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物語 · 別處天堂

 
May 19-21 – National Days of Prayer and Remembrance
 
Plaza 66 Sushi from J's FreshMart
 
南京西路。恒隆广场。对面是熟悉的 JC Mandarin。[照片提供: P]
 
久光 FreshMart 我最爱。由于服务器暂停,妈妈不能玩游戏了,就去买寿司给我吃了。
 
Grace Church
 
5月18日,礼拜天,下午开始滂沱大雨。晚上7时许,来到怀恩堂做礼拜。为我的外公祷告,也为此次中国大地震遇难者及幸存者们祈祷。礼拜散后,我按照早前确定的不捐红十字会而捐献教会直接转呈灾区民众的方案捐款。很多人们踊跃捐款。这些捐款,不仅是钱款,更是一份心力,一份可以展现圣灵恩典的祝福。

Jeremy in Black

– The Light of Life –
 
† Somewhere in Heaven †
 
别处是天堂
 
米兰昆德拉写过《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还写过《生活在别处》。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当他们离去时,也许,只是去了别处。这个别处,也许高于天际,也许深于内心。
 
“花会盛开,亦会凋谢;纵使灿烂星光,亦会消亡。无论是地球、太阳、银河系,甚至浩瀚无边的宇宙,最终都会有灭亡的一天。人的短暂生命和天地比较起来,犹如瞬间即逝的微小的存在吧。在这段短暂的时间,人会出生、欢笑、流泪、战斗、受伤、喜悦、悲哀,憎恨某个人,喜欢某个人,全部都是一瞬间的事。最后,世上所有人都会进入一种叫做死亡的长眠。”
 
『花は咲き そして散る 星は輝き いつかは消えるこの地球も太陽も銀河系も… そして大いなる大宇宙でさえもいつかは死するときが来るのだ… 人間の一生など…それに比べれば瞬きほどのわずかなものであろう… その僅かなひと時に人は生まれ 誰かを愛し誰かを憎み 笑い涙し 戦い傷つき 喜び悲しむそして最後に死という永遠の眠りに包まれる…』
 
—— もっとも神に近い男
 
Heaven
 
72 小时
 
[ 最后一周 ]
 
Brilliance Hospital
 
如同神差,最后一周几乎每天傍晚都感到味蕾饥渴,一并探望外公的使命感,于是几乎每天下班都打的到新华路用餐,然后去医院陪伴外公。
 
5月4日,当我来到外公面前,他用罕有的力气握紧我的手。如今想来,原来那是一种告别。
5月8日,外公沉沉地安睡,我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随意地看着电视,没有吵醒他。
5月9日,外公看到我去,又十分高兴。他用手势和写字表达他的意思。神志极其清晰,但已力不从心。他用左手托着右手,拿着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一个字,无人能懂。当后来我们意识到这个字的时候,才发现,外公所写的字,笔画全对,但由于无力支撑,笔画位置全都支离破碎。临走之前,我轻抚外公的手,说,你要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5月10日,晚10时,外公最后一次闭上他的双眼,入睡。
 
在最后的阶段,外公最关切的,一个是静安寺地区和大华地区的房产,我们都知道,他深深地热爱着高雅别致的静安,热爱文化底蕴深厚的愚园路。另一个,就是他想看到第四代,这也许是每位老者的心愿。
 
最大的遗憾是,当今年农历新年我第一次用挣来的钱给外公压岁钱的时候,外公是多么地激动。只是想不到这个第一次,竟然也是最后一次了。
 
[ 最后一刻 ]
 
Coins of the Years
 
5月10日,夜里11时许。送外甥上了车;给K回了电话;取消酒吧行程;回到家里。
 
5月11日。零点。我把最后一个硬币,填满存了近二十年的储蓄罐的最后一个空位。
凌晨12时30分许,父母紧急赶往医院。
凌晨12时46分,父亲从医院来电,以他的经验判断,告知当时的状况。
凌晨12时48分,平时只要10秒钟即可戴上的隐形眼镜,我的手竟然颤抖到花了5分钟。
凌晨12时56分,电梯下楼,飞奔出门,在北京西路拦车赶赴医院:“给我用最快速度开!”
凌晨01时03分,到达医院,乘坐电梯直上三楼。特需私家病房……
 
进门,气氛凝重。两位全天候保姆被外公的人格魅力所折服,也感同身受地哭着说道:“老爷子走得很平静、很安详……”
 
如同此前,华东医院、上海胸科医院、上海肺科医院专家会诊的预测结果一样,整整三个月,一天不差。
 
子夜时分,一辆一辆轿车从静安、徐汇、普陀、闵行、浦东等地陆续抵达医院门口,人们戴着绿色医用口罩,神色匆匆,下车急忙奔赴特需病房。
 
凌晨02时20分,全体离开医院。轿车先行离开,的士一辆跟着一辆,驶离医院,赶赴外公寓所大华宅邸。
 
凌晨02时50分,愚蠢的司机竟然迷路。趁着路口红灯,我推开车门,拦住前面一辆领路的的士,拉开司机车门,拽下司机指着鼻子想抽他。遂被劝开。
 
凌晨03时10分至05时40分,紧急家庭会议举行,治丧专门小组成立。
 
清晨6时,妈妈一行人赶回静安转赴长宁,我和 Auntie 还有 Danny 赶回普陀。
早晨8时,全体赶回大华宅邸,电话通告亲朋好友。亲朋好友纷纷赶来致哀,致赠花篮花圈,题写挽联悼念。
中午12时,我匆忙赶回静安,完成下午未及推脱的工作。如今,我唯独记得,在家里客厅的时候,我站着也差点睡着而险些摔倒。
 
