纸的白色光面朝外。只是,那時是出於老師的規定,如今是因為愛不釋手,不僅對於书籍,更是對於似水年華。
 
不出一季,八月的盛夏即將來臨,我想我会開始慢慢閱讀。
 
在這個世界上,也許只有我自己知道,這本書對我,有多麼重要。
 
但無論是電影或是文字,都無法框住我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想來,當我在一九九九年的盛夏,深夜站在一片蔚藍星空下經歷著莫以名狀的成長時,你又在哪裏做些什麽,而他又在哪裏做些什麽呢。
 
刹那,電影、小說、音樂都不再是一個框住故事的限制,而是我們集結對於美好回憶的共同橋樑。那可能就是國父所謂的心理建設。時序從來不能阻擾我們的情感。
 
假如,我們現在翻出上個世紀末最喜歡的一張專輯。也許是五月天或是王菲,也許是張信哲或是劉若英,抑或無印良品,我們還是可以聞到歲月的沉澱,不是嗎?只是,我們都再也回不去了,對不對?
曾經那個年代,情書是寫在紙上的。
曾經那個年代,歌是放在錄音帶裡,照片是夾在相冊裡的。
曾經那個年代,所有的人都只有三家電視台可以看。
——話題,永遠有交集。
 
離開了那樣的年代,告別了活在曾經裡的人們,我們開始在 blog 裡標示自己,用 msn 推銷愛情。不再習慣翻閲書籍,不再習慣擦拭唱片。歌曲從硬硬的光碟簡化成 mp3,甚至 mp4,完全脫離了實體的束縛,歌手多得讓你頭暈目眩。按下快門的瞬間不再小心翼翼,千百張數位圖檔眼花撩亂了資料夾的分層——即使你太久沒打開,電子文檔上面也不會有任何灰塵。
 
這個世界越來越多標籤,越來越複雜,越來越快。但我們仍在尋找下一個曾經,摸索下一個相遇。總是如此地,我們深深吸進名為記憶的空氣,吐出深深眷戀的感嘆。每個人的青春就像一個瓶子,瓶子裡裝的主題都不一樣。打開瓶子,有的聞起來苦澀,有的淡淡哀傷,有的飽滿甜香。告別青春的人哭泣它、緬懷它、看著照片沉澱它;活在青春的人,總是勇敢地揮霍它。
 
在銀河系裏的這顆星球上,自從行星誕生四十五億年後,行星上開始有了人類這種生物,他們從出生起,就開始不停地互相撞擊,他們觸摸,擁抱,深吻,彷彿急著擺脫身體裡蘊藏了四十五億年之久的亙古孤寂。青春的他們從不轉彎,直到撞到頭破血流,才心滿意足地輕舒一口氣。
 
直到出生後的第七千三百零五天,他們突然都開始停止瘋狂衝撞的行為。那是因為,行星上的人類在二十歲之後,他們都會切換生命形式,彷彿進入冬眠的夢境,在一片盛夏繁花般的記憶裡,安詳快樂地,不停地、不停地死亡著。
 
High School Uniform and the Schoolbag of the Time Green Pink
 
高中時代的制服,我一直保存得很好,因爲九年前曾經有人說我穿制服很好看。我想,那叫青春……
高中時還有一套正裝制服,是一套西裝,超日系,很不錯。可惜藏得太好,暫時無暇翻箱倒櫃找……
爲了打一只蚊子,失手敲碎一只玻璃杯。那是紀念對杯僅剩的一個,另一個在去年十月被我打碎……

Note: In order to minimize the load of the homepage, some entries are published in blank. For previous blogs, see the following list.
 
以前の記事 [検索]
 
April 8         復活·怜悯·銀色

More 2007 Blogs     Index 2007

Features & Connection Center
 
My Space     Facebook     Flickr     YouTube
Live Home      Facebook          Flickr           YouTube

 
† As for all the blogs (essays) and photos (pictures)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Shih.
 
[本版所涉之全部日誌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Jeremy Shih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edia.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1 Responses to 五月·光年·為愛而生

  1. Pingback: Index 2007 | JSCK™ Live Blog

  2.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5, 2008 at 11:18 AM (Edit)
    第10條評論。
    這篇日志的所有圖片,我都看不到。。

  3.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5, 2008 at 11:17 AM (Edit)
    [本版所涉之全部日誌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我部分引用,評論在你的評論中,應該不會被追究吧!
    哈哈!!!

