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麥田 · 子夜游放

 
– JSCK™ Live 「旅行的意義」 春季發佈 即將登場 –
 
Jeremy Shih
 
———— ————
我看过了许多美景 我看过了许多美女 我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
我品尝了夜的的巴黎 我踏过下雪的北京 我熟记书本里每一句你最爱的真理
 
却说不出我爱你的原因 却说不出我欣赏你哪一种表情
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你曾让我动心 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分心
说不出离开的原因 说不出旅行的意义
 
我累积了许多飞行 我用心挑选纪念品 我搜集了地图上每一次的风和日丽
我拥抱热情的岛屿 我埋葬记忆的土耳其 我流连电影里美丽而不真实的场景
 
勉强说出你爱我的原因 勉强说出你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
都是你离开的原因 你离开我 就是旅行的意义
———— ————
 
Travel Sundries
 
Thanks all… Your names will listed here and remembered in my heart… from now on…
 
Water CubeWelcome to Peking

April 4-6 – The Party | 此间的少年
 
开往外滩的路上,Wes 简讯给我说提前到七点开宴。
回传简讯道:“你现在在干嘛?” 很快收到回复:“我在梳妆打扮。” 令我忍俊不禁。
 
如今在本城打的,越发成为一件拚智力与拚体力相结合的战役。
幸好熟悉地形、经验老道的我,能在周末高峰的静安寺中心地区拦到一辆塔可西。
 
新乐路襄阳路的某处餐厅,貌似已是秘密基地。
尚未等我开口,服务生一看我的装扮,就单刀直入:“是来参加生日派对的吧?” 然后将我引向包间。
每个人都光鲜亮丽地登场。许多新朋友老朋友。
我迟到了,于是罚酒。一场欢宴,有人痴狂,有人稳重。
 
席间互为品头论足。有人说我像光良,有人说我像张敬轩,有人说我像古巨基。
其实只是不同侧脸、不同造型、不同着装的不同结论而已。
自高中以来的不完全统计,说我像光良的有n+5票;古巨基n+3票;张敬轩n+2票。
幸好这三人都是我所欣赏的男歌手,也时常会K他们的歌。不然一定会令我很抵触。
 
与此同时,有人评价我像香港人或是广东人,而不像是上海人。不相识的一个人说:他很有灵气……
大学时候曾被相邻学院的学妹作过类似评价。只因为我在学校餐厅排队时太过耍帅。[T同学转述。]
虽然如今我已十分低调好多年,因为曾经一位卖衣服的阿姨告诉我:低调就是腔调。
只是,要你们众人承认我是上海人,竟有这么难吗?…… 好吧,我承认我很有灵气。
 
主角热爱调酒。于是倒酒,然后干杯,生日快乐。
有人竟在席间,爆我上上次醉酒后狂野而又百无禁忌的丑事,我只能矢口否认…… 我是清白的……
 
九点餐毕。外面已是淅沥雨声。宝马或是奥迪;大众或是强生。
若干辆车,开赴最终秘密基地。车上有人嘲我:“夜店小王子”,真人不露像。
盛大派对,包厢内装点得满是气球。Wes 冲我吼:“你红包还没给我,我不开心了!快,拿来。”
不久之后,新人来了,一批一批,眼花缭乱。最终还是未能幸免…… “好,你过来”……
二十出头,腼腆生涩。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老了。尽管时常会有工作伙伴说我还很 young。
然而其实,工作时的我给人感觉通常是26-27岁;玩乐时的我,通常给人的感觉是是21-22岁。
 
老友都知道,我爱穿衬衫是出了名的,一年四季,各色衬衫,应有尽有。衬衫王子不是浪得虚名。
但今次的我,没穿衬衫,也不穿西装。平时工作压力那么大,怎能玩得不尽兴。讨厌束缚。
没有改变的,黑色永远是我的主色调。记得——
初中毕业时,ZY 同学说:“黑色 Reebok 你买输了,现在对折。” 当时叛逆的个性让我与古惑仔为伍……
高中毕业时,LJ 同学回忆:“我们班长的衣服,T恤、夹克、风衣,永远离不开黑色。学生会里独树一帜。”
大学毕业时,CA 同学转述:“那个时候我只知道你们班有个人总穿黑色衣服、染棕色头发,翘课学院闻名” -o-
 
