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安·外婆·如此美麗

千禧靜安 芳華絕代
 
2006年5月20日上午10時,歷時10年完工的靜安寺地標之一——“正法久住”梵幢正式在靜安寺正門東側重建落成。上海市政府官員、各界人士及市民代表數千人出席落成典禮。
 
“正法久住”梵幢的前身系“阿育王柱”,始建於民國三十五年,位於靜安寺新山門疏浚寺前乾隆皇帝親筆題寫之“天下第六泉”旁。原阿育王柱柱徑0.60米,柱高13.9米。1966年9月,在邪惡愚頑的共產統治的紅色恐怖之下,靜安寺遭受重創,梵幢被毀,湧泉被填。直至1997年靜安寺開始改建,社會各界強烈要求恢復作爲靜安地標之一的梵幢,經過10年的規劃和建設,梵幢終得重建。
 
新建成的梵幢,石柱系選用河北易縣狼牙山的整塊廣場紅花崗石,於2006年7月17日藉用超大型平板車從產地山上直接運抵上海靜安,歷時8天8夜,行程1500餘公里。梵幢柱高18米,直徑2.1米,淨重160噸。梵幢正面刻有靜安寺住持慧明方丈親筆書寫之“正法久住”四個正體大字,背面刻有宋代蘇軾手書之《金剛經》一部,行文5000餘字。
 
梵幢底座四周設置漢白玉護欄,選用中國最負盛名、產自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附近的太行山麓礦脈。分別坐落在南京和北京的明清兩代皇宮和皇帝陵寢建設所用之漢白玉均產於此。
 
梵幢頂部為16噸白銅澆鑄表面貼金的四面獅吼蓮花座像,特別選用古都南京優質金箔貼金,共耗用金箔109000余張。為免於金箔在吊裝過程中損壞,貼金工程均于座像安裝就位後於高空施工完成。
 
梵幢的施工精度極其嚴格。由於梵幢總重達180噸,且臨近地鐵車站,因此根據地鐵部門要求,梵幢沉降必須控制在0.5毫米以內。
 
“正法久住”梵幢與靜安寺山門和鐘鼓樓珠聯壁合,四面獅吼像形似寶瓶狀,喻意世界和平、國泰民安。梵幢的落成,標誌著靜安寺地區恢復昔日“靜安八景”之外,又恢復一重要地標。靜安寺方丈慧明法師在出席靜安寺“正法久住”梵幢落成典禮時宣佈,自1997年開始的靜安寺重建工程將於2009年全部完成,歷時12年。
 
自1997年起,為恢復民國初年原貌,靜安寺改擴建工程正式啓動。除修復在二次世界大戰及1950-70年代被毀的赤烏山門、兜率殿、大雄寶殿、圓通殿、真言宗壇場、文物樓、功德堂、素齋部、僧寮等主要建築外,還將興建法堂、藏經樓、圖書館,複修久負盛名的“靜安八景”。 (靜安八景,即指13世紀元代年間,靜安寺四周的赤烏碑、陳朝檜、蝦子潭、講經台、滬瀆壘、湧泉、蘆子渡、綠雲洞等八處名勝古跡,史稱“靜安八景”。其中,湧泉因其深不可測、無可填盡,在清代乾隆皇帝巡訪江南、駐足靜安時,親筆題寫——“天下第六泉”。)
 
靜安寺始建於三國東吳孫權赤烏十年(西元247年),距今將近1800年,是大上海地區歷史最悠久的古寺。靜安寺是江南著名古刹,三國年間初名滬瀆重元寺,唐代一度改名為永泰禪院,北宋大中祥符元年(西元1008年)始改名靜安寺。2008年將是靜安寺命名1000周年之紀念。
 
J.A. Temple Asoka's Mammoth Pillar J.A. Temple Asoka's Mammoth Pillar
J.A. Temple J.A. Temple
 
靜安公園,占地3.36萬平方米, 其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光緒24年(西元1898年)。靜安公園以中央大道32棵百年法國懸鈴木為中心,即便在1998年公園改建時,這32顆百年古樹亦得到妥善遷移和完好回歸。公園南京西路正門入口處為銀杏廣場;東部為歷史人文空間,以古“靜安八景”為素材,典雅精致,遮隔景深;東南部為高低起伏的觀賞大草坪,公園制高點坐落有“中正亭”;西部開闊區利用地鐵靜安寺站高隆的頂穹與地面的落差,因勢疊山理水,堆砌大型假山瀑布,山坡種植名貴花木,設觀賞平臺,具有壯觀的“城市山林”景觀之稱,成為現代大都市感受自然山水的空間。靜安公園大力發展植物多樣性,共有300餘種植物種類,園內浚池中的水生植物更令中外遊人駐足觀賞。靜安公園坐落于極端市中心,清新典雅,氣勢恢宏,是獨具一格的都市綠洲。
 
J.A. Park - Group of 12
 
靜安·浚池·四季
 
J.A. Park - Four Seasons
 
靜安,境域在唐宋兩代,隸屬華亭縣,元明清三代隸屬上海縣。1899年,境域大部分劃入英美公共租界西區,1914年境域南部1/10土地劃入法租界。
 
静安,上海百年貴族區域,位于市區中心,東與黃浦區為鄰;西與長寧區交界;南與盧灣區和徐匯區銜接;北與普陀區毗連,隔蘇州河與閘北區相望。
 
The Center of Shanghai
 
靜安中區,即指以擁有1800年曆史的千年古刹靜安寺及遠東第一樂府之稱的百樂門爲中心的街區,涵括靜安寺、靜安公園、城市機場航站樓、久光百貨及以愚園路為代表的高品質生活居住區域*。中區地標包括:
 
愚園路218弄 – 百樂門 (The Paramount)
愚園路235號 – 姚餐廳中國店 (Yao Restaurant China)
愚園路246弄 – 百樂公寓 (Paramount Mansion)
愚園路268號 – 國際麗都公館 (La Doll Shanghai)
常德路195號 – 愛丁頓公寓 (張愛玲故居) (Edington Apts. / Eileen Chang’s)
烏魯木齊北路25號 – 新恩堂 (New Grace Church)
 