[ 最后一程 ]
 
Depression Depression
 
下午2时,洗澡。身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穿上极少露面的黑色皮鞋,戴上黑框眼镜,取下左耳的耳钉,以示正统礼仪。
 
2时55分,我准时出现在大华宅邸。作为长孙,我手捧外公的彩色遗照,走在队伍最前列。这张遗照是从外公生前许多珍贵照片中确认的,起初打算选择外公一张西装领带的照片,因为外公生前总是西装领带,皮鞋锃亮。最后还是选定一张2006年10月,家人去朱家角游玩时,外公亲自选定的一个背景,当时这张照片,是我拍摄的……
 
3时正,礼宾客车全部到位。一辆别克黑色商务车,两辆黑色轿车,一辆大巴士,载满家属亲朋,列队行驶,赶赴龙华。经过3点到4点,一个小时沿途南北高架,上海全市由北向南的环绕行驶,隆重出殡,抵达终点。
 
追思大厅鲜花翠柏,郁郁葱葱。我将外公遗照摆在正中,大厅周围摆满家眷亲朋个人和相关友好企业赠送的花篮。
 
4时30分,追思仪式准时开始。外公生前所在卫生部下属某研究所的领导致悼词;长女致答谢词;长孙致告别词(全文另发)。默哀;献花;瞻仰;握手;拥抱;家属致礼。
 
在司仪及礼宾工作人员的指导和搀扶下,我手捧照片,根据礼宾预设的路线,走在灵柩前方。并且,不得回头。
 
灵柩被身着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抬上黑色灵车,在两辆轿车的陪同下驶向远方……
 
晚宴席间,众人对我起草并致读的告别词赞赏颇多,评价很高。同时对 Cyndi 精湛的 Photoshop 运用技术赞赏有加。晚上9时,夜宴完毕。
 
[ 外公与外婆的生平:全文另发     |     外公与外婆民国时期的绝版照片:即将首次发布 ]
 
Grandfather's Memorial Funeral
 
– 致谢 –
 
感谢一路走来始终如一,陪我度过风雨的各位朋友,多谢大家关心。
 
感谢曾经与我外公打过照面的朋友,Walter,Kris,Lulu,Allen,很多很多……
 
感谢几通越洋电话。感谢来自澳洲、欧洲、日本的关心。感谢陪伴我至深夜乃至凌晨的人们。
 
感谢公司同仁致赠的白玫瑰花篮,真的很美。感谢 Kia-Hsi, Chih-Hu, Kenny, Young, David, Ales…
 
The Way
 
[启事:原定日前公布之五一假日游玩照片组图,因应推迟发布。具体日期,另行确定。]
 
[Stay silent and solemn…]
 
# # #
 
5/12 Earthquake in Szechwan, China
 
中國五·一二大地震 | 天佑吾国及吾民
 
维九十七年五月十二日,中原时间14时28分,四川省汶川县发生7.8级地震。
 
中国除吉林、黑龙江、新疆外,其它省市区均有震感。四川、重庆、宁夏、甘肃、陕西、山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云南、贵州、广西、西藏、内蒙古、江苏、辽宁、上海、香港、台湾等省市区均有震感。地震影响范围,北至内蒙,南至海南,东至台湾,并且波及越南河内、泰国曼谷等邻近国家。
 
中国大陆总理第一时间赶赴灾区,现场勘查并声嘶力竭督导地方官员尽职救灾。中共军方亦实时展开最大规模救援行动。同时,大陆传媒采取相对以往较为开明的方式,进行报道。
 
中華民國第12任总统当选人马英九先生发布新闻稿对大陆地震表达关切,他呼吁政府与民间社团发挥人道精神,提供物资及专业救援的协助。 马英九先生表示将以个人名义捐款救灾。
 
同日稍早,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员会也致函大陆表达对灾区的关切与慰问:“頃悉四川省汶川縣發生嚴重地震災害,造成人民生命財產損失,謹對災區表達關切及慰問。若有必要,本黨將促請台灣救災人員前往協助。尚祈災區居民堅強克服難關。——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
 
此外,中國國民黨荣誉主席连战、亲民党主席、新党主席也分别致电大陆有关方面,表达对四川汶川等地遭受地震的关切。 与此同时,民主进步党主席谢长廷、台联党主席黄昆辉也纷纷捐款,并表示愿意贡献经验为大陆赈灾。
 
中華民國总统府13日上午发布新闻稿对于中国大陆震灾表达关切之意:“中国大陆四川省汶川县昨日发生强烈地震,造成严重伤亡与灾损,陈总统表达最深切的关切与慰问之意。总统表示,台湾愿意秉持「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精神,配合国际社会积极投入救灾与重建的行列。总统在得知大陆震灾后,也在第一时间指示行政院整合民间团体资源,进行人道救援,总统并呼吁国内相关团体及各方民间力量踊跃捐输,尽力协助大陆震灾救援及重建工作,期盼能将伤亡情况降至最低,同时祝福大陆能在最短时间内从灾害的创伤中迅速恢复。”
 