一会儿三位主角拥抱K歌跳舞,一会儿台湾的朋友来了,人挤人。
身边交大帮的与我聊天,还知道我是七一毕业的,底细全都知道。
交大帮、上大帮…… 汇丰帮、花旗帮…… 你做FMCG,我做EUFT……
甚少在娱乐时间谈论公事,因为觉得工作与生活不分的人都是白痴。
但既然有人那么清楚我的底细,又很友善中肯,我就破格一次。哈哈。
永远不要羡慕谁谁多么成功,其实你在羡慕别人的同时,也被别人羡慕着。
所谓成功,从来不是一蹴而就,而是细水长流。所以向来十分鄙视那些急功近利的小子们。
 
作为曾经的K歌之王,由于疏于练习,唱功退步。如今夜夜笙歌,功力逐渐恢复。
光良、陈奕迅、张敬轩、古巨基、张学友、周杰伦,还有经典粤语歌,都是我的保留曲目。
阿亮还是跟我对唱《别人都说我们会分开》……
可惜最爱的《少年》是交大二人组必唱歌曲。还是想念和 Jasmine 对唱《广岛之恋》,《我不够爱你》……
 
Gordon’s Gin, Absolut Vodka, OA Cocktail, Champagne…
九点琴酒。十点伏特加。十一点鸡尾酒。零点香槟。Wes 生疏的动作开着香槟,射得好远……
左拥右抱。Hug… Kiss… Hot… 尼康。就是不一样。
凌晨三点。烟灰的灼热把墙上的气球烫破,爆发出尖锐的响声。此起彼伏。
 
今次未醉,我很清醒,一如平日。回到地球表面,又是下雨,已然连续第三个下雨的周末子夜。
 
Anyway, Wesley, Happy Birthday… 《少年》十年,献给我们的似水年华:
 
你又想起某个夏天 / 热闹海岸线 / 记忆中的那个少年 / 骄傲的宣言
伸出双手就能拥抱全世界 / 相信所有的梦想一定会实现
一切看起来都不会太遥远 / 转眼之间过了几年
轻浮的语言都已慢慢沈淀 / 即使难免会变得更加洗炼
 
那是我们都回不去的从前 / 幸好还可以坚持当时的信念
世界尝试改变 / 当初的那个少年
那是我们都回不去的从前 / 当你站在那个夏天的海岸线
我们还是心里面 / 那个偏执的少年
 
我们不曾妥协
 
Absolut Vodka The Nightclub The Nightclub Absolute Style
 
– Special Release –
 
 Absolute Style
 
– Crazy Shopping –
 
购物是一种享受,而在规定时间、规定范围内狂购便是一场欲罢不能的战争。
它考验你的速度、耐力、眼光、洞察力、直觉、敏锐度、还有体能。史无前例,超 high 无比。
 
Super Brands
Dior Homme, Plaza 66
Momo in the House City Center Nightscape

April 3 – E=mc2 | 相對論
 
连续一周,每天自愿留下 overtime…… 还很 enjoy 在里面……
 
假日前夕,塔可西经由番禺路、法华镇路转入新华路。私家特需病房,星级宾馆待遇。和外公闲谈台湾大选。
 
机车少年,体验速度飞驰的乐趣。10点晚餐。
 
Brilliance Hospital
Motor Guy on the Way

March 28-30 – Nightspot | 夜店
 
子夜。轿车开过熟悉的华山路常熟路。一袭黑色西装,出现在淮海中路西段。
会所。推门而入,白色走廊。周围的眼神,迷离却聚焦,渴望无极限。
循入包厢,一众人等。其实知道自己是个很怕生的人。不喜欢与陌生人交流。
Phil 出身香港豪门,以前常和张国荣一起吃饭。以后多带点明星过来一起玩。
Wes 兴奋得手舞足蹈:“Jeremy,坐到这边来,去点你的菜。” 物色下一位。
老板引领,步入密室。全体起立,目光汇聚;青春气息,扑面而来;二三十人,任君挑选。
 