The Paramount The Paramount
The Paramount - Logo 1930s The Paramount - Logo 2000s
J's City Plaza J's City Plaza
J.A. Serene Center J.A. Serene Center
靜安東區,是以南京西路為代表的高品位商業商務區域*。恆隆廣場、中信泰富、梅龍鎮伊勢丹三足鼎立,擁有衆多世界頂級品牌及中國大陸地區唯一銷售專門店,超甲級寫字樓擁攬衆多全球500強企業入駐。南京西路是中國大陸最高端的頂級城市街區。此外,東區地標亦包括:
 
陝西北路369號 – 懷恩堂 (Grace Church)
江甯路66號 – 美琪大戲院 (Majestic Theater)
南京西路651號 – 上海文廣新聞傳媒集團 (SMG)
南京西路722號 – 上海猶太總會 (Shanghai Jewish Club)
南京西路778號 – 德義公寓 (Denis Apts.)
南京西路801-803號 – 同孚大樓 (前中國銀行)
南京西路866-886號 – 大華公寓 (Majestic Apts.)
南京西路930-946號 – 泰興大樓 (Medhurst Apts.)
南京西路1333號 – 上海展覽中心(中正中路1000號) (SEC)
南京西路1333號 – 友誼會堂(市議會) (City Assembly)
南京西路1376號 – 上海商城 (Shanghai Center)
南京西路1398號 – 玫瑰園小南國 (Rose Garden)
南京西路1418號 – 永安集團創始人故居(現市外事辦)
南陽路74-88號 – 南陽(菲力門)公寓及南沙(派拉門)公寓
威海路298號 – 上海電視臺 (STV)、東方衛視總部 (Dragon TV)
威海路651號 – 孫氏太陽公寓 (Sun Apts.)
 
Plaza 66 Plaza 66
Louis Vuitton Dior
Shanghai Center Shanghai Exhibition Center
 
靜安北區,是以萬航渡路為代表的教科文體區域。北區地標包括:
北京西路1314-1320號 – 雷士德醫學研究院 (交大醫學院)
江甯路428號 – 靜安體育中心
康定路759號 – 朱公館 (現靜安區政協)
陝西北路175號 – 華業大樓 (民囯初期西班牙建築)
陝西北路186號 – 榮氏公館 (榮氏集團元老榮毅仁、及中信泰富主席榮智健宅邸)
陝西北路369號 – 宋氏宅邸 (宋美齡夫人家族宅邸、蔣中正宋美齡世紀婚禮舉行地)
陝西北路461號 – 七一中學
陝西北路500號 – 上海市教委
萬航渡路299號 – 上海一師附小
萬航渡路540號 – 清朝郵傳大臣盛宣懷四子盛恩頤故居
萬航渡路600號 – 市西初級中學
武甯南路468號 – 上海天上人間
愚園路395弄 – 湧泉坊
愚園路404號 – 市西中學
愚園路460號 – 上海教育工作委員會
 
Yung's House The Paradise
 
靜安南區,是以華山路為代表的高檔酒店及醫療衛生區域,擁有全市最密集的頂級酒店群,包括希爾頓、波特曼、國際貴都、錦昌文華、上海賓館、靜安賓館等,其中上海商城 Portman-Ritz Carlton Hotel 是歷任美國總統訪問上海期間的唯一指定酒店。此外,中國第一座醫院——中華紅十字會總院,即華山醫院,擁有中國大陸最好的醫療設施及醫護資源;而華東醫院是國家最高領導接受治療的禦用醫院。此外,南區地標亦包括:
 
長樂路570弄 – 蒲園 (中華民國原中央信託局)
華山路303弄16號 – 中華民國首任教育部縂長蔡元培先生故居
華山路370號 – 靜安賓館 海格公寓 (J.A. Hotel, Haig Court)
華山路630號 – 上海戲劇學院 熊佛西樓 (Shanghai Theater Academy)
華山路699-731號 – 枕流公寓 (Brook Side Apts.) (李鴻章之子建造)
巨鹿路675號 – 愛神花園 (現市作協) (Cupid Garden)
巨鹿路850-878號 – 中華民國財政部長、行政院院長孔祥熙先生宅第
陝西南路30號 – 馬勒別墅 (Moller Villa Hotel)
烏魯木齊中路457號 – 中國大陸首傢錢櫃 (鄰王菲 VIP Room)
中正西路64號 – 嘉道理別墅,即宋慶齡故居,現上海市少年宮
中正西路238號 – 意僑總會,現市文聯
 
Moller Villa Hotel Five-Star Hotels
靜安,作爲具有深厚文化底蘊的城市區域,曾養育並見證了衆多社會精英和各界名流,包括蔡元培、蝴蝶 、孔祥熙 、阮玲玉、宋耀如、湯恩伯、徐志摩 、張愛玲、周璿;先總統蔣中正與宋美齡女士的世紀婚禮曾在陝西北路舉行;戲劇大師卓別林曾蒞臨百樂門;文學大師魯迅亦曾駐足靜安。
 
新近出臺的“國際靜安發展戰略指標體系”中,25%的靜安居民可以流利運用英語與人交流,這在全市居於首位(全市指數為5%)。該指標體系是上海首個以國際化水準為目標的城區綜合發展指數。“國際靜安發展戰略指標體系”是發展“國際靜安”的重要考量標準,據此體系,上海靜安的定位為:國際購物標誌區域、國際商務核心區域、國際文化主流區域、和諧社會典範區域。
* 參見靜安區政府2000年新世紀發展目標中有關“高品質生活居住區+高品位商業商務區”的區域定位戰略。
 

June 1 – 青春紀念日
 
1980ers 1980ers
 
「我在年青時候也曾經做過許多夢, 後來大半忘卻, 但自己也並不以為可惜, 所為回憶者, 雖說可以使人歡欣, 有時也不免使人寂寞, 使精神的絲縷還牽著已逝的寂寞的時光, 又有什麼意味呢, 而我偏苦於不能全忘卻, 這不能全忘卻的一部分, 到現在便成了呐喊的由來了。」
 