中華民國行政院长张俊雄同日上午指示陆委会,邀集相关机关,成立救灾机制。大陆委员会主委下午在行政院记者会宣布:中華民國政府将向四川地震灾区捐款20亿新台币(约5亿人民币)就灾。这是迄今中国大陆收到的最大数额的捐赠,超过大陆各省及海外捐助的总合。
 
此外,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联合王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日本明仁天皇、教宗本笃十六世、联合国、欧洲联盟、欧洲各国、亚洲各国及部分其他国家纷纷致电致函表达慰问和关切。
 
Live Broadcast Worldwide
 
《聖經》 詩篇 第23篇 第4節: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Even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darkest valley, I fear no evil;
for you are with me; your rod and your staff — they comfort me.
 
— Psalms 23:4
 
In the Loving Memory of My Grandfather…
May God continue to bless the Grand Family…
May God bless the great people of China Republic…
 
Holy Bible The Light of Life

写在正文之前……
 
Jeremy Shih Jeremy Shih
 
多啦A梦不再拥有4回元の空间袋,咸蛋超人不再会打怪兽,蜘蛛侠不再能180°接吻,超人不再拥有超能力。心里满是暴戾、浮躁、倔强、久违的孩子气、迷离一世界的怅恍。却说不上来。下午答应说今晚更新,既然说好就得做到,算是承诺的实践,也算是一个交待。
 
Y 说:“某些人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A 说:“我每隔1分钟刷你 blog 一次哎~”
K 说:“你到底更不更新啊……”
L 说:“这两天,在公交车上,都在看你的日志……”
 
…… 我想,我是难产了…… 事实上,是我毫无灵感。向来有着极强的文字驾驭能力,与生俱来拥有非凡审美品味和敏锐洞察力,但在当下,表达力、理解力、执行力尽失。这个夜里,有思想的人,突然无法继续思想。失去对自我常规逻辑能力的把持,是十分可怕的。
 
就好像画家失去双手,摄影师失去双眼。千万不要试图告诉我画家用嘴用脚也可以画画,眼盲者也可以摄影,我讨厌别人无端找茬。我承认,我是个极其专断且自我的人。我的身上有很多缺点,不要试图指控我的这些缺点。
 
此间,我有很多的人需要由衷感谢。名单会在今后的更新中一一列出。
 
上次在淮海西路某秘密会所唱着《天高地厚》:
想飞到那最高最远最洒脱,想拥抱在最美丽的那一刻;
想飙到那最高最远最辽阔,想唱完那最感动的一首歌,想看见陪我到最后谁是朋友!
 
现在的时间是子夜。当下的地点是我的卧室临窗。窗外的天空没有星星,只有雨。人物是我。
 
今天是地球日。地球人,快乐。

 
– I –  Towards North
 
壹、一路向北
 
– 后视镜里的世界 越来越远的道别 –
 
那天,极不寻常,的士左侧的位置,看到湿漉漉的恒隆。
 
Plaza 66 Outside 14°C
Grooming Grooming
 
酒店,第一件事,睡觉。醒来,洗澡,一个人旅行,独自游走在城市街头。
回到酒店,应声开门,一个黑衣少年站在门外。黑框眼镜。右肩一个黑包。
 
Suit and Shirt Suit and Shirts
 
在上海,我住静安。在北京,也住静安。向东,车水马龙;向西,车水马龙。
 
Jing'an, Peking CIEC
Peking Streets Peking Streets
 
一座城市。一种色彩。
上海静安寺 Sogo 的白色,香港铜锣湾 Sogo 的蓝色,北京宣武门 Sogo 的红色。
看过上海时代广场的烟火,走过香港时代广场的聖誕,路过北京时代广场的子夜。
这一路走来,始终在寻找。有关老北京的碎片与拼贴。朱门配灰瓦,明月上树梢。
 
Peking Sogo Peking Times Square Peking Residences
 
西长安街,华灯萤火。国家大剧院。半个小时,绕着巨大的恐龙蛋行走一圈。
这里很暗,让人浮想联翩。微波荡漾,让人有跳入湖中游泳的冲动。
神秘的巨蛋,找不到入口。最终在正面,长时间曝光,照了张全景。
 
National Grand Theater National Grand Theater
National Grand Theater West Chang'an Street
 
新华门。压抑与恐怖并存。长安街上,竟有机器人警察,还有真人警察和它聊天,差点把我给骗了。
西单行走一个小时。KFC 的 Logo 还未及换,McDonald’s 的红却一变倾城。凌晨一点,打车回家。
 
New Celestial Gate West Field
 
– II –  Nameless Lake
 
贰、未名湖畔
 
– 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 但愿它永远不被改变 –
 
每到一座城市,总是想体验一下最“贴近尘土”的市民生活。竟然在718路公车上睡着了。下车,微凉。
 
Peking University
 
青草地。溪水旁。
 
北大档案馆前。斑斓的色彩跃入视线。子扬告诉我,那是喜鹊。
 
PKU Archives (北京大學檔案館) PKU Archives (北京大學檔案館)
 