点菜开荤。为我点支烟,喂我吃水果,帮我擦擦嘴,体贴伺候我。深得我心,我就喜欢。
长岛冰茶,Old Alan Wine,香槟,一瓶又一瓶;色子小子很厉害,赌场招式,信手拈来。
K 歌之王,恢复元气。邓丽君、张国荣、王光良、五月天、信乐团。张敬轩断点的半张脸;另一半却看不见。
 
十二点…… 一点…… 两点…… 三点…… 四点……
中期结帐,2900块。高档场所,高档消费。阔少买单。
未至高潮,继续痛快。看谁先倒下。继续——
两粒色子,一个烟缸,七加酒,八饮半,九喝完。
一瓶OA,225块;再来一瓶OA,225块;还要一瓶OA,225块;最后再来一瓶OA,225块。
不用信用卡,直接掏现金。Wes 疯了,不醉不归。
左拥右抱。我喝一半,你喝一半。很乖,懂得扶我去厕所。
躺在沙发。昏昏欲睡。
一张一张红色钞票,塞到你的手里,这是小费。哈哈。
 
一群高材生,一群英文王。
力宏建议道:“现在大家开始讲英文,让其他人听不懂~”
我说我不会:“你是香港人,我是上海人,要讲就讲广东话+上海话 remix。”
亮亮对我说:“Your name’s Jerry Mee or Jeremy? Surname’s Mee?”
我很无奈道:“… Jeremy. Surname’s Shih. You’re the first one who mistake my name.”
 
你喜不喜欢看见老朋友的新把戏…… 你喜不喜欢30岁还是跟现在一样年轻……
怎么让你更喜欢自己呢?就是四个字:我-就-喜-欢。
– 人生自然有起有落,活在这一刻起那一刻落。别担心,我会小心,下次一定会搞定,你放心。
– 全副武装,热血沸腾,得意忘形坏了好气氛;我就喜欢,我形我素,一身好功夫让我最突出。
– 谁说我玩得不够劲,睁着眼睛看我跟你拼。这种滋味没人比得上,这种感觉谁都希望尝一尝。
– Hey man,要以事业为重,但会玩的男人才真的有种!一飞就冲天,high 到最高点……
 
以前,我有一个缺点,玩的时候放不开。其实,放得开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本我。
以前,我有一个缺点,明明知道却装傻。其实,想来只是要体会大智若愚的快感。
以前,我有一个缺点,总假装若无其事。其实,真正面对内心,在乎的还是在乎。
 
平日我喜欢遮掩,热情旁人难窥见,一切分清界限线。
难预算人在痴恋,浓情原来无可避免,只好重寻本色跟你相见……
 
凌晨五点过半,来到现世,天已渐亮。又是周末,又是下雨。灯火阑珊处,天也在流泪。
911 路早班车也已驶来,的士却拦不到。站在马路中央,令汽车畏惧慢行。淋了场大雨。
 
突然有个道理:这个世上,令人作呕的傻瓜始终是无穷多的。同流合污,无药可救。
受不了有点小钱就变质的穷人,受不了有人假装档次很高,受不了有人心理偏差、不择手段、故弄玄虚、厚颜无耻。
 
司机,我很清醒,先送我回家,然后送小伟和小武到长寿路江宁路。钱柜普陀。
 
脱光衣服,懒得洗澡,直接钻进被窝。二零零八的春天,温暖如同二零零七的冬天。
 
下个周末,小伟盛大生日派对。新乐路。本城乐土,潮人云集。新鲜货色,一一登场。
 
花开花落,春去春归。万物更替,世事轮回。时光飞逝,岁月莫追。情意于心,人生不悔。
 
Huaihai Street Central Yu-Yuen Street Night Stuff

March 28 – One | 一年
 
一定范围
 
世界是很喧嚣的。如果每个人可以把他们的噪音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也许这个世界就会比较安静。
 