生於公元八零年代,我們與這個國家一起經歷了最劇烈的時代變革;八零年代生人擁有無數的獨特名詞,也共享相同的基因密碼;當穿梭於這座城市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之間忙碌的八零後們一起追憶童年時,會發現,原來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Student ID Cards and Certificates Red Tie and Green Tie
 
八零年代的零食不完全收錄:大白兔奶糖,娃娃雪糕,果丹皮,紅寳橘子水(超有感覺的,可惜現在沒有了),戒指糖,爆米花(是街頭砰砰的那種,不是現在電影院裏的那樣哦),棉花糖(當時記得只要幾角錢,年前在香港迪士尼竟然要15塊港幣),酸梅粉(小時候媽媽說這是“野蠻小孩”吃的,所以不讓我吃),肉鬆,大大泡泡糖,比巴卜泡泡糖,跳跳糖(放在嘴裏會一跳一跳的,當時感覺很爽),魔鬼糖(小學時的零嘴,吃了舌頭變成紅色、綠色、藍色,去嚇老師,後來這個糖在全市範圍内被取締了),糖葫蘆,麥麗素(超好吃的),威化巧克力,金幣巧克力,酒心巧克力,超霸力波糖(風靡一時哦),光明牌冰磚(比現在那些冷飲好吃多了),樂百氏果奶(發現如今的養樂多的口味和它很像哦),唐老鴨泡泡糖,小浣熊乾脆面,鍋巴,親親蝦條,龍蝦片,小虎隊彩笛卷,華元如果小果凍……
 
Childhood Food for 1980ers
 
八零年代的玩具/文具不完全收錄:長城牌橡皮(當時超喜歡的),橡皮泥(從小喜歡拗造型),自動鉛筆盒(按了按鈕會彈出來很多機關的那種,當時十幾塊,不過前兩年我在伊勢丹看到日產的自動鉛筆盒,竟然要賣到80多塊一個),閃來閃去的尺,魔方,小人書連環畫,水槍(我還是更願意按照上海話的習慣稱之爲“飆水槍”),火藥槍(很經典哦),小兵,香煙牌(我可是“雙飛”高手),變形金剛(當時好像每個上海小孩手上都有一個六面獸)……
 
Childhood Toys and Stationery for 1980ers
 
八零年代的動畫不完全收錄……
 
Childhood Animations for 1980ers
 
八零年代的遊戲不完全收錄:值得一提的是最下列中間那個所謂“氣門心滋水槍”,民間可不是這麽叫的,那個名稱有點粗俗,叫做***,記得那時放學后,小學門口的攤販,不管男女,都會叫嚷:“***要伐”,如果你要買,他/她還會進一步問你:“要大**還是中**還是小**啊?”……如今回想起來,只是覺得那時候的人們真是很奔放,哈哈。
 
