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白渡橋 · 生命轉角

 
March 12 – 樹
 
肉体的死亡,抑或是精神的死亡。心真的很痛。第一次把自己吞噬在尼古丁的烟雾中,使劲咳嗽,但可以暂时忘记疼痛。
 
对你的思念,一天又一天,像是生命倒数。放弃自尊,放弃思想,放弃所有。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就这么一走了之。就像中邪,一夜之间,全盘否定。留下这个结局让我独自承受。
 
今晚在淮海中路陪丹麦客户 IKEA 的高级行政官吃了晚餐,前两天晚上锻炼得太过剧烈,以至于手臂抽痉,今天连提一壶果汁,手也在发抖。宴后独自走在喧闹的淮海路上。不知怎么,在这条曾无数次走过的街道,形单影只的我感觉是这个世界的异类。自己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孤儿。
 
在茂名路,在陕西路,在襄阳路,在新乐路,在长乐路,在富民路,那张乖巧的侧脸和那个美丽的背影,艰难地穿过时空的束缚,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暗自遁形。
 
夜幕再次降临,又恐惧了。不得不承认,我像个乞丐,无数个恐惧到发抖的夜里,无数次地拨打你们的电话,只是渴望你们可以施舍给我一些慰藉。总胜过我的自慰。
 
9,《你给我多少时间》;10,《玻璃之情》;11,《你怎么舍得我难过》;12,《让你飞》;13,《爱情不能作比较》;14,《寻宝》。
 
我说,我在寻找和平。没有战争,和平一样很难找到。
 
从今天起,我是一棵树。
 
凌乱。原谅我的凌乱。思路。不复存在。

March 9 – 守望麦田
 
这些。那些。
在麦田相遇。滨江气息,迎面吹拂。夜空烟火,绽放天际。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如果。只是。
阅读。睡觉。行路。并肩。做梦。回忆。彼此安慰。一直做。一直爱。有色无戒。
 
笑靥。侧脸。
穿越几万光年的时空,坚定地停驻在彼此面前。刹那静如止水,刹那激情澎湃。
 
睡态。味道。
在沉沉的夜里,那么温暖人心。想到曾经有过的那些温存,突然感到窒息绝望。
 
顺流。逆流。
执著中永生。坐也不定,站也不定。游荡。惶恐不安中发抖。好久才平静下来。
 
流星。恒星。
世界末日不离不弃,不是真爱的终点。就算眼睛已朦胧,颤抖的双手会记住那张脸,拥抱就是最美的诺言。
 
宠爱。挚爱。
学会小心守护。懂得紧握生活。自从相遇的第222天。

 
Garden Bridge for 152 Years | Broadway Mansion for 74 Years
 
威爾斯橋 152 年 | 百老匯大廈 74年
 
外白渡橋,又稱威爾斯橋,花園橋,始建于1856年。1875年改建。1907年再行改建。2008年拆除重建。
 
上海大廈,原名百老匯大廈,1930年動工,1934年建成,因位于百老匯路而得其名,英文名稱至今沿用。
 
– 主題照片 –
 
外白渡的白晝、黃昏與黑夜
 
一个礼拜以来痛心消息造成的精神重压及睡眠缺乏造成的体力透支,依然未能阻止固执的我赶在外滩第一弯拆除的首日以及外白渡桥拆除前的最后一个周末,留下这座城市一个世纪以来的真实背影。
 
一个多世纪以来,这座城市历经了繁荣、崛起、鼎盛、倒退、萧条、复归的道路。作为历史的亲历者及见证者,外白渡桥经受住了百年洗礼,因而也必然承载着1300万上海市民新的百年梦想。
 
谨以本主题照片,献给身处东京、心牵上海的、我最亲爱的 Jasmine 和 Jacqueline。
 
[本主题全部图片大多未经任何处理, 均可拖曳放大至30-50万像素; 但鉴于版权原因, 恕不提供原始高清尺寸.]
 