华表与菩提,交相映衬。朱红梁柱、蓝绿琉璃、白瓦青松。我极其钟爱的一张照片。
 
Peking University
 
问了很多同学,方才寻迹未名湖畔。垂柳碧波之间,姹紫嫣红。博雅塔神秘莫测。白猫很肥。
 
Nameless Lake (未名湖) Nameless Lake (未名湖) Boya Liberal Tower (博雅塔)
 
绿茵场上,淋漓奔跑。图书馆里,灯火通明。空旷而又迷离的校园生活。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PKU Stadium (北京大學體育場) PKU Library (北京大學圖書館)
PKU Centennial Hall (百周年紀念講堂)
 
– III –  West Gate Gourmet
 
叁、绝版饕餮
 
早在启程之前,小希便提供了很多参考:“Pub 的话我比较推荐后海啦,三里屯有点乱,王府井有个小吃街,清华西门的烤鸡翅,西单则是年轻人多些啦~…… 溜达的话可以逛逛后海前海…… 对了,当然还有实力长安街啦~推荐西单走到王府井,路过大剧院,天安门,新华门,南池子什么的……”
 
那天下午时分,子扬传简讯给我:“你真幸运,我刚才给西门鸡翅打电话,说今天最后一天营业,明天就搬了~你看看下午什么情况,你要完事了,我就去找你,我可以提前出来的……”
 
按图索骥,清华西门,超多盗版西门鸡翅。辗转来回,才找到这家店。门上赫然写着:最后一天营业。
清华西门的鸡翅可是名扬千里。貌不惊人,有点像上海吴江路或者上大后街那边的黑暗料理街的感觉。
子扬打印了厚厚一打攻略,认真思量该点些什么菜。最后,几乎每样招牌菜式各点了一份,好贪心啊。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竟然把这群美食全部消灭了。两个人竟吃了110块的鸡翅鸡胗鸡心鸡肉串……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子扬包了很多个那个啥 (食物名称我从来记不住) 给我吃……
 
 
– IV –  Tsinghua in Rain
 
肆、水木清华
 
– Rain, falling in my heart… 我在海角天边 –
 
夜色下的清华,在春雨洗礼中格外滋润,地上的积水映衬出一个完美的倒影。
那一刻,我知道,我爱上了它。它的美式建筑格局,它的色彩和学院派风格。
 
趟过水塘,选定角度,感思构图,从容拍摄。左手年华,右手倒影。前方清华,身后有人为我撑伞。
 
Tsinghua University
 
我们很幸运。这样灯火迷离的画面,并不多见。
学生们从自习教室出来,骑着单车,赶回寝室。
 
Tsinghua Library Tsinghua Library
Tsinghua Library Tsinghua University West Gate
 
美式学院派 · 经典四联张
 
Retrosexual Academicism Retrosexual Academicism
Retrosexual Academicism Retrosexual Academicism
Tsinghua Institute Tsinghua Avenue
 
又回到高等学府,那种感觉超回味。
感谢子扬为艺术事业,淋了很多雨。
海淀的初春,寒风来袭,大雨淅沥,飞也似。
走出校门,沿着学府路及科学院南路散步,坐上的士。
一直撑伞的右手反而很温暖。左手却微凉。但很快,也温暖了。
 
一个人,到底应该睡右边或左边。
我一直,睡左边。因为,我习惯,朝右侧卧。
 
– V –  Gorgeous Garden
 
伍、鬼街花园
 
– 我们都有艳阳天 经常开玫瑰 偶而飘落叶 爱在心中的花园 种满想念 留住一个季节 –
 
最早是从莫文蔚的歌里听说。东直门的 7-Eleven 是全北京第一家。和在其他城市看到的格局类似。
1999年就说 7-Eleven 要进入上海市场,现在估计已是死局。毕竟上海的便利店市场已经极其饱和。
 
7-Eleven Hua's Garden Restaurant
 
有一条街,叫簋街,亦作鬼街。这条街上,卧虎藏龙,很多餐厅都挂着许多超级大牌明星光顾的照片。
这家餐厅的 sense 我很喜欢。与子扬共进晚餐,从天光明亮吃到夜幕下沉。子扬请客,真的还蛮贵的。
子扬说:“你今天是不是吃得不够尽兴啊。” 难道一定要像昨天吃得狼吞虎咽才行吗,优雅一点也不错。
我可是推辞了一个丹麦客户在北京饭店设的晚宴和一家中国客户的答谢 Party 才抽身而来的,多伟大。
 
Hua's Garden Restaurant Hua's Garden Restaurant
Hua's Garden Restaurant Hua's Garden Restaurant
 
从东直门到国贸。CCTV 那幢贻笑大方的古怪建筑终于显露真容。完全违背几何原理的建筑毫无美感。
 
Kwei Street CCTV New Site (Under Construction)
 
在北京,地铁1号线、2号线、5号线,都乘过了。地铁站的那个“出”字 logo,再次吸引了我的注意。
最早是2006年在香港坐 MTR 看到的,那时就觉得这个 logo 完全体现了中华象形文字的博大精深。
然后是07年在南京坐地铁去新街口,又发现了那个眼熟的 logo。如今08年在北京它再次闯入视线。
中国城市建设大同小异,模仿的痕迹很重,比如南京北京新建地铁的指示标识,就和上海如出一辙。
 
Photos by Jeremy Shih in Hong Kong, 2006 / Nanking, 2007 / Peking, 2008.
 