Childhood Games for 1980ers
 
八零年代的任天堂電視遊戲不完全收錄……好懷念……
 
Childhood Video Games for 1980ers

中國大陸的證券市場、無錫太湖水污染事件及其他
 
2007年,頹敗多年的中國大陸股市再度復蘇,並且超乎預想。5月30日零點09分,財政部發佈消息,調整印花稅從1‰上調至3‰。當日上午開盤,滬深指數跌幅近10%,創歷史之最。但是,更多的人看到的最大跌幅不是股指,而是這個政府的誠信和這個國家的法治。
本來,所謂“股市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是人所周知的常理。有漲必有跌,中小股民沒話說,只會怪自己沒眼光,哪怕傾家蕩產,股民自己也就打包認命。但問題是,該統治集團最爲擅長的出爾反爾和欺騙民衆,再度赤裸上演。
事實上,早前就有消息靈通人士指出:下跌原因出自北京當局。這個當局,我們慣稱爲“中共大陸”,指的是一個臭名昭著的統治集團。
人們問:政府憑什麼一紙通知,就可以對股東徵稅?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對公民徵稅如此容易。英國早在克倫威爾革命以前,就已經確立了“非經議會同意,不得向國民徵稅”的稅收第一原則。
由此可見,該賦稅通知雖然經過了所謂“國務院”的批准,但是根據世界法治國家的普遍稅收原則,即使是“國務院”,非經議會決議,也無權隨意對公民徵稅。當然,這是一個黑色幽默。因爲中國大陸是沒有議會的。所謂的“人大”也只不過是個浪費納稅人錢財的擺設,一年只開10天會,開會的內容無非是:鼓掌通過、中途瞌睡、拍照合影、獻媚當局,諸如此類。
中學時候讀過《捕蛇者說》,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吾嘗疑乎是,今以大陸股市印花稅調整觀之,猶信。嗚呼!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於是蛇者乎!故為之說,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
OK,也罷。加印花稅,雖是強加賦稅。但是中共稅賦之重,向來有之,大陸民衆已經被馴服得妥妥貼貼。但是,出爾反爾,把本該是國家主人的國民群眾當作敵人來陰,當作仇人來整,這就毫無公信力可言了。這種對付人民的“大智慧”、“大魄力”,可以載入史冊,遺臭萬年。
5月23日,“稅務總局新聞辦”有關負責人辟謠稱:“如果調整股票交易印花稅稅率,作為參與部門,國稅總局新聞部門應該知悉,但是目前沒有接到有關通知。”時隔一周,印花稅的調整事實,向這位新聞辦負責人的臉上扇去了一記響亮的耳光。該統治集團的辟謠,向來是不可信的。前一周有關部門出來辟謠說:“香蕉沒有攜帶SARS病毒,大家可以放心吃”,看來這樣的話,以後民衆是不能相信了。就像在2003年4月北京SARS最嚴重的時候,當時的高層官員不顧國内外民衆的生命安全,還信誓旦旦說:“中國SARS並不嚴重,中國十分安全,歡迎大家來旅遊”一樣,只能成爲日後的國際笑話和遭人唾棄的呈堂証供。
證券市場有關管理部門一再強調要規範證券市場,規範有關的資訊披露,打擊內幕交易,保護廣大投資者尤其是中小投資者的利益。可事實是,作為證券市場的管理部門之一,在短短的時間內,在有關市場的重大政策的資訊披露方面出爾反爾,這就是管理層保護投資者利益的具體表現嗎?中國的證券市場要走向健康、規範的發展,有關的管理部門在規範市場各參與主體規範運作的同時,難道不應對自身不規範運作的行為向全民檢討嗎?當然,我們並不期望任何檢討,因爲歷史已經充分説明:只要該集團在大陸存在一天,大陸股市就不可能沒有內幕交易。
如今該統治集團出臺某項消息,就和當年日本鬼子進村一樣。用莫文蔚的歌來形容妥當不過:“突然之間,天昏地暗,世界可以忽然什麼都沒有”。前些日子還誓言旦旦聲稱近期沒有加印花稅的可能,突然便露出了醜陋的嘴臉。這很容易令人聯想起“半夜雞叫”的故事,我看,該集團作爲“周八皮”的形象代言人一定是個不錯的選擇。就是這樣一個整天要求國民誠實守信的集團,自己卻扮演了失信於民、出爾反爾、偷雞摸狗、“半夜加稅”的角色。這就是中國大陸的悲哀。
於是乎,想到了那個民間笑話,轉載如下。一些嫖客問三陪小姐:“聽說你們近期要漲價呀?”三陪小姐有關部門負責人義正詞嚴地向嫖客表示:“未聽說近期將調整價格。”可是沒過幾天,就在嫖客即將要射的高潮時刻,妓女突然提出“我們已經研究決定要漲價”,由100提高到300。請善良的人們給嫖客評評理,中途漲價也得經嫖客同意吧。在嫖客用血汗辛苦地迎來高潮時刻之前,你妓女怎能提出要漲價呢?!做妓女怎能如此卑鄙呢?!妓女和嫖客在法律面前可是平等的關係啊!你說嫖客能有什麽辦法應對呢?以後不嫖則不爽,嫖嘛又漲了三倍!只好在心裏謾駡妓女心太黑,不講究遊戲規則。其實吧,妓女也算不容易,不要臉也就算了,人家連褲子都脫了,你還和人家較什麼真呢!
看過這個笑話,我覺得將統治集團比作妓女是十分不妥儅的。色情服務行業是沒有壟斷的,她們是不敢的,這樣的比喻是侮辱了妓女,因爲無論多麽不光彩,畢竟妓女們是靠努力工作來賺錢,而該統治集團則只需在子夜時分偷偷發佈一個消息,便可盡賺8億“匪幣”。
向來以爲,稱該統治集團為“匪”,並不是對他們的蔑稱,而是一個十分客觀的中性稱謂。他們沒有要求和國民“共產”已經很好了,曾經還不是有過“共產共妻”嘛。如今打壓散戶無所不用其極,貧下中農的無賴氣質再次噴發出來。苛捐雜稅,橫徵暴斂,比起晚清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幸而,歷史潮流浩浩蕩蕩,他們終將付出慘痛的歷史代價。歷史證明:無論瀕臨滅亡的晚清多麽致力於表面的建設,最終卻依然埋葬在辛亥革命的自由國土之下。
五卅大跌之後,衆多股民嚴詞抨擊當局。但是他們所發洩並不是漲和跌的問題,也不是賺和輸的問題,而是被無故欺騙、被強行搶劫的問題。哪怕日後大盤能再創新高,即便能登上10000點,但這樣的醜陋事件,足以把大陸當局永遠地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當然,這對他們而言,已經毫無所謂了。卑鄙、無恥、下流,早已成爲這個集團的根本屬性。
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去年匪幣升值之時,該集團也是不斷否認,然後偷偷摸摸來個升值,可惜,最終最高層走漏消息,利用升值套現數千萬納稅人的錢。當時,我很欣賞的一位財經學者郎咸平教授,就對此進行過猛烈抨擊。
而對於此次五卅股市事件,甚至我們完全有理由認爲,上調印花稅有借打擊投機之名而滿足該集團自身斂財之疑。中國大陸股市的風險仍然主要來自於該統治集團的翻雲覆雨。2007年中國股市風險的政策性特徵,與10年前相比,變化並不大。其中最大的緣由在於:市場變了,但獨裁和集權沒變。
五年,十年來,行政干預市場依然是中國大陸現代經濟的悲哀,是全體投資者依靠技術分析的墓地。因此,歐洲聯盟至今不承認中國大陸的市場經濟地位,這一點是我完全贊成的。只要還有無法無天的行政幹預,只要還有獨裁集權,中國大陸永遠只能是一個非市場經濟實體,永遠只能淪爲三流國家。
放眼時下熱點新聞,我們不難發現畸形統治下無窮無盡的社會怪現狀:
• 5月30日有關滬深股指下跌的新聞採訪十分有趣,依然具有“大陸特色”。凡是被採訪的股民,都說:“跌得好,早就盼著跌了。”一如幾年前地鐵漲價,被採訪的乘客都說:“沒影響,還實惠多了。”也如同,好幾年前,下雨積水、水漫進屋的棚戶區居民都會對著鏡頭說:“感謝*和政府,關心我們傢進水的情況。”原來,自從1950年代以來,民衆的話語權早已被剝奪,集體無意識的群眾演員,是阻礙這個國家形成良善公民社會的一個重要因素。
• 當下,江蘇無錫這些天正遭遇史無前例的“水荒”。全無錫的自來水,已經全部臭氣燻天,難以靠近,更別説飲用了。以前常說“太湖美,美在太湖水”。如今太湖水汎黃汎臭,無錫居民用水全綫告急,不得不向友鄰上海等地訂購大量生活用水。可是,在新聞裏,無錫有關官員表示:“除了味道較臭,其他還是符合衛生標準的。”
• 2007年5月31日下午的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佈會上,國家質檢總局進出口食品安全局長李元平表示,不少媒體對中國食品的所謂不安全的問題大肆報導,事實上,中國食品的合格率高於美國。我覺得這位官員能夠說出這樣的話,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和很厚的臉皮的。中國大陸的所謂“國標”都是遠遠落後於發達國家幾百個數量級的,是落後世界幾十年的標準。我想,如果無錫的臭水也算符合衛生標準,那麽在大陸地區還有什麽是不合格的呢?
• 我們經常看見媒體上曝光某個縣政府所建的辦公大樓如何豪華,甚至堪比白宮。我們不妨比照1930年代,在劉文輝擔任四川省主席的時候,儘管當地的縣政府破敗不堪,但是學校校舍則十分堅固完善。中國電影事業的先驅孫明經先生,曾多次赴川滇作科學考察攝影,拍攝了大量的紀實照片,反映出了1930年代的政府和如今的政府的鮮明比照。孫明經在考察中發現,當年的學校,一般來說都有比較好的校舍,學生的服裝也比較整齊。反而是一些縣政府的辦公室卻破破爛爛。於是,孫先生就問一個縣長:“為什麼縣政府的房子總是不如學校?”這個縣長回答:“劉主席說了,如果縣政府的房子比學校好,縣長就地正法!”這話活生生地出自一個軍閥的口吻,今天看來,似乎也不合法制精神。可是不難看出,70多年前,即使是中華民國早期軍閥戰亂時期,一個地方的軍閥是怎樣重視教育、怎樣重民輕官的。
• 中國大陸的“國道”,是收費的;城市的公路、大橋、隧道、機場都是收“過路費”或者“建設費”的。這個現像是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存在的;這樣的強征路費,比起100多年前的西方殖民者,還遠遠不如。
有人說,生長在中國大陸的人是很幸福的,每天都可以看到這麼多稀奇古怪、聞所未聞的事情,真是豐富了人生的閱歷。今天政府半夜收稅,明天政府大白天說瞎話,說太湖的臭水沒毒沒毒儘管喝……怪不得外國人都要往中國大陸跑,在中國大陸一年,絕對堪比國外十幾年,更能夠體會到什麽叫做世間百態,什麽叫做“封建社會”,什麽叫做“中世紀荒蠻”。而為這些背負責任的主體,不是普羅民衆,而是奴役民衆、愚弄民衆的那個邪惡集團。