对于事先做好功课并且拥有极其敏锐的洞察力的我来说,选择在一个恰当的时刻出发并拍摄是很重要的。
趁着天光辽亮、夕阳西下、夜幕下沉之际,拍摄不同光景的外白渡桥,是在中国新年时预先设定的计划。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桥的四端有四块不同的铭牌。我也必须承认,我很老土地站在铭牌前留影若干,不过照片不做公布。
俄国领馆拥有极佳的地理优势;黄浦公园靠近外白渡桥一隅是拍摄的极佳位置;海天交融波光粼粼。
 
Russian Consulate Whangpoo River Whangpoo River
 
看到一个漂亮的 V 字,形成了一个靓丽的轴对称图形。而不远处便是曾几何时经常经过的虹口区四川路了。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当外白渡桥的灯光将开未开之际,留下蔚蓝天空与橘色灯火的辉映侧影,是我十分喜爱的一个场景。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站在马路中央拍摄是需要勇气的。为了等待夜幕彻底降临且灯光全开,未进早饭午饭的我在这个狂风起兮的周末倍感饥寒交迫,于是一路走到外滩最南端,吃了自幼热衷的 KFC。在食欲得到满足之后,顺便拍了“外滩第一弯” (请勿使用“亚洲第一弯”这样自封为王的称呼) 及外滩万国建筑群的相关影像。为保持主题完整性,稍后呈献。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回到外白渡桥,我们冒着人身危险,潜入禁地,拍摄了外白渡桥的部分全景影像。
此时突然出现一个黑影,欲将我们驱逐,但当听到我说上海话后,这个黑影便默许了我的继续拍摄。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隐约刹那之间,捕捉到了一辆轿车飞驰而过。Bingo. Mini Cooper from BMW. 红色系。
夜色下的外白渡桥所呈现的是另一种华丽姿态。在车流之中寻找平静;在静如止水之中寻找突破。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Garden Bridge
 
镜中的浦江光影,其中还有一个我。凭栏临江远眺,其实只是无意之举。
 
Jeremy @ Garden Bridge Jeremy @ Garden Bridge
 
外白渡桥的细节是我极其关注的。钢架经典。而桥身及墙体的黑色涂抹,足见道德败坏的人们的劣根。
桥身及路面的钢质缝隙连接,甚至还有银色铆钉。一切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却又无可省略无可复制。
 
Garden BridgeGarden BridgeGarden BridgeGarden BridgeGarden BridgeGarden Bridge
 
[别册] 外滩篇
 
海关大厦修葺一新的钟楼,如果还是播放当年的《威斯敏斯特》报时曲该有多好。
英国风格的楼群,建于清末,历经百年沧桑,依然是这座城市首屈一指的建筑群。
 
The Customs BOC Mansion The Bund
 
理光灯下的外滩第一弯,此时却显得那么落寞与清冷。没有了往日的路灯车流的流光溢彩。
不远处的天文台顶,还伫立着象征拯救的十字架。但愿可以恢复被摧毁的一战胜利女神像。
 
The Bund The Bund The Bund
 
黄浦公园的屈辱史已经进入历史,而今的黄浦公园,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词——很暗。因此联想到野战……
喜欢另侧的黑色大铁门,我以后的别墅就应该会采用这样的铁门与石柱设计。右图的名称:被禁锢的人民。
 
Whangpoo Park Whangpoo Park Whangpoo Park
 
浦江对岸的灯火还未亮起,一片漆黑。然后,逐渐点亮。最终,幻化了整条黄浦江。
 
Whangpoo River Whangpoo River Whangpoo River
 
[附录] 百科篇
 
外白渡桥及百老汇大厦 历史沿革 拾遗
 
Encyclopedia of Shanghai Encyclopedia of Shanghai Encyclopedia of Shanghai
 
[更多精彩照片 归档 Photos 单元]

March 7 – Only | 只是
 
2008年的3月3号,黄昏,我做了个梦。只是,我是个倔强的人。
 
2008年的3月7号凌晨,被你们每一位说到痛处,只是我告诉你们,我还是我。很累,但睡不着。闭上眼睛,怕是末日将临。我对周遭的一切深深地恐惧。
 
3月7号早上,6点睡觉,8点醒来,睡得很浅。那天,我没有去上班。这是我第一次翘班。在此之前,每天我都工作到很晚,并且很 enjoy 在里面。
 
7号的下午,我出去了,蛮远的地方。穿得很少,外面很冷。
 
7号的晚上,我很晚才睡觉。我只是等待。等待。等待。躺在床上,渐渐朦胧。开着空调,没盖被子,很冷,冷到小腿抽痉。
 
2008年的3月8号,我没有出席一个重要家庭宴会。没有理由。而在下雨天外出,是我不得不的选择。
夜幕很快就会降临,不要恐惧。
 
可我还是恐惧。难过,不是为了谁。

March 5 – Spring | 春天
 
这个春天。一起驱车,一起爬山,一起滑雪,一起歌唱。一起旅游,天南地北。一起做义工,看到那么多人因为被帮助而形成的笑脸。这个世界的苦痛,和沙粒一样多,不因为你高贵或者低贱而有所区别。但区别一个人高贵或卑贱的,不是你卑微而快乐的内心,而是你赋予自己的希望和你给予别人的希望。