    離開這日志前 想再聽一下剛才加載完畢的《明白》,YOUTUBE的服務器錯誤。。。

  4.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5, 2008 at 11:14 AM (Edit)
    “離開了那樣的年代,告別了活在曾經裡的人們,我們開始在 blog 裡標示自己,用 msn 推銷愛情。”

    很多人,都通過MSN推銷愛情。
    于我,只是通過MSN接觸更廣闊的天地。
    比如,通過你的空間,可以見識很多。

    我也覺得,你的日志,基本上要回復的話,10條評論至少的。。。
    我認真看的話,至少要寫10條評論。。

    今天,在你這日志上,就花了蠻長時間的。。呵呵!

  5.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5, 2008 at 11:11 AM (Edit)
    “五月·饕餮

    忽而想起去年盛夏,亦曾蒞臨此間。而後預約,生日前夕,準備24日晚上與小M共進晚餐。”

    你是4月25的生日,还是5月25日?
    嘿嘿,随便问问。不用回答。。。

    “(CN$1400)”
    人民币 应该是 CNY 或者 CN¥ 吧。新台币是 NT$ ….

  6.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5, 2008 at 11:05 AM (Edit)
    “大陸當局終于不再畏懼民衆前往臺灣省看一看自由的國土,只是依然設置了諸多障礙和限制。”

    不让去台湾,不是大陆的问题啊。是台湾政府设置很多限制啊!

    我想去台湾旅游,可是VISA很难办理。。。

  7.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5, 2008 at 11:03 AM (Edit)
    2008年,IKEA 進入上海十周年之際,將在上海開設第二分店,
    該分店也將成爲 IKEA 在亞洲最大的旗艦店。

    新店在哪?
    刚到上海的时候,我觉得宜家的家具是最好的。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慢慢觉得,宜家的家具,类似KFC PIZZAHUA,代表西方的文化。
    在我们看来是比较高档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只是很普通的连锁店。

    另一方面,宜家的东西,不贵,对于刚工作没多久的人来说,品质有保证,价格也能接受。
    或者说,它比较符合 都市白领的消费层次。。。

    我经常去那吃饭,简单,快捷,便宜。。。

    而那里的家具风格,也是简单 实用 朴实。。。

  8.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5, 2008 at 10:58 AM (Edit)
    曾經那個年代,情書是寫在紙上的。曾經那個年代,歌是放在錄音帶裡,照片是夾在相冊裡的。曾經那個年代,所有的人都只有三家電視台可以看。——話題,永遠有交集。

    我把以前写的信 打包了,
    我把相册里的照片扫描到电脑里了。
    我的抽屉里,还放着很久以前的录音带,
    那些东西 还是以前的,而我,变成了怎样一个自己呢?

  9.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5, 2008 at 10:56 AM (Edit)
    你说:
    假如,我們現在翻出上個世紀末最喜歡的一張專輯。
    也許是五月天或是王菲,也許是張信哲或是劉若英,抑或無印良品,我們還是可以聞到歲月的沉澱,不是嗎?
    只是,我們都再也回不去了,對不對?

    我说:是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前几天写了个日志。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
    写的内容是我能通过哪些歌想起的朋友。。
    基本都是 张信哲 无印良品 刘若英 王菲……
    那些年,那些事。大概就是我们的盛夏光年。

  10.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5, 2008 at 10:54 AM (Edit)
    我没有看过《盛夏光年》,但偶尔听过这个名字。
    导演称:“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夏天,有可能恋爱,有可能失恋,有可能开心,有可能失落……不管是怎样的夏天,过去了就不会再来了,它只能留在记忆里。”
    我把这段话,暂时性放在MSN的签名里。。。
    下一个夏天,马上就要来了,过去的每个夏天,都不可能再回来了。只会在记忆里。

  11.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5, 2008 at 10:51 AM (Edit)
    有空的时候,我就来看你以前的日志,虽然,这样的评论,也许你自己也看不到。
    YOUTUBE的FLASH实时播放的时候,竟然是时断时续,5秒播放,暂停5秒。。。
    于是,我关掉声音,等它下载完了再从新听过一次。。。
    还蛮好听的。。。呵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