June 4 – 時光倒流十八載 民主自由燿中華
– 18th Anniversary of the Peking Massacre –
 
□□慘案十八周年祭
In memory of the Victims of the Peking Massacre
 IN THE MEMORY OF OUR BELOVED BROTHERS AND SISTERS KILLED AT THE T.A.M. SQUARE.
 
[ 歷史不會忘卻 ]
 
十八年前的六月四日凌晨,數十萬匪軍攜帶重裝備武裝入城,沿途各路口遭到民衆頑強阻攔,但其毫不吝嗇槍火,殺戮無數,血染天安門,民主女神像被拆,學生被迫撤離,數万人遭到槍斃、囚禁或監視。具體死傷人數至今無統計公開。 六月六日,中共”國務院“召開記者會,將屠殺指為「反革命分子」與所謂“解放軍“發生衝突,謂死亡民眾「罪有應得、死有餘辜」。此後,包括美國、英國、法國、德國、瑞士、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韓國、香港、臺灣、聯合國等國際社會紛紛對中共施以最嚴厲譴責和經濟制裁。
 
[ 全球紀念主題 ]
Justice Must Prevail
Hong Kong, Taiwan, Washington D.C., New York City, Chicago, Boston, Seattle, Los Angeles, San Francisco, Toronto, Paris, London, Sydney, Melbourne, Singapore, Seoul, Tokyo, …worldwide
 
 歷史的傷口
【作曲】小虫、沈光远、李宗盛、李寿全、梁弘志、陈美威、陈复明、童安格、张洪量、黄韵玲
【作词】林秋离、梁弘志、陈乐融、 童安格、 郑华娟、刘虞瑞     【编曲】陈志远
【制作】李宗盛、李寿全、陈复明、童安格
【演唱】小虎队、王新莲、伍思凯、文章、沈光远、李宗盛、知己二重唱、邰正宵、金素梅、城市少女、
姜育恒、马玉芬、马兆骏、陈美威、陈复明、童安格、张雨生、张信哲、张洪量、张淘淘、
曾庆瑜、张镐哲、黄韵玲、叶欢、郑怡、蔡幸娟、忧欢派对、潘越云、罗□武
 
 
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 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 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 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 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 歷史的傷口
 
 血染的風采

【演唱】梅艷芳
 
 
We Will Never Forget
 
英文悼念短歌 珍貴影像資料
 
 
words and music by Phillip Morgan
 
A song was heard in China, in the city of Beijing.
In the spring of 1989, you could hear the people sing.
And it was the song of freedom that was ringing in the square,
the world could feel the passion of the people gathered there.
Oh children, blood is on the square.
For many nights and many days, waiting in the square.
“To build a better nation” was the song that echoed there.
“For we are China’s children, we love our native land,
for brotherhood and freedom, we are joining hand in hand.”
Oh children, blood is on the square.
Then came the People’s army, with trucks and tanks and guns.
The government was frightened of their daughters and their sons.
But in the square was courage and a vision true and fair,
the Army of the People would not harm the young ones there.
Oh children, blood is on the square.
On June the 3rd in China, in the spring of ’89,
an order came from high above, and passed on down the line.
The soldiers opened fire, young people bled and died,
the blood of thousands on the square that lies can never hide.
Oh children, blood is on the square.
For four more days of fury, the people faced the guns.
How many thousands slaughtered when their grisly work was done?
They quickly burned the bodies, to hide their coward’s shame,
but blood is thick upon their hands and darkness on their names.