March 3 – Achievement | 成就感
 
当付出的努力得到回报、辛勤的工作获得赞扬,尤其是这个赞扬来自于欧洲重要客户,并直接指向我个人的成绩的时候,喜悦油然而生。而当回首发现300多页的记事本已经被我写得满满当当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真正的进步和成长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我知道,我很优秀。这种状态,从小一直没有改变,业已成为一种习惯。将来的我,必将更加成功。

March 2 – Miserable Cut | 悲慘世界
 
Les Miserable
 
20周岁生日的时候,我拿出1200块,请客朋友们钱柜唱歌还有吃饭。当着全体朋友的面,我许下的第一个心愿是:我要有很多很多用也用不完的钱。
 
可是这个心愿一直没有实现,也许一个人在有生之年是几乎不可能说出“我的钱够了”这样的言辞。
 
然而,比这个更为可悲的是,很多钱并非为己所用,而必须背负这样那样额外的支出。
 
中国人的所谓文化习俗充斥着糟粕,就喜欢在人情债、感情债、亲情债里面不断捣腾。
 
于是,钱也不得不被根据不同需求分成一摊又一摊,以满足不同场合不同事件之需求。

March 1 – Pour L’Amour | 花樣年華
 
我只是站在人潮熙攘的十字街头的孤独的一个人。
当红灯亮起,走路;当绿灯亮起,停步。
花样年华的脚步,静悄悄的,静悄悄的。
静到没有人察觉得到。
 
# # #
 
对于藕断丝连这样的命题,任何一个男人都是无法容忍的。
虽然心存不舍,但是即便玉石俱焚,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世界上永远不会有方的圆形,也永远不可能存在圆的方形。
除非哪天汽车轮子都是方的,并且可以继续无障碍地行驶。
—— 我才会说服自己相信并接受这个奇怪而又荒诞的谬论。
 
# # #
 
一段感情,其实像玻璃一样易碎。
它经不起任何人的怠慢,容不下任何事物的碰擦。
往往建立起来困难,毁灭起来容易。都只在一念之间。
 
# # #
 
我做了一个决定。

February 29 – Favorite Cafés on Nanking Street West
 
Pour L’Amour Café 花样年华咖啡馆 / 江宁路91号
Atrium Plaza 66 恒隆中庭 / 南京西路1266号
Ritz-Carlton 波特曼 Fresh Element / 上海商城东翼
Coffee Bean & Tea Leaf 香啡缤 / 西康路
Le Jardin Café / 静安公园
Always Café / 南京西路常德路
Costa Coffee / 仙乐斯楼顶露天
Colors 7 / 瑞金宾馆
Kathleen 5 / 上海美术馆

February 28 – Overseas Friends to Be in Shanghai
 
佳琰不回上海了,虽然我是真的很想念她,也很憧憬再在一起疯狂游荡。今天在公司接到日本打来的电话,她要在久光 Ichico 定一个蛋糕送给她外婆,戏言中,她说道:“……我今年不能回来了……日本人工作起来发了疯似的……下次我回来你再看到我的时候,我已经是个老太婆了……” 那其实也不错,我成了老头,你成了老太,然后继续徜徉在静安的大街小巷,依然通宵K歌,依然游荡于雅致的餐厅和咖啡馆。那也是一道独特的都市风景线。
 
她还关照我说:“Setsu San 可能会回来上海,你要看牢她,不要让她去下支角,下支角呆久了人会变得档次低的,多带她在上支角呆着”,哈哈。
 
佳希就要在复活节前来上海玩了,可惜时间只有两天。答应过他请他吃饭的,以尽地主之谊。还有剪头发的事,如果头发太长我看了讨厌,会一怒之下帮你剃光头的。呵呵。
 
饭否,典型的即时消息互动网站,日趋火热。以前觉得很幼稚,不过最近竟然看到美国总统候选人 Hillary Clinton 也在 Twitter 上有注册 (http://twitter.com/hillaryclinton),于是好玩也注册了一下。竟然发现国内的饭否是完全抄袭美国的 Twitter 的…… 好强的模仿能力,值得鼓励……
 