一梦十年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夜阑人静处,有谁可共鸣。
 
一直睡觉
零点,乘电梯下楼,打开信箱,看看有没有我的帐单。
一点,去门口的便利店,买点吃的,很温暖,很自由。
两点,将凡士林抹在嘴角干裂的地方,很滑,很湿润。
三点,温暖的房间,喝咖啡,吃维生素,躺进被窝,不想醒来。睡觉,离死亡很近。
 
一种冲动
 
热衷没有边际地思考和生活。四处流浪的生活,看来只能是一个梦。至少,无法摆脱的羁绊是那么地难以摆脱。一个人的流浪是美丽的;两个人的流浪则是永恒的。昨晚梦见,自己站在麦田里了。那金黄的波浪,蔚蓝的天空,我掂起脚尖,未来只是望不到边的麦田。如此安静,如此守望。于是,突然有种想去花莲的冲动。—— 2007年10月

March 23 – Resurrection | 復活
 
I. Faith  |  信仰
 
— Risen Indeed! — He has been raised! — He lives! —
 
Community Church - Easter Sunday Community Church - Easter Sunday Community Church - Easter Sunday
Community Church - Easter Sunday Community Church - Easter Sunday
 
II. Prayers  |  祈禱
 
温暖的平安夜。圣诞节的祷告。
闭上双眼,仍能感光。闪光灯的晕眩,快门的刹那。
而此时的我,闭上眼睛,虔诚祷告,珍惜面前为我按下快门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坚定与不渝。
而此时的你,闭上眼睛,捕捉对焦,懂得为面前给彼此祷告的那个人,记录下一个赤诚祈愿。
两点之间,交会璀璨。激情绚烂,平淡真实。
狂风起兮的夜。复活节的祷告。
闭上双眼,一片模糊。世界很喧嚣,却只剩我一人。
此时的你我,面目全非。曾经相依相拥,如今,心的距离很远。很远。神的垂听,直到永远。
我知道,我的爱。
 
Prayer on Easter Sunday Prayer on Easter Sunday
Prayer on Easter Sunday 
 
III. Colors  |  色彩
 
节日。盛大烟火。五彩缤纷。火花。激情四射。目眩神迷。
 
通常,我能感受到你的感受,因为,心情是会传染的东西。
那时,你自信。可是感情生活支离破碎,珍惜被狠心背叛。
我想,我是你的希望,你的指路明灯,共美好未来的憧憬。
 
Colorful Community Church Colorful Community Church Colorful Community Church
 
IV. The Bench  |  長椅
 
我是黑夜,你是火花。彼此衬托,璀璨温暖。
 
你要看着我,因为只剩此刻,什么都别说,就让我坠落。
如果真爱过,怎会狠心放手,我不要快乐,赞叹声度过。
 
再吻下去,激情能否重燃。牵手来,空手去。
一起有许多福气,或承受不起。或者怀恨比相爱更合理。
燃烧的是爱,灰烬是精采。沉默,是曾经沧海给的对白。
熄灭也是爱,我期待,魂魄能同在……
不灭的是爱,化身尘埃,无处不在……
 
The Bench The Bench
The Bench The Bench
The Street The Street
 
V. Appetite  |  欲望
 
黑白格。彩色條。有慾有求。重口味,口很渴。
朋友说道:睿智如你,优雅从容,指点江山,这才是你的样子~
朋友写道:只要你发自内心地相信…… 是信,是无比坚定的信。
 
你要我答应带你去无限的世界尽头……
未来那么长,长到足够让我放下你……
足够让我重新用尽全力喜欢一个人……
突然有点恐惧起这样漫长的未来了……
 
Raffles City Raffles City Raffles City

March 22 – Home Away | 回家
 
耶稣受难日。衣着光鲜,午夜梦回。百乐门转角,潮人涌动。
招牌的手势,利落地拦车。淮海中路。多少次。多少个转角。
十字路口。淅沥的雨滴淋湿了手机。远处 Wesley 向我挥手。
 
歇业一个礼拜复活。卡座。落座。一一介绍。你是。我是。其实,我叫 Kevin。
光影迷离;眼神交错;舞姿撩人。放电。暧昧。七零八落。
你也来,我也来。又来了一个朋友。又来了两个小朋友……
你很帅,他很美。大家都很 in,很潮,很 hot,很大牌。似曾相识,选秀明星。
 