Oh children, blood is on the square.
There are tears that flow in China for her children that are gone.
There is fear and there is hiding, for the killing still goes on.
And the iron hand of terror can buy silence for today,
but the blood that lies upon the square cannot be washed away.
Oh children, blood is on the square.
 
img249/8352/28ps.jpg img311/251/001yg.jpg

June 5 – 斯人已逝 上海銘記
 
6月2日,上海市前任領導黃菊逝世。6月5日,中國大陸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夫婦及全體最高領導層出席告別儀式。這位逝者,祖籍浙江,生於上海,在上海工作40餘年;他的名字,在整個90年代及21世紀初期,是每一位上海市民所共所周知的。而90年代的上海,也正是這座城市的面貌改變得最快的階段。
 
如果說,80年代的上海發展,是以汪道涵、江澤民、朱鎔基、吳邦國為代表打下的制度基礎和觀念基礎;那麼90年代的上海發展,就是以黃菊、徐匡迪為代表進行的最為艱巨的經濟攻堅和市政建設;也正因為有了80年代市場觀念的普及和90年代經濟建設的發展,才有了00年代以陳良宇、韓正為代表而產生的上海經濟和市民生活水準突飛猛進的的飛速發展階段。
 
因此,上海之所以能夠取得今日之卓然成就、之所以能夠逐漸恢復1920-1940年代輝煌歲月之風貌,上海歷任土生土長、從基層開始工作的老領導們是功不可沒的。雖然都是在大陸相當有限的政治體制內,雖然都受到大陸官員體制缺陷的局限,但是他們為上海的發展而嘔心瀝血、殫精竭慮以及所付出的全部智慧和力量,是值得今日每一位上海人及外來務工者們所深切銘記的。
 
 
# # #
 
5月25日,中國抗戰期間在813淞滬戰役誓死抵抗,堅守上海閘北陣地長達一個半月,粉碎了當時日軍“三月亡華”戰略意圖的抗日名將孫元良,于臺北逝世,享年103歲。根據家屬宣佈,將依孫元良遺願,未來選擇適當時機遷葬首都南京。
 
孫元良是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在他過世前,是碩果僅存仍然在世的黃埔一期校友。
 
1932年,上海“128事變”發生時,孫元良擔任我國國軍第八師二五九旅少將旅長。抗戰爆發時,孫元良擔任國軍最精銳部隊、接受過德式訓練及全德式裝備的八十八師師長,堅守上海閘北陣地長達一個半月。淞滬戰役告一段落後,孫元良又下令八十八師五二四團團第一營的400多名官兵,固守“四行倉庫”陣地,掩護部隊轉進,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八百壯士”。孫元良在回憶錄中透露,當時是他親手將“死守上海最後陣地”的命令交給中校團副謝晉元的。
1944年,孫元良還指揮國軍二十九軍收復貴州獨山,解除日軍最後大反撲攻向重慶的危機,也因為這場戰役,孫元良獲頒“中華民國青天白日勳章”。
 
2004年,黃埔軍校八十華誕,大陸當局為統戰考量,爭取孫元良出席,但孫元良以大陸當局抹殺篡改歷史為由,秉然正氣抵制虛假榮譽,拒絕出席。
 
孫元良之子就是著名的電影明星秦漢。

June 7 – 20,000
 
20000 Hits

June 16 – Golden Melody
 
[第18屆臺灣金曲獎頒獎典禮]
· 日期:2007年6月16日
· 地點:中華民國臺灣省臺北小巨蛋
· 主題:Music is International
· 司儀:陶晶瑩、侯佩岑
 
[本周推薦] 蘇打綠 – 小情歌

June 19 – 憶外婆
 
在一位小朋友的推薦下,上個月抽空看了《汽車總動員》。原本以為比較幼稚,但觀感卻並非如此。電影依舊是美式動畫的幽默風格,外加勵志主題。想必,多數人的習慣,是在電影正片一結束便起身離場、或是退出DVD,但是我卻一直有習慣伴著尾聲、看完全部的片尾字幕才算結束。然後,我就有了兩個發現:其一,為最後那輛 Ferarri 配音的果真不出所料,是 Michael Schumacher;其二,映入眼簾的是一段獻辭:Dedicated to Joe Ranft, 1960-2005。
 
想到當年 The Lion King 是為了紀念 Walter Disney 先生而製作,那這位 Joe Ranft 先生又是何方神聖呢?Google 一下,方才知道:Joe Ranft,他不僅是 Pixar 許多動畫電影的故事核心主創,而且還為多部 Disney 電影配音,他的一生都是在做動畫,1980年進入 Disney,1992年進入 Pixar。 他留給我們的是:獅子王、美女與野獸、幻想曲2000、玩具總動員、蟲蟲特工隊、怪物公司、汽車總動員等無數膾炙人口的偉大的動畫。他於2005年8月16日因車禍去世。他的去世,無疑是世界動畫界的巨大損失。
 
很多人在電影院裏開懷大笑的時候,卻有幾個人知道,這些歡樂的締造者已經永遠離開了我們呢?想到這裏,有點天妒英才的悲哀。但是,我也覺得欣慰,因為雖然他的名字不為人所知,但是他的作品所帶給我們的歡樂將會永存。等到我們有了孩子的那一天,我們也會帶他們去看獅子王,去看玩具總動員…… 想來,上帝召見他,也許是因為上帝也寂寞,想看動畫片了。
 