[ 本版全部照片均可拖曳放大. ]
 
Subway Signs in HK, NK, PK
 
– VI –  Night Walk at 798 Art Zone
 
陆、邂逅阿信
 
– 黑暗中期待光线 生命有一种绝对 –
 
从光华路来到大山子。798 寂静而沉默。虽然路面开挖,面目全非,但沿途行走,却很有那种感觉。
荒寂颓败的风格藏着很多迥异的灵感和元素。而昏暗的灯光和曲径通幽的格局,却也增添几分遐想。
……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798 Art Zone
 
– 那样的唱着那一年的歌 那样的回忆那么足够 –
 
走过满是玻璃碎片的大道,走过泥泞小道,拐了很多弯,绕了很多神秘通道,转而来到 Yan Club。
本以为 Club 里面是个普通派对,可子扬拉着我执意说进去看看。而门口的好心人竟也通融放行了。
我们走进一个十分小规模性质的音乐派对,直到选定座位准备坐下,这才发现台上那一张张熟悉的脸。
阿信,李宗盛,蔡健雅,周华健,还有凤凰卫视的资深评论员梁文道。
我的运气实在太好了!误打误撞竟然扎进一堆明星之中。子扬也超兴奋。
 
Converse Music Party Converse Music Party
Converse Music Party Converse Music Party
Ashin of May Day Ashin of May Day
 
 
有人摄我…
 Shooting You
我也要摄…
Shooting Me Shooting Me
Converse Music Party Converse Music Party
 
–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
 
路过四环,途经北京 IKEA。子扬和我,不约而同,毒瘾上身,想要按摩了。
在和平里的一家按摩店,做了90分钟的 Massage,很舒服,很爽。蛮久没有按摩过了。
技师按我后背脊椎穴位的时候,说我是不是一直坐办公桌前看电脑。超爱按摩。享受的命。
左家庄的路边摊很热闹。一群纨绔子弟,一群飙车族。久违的羊肉串,还有小腊肠。很美味。
 
798 Art Zone IKEA Peking Road Ahead
Massage Roadside Barbecue Sausage in Hand
 
– VII –  Bird’s Nest and Water Cube
 
柒、鸟巢+水立方
 
位于朝阳区北端的国家体育场和国家游泳中心的建设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夕阳斜下,景致独特。
 
National Stadium National Stadium
National Stadium National Stadium
National Stadium
 
CNN 驻华特邀记者获准进入现场,采访奥运建设进程。
 
National Stadium
National Aquatics Center
 
白天的水立方,乍看像个核武试验场,或者是外星人实验基地。周边的附属建筑也别具一格。
 
National Aquatics Center National Aquatics Center
National Aquatics Center National Aquatics Center
 
为了分别记录下奥运场馆在白天和晚上的迥然不同的风格,我们特意在晚餐之后,继续拍摄。
水立方闪耀神秘莫测的高贵蓝色,晶莹剔透,折射万千光华。鸟巢红黄相间,流露钢筋质感。
 
National Aquatics Center National Stadium
National Olympic Area
 
– VIII –  Our Destination
 
捌、目标:三里屯
 
经历长途跋涉,探寻排名前三的北京烤鸭,共进晚餐。Ben 推荐的烤鸭吃法,Young 和我都很赞赏。
 
PYF Roast Duck Restaurant PYF Roast Duck Restaurant
 
经历了最复杂、最漫长的一次等车,公车换地铁换的士,终于来到了久仰大名的一个酒吧。
这是第一次遇到需要红外安检进入的酒吧;也初次经历需要在身体某处标记的 admission。
酒吧格局,诡异奇特。不过我很喜欢,因为空间感很强,很 raw 的墙壁,恰到好处的光线。
跳舞热身,然后熟悉地形。拥挤贴身的弹簧舞池,风景独到的 Bar Salon,还有妖孽的洗手间。
一直跳舞,然后饮酒。这杯名叫 Blue Destination 的酒,正当我对饮之时,被 Young 抢走了……
继续跳舞,一直跳舞。迷离眼神,激情汗水。扭动躯体,摇摆贴身。体会搭讪一并耳语的乐趣。
放下一切,欲罢不能。凌晨4点,离开酒吧。
 
Bar Bar
 
北京的最后一夜。凌晨五点,方才入睡。三小时后,还要工作。红牛还是可以提点精神,维持一个上午。
 
Two Cups
 
– IX –  Spring Playday
 
玖、春日。游园会
 
走在青葱嫩绿之间,忽闻青草香沁入心脾。某条林间小道,貌似静安公园。一湾碧波溪流,仿佛幼年梦回。
悠闲的春日的午后,阳光灿烂,好像来自天堂的新生喜讯,新的感觉、新的心灵,契合形成了新的生命……
 
Yuan Dynasty Relics Park Yuan Dynasty Relics Park
Yuan Dynasty Relics Park Yuan Dynasty Relics Park
 
– X –  On My Way
 
拾、鸣谢:在途中
 
一路走来,特别鸣谢:
 