色子。猜拳。干杯。一饮而尽。服务生。一瓶一瓶。纸巾。烟草,烈性酒精。赌场得意。
有人唱:“我知道这样不好,也知道你的爱只能那么少,我只有不停地要,要到你想逃……”
有人唱:“你把我灌醉,你让我流泪。扛下了所有罪,我拼命挽回。你让我心碎,爱得收不回……”
 
脱掉。外套脱掉;面具脱掉;矜持脱掉。穿上保护色,还以为自己有多玉树临风。
规矩太多,一起脱掉。差点要本性流露,七情六欲,仁义道德,谁不是天生就有。
有搞头一起飙,浑身上下清爽畅凉,快活着多美好。你知道你想要那样才够翘。
火上加油,场子热了,谁都不要躲,干脆假戏真做。跳进来搅和给你机会放纵。
 
厕所。尿尿。左手还是右手。蹒跚回座。草坪。呕吐。把虚伪、傲慢、丑陋,通通吐掉。
沙发,草坪,厕所…… 沙发,草坪,厕所…… 沙发,草坪,厕所……
钱包手机通通扔在一边,为什么没有人来偷来拿…… 上海人的素质越来越好……
 
以为自己酒量很好。以为自己永远喝不醉。以为自己一直很清醒。只是以为。
朋友找我找不到,只听名字一遍一遍呼喊。这是我的名字吗?似乎无力应答。
早已忘记自己在干嘛。闭上眼睛,只要睡觉。睡觉。睡觉。睡觉。睡觉。
音乐很吵。醒来只剩我一人。激烈的贝司声,心脏无法承受。又要呕吐。
跑到马路中央,无法无天。的士来了,却只想躺在马路中央。以后每周都要来玩。
为什么竟还认识回家的路?车上没开空调,感觉冻僵。恍惚间,六分钟,就到家。
 
凌晨四点。物业保安都看出我的踉跄。不理你们。我行我素。
按着门禁键盘,怎么会忘记我家的密码。快来告诉我我家的密码是多少。四位还是六位。难道无法回家……
回眸看到站在远处的人手里拿着一个黑包,对我说:“快点拿好东西下来哦,我去买肯德基,火车马上就要开了。”
我说:“跟我去旅行吗?我喝醉了,没法去了,还是回家陪我睡觉吧……”
 
午夜的寂寞电梯。10楼。20楼。50楼。100楼。世界之巅。
白色马桶。俯伏。为什么还是难受…… 为什么我用两根手指伸进喉咙…… High 到最高点……
 
阴天。不开灯的房间,思绪无法沉淀。爱情终究是精神毒药,北京西路花园里,有个人对我说:解药就是我……
下雨。打开家里全部的灯。白的。黄的。天晴了。我要回家。跟我回家!
 
据说,外公的加护私家病房里…… 据说,马英九当选第12任总统…… 据说,明天就是礼拜天……
 
礼拜天。复活节。衡山路…… Forever love…
 
Jeremy in the House

March 15-16 – 巴釐島的雞尾酒
 
Bali Laguna – ON THE PARK –
 
Bali Laguna
Bali Laguna
 
– 让你飞 –
 
谁说情共爱 不需要后悔与忍耐
又谁说情共爱 终需要放开
宁愿在孤单的岁月 看苍生变尘埃
谁愿看当天风中约誓 今天轻率变改
 
如你离别我 可知我愿意去等待
若谁也离别你 不必痛哀
如明日跟他的约誓 爱恋抛进泪海
仍是我始终都不退后 真爱并没离开
 
因为只爱着你 不愿给你伤悲
你要走请不必感慨 宁愿你别离
不断地看着你 不倦不悔地飞
如若是一天当你倦了 如若后悔亦无需呼叫
静悄地我必奔向你
在世上我真心爱你
 
3月20日。
 
中午的时候。偶然间,朋友的一番话,一首我曾经唱过的老歌,想起往日的种种。有时候无需表达,便已透彻内心。不过我也想让你们知道,你们在我这边是一直存在着的,不仅是存于心里的,也是存于现实的。
 