動漫,是我們一生所追求的東西,也許我們一輩子也得不到它,但是它將作為我們心中的燈塔永遠指引我們前進。我想,只要還保存有那顆純真的童心的人們、還沒有被太多世俗所玷污的人們,都是會熱愛動漫的吧,甚至是一輩子。就像我的外婆,直到垂老而只能躺在床上的時候,依然喜歡側著頭看著電視裏的動畫。
外婆的過世,已經過去四年了。2003年6月19日下午,因為 SARS 而被困學校的我,突然接到妹妹的電話,當時的我便知道怎樣的事情將要發生了。我無視學校禁令,立刻打的去了妹妹家,此時,司機也聞訊驅車趕來,然後我們一行便馬不停蹄趕赴遠在奉賢的醫院。可惜由於路途太過遙遠,趕到醫院時,外婆已經離開了我們。在外婆的身邊,我們低聲抽泣……
外婆生於民國十九年,當時北伐剛剛勝利,國民政府統一中國,中國正處在全面發展的階段,尤其是當時的上海特別市,可謂是黃金年代。外婆成長于浙江絲綢大亨世家,外婆的父親是家族企業——絲綢工廠的老闆,外婆的母親是權貴人家,因此外婆也順理成章成了千金小姐。在1930-40年間,外婆的家居住在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東首國際飯店附近。在1940年代中期,即二戰結束後,外婆迷上了戲劇。於是,外婆出於興趣,常去戲院唱戲。與大多數戲劇演藝人是為了養家謀生不同,外婆從事戲劇事業純粹是出於興趣愛好,因此外婆每次去唱戲,都是黃包車去,黃包車回。那段時期,可謂是外婆的黃金歲月。外婆也常去西式舞廳,也正是在那裏結識了我的外公。在風流倜儻的外公的猛烈的追求攻勢下,外婆終於接受了這位擁有宅邸,但家世仍稍遜外婆的男子。
在1949年,外婆做出了一個足以讓她今後感到後悔的決定。她沒有像大多數富豪人家一樣追隨法統政府前往臺灣,也沒有移民去英屬香港。而是選擇依然留在她所深愛的上海,深愛的靜安。1950年代,外婆和外公的私人宅邸被土匪政府“沒收充公”,轉而遷居靜安寺愚園路的小洋房與眾合居(即當局把原先他人私有之洋房分門別戶作為公寓單元)。此後,唱歌、跳舞、唱戲都被土匪政府列為“資本主義的腐朽產物”,外婆的唱戲生涯也不得不戛然而止。在1954-1961年間,外婆和外公的五個女兒先後出生,或許是遺傳了父母基因,五個女兒個個擁有出眾的外表,在愚園路小洋房的鄰里坊間,擁有很高的知名度。在1966-1976的十年紅色恐怖中,外婆和外公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面對土匪的荒唐指摘,外婆和外公背負了莫大的屈辱。土匪和那些無知的人們私闖民宅,把外婆僅有的、珍藏的唱戲時的服裝、珠寶、首飾搶奪一空,甚至無故毆打所謂“身居資產階級”的外婆外公,致使外婆的兩根肋骨被打斷。而後,外婆和外公不得不把女兒託付友人照料,連夜逃往浙江。正是在這樣的恐怖主義猖獗下,外婆和外公度過了艱難的十年,1976年,隨著邪惡魔頭的死亡,十年浩劫終於告一段落。
此後,外婆和外公進入上海生物製品研究所工作。同時,當局為了彌補損失,給予外公赴歐洲多國旅行的補償。當然,這些都是換不回外婆和外公在過去十年間所遭受的非人的折磨和身體健康狀況的破壞的。就這樣,進入1980年代,外婆和外公的五個孫輩也先後出生。作為長孫,我受到了格外的關愛。也由於我的奶奶在我出生前就已去世,因此為了表示外婆和我的特殊感情,我按照上海話的習慣稱呼外婆為“奶奶”。
自我出生以後所認識的外婆,是一位樂觀開朗、幽默雅致、雖經歷歲月洗禮卻風韻猶存的美麗的女士。外婆退休後的生活十分簡單,看動畫、看戲、打牌。由於我家和外婆家僅是對接相隔,因此小時候的我總是一放學就去外婆家做作業、玩。每年的春節也都在外婆家度過。
20世紀末,外婆由於一次小小的意外,身體狀況急轉直下;進入21世紀,外婆的行動能力更是大大減弱。記得當我考進大學時,把這個消息告訴外婆時,外婆還是露出了自豪的微笑和鼓勵的眼神。再後來,外婆住進了護理醫院,我難得去看一次外婆,和她說說話。外婆很堅強,但那時的她偶爾會流淚。當時我不知道為什麼,但現在,我想我知道了……
隨著2003年夏天的到來,外婆風姿綽約的影像消逝於這個世界。當時的我翻閱著外婆年輕時彌足珍貴的照片,還有90年代用攝像機記錄下的外婆生日慶典中的影像,感覺外婆就坐在客廳裏的沙發上,慈祥地看著我,我絲毫不害怕這樣的想像,因為我所看到的除了慈祥,還是慈祥。我不住地流眼……
外婆的葬禮,簡單而隆重。我把對於外婆的思念化為操辦葬禮的動力,我提筆起草悼辭和悼詩。為此,我絲毫沒有復習當時即將進行的 CET-6 的考試,甚至考試當天還遲到了15分鐘,幸而,我還是以十分優秀的成績通過那次考試。我想,那一定也有外婆的保佑吧。
至今,我還清晰記得起草那首悼詩時的感觸。那首悼詩,最早是在英國伊莉莎白王太后 (Queen Mother) 的葬禮上留意到的,當然原文是英文的。我把它譯成中文,並且作了適當的修改。今天,把這首四年前翻譯並改編的詩,留在日誌裏,作為對於外婆的一個懷念。
陳郭愛玲女士追思儀式之悼詩  /  長孫 JSCK
我們可以留下眼淚,心酸地看著她的離去;我們可以露出微笑,感受她的存在。
閉上雙目,祈禱她還能夠歸來;睜開雙眸,凝視她所留下的一切。
心兒從此空蕩,再也不見她的身影;胸懷依然充實,因為有她留給我們的愛。
抱著思念沉沉地睡去,多希望明天睡醒,她依舊留在我們的世界裏,是我們作了夢而已……
我們可以背向明天,回到過去,因有昨天,才有幸福的明天;
我們可以呼喚她,在她離去的那刻;我們可以記起她,在今晚或是明天。
珍藏這份懷念,讓她永遠在我們身邊,就像從未離去。
我們可以痛哭流涕,緊閉心扉,沉迷過去;但是,我們所做的一切——
正如她所希望的,應是微笑,摯愛,和生活……

 
2004年的夏天,周傑倫出了一張專輯,裏面有首歌叫《外婆》,當時聽著那樣的歌詞,就如同我心境的真實寫照:今天是外婆生日,我換上復古西裝,載著外婆開著拉風的古董車兜兜風。車裏放著她的最愛,找回屬於她的年代,往十六鋪碼頭開去,把所有和外公的往事靜靜回憶。外婆她臉上的漣漪,憂傷卻藏不住美麗。走在淡水河釁,聽著她的最愛,把溫暖放回口袋……我告訴外婆,我沒輸,不需要改變。不要覺得可惜,這只是一場遊戲;只要外婆覺得好聽,那才是一種鼓勵。外婆露出了笑容,說她以我為榮,淺淺的笑容,就讓我感到比得獎還要光榮。
2007年6月19日,是外婆過世四周年的紀念。不是什麼特別的年份,但可能,只是因為一部毫無干係的動畫,就讓我想起了她的美麗和她的愛。我想,這就是外婆的力量。我想,外婆如果看過《汽車總動員》,也一定會十分喜歡,露出燦爛的笑容的吧。 就像當年她摯愛的《獅子王》裏,那首 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一樣,令她醉心、快樂、年輕、美麗、芳華絕代。
 