Jasmine Chen, for your endless love and patience and everything you do for me…
Jacqueline Hsue, for your kind care and wise words and everything you do for me…
Kia-Hsi Loh, for your tasteful suggestion on wonderful places even before trip for me…
Kenny Chiu, for your selfless recommendations and tireless help and chats with me…
Young Chang, for your day-and-night companies, zealous guides and glowing passion…
Ben Tsang, for your free mind and frank talk and generous treat for me…
Bright Wong, for your messages and weather forecast…
C.H. Lee, for your messages and the evening before I left…
R. Hsu, for your eyes on me and hurt to me thereafter…
 
[ 应当事人特别要求, 保留相关肖像权利. ]
 
Jeremy and His Friends Jeremy and His Friends
Jeremy and His Friends
 
– XI –  Return to Shanghai
 
拾壹、重返愚园路
 
听着林一峰唱得落泪的《重回布拉格》live,回到这座繁华都市的中心地带。
 
 
 
电影《色戒》的最后,王佳芝叫了辆黄包车,说:“到福开森路(今武康路)去。”
而其实,在张爱玲的原著小说《色戒》之中,王佳芝最后说的是:“到愚园路去。”
 
Yu-Yuen Street Yu-Yuen Street
Yu-Yuen Street
 
– XII –  The Jeremy Journey
 
拾贰、旅行的意义
 
有些人在城市间不断游走
有些人只在固定的城市行走
当我们做着城市的过客  回来意味着离开…
当我们习惯与城市一起醒来  离开是为了回来!
即使不能再回来
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  也永远刻下了
我们的足迹
 
On My Way On My Way On My Way
 
谢谢 Ben 为我提供了大量的相关文书凭证。
谢谢子扬为我制定了详尽独到的攻略,并为我描绘了地图上所走过的路。画地图的嗜好我一直很欣赏。
 
Printing of Peking - Receipts & Invoices Printing of Peking - Road Map
Printing of Peking - Travel Plan & Guide Printing of Peking - Travel Plan & Guide
 
此次北行是发生在我生命中一个特殊时刻的一次极其特别的旅行。这一路走来——
 
同济大学的校园电台播音反复回响在耳边:
 
“你说你要一个人去旅行,但是归期却没有约定。
当初说好一起去旅行,如今却只剩独自一个人。
目的地就在前方,前方是永远的方向。在陌生的城市醒来,你才发现一个人在路上。
决定去旅行,有时候是一件很艰难的事;外面的世界如此诱惑,却也充满了不可预测。
 
“旅行的开始也许会有一点难过,那是暂时的。
当你踏上旅途,就已跳出你的生活圈子,摆脱了原本的生活轨迹。
在前方,有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语言,还有不同的空气中的味道 。
 
“旅行总是有点蒙太奇的感觉,不太真实。这,就叫旅行。而离开,却是为了回来。”
 
K 评价我道:
“一个睿智却又精力充沛、感情丰富的人。时而以高姿态俯视;时而又感性般柔韧。”
 
S 告诉我说:
“医生没法为自己看病,发型师没法为自己剪头发。一个道理。”
 
L 的那条简讯令人欣慰:
“某日在南京打车,看到路边的大树,感慨,长得很高大。Taxi 司机说:都是蒋总统留下来的。”
 
Y 打来长途,一如既往:
“明天是4月19日。知道是什么节日吗?你玩得尽兴一点啊。”
 
H 独特性感的嗓音唱着:
“我们之间没有相互占有的权利。只在黎明混着夜色时,才有浅浅重叠的片刻 。
白天和黑夜只是不断交替。我们仍坚持各自等在原地,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
 
B 在日志里写道:
“我让生活缺少某一个元素,但会找到更多失去这个元素的乐趣。
这个时候我终于有时间,只想关心我自己那小会儿。我只是想吐槽。随便说说而已。”
 
I 那里听到这首歌:
“Try to remember… and if you remember, then follow, follow…”
 
蔡康永的部落格里引述:
“等我长大以后,我要当一个小男孩。”
“When I grow up, I want to be a little boy.” — Joseph Heller
 
# # #
 
一直以为,热爱生活的人,都会热爱旅行。
而人生的伟大,在于在旅途中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也惟有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才能真正体认上帝的明明存在。
 
旅行,让我有了重新思考的契机,让我对很多事情有了新的认知和体悟。
有时候会在不经意间看清一些事物,一些道理。
 
我还是喜欢感性的人,他们会把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哪怕会有伤感,但终究都在述说着自己的过往。
所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把事情闷在心里,即使,是在自己的空间,也可以选择一种方式释然。
所谓回忆,只是在妄图追想那些已然逝去的岁月。
现实的确凿,却都容不得我们的任何抹煞与诋毁。
就如同旅途中留恋的美丽风景。存在并且消亡着。
对于生活,从未妥协。所以每个人都要相信,这是真实的。
平时,视而不见,假装无所谓的口吻说话,是我最擅长。
然而,对于一个人的放弃,最终是会在心里流眼泪的。
诚然如此,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一个人的大气与格局,往往体现在为人处事是否有品之上的。
一个人的格调、档次、气质是与生俱来,不是后天可以习得。
即便审美方式可以通过学习长进,但是本质品性却江山易改。
因此向来远离那些思想肤浅,故弄玄虚,失格且没品的人们。
 