# # #
 
Presidential Debates of the United States
 
United States: Democratic Debate – Hillary Clinton’s Closing Statement
 
 
# # #
 
Hillary Clinton Wins Ohio, Texas and Rhode Island on March 4
 
Hillary Clinton’s Ohio Primary Victory Speech
 
 
Hillary Clinton Wins Hillary Clinton Wins Hillary Clinton Wins Hillary Clinton Wins

February 27 – Black and White
 
White Shirt and Black Suit White Shirt and Black Suit White Shirt and Black Suit
White Shirt and Black Suit

I Swear I Will Never Give Up
 
轉角
 
引语
 
渐渐走到了愈来愈害怕「失去」的年纪。这些年来,生活的地层,经历了巨大的松动。不断失去以后,我学著质疑那些曾经信以为真的奥义。原来,在某段年岁失落某些东西,并在记忆里预留罅隙,乃是不得不的必须。生命之途,其实是变相的救赎,抵达残忍现实中难以降落的星球。感念我至亲的家人们。
 
我不会放弃,从今天开始的时日。虽然前路我已无法数算,你依然是我对于家族全部祖辈的最后的寄托。
 
 
# # #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連載)
 
在此之前,外公一直极其健康。80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只有60出头。绅士风度翩翩,极其注重仪表,发型、衣着、皮鞋切不可马虎。行路步速比我还快,思维敏捷,温文尔雅,追逐流行,开放包容。
 
2月7日,中国农历新年。年度例行大家族餐宴,众人齐聚一堂,共享天伦之乐。
 
2月12日,水曜日,年初六。清晨,外公在家人偕同下入院。晚上我在百乐门顶楼晚餐之后,和父母去医院看望刚刚入院的外公。外公看到我十分开心,不一会儿,便说我第二天要上班,还说病房里空气不好,叫我早点回去休息。
 
2月18日,月曜日。下班直奔火锅店,与众家人们晚餐时聊起外公的病情。晚餐后,第二次去医院探望外公。外公喘着粗气,招呼我坐下,就像在他自己家一样热情。我在病床前,强颜欢笑,悉心安慰,轻松说笑。走出病房,却抑制不住从小到大深厚的感情的流露。面对如此慈祥善解人意、如此热爱生活、热爱西洋音乐与美术、关心环球时政的人,如何忍心将这个最后的善意的谎言道明……
 
只要痛苦少一点,无论多么昂贵的代价与心力,我们整个家族都义不容辞,义无反顾。医生说,27,000元一支的进口针可以缓解病痛,我们想也没想便表态支持。而作为个人,我可以通宵陪护,我可以请假,乃至辞职。虽然外公一直以我为荣鼓励我不断进步,但是即便真的辞职,凭借我的学识与才能,工作并不是不可暂时放弃的。如果你还可以健康起来,我很想动用我的储备资金,陪你再去香港走一圈,看看21世纪的香港和1940年代的香港有怎样的不同。
 
时至今日,每当清晨睁开双眼的时候,我依然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这个事件的进程超过了这里每一个人所能承受和担当的极限。
 
圣经说,人是软弱的。恒切祷告之外,想想此时的心里还有一个我极其在乎的身影,听着每晚睡前呓语的声音,也算是一种安慰和支持。
 
2月19日,水曜日。华东医院。第三次。今天上午外公做了CT,虽然乏力疼痛,但是对于生活的热爱和憧憬鼓舞他坚持做完。下班直接赶赴医院,外公饮水也显得极其困难,用一个小时喝完一小瓶矿泉水;也没有力气和胃口进食。我只能笑着哄哄外公,一定要吃点东西下去。
 
外公总说自己福气不好,为了他的心愿,我至少希望,可以撑过三月底,等到她回来的时候。
 
妈妈也劳累过度,腰酸背疼,电脑也没心思玩了,还失眠。令人担心。
 
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是无所畏惧的,乃至很多无知的人们总以为自己“无敌”;但生命中却总有不能承受之轻。米兰昆德拉说得没错。无所谓了。反正也麻木了。也不在乎些什么。
 