最近。
咖啡变得不那么美味。
哲学、政治、经济、艺术也变得那么无趣。
原来,只因为,
少了从前的你。
只有。
音乐陪我过夜。
 
3月18日。
 
去年 Auntie Lucy 从澳洲寄来的圣诞礼物,最后一根 Cappuccino 吸管,一直留着,直到今天。最后。
 
“也许你不会懂,从你说爱我以后,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3月16日。
 
来福士中庭。和小希堂而皇之地用 FCUK 边上的插座给 iPhone 充电。上海博物馆。
身后跟着近50个比利时人的壮观队伍,进入来福士。莫非有人以为是来砸场子的……
把这群比利时人安排妥当在来福士三楼用餐后,来到釜山料理共进晚餐。吃到打烊。
 
游走南京西路。静安光影疏离。夜深人静。
巴厘岛。静安公园,夜色撩人。灯火通明与烛光朦胧的黄金分割。
两杯鸡尾酒。一杯叫 Bali Laguna,另一杯的名字已经想不起来。
露台单间,环境雅致;爵士音乐,悠扬回响。临窗而坐,烛火摇曳;南亚风情,尽收眼底。
春天尚未露脸,柳树已然成荫。
 
3月15日。
 
当轿车停在北京西路万航渡路,突然想把头转向左侧说声再见,方才发现后座只有我一人。
当把握紧的手收回的时候,发现手心已没有温度,只是握着三枚喜糖。记忆中被爱的味道。
 
…… 外公转院。VIP加护私家病房……
 
午后。静安公园。打车……
南京西路。人流。一波又一波。汽车飞驰。赠礼,合影,入席。
点烟。手指残留淡淡烟草味道。红酒。一杯。一杯。一杯一杯。
黄酒泼了一身,David 很不乖。新郎很帅,新娘很美。忙乐乎。
散场。
 
夜晚。光影迷离。行走……
皇家艾美。电梯。迷路。渴睡。从巴黎飞来上海的感觉还好吗……
K歌。明年今日。离歌。爱我还是他。劲歌金曲。一一唱来。
在一群广东人面前讲广东话可不可以算是一种显摆……
玩色子。摇一摇。三个三。四个五。五个六。开。打。被打。
朗姆汽酒,很久没喝,还是一样好喝。一口。一口。
子夜。南京东路。黑暗。快门。游走。
 
回家。脱下西装,Dunhill 香水味、烟草味、酒气,混杂一身。
脏了。洗澡。一直泡着。醉了。睡了。头疼。
又怕冷了。空调。25度。
 
[感谢 Edison 送给我两瓶 Gatsby 的 Super Hard Set & Keep Spray & Hair Water.]
 
Smoke Smoke Smoke
The Hand Royal Meridien White Shirt and Black Suit
Bacardi Breezer Gatsby Hair Spray & Water

March 13-14 – Promise | 約定
 
3月14日. 清晨. 约定. 我还记得我们的约定, 一辈子幸福的约定. 闭上眼等你的出现, 空气中吻你的脸.
 
是否还记得, 一起看烟火, 我在你眼里, 看到闪烁; 冷冽的寒风, 把你吹向我, 抱你在我怀中, 没想太多.
想起你的拥抱, 这感觉短暂纪念. 在你我之间, 有时说变就变, 就像烟火, 下一秒消失不见.
想起你的微笑, 这画面短暂纪念, 放在心里面, 你说过的永远, 留在昨天, 记忆中你, 那些微笑的脸.
 