如今,很多事情,我都会对自己有一个交待。也会有一个最终期限。
—— 虽然这个期限,不会持续很久。但是我的风格,向来果敢而决绝。
因为,我是谦和且恭良的人。虽然渺小于世间,但是孤独的气质无与伦比。
 
某种意义上说,我只是个小孩,不复杂,很简单。简单到幼稚的那种。
原谅我,没能让星光缱绻在月光身边,没能让船停靠在海岸身边,没能让眼泪留在眼眶身边……
 
寥落的午夜,伫立在窗前,仰望城市黯淡的星空。
那些星星的光亮,是在距离我们很多光年的地方闪烁。
所以当它们抵达直至我们眼前,已然变成了永恒的灰烬。
 
有些时候,与其用一支笔戳破一张纸,倒不如用这支笔在这张纸上画出整个光年…
 
有些事情,在有生之年,我们需要尽力去记住。因为我们渐渐地,渐渐地,就会遗忘…
 
Jeremy C.K. Shih
 
Jeremy C.K. Shih

 
April 24 – Parents’ Wedding Anniversary
 
父母结婚纪念日。去年是他们银婚周年,我们在梅龙镇后街的澳门豆捞与外公一起共进晚餐。
今年,是我第一次在父母结婚周年邀请他们共进晚餐,这次是在梅龙镇后街的枣子树素食馆。
不过妈妈并不领情,对我的推荐表示轻蔑,对菜肴挑剔良多。555…… 心灵受到深深的打击……
结账时信用卡不知怎么刷不出,只能现金,好尴尬…… 不过在这里可以吃掉320块也算大胃王。
父母每年结婚周年,都会浪漫纪念一下。这是很好的 lifestyle。谢谢小鹿同学对我父母的问安。
 
Nanking Street West Nanking Street West
Nanking Street WestNanking Street West Nanking Street WestNanking Street West
Jujube Tree Vegetarian Restaurant Sashimi from J's FreshMart
 
April 27 – Smell of Summer
 
春天到了,钟爱的夏天还会远吗?
今天牧师的证道很属灵。教堂出来,南京西路陕西北路。
逐渐闻到夏天的味道。每到夏天,总是我生命力最旺盛的时候。
前所未有的生机,元气即将复苏。直到每年8月,我的状态就会达到顶峰。
四月,五月,六月,七月,越发感觉到精力无穷尽,精彩无极限。我爱盛夏。
今年盛夏,时隔五年,我将再次策划大型庆生派对。届时将邀请圈内好友悉数光临。
我从来不会避讳提及自己的年龄。因为我知道,哪怕到了30岁,也会和现在一样年轻。
 
Insurance Policy
 
April 30 – Down to Earth
 
前年7月8日,金山城市沙滩,五月天压轴,凌晨1点,我在海边大声哼唱熟悉的旋律。
去年10月20日,五月天,离开地球表面。Off the Face of the Earth,“完全彻底”。吮吸星冰乐。
今年4月30日,五月天,回到地球表面。Down to Earth,“不加渲染”。SMG 内场。全民大狂欢。
 
今年的演唱会还真多,5月的范晓萱演唱会,6月的古巨基演唱会,下半年还有好多,博爱如我。
今后必看的演唱会有四人:王菲(她一定会复出),光良,张敬轩,林一峰(红磡我也愿意)。
其实,听广东话歌手唱歌,最好还是飞去香港看演唱会。那才是原色原味,绝对值得。
 
对于手机通讯账单,以前真的花得不多。可是3月的账单是以前的4倍,4月的账单是以前的7倍。
 
May 1 – Cash Box Forever | May 2 – Salvatore Ferragamo
 
十年K歌之王 元气逐渐恢复 历史最佳状态
 
Cash Box Shanghai  Salvatore Ferragamo
 
On My Way

Boys, Don’t Boycott Wisdom…
 
以前,谁谁跟我说起,那些不关心政治、经济与社会的人,其实活得挺麻木的。就像没有灵魂的躯体,很浅薄。
 
还有,那些充斥政治冷感或者社会厌恶感的人们,其实,“不是要你去关心政治,而是政治会来关心到你。”
 
幸甚,身边一群最亲密无间的朋友,全都拥有和我完全一致的价值认同和先进理念。
 
我已隐退江湖很多年,对一些事情尽可能充耳不闻,不发表评论。不过近来,耳闻目睹海内外陷入一种集体无意识的躁动中,令人纠结,甚感可悲。
 
1. 这是一个民众无权收看 CNN 的国家,但这却是一个有权抵制 CNN 的国家。
 
2. 2000年代的中国人叫嚣抵制某国货物,和1900年代的中国人声言抵制某国货物,是截然不同的。不要将冠冕堂皇的“爱国主义”的套子套在自己身上。
 
3. 我早就说过,抵制日货,就是抵制生活本身。
 
4. 如果你一直不富裕,你就当自己抵制了几十年的 Louis Vuitton 好了。
 
5. 关于抵制活动,据说一开始是准备抵制 LV 的,但因为 LV 受众面不广,无法聚集人气,于是蠢蠢欲动的狂热分子们想到了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快速消费品销售典范——家乐福。
 