2月20日,火曜日。凌晨五点多,父母就被叫到医院。做造影后又有不良反应,很痛苦。下班后已经6点半了,径直赶往医院,全体家人都在医生办公室了解情况。Cyndi 带着她的“男朋友”来看望外公,外公整整衣领迎接,十分高兴。晚上精神不错,还和人聊天。从今天开始,家人24小时全天候守护。事到如今,最令人心酸的是,虽然我们都已知道了病情的严重性,但是外公依然全然不知,对生活充满期待,希望早日康复出院……每每想到这里,总是令我不能自已。只是觉得无能为力。无能为力。心力交瘁。
 
2月21日,木曜日。今日情况不错。外公还和别人聊体育、聊娱乐。谈到昨天的痛苦,外公说:“昨天我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这些天很多人、很多朋友、很多朋友的朋友前来看望他,他对我妈说:“等我出院了,拿笔钱买些东西好好谢谢他们。” 外公丝毫不知自己的病情,依然精神矍铄,平和慈祥,充满希望。虽然自己健康状况不佳,却依然全心为照顾他的人体贴着想,还反过来安慰别人。元宵快乐,外公。
 
事实上,这些天来,自从得知外公的病情,我就再也没有真正开心过,心里就像始终有块石头重压着,喘不过气。即使遇到有趣的事情,也很快就会烟消云散。总是不自觉地想到很多,过去的,未来的,总令人神伤,无法控制。偶尔说话也会变得语无伦次,虽然我知道我的思维依然十分清晰。快乐一点。健康一点。长寿一点。
 
2月22日,金曜日。7点下班,赶到医院,外公正在睡觉。于是便询问了保姆一些情况,外公今天也还不错。好好休息吧。
 
2月23日,土曜日。5点来到医院,外公躺在床上,正要吃饭,精神很好。还很乐意地分给保姆和护工各吃一点,很周到,很体贴。但愿一直这样健健康康。一直这样。
 
2月25日,月曜日。外公躺着,似乎比前两天虚弱了一些,情况令人担忧。外公看到我就说:“下班那么晚还来啊,晚饭还没吃过了吧,快回家吃饭吧……”。我叫外公好好休息。
 
2月26日,水曜日。外公的身体状况又虚弱很多,我下班去看他的时候,发现他的表情很痛苦。触碰着外公的手告诉他我明天还会来看他,要好好休息养病。回来家里发现全家人都在一起……
 
做每一件事情都无法专心,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外公的病情。满脑子都是。
 
2月27日,火曜日。外公在睡觉,可能睡得很浅。没有吵醒他。我问了很多人,包括治疗方法,医院,措施等等。
 
2月28日,木曜日。7点下班。外公在睡觉,还是睡得很浅。没有吵醒他。目前有两种进口药物:一个是“培美曲塞”,27,000元一针;一个是“易瑞沙”,550元一粒/天。我们全家暂时决定采用前者。但目前阶段依然以白蛋白及初级止痛药为主,以免一下子药性太强而造成在后期失去药效。
 
每次进出华东医院,走过很宽很宽的中正西路高架桥下,总是若有所思。世界很大,人很渺小。
 
2月29日,金曜日。下班很晚,去看外公。今天外公没睡着,和我聊天了。他说昨夜腰疼,一夜没睡,现在腰不能动了,胃口倒还可以。然后,他就叫我早点回家吃晚饭。我发现,外公瘦了……
 
3月3日,月曜日。下班很晚,赶到医院,看望外公。外公躺在病床上,由于腰部疼痛,现在已经难以动弹。一个礼拜前还动作很灵活的人,一下子就行动困难了,病情发展很迅速,这可能和外公常年身体健康、新陈代谢依然很好有关。外公自己也感觉到自己瘦了。外公看到我高兴地说:“今天下午两点钟我做了核磁共振。” 看得出外公的清晰的思维和求生的意志。外公说,如果我身体稍微好些,我会很有毅力的,一定会锻炼好,不让自己躺在病床上的。吞咽变得越来越困难的外公,每当服药的时候,虽然很疼,但是还是把一粒药分成三份努力吞咽。多方诊疗结果,已经几乎可以断定外公的病情。当病情越来越严重,我们却处在矛盾中,不知道是否应该将实情告诉外公。说了,担心外公的精神一下子崩溃,无法承受这个常人都难以承受的事实;不说,却只能看着外公依然执著自我地希望自己快快好起来,早日出院,继续憧憬美好的生活,与与日俱增的病痛之间几近分裂的鲜明对比。无论如何,都是残忍的。就在这样的事实与谎言之间,坚强与残忍之间,微笑与泪水之间,我也几近精神分裂,意志和精神状态沦丧到无可复加的地步。多么荒谬的2008。
 