On the WayBiotherm & DQ

March 12 – Tree | 樹
 
肉体的死亡,抑或是精神的死亡。心真的很痛。第一次把自己吞噬在尼古丁的烟雾中,使劲咳嗽,但可以暂时忘记疼痛。
 
对你的思念,一天又一天,像是生命倒数。放弃自尊,放弃思想,放弃所有。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就这么一走了之。就像中邪,一夜之间,全盘否定。留下这个结局让我独自承受。
 
今晚在淮海中路陪丹麦客户 IKEA 的高级行政官吃了晚餐,前两天晚上锻炼得太过剧烈,以至于手臂抽痉,今天连提一壶果汁,手也在发抖。宴后独自走在喧闹的淮海路上。不知怎么,在这条曾无数次走过的街道,形单影只的我感觉是这个世界的异类。自己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孤儿。
 
在茂名路,在陕西路,在襄阳路,在新乐路,在长乐路,在富民路,那张乖巧的侧脸和那个美丽的背影,艰难地穿过时空的束缚,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暗自遁形。
 
夜幕再次降临,又恐惧了。不得不承认,我像个乞丐,无数个恐惧到发抖的夜里,无数次地拨打你们的电话,只是渴望你们可以施舍给我一些慰藉。总胜过我的自慰。
 
9,《你给我多少时间》;10,《玻璃之情》;11,《你怎么舍得我难过》;12,《让你飞》;13,《爱情不能作比较》;14,《寻宝》。
 
我说,我在寻找和平。没有战争,和平一样很难找到。
 
从今天起,我是一棵树。
 
凌乱。原谅我的凌乱。思路。不复存在。

March 9 – 守望麦田
 
这些。那些。
在麦田相遇。滨江气息,迎面吹拂。夜空烟火,绽放天际。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如果。只是。
阅读。睡觉。行路。并肩。做梦。回忆。彼此安慰。一直做。一直爱。有色无戒。
 
笑靥。侧脸。
穿越几万光年的时空,坚定地停驻在彼此面前。刹那静如止水,刹那激情澎湃。
 
睡态。味道。
在沉沉的夜里,那么温暖人心。想到曾经有过的那些温存,突然感到窒息绝望。
 
顺流。逆流。
执著中永生。坐也不定,站也不定。游荡。惶恐不安中发抖。好久才平静下来。
 
流星。恒星。
世界末日不离不弃,不是真爱的终点。就算眼睛已朦胧,颤抖的双手会记住那张脸,拥抱就是最美的诺言。
 
宠爱。挚爱。
学会小心守护。懂得紧握生活。自从相遇的第222天。

March 5 – Spring
 
这个春天。
一起驱车,一起爬山,一起滑雪,一起唱歌,一起旅行,天南地北。
一起做义工,看到那么多人因为被帮助而形成的笑脸。
这个世界的苦痛,和沙粒一样多,不因为你高贵或者低贱而有所区别。
但区别一个人高贵或卑贱的:不是你卑微而快乐的内心;
—— 而是你赋予自己的希望和你给予别人的希望。

February 29 – Black and White
 
February 23 – The Bund
 

February 14 – 情人節的小白兔
 
衡山路。国际礼拜堂对街的长凳。华山路。精致回归。为什么说我像小白兔啊?因为你长得像小白兔,可爱的牙齿,淡淡的小酒窝,还很调皮。但其实更重要的是,你的内心,就像一只雪白单纯而又容易受伤的小白兔……

[ 以前の記事 ]
 
     February 20  外白渡橋 · 生命轉角     |     January 1  二零零八 · 瑞雪兆豐
  December 2  聖誕·愛戀·光影·南京     |     November 5  十一月·我很忙·未完成
          October 1  十月光景·華麗新生     |     September 10  九月北平·秋天的童話
August 18  盛夏生辰·幸福摩天輪     |     July 1  生活解構主義哲學·仲夏記事  
June 15  花樣年華·音樂魔法     |     June 1  靜安·外婆·如此美麗
      May 1  五月·光年·為愛而生     |     More 2007 Blogs  Index 2007

JSCK™ Live Center
 
Live Home     Facebook     Flickr     Picasa     YouTube     Twitter     Fanfou
 
– Get Connected with Jeremy Shih –
My E-mail     My Google Talk
My Live Messenger     My QQ

 
† As for all the blogs (essays) and photos (pictures)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Shih.
 
[本版所涉之全部日誌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Jeremy Shih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styl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2 Responses to 守望麥田 · 子夜游放

  1. Pingback: Index 2008 | JSCK™ Live Blog

  2. Pingback: 守望麥田 · 子夜游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