6. 我觉得,抵制家乐福其实挺没有出息的。家乐福99%的员工是中国人,95%的产品是中国制造。而发起抵制的,大部分是一群无知且没有出息的小白领。如果你乐意看到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手工业和农业劳作者以及那些20/30/40/50店员失业,你可以尽情抵制。
 
7. 去家乐福闹闹,挺没有腔调的。其他国家有人侮辱你,你在自己国家为难一个连锁超市。这真有点拿不出手,外加惟恐天下不乱了。爱国有的时候是自救,但有的时候是种腔调。你们做得毫无腔调。除了叫嚣,一点大国风范和国民心态也没有,坍台坍到大西洋两岸。
 
8. 要是你不抵制家乐福,要是你不在 MSN 名称前加上 Love China,你就是汉奸和卖国贼,你就是不爱国。看来1966-1976年上纲上线的丑陋德行还在你们身上有所残存。如果换个签名就叫做爱国,那你们的爱国真是廉价。Cheap, very cheap.
 
9. 我们的民族自尊心怎么那么脆弱和表面呢?越是自卑,越是脆弱。人家说你是暴民,你就把人家骂一通恨不得打一通,然后说,我们不是暴民。这就好比小明说你是笨蛋,你就对着小明的女朋友的弟弟的狗举个大牌子,上面写,我不是笨蛋。这个讯息的确会反馈给小明,但小明依然觉得你是个笨蛋。就像你觉得自己很委屈,而小明认为你更加笨一样。
 
10. 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就是:家乐福就像一个充气娃娃,让一帮人抱着发泄,一方面可能的确平时活得太压抑,要找个没什么代价的出口。一方面边发泄还要边问这充气娃娃和充气娃娃的制造商,我强不强啊,我硬不硬啊,看见旁边那些对于搞充气娃娃没兴趣的人还指责他们性无能。
 
11. 爱国主义名义庇护下的“行游”和“会集”又很安全吧?其他国家每天大小“行游”无数,这个国家数十年等一回。你们需要“放风”是吗?就像三年前的4月16日,大家都沿着中正西路赶去春游是吗?那时我看日本 NHK 的报道,简直就是一群暴民,在路途中打砸抢烧,用 Nikon 的相机和 Sony 的 DV,开着 Toyota 的车,捕捉中国人砸毁完全港资的味千拉面,沿途说说笑笑破坏市容环境,很过瘾是吗?如果真是那样,也许我也能最终理解你的情怀:你就是个赶集的。爱国主义总是流氓无赖们最后的遮羞布。
 
12. 千万别动不动就说谁谁谁“反华”。虽然“华”字和“共”字都是6笔,但它们截然不同。
 
13. 人家巴黎市长的行为是个人行为,顶多算是“市府行为”。竟然你们要求罢免该市市长。你以为法国总统可以任意罢免巴黎市长,然后双规,然后安个罪名“贪污受贿罪”,判刑18年吗?你先问问你自己,你有权选举或罢免你们的市长和总统吗?但愿不要再出现弱智的声音说:“我们中国大陆人没权选择自己的市长,但有权罢免你们的市长……”
 
14. 那些叫嚣抵制 CNN 的人们,你们看过多少 CNN 的节目啊?又到底真正听得懂多少呢?其实,CNN 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只是你们的眼睛看不到,你希望它成为 CCTV 美国分社那样的“和谐电视台”吗?CCTV 和“新华社”告诉我们:世界人民都对我们很友好。这次实在是藏不住了,所以让大家很吃惊。其实这是个好事,是推动传媒进步的一个契机。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藏不住了,就放开吧,其实大家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承受力了。
 
15. 我们总是在国际上要求开明理解,在国内却又不能存在多元化的声音和呼吁;国际上大肆叫嚣公正,在国内却不敢争取自己天赋的权利。每每涉及到自身,动辄自动倒退几十年。要不然,小心到了最后,“爱国”的帽子扣在了自己的嘴巴上。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16. 其实,你们也都是受害者。罪魁祸首是:信息不对称。

[ 以前の記事 ]
 
To be continued… Stay tuned…     |     March 15  守望麥田 · 子夜游放 
     February 20  外白渡橋 · 生命轉角     |     January 1  二零零八 · 瑞雪兆豐
  December 2  聖誕·愛戀·光影·南京     |     November 5  十一月·我很忙·未完成
          October 1  十月光景·華麗新生     |     September 10  九月北平·秋天的童話
August 18  盛夏生辰·幸福摩天輪     |     July 1  生活解構主義哲學·仲夏記事  
June 15  花樣年華·音樂魔法     |     June 1  靜安·外婆·如此美麗
      May 1  五月·光年·為愛而生     |     More 2007 Blogs  Index 2007

JSCK™ Live Center
 
Live Home     Facebook     Flickr     Picasa     YouTube     Twitter     Fanfou
 
My E-mail     My Google Talk
My Live Messenger     My QQ

 
† As for all the blogs (essays) and photos (pictures)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Shih.
 
[本版所涉之全部日誌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2 Responses to 燕京物語 · 別處天堂

  1. Pingback: Index 2008 | JSCK™ Live Blog

  2. Pingback: 燕京物語 · 別處天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