3月4日,水曜日。和外公聊了蛮长时间,外公的腰依然不好,辗转反侧都显得困难,医生建议采用骨膦治疗,据说代价十分昂贵,但是这些都没有关系。陪在外公身边,外公还不时锻炼锻炼手臂翻翻身,他说:“现在我其他都感觉不错,就是腰很疼,转身时一定要慢慢来。” 看到临床几近瘫痪的老头,外公说,这个就要靠毅力了,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好好锻炼,坚持下去的。我告诉外公,只要吃得下,睡得好,就是关键。一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3月5日,火曜日。外公说,多动动手脚,活动活动,不能整天不动。外公说我下班很晚很累了,早点回家吃饭要紧。
 
3月6日,木曜日。外公胃口很不好,一天只吃了一小块面包,看得出来,进食的时候外公显得很吃力。下午外公打了一支针,2500块,这只是增加骨质作用。根据保姆回忆,昨夜外公曾说梦话,一直还在牵挂四年前的事情。另外,妈妈说,今天下午外公说起过,说自己的病可能不会好了。外公这样想。这是第一次。
 
3月7日,金曜日。[To be continued…]
 

Seven on Yu-Yuen Street
 
愚園路七號的片斷往事(連載)
 
从前,外公外婆家一直是我童年的乐园。我家一直住10楼,而我家到外婆家只是过一条马路就到,三分钟步行。
2004年,在外婆家即将拆掉的前夕,我在空无一人的已经接近废墟的老房子里拍摄了这组照片,这是其中之一。
 
Seven on Yu-Yuen Street
 
Super Kids 五兄弟姐妹 合影 (貌似还缺少一人……)
 
Seven on Yu-Yuen StreetSeven on Yu-Yuen Street
 
[ 上編 · 1980年代篇 ]
 
[照片选自《个人影像集》第1册]
 
小时候,每逢生日,总会去南京西路梅兰照相馆拍一张官方肖像。
2岁,在外公外婆的陪伴下,衬衫+领带整装出席宴会,见证家族不断扩展。
静安公园是儿时最向往的地方,而蓝色小自行车,已经更换过无数辆了,因为我从小爱车。
 
  
 
1986年,连云港花果山寂静的半山腰上,一棵树叉上的顽皮小孩……
1987年的静安公园,中央水池旁的三兄妹,还有两个还没生出来呢,我是老大……
 
 
1989年的春夏之交,长风公园湖畔,手里拿着最喜欢的变形金刚玩具。
在外公老房子的沙发上,躺在超帅的爸爸身边,发现为什么我从小眼睛就那么花呢……
 
 
那时候,我还小。生活对于我的意义而言,就是财富。
同所有人的理想一样,我梦想能够拥有豪宅。对于物质,我仅仅有原始的愿望,然后没有更多的想象力。
时间在灰白的河里流淌。再往回看,只看到年少的我,纯粹地站在那里,鲜有表情,却有数不清楚的冲动。
 
[ 中編 · 1990年代篇 ]
 
[照片选自《个人影像集》第2-3册]
 
 
[ 後編 · 2000年代篇 ]
 
[照片选自《个人影像集》第3-5册]
 
 

February 22 – Greetings from Northern Europe & Arctic Circle
 
來自奧斯陸、波多、哥本哈根、基律納、斯德哥爾摩的問候
 
Amethystine 挑选的卡片和一笔一划认真写下的钢笔字 (很少发觉有人那么有品和我一样用钢笔写字~),都是我所乐见的。每一张明信片都会被好好珍藏。
 
February 20, 2008 – 奥斯陆, 挪威  |  February 25, 2008 – 波多, 挪威
 
March 1, 2008 – 哥本哈根, 丹麦  |  March 4, 2008 – 基律纳, 瑞典 + 斯德哥尔摩, 瑞典
 
Postcard from Oslo, NorwayPostcard from Bodo, NorwayPostcard from Copenhagen, DenmarkPostcard from Kiruna, SwedenPostcard from Stockholms, Sweden
Postcard from Oslo, NorwayPostcard from Bodo, NorwayPostcard from Copenhagen, DenmarkPostcard from Kiruna, SwedenPostcard from Stockholms, Sweden