June 12 – [鄭重公告]
 
關於中國大陸非自由地區網民無法瀏覽部分圖片的聲明
 
6月10日以來,本空間有部分訪問者透過各種管道聲稱無法瀏覽諸多網路日誌、論壇社區的大量圖片。經核實,相關圖片系世界著名圖片上載空間 Flickr 網站之圖片。目前已經證實,該行爲為共匪當局網路封鎖的又一惡劣行徑。
 
關於 Flickr 的背景資料,簡略作一介紹:Flickr 是一個擁有超過250萬名會員的世界最大的圖片社區,有數百萬人在為它提供內容與網站建設,在2005年3月被 Yahoo 以2000多萬美元收購。
 
Flickr 向來以穩定著稱,但自6月1日以來,中國大陸部分地區、部分頁面相繼出現無法訪問的狀況,至6月7日 Flickr 的首頁和登錄均無問題,但是 Flickr 上的圖片完全已經無法顯示,成為一個“看不到圖片的圖片社區”。Flickr 遭遇前所未有的訪問障礙,對於所有中國大陸地區的用戶而言簡直是一場災難。經過全球正義人士初步確認,該結果系大陸當局利用臭名昭著的、邪惡的網路封鎖系統——金盾工程(Great Firwall,簡稱 GFW,該工程被視爲大陸被奴役地區網路封鎖的終極罪魁)進行關鍵詞過濾,過濾的詞語是 farm1.static.flickr.com 和 farm2.static.flickr.com。如果大陸地區網民採用 Google 或 Yahoo 搜索該兩項網址,立刻就會導致頁面無法訪問。衆所周知,在大陸地區網民一旦使用 Google 搜索所謂敏感詞語,立即會無法顯示。這是很悲哀的事情。
 
Flickr 此等優秀的圖片共用網站遭到封鎖的具體緣由尚不得而知,但是這不足爲奇。歷史已經無數次證明:越是著名的、優秀的網站,越會遭此厄運。2003年夏,全球最大搜索引擎 Google 被封殺半個月,但由於影響實在惡劣,大陸當局遭到 Google 起訴,並受到衆多世界主流國家的嚴詞譴責。2004年末,全球最著名、最優秀的、最中立的百科網站 Wikipedia 被大陸當局封鎖至今,此事件遭到衆多知識界人士的嚴重抨擊,但大陸當局絲毫不做妥協。2006年,隨著視頻共用網站 YouTube 的迅速壯大,大陸當局雖然沒有直接封鎖,但是一旦當網民進行任意視頻搜索,均只能瀏覽第一頁搜索結果,轉至第二頁搜索結果時,即告網頁無法顯示。
 
綜上,無論是全球最大搜索引擎 Google、全球最大百科網站 Wikipedia,或是全球最大圖片網站 Flickr、全球最大視頻網站 YouTube,均遭此毒手。這意味著,全體中國大陸人將無法訪問世界上最大的、最主流的共用網站。Flickr 被封在中國大陸互聯網上也鬧得沸沸揚揚,線民紛紛對 Flickr 被封表示憤慨,並稱 Flickr 被封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堅決反對這樣的 ‘和諧’ ”。
 
對於大陸網民的遭遇,Flickr 官方網站作出說明,稱 Flickr 沒有出現任何技術問題,但是這一服務“顯然被惡意封鎖了”,網站工作人員一直在檢測這一問題,可是封鎖還在繼續。“我們希望這是一個暫時的問題,並且我們當前相信它就是。” Flickr 聯合創始人 Stewart Butterfield 寫到。日前,世界各大主流媒體對 Flickr 在中國大陸被封這一事件進行了連續報導。雖然中共大陸駐華盛頓大使拒絕承認相關事宜,但是北京當局已經受到國際社會的持續施壓。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事實已經證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魔歪道,人人得以誅之;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臭名昭著的、邪惡的、反動的共匪集團的惡劣行徑,已經遭到越來越多正在覺醒的正義聲音的譴責和抨擊。其壽終正寢之日,也必不久遠矣。
 

Note: In order to minimize the load of the homepage, some entries are published in blank. For previous blogs, see the following list.
 
以前の記事 [検索]
 
May 1          五月·光年·為愛而生
April 8         復活·怜悯·銀色

More 2007 Blogs     Index 2007

JSCK™ Connection Center
 
My Space     Facebook     Flickr     YouTube
Live Home      Facebook          Flickr           YouTube

 
† As for all the blogs (essays) and photos (pictures)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Shih.
 
[本版所涉之全部日誌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Jeremy Shih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ultur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3 Responses to 靜安·外婆·如此美麗

  1. Pingback: Index 2007 | JSCK™ Live Blog

  2. Jeremy Shih says:

    -cf says:
    April 6, 2009 at 5:36 PM (Edit)
    曾经跟如此一位优雅的外婆度过的时光一定会美好得令人怀念吧,而外婆有如此优秀的长孙也同样很欣慰吧。 咯咯 祝这位优雅的外婆在天堂一切安好。

  3. Jeremy Shih says:

    Soul says:
    April 24, 2008 at 9:04 PM (Edit)
    今天早上 在 乔家珊吃早餐…同时也在看你的 日志…翻开钱包的时候,才发现,我一直放在钱包里面的一张个人照片的背景就是很大的 “阿育王柱”.和 静安寺 前的样子基本一样. 柱子的顶上,也是同样的狮子…. 不过 我照片上的是纯石头的…..据说是 “开光”过的… 我那照片,是在 无锡 灵山大佛 拍的…….2004年,或是2003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