February 21 – Lantern Festival
 
经同事提醒,方才知道后天就是元宵节了。突然想起了兔子灯。小时候的那个已经再也找不到了,不过现在不用兔子灯,有个人给我的感觉就很像可爱的小白兔,拉出去转转,哈哈。

February 14 – Saint Valentine’s Day
 
一个惊喜,一份温馨。不喜欢浮夸,只喜欢真实。这只是前奏…… 烛光鬓影,临窗烟火,很开心很兴奋……
 
不喜欢人来疯,所以不会凑热闹。喜欢另选特别的时刻,共度。四年一度的日子,好期待啊……
 
Valentine's Surprise Valentine's Surprise Valentine's Surprise
Jeremy Shih @ Fairy TaleJeremy Shih @ Fairy TaleJeremy Shih @ Fairy Tale

以前の記事 [検索]
 
January 1          二零零八 · 瑞雪兆豐
December 2       聖誕·愛戀·光影·南京
November 5       十一月·我很忙·未完成
October 1          十月光景·華麗新生
August 18            盛夏生辰·幸福摩天輪
July 1                生活解構主義哲學·仲夏記事
June 15             花樣年華·音樂魔法
June 1               靜安·外婆·如此美麗
May 1                五月·光年·為愛而生

More 2007 Blogs     Index 2007

JSCK™ Central Communities
 
My Space          Flickr          YouTube         
Live Home      Facebook          Flickr            Picasa          YouTube          Twitter           Fanfou 

 
† As for all the blogs (essays) and photos (pictures)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Shih.
 
[本版所涉之全部日誌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Jeremy Shih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ultur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5 Responses to 外白渡橋 · 生命轉角

  1. Pingback: Index 2008 | JSCK™ Live Blog

  2. Pingback: 外白渡橋 · 生命轉角

  3. Liang says:

    之前 来过一次 这里吧!
     
    我姑父的癌症手术已经做好。今天暂时出院。
    半月后,一月后,3月后,复查。。
    希望你外公能好转!

  4. yy says:

    to 你的图片-关于上海: 在上海5-年了,好像还没去过 新天地~我想是因为时间还没到。 每次在那带走 就是走不到新天地 我想:那就不要特意去了。

  5. Jeremy says:

    From:

     

    CoffeeMartin

    Subject:
    哈哈

    Sent:
    March 14 12:46:54 AM

    欢迎新朋友啊
    哈哈
    我觉得你的博客超不错的啊
     
    很简约 但内容很丰富啊
    生活
    情感
    政治
    曾经
    风景
    什么都有啊 不错 不错 喜欢
    不过我就是没有找到留言的地方啊 最底下有几个 但都是0个评论
    我不敢乱留 怕打破了你的什么
    呵呵
    所以就发信息啊
     
    以后常来啊 哈哈~

  6. 佳希 says:

    看到了一些难过的文字,
    请不要这样~要开开心心的,那样的才是睿智如你。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只要你发自内心的相信~
     
    永远都不是一个人的~
    朋友们都在~

  7. 一凝 says:

    今天简单说吧
    不名词解释了
    哈哈  继续滑雪吧

  8. Kenny says:

    守望麦田  心灵明亮  :)
     
    Whiskey Lullaby,不错的推荐
     

  9. _S says:

    我爱上海就像爱我自己一样….

  10. JYE says:

    好长好长的日志啊
     
    我那里的时间流动了
     

  11. Hiki says:

    飞过。。
    还是小孩子
    要乖哟
    o(∩_∩)o…

  12. says:

    日志好长…
     
    小蜜蜂咋了?呵呵
     
    你一堆照片帖出来仿佛看见你长大似的
    呵呵
    一晃你就这么大个小伙子了
    你父母该比较自豪的
     
    上海真的满漂亮
    希望下个月能去

  13. Ray says:

     
    是啊··我喜欢生机蓬勃的绿色····~
     
    希望你外公身体能一天比一天好··
     
    那几堆钱··真是··夸张^_^
     

  14. 穿过发丝的一缕清风 says:

    我终于可以进你的MSN SP游览了,图片很多,也很丰富,抓拍这些景物,一定耗了你很长时间吧?

  15. David Chang says:

    那張滿是百元大鈔的照片裏那麽多錢我是一輩子都沒見過。只能說,首富就是首富。
     
    能有幸在今生全方位一直被您蹂躪也是一種快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