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紀行 一 · 德意志篇

 
卷首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匆匆碌碌,半年驟逝。時常自問,或是自我懷疑,活著,是要做些什么、玩些什么、付出些什么、享受些什么。似乎這樣的生活不是我想要。這興許是我所處的這個年齡所必經的一段心路歷程,是成長的陣痛、愛的代價,抑或是這個時代贈予每個人的思考。
 
一直認同那句話:我們生活在一個最壞的時代,卻也是最好的時代。
 
我的時差,也許是6小時,也許是12小時。而本篇日志的時差,半年為期。
 
以下記述的是為期半月的歐洲之行。2008年10月26日凌晨開始,歐洲進入冬令時,與上海時間之時差為7小時。
 
如今,2009年3月29日凌晨開始,歐洲結束冬令時,進入夏令時,與上海時間之時差為6小時。現在是清晨6時。
 
Application for Schengen Visa Application for Schengen Visa
Application for Schengen Visa Schengen Visa
Euros Maps of Europe
Maps of Europe
 
 
 歐洲紀行 [一] 德意志篇
 
Frankfurt, Germany
 
– 追逐太陽的旅程 –
 
以下文字選自2008年10月私人日記:
 
现在是柏林时间10月24日凌晨1点。我刚回到酒店的房间洗完澡躺在床上,这是我数天来仅有的一点点时间来记录和整理一下这边的生活。
 
通常,当我在外旅行的时候,无论是因公或是因私,我都会用酒店的信笺或者随身携带的电脑来写日记。而现在的这些文字,我都会尽量用中文来写,避免出现英文,包括音译,因为我只有在忙碌工作的间歇,记下一两句话的只字片语,而我发现,当我用中文写作的时候周围没有人能够看得懂是多么爽的一件事情。所以在目前的阶段,我必须暂时改掉在中国记录大小事情均采用英文的习惯。
 
抵达法兰克福机场是当地时间20日清晨6点。甫下飞机,入境相当顺利。据后来一些中国大陆人士向我诉说,由于他们的签证并非德国签证,因此在机场被拒入境,滞留达三个小时。我其实并不知道为何我入境如此顺利,甚至我连邀请信复印件都忘记随身携带了,但是机场海关官员只是循例看了我一眼,什么问题都没问,十分顺利地就在我的护照上盖了章。也许我的形象离恐怖分子或是想要偷渡入境的中国大陆人相差太远太远……
 
乘坐穿梭巴士来到法兰克福火车总站。清晨7点,我站在0度的法兰克福火车站,只是身着一件衬衫外加一件小西装,突然发现没带润唇膏是我的重大疏忽,幸好我还可以抿抿嘴唇湿润一下…… 乘火车经科隆抵达哈恩,在哈恩的车站,踏着被深秋寒风吹黄的树叶铺满的金色路面,道路两侧整齐地停放着毫无灰尘的轿车,刹那间的感觉便令我深刻地爱上了这个地方。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除了身临其境,我并没有用文字表达的能力。 
 
Frankfurt Main Railroad Station Frankfurt Main Railroad Station
Frankfurt Main Railroad Station Frankfurt Main Railroad Station
German Railroad to Haan Haan Railroad Station
Haan Railroad Station Haan Railroad Station
Haan Railroad Station Hotel Savoy Room 251
 
Haan, Germany
 
这里的天气,很冷。我套上了大衣,拖着行李箱,拿着手提小包,看着过往的闲适的行人,或是散步或是溜狗,就这样,我走过若干条街道,来到了预定的酒店。这是一座四星级的酒店,当然它的感觉和中国大陆四星级酒店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和香港及台湾一样,酒店小巧精致、干净整洁、简洁明快、温馨舒适。除了不提供牙刷牙膏拖鞋造成小小不便之外,一切都很好。不过出于环保和节能的考量,这的确也是情理之中,因此并不会对事先做好万全准备的我造成任何的影响。
 
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进了房间打开电视调到 CNN 是最惯常的动作,因为在国内,除了东方卫视还可以看看之外,着实没有什么电视可看;而在国外,CNN 无疑是最亲切的乡音,它的一些广告、过度段落、音乐,都是耳熟能详,也能够让我在即便没有网路的时候,时刻掌握全球最新的资讯。
 
这里的空气,很新鲜。酒店周边都是一些精致的礼品店,或者小餐馆、甜品店。白色或是灰色的房屋,阳台上都是色彩鲜艳的鲜花,整整齐齐。德意志银行就在边上,街区中心的喷水池点缀得恰到好处。中午1点,在一家馅饼店点了一份馅饼和一杯咖啡,少糖。餐后,散步,去一家模式类似 Muji 的创意生活家居/服饰商店逛了一下,了解了一下这边的物价水平。然后陪同同事去银行换了小面额的纸币,不然用500欧元结20欧元不到的帐就未免太离谱了。
 
午后的街景,仿若世外桃源。远离远东城市共有的喧嚣,人心变得平静,恍然间不自觉哼唱起陈绮贞的那首歌。此时此刻,想必没有任何一首歌比这首歌更加能够令人思绪万千了。
 
这里的景色像你 变化莫测
 
这样的午后 我坐在九份的马路边
 
这里的空气 很新鲜
 
这里的感觉 很特别
 
仰望这片天空 遥寄我对你的思念
 
……
 
Neuer Markt Café Neuer Markt Vicinity
Neuer Markt Vicinity Neuer Markt Vicinity
 
Düsseldorf, Germany
 
……
 
临近傍晚时分,七点的时候,天色才渐渐变暗。一个人坐在酒店大堂,隔窗看到了来自英国、比利时、荷兰、丹麦的一些同事陆续到达。我们被互相引荐。
 
7时30分,在酒吧喝酒,寒暄,互相介绍。晚上8时,一行20人来到一家典型的德国餐馆,在一张长条形的餐桌上共进晚餐,直到11点。这晚,我喝了两大杯啤酒(就是德国那种超大的啤酒杯)、两杯红酒、一杯超级厉害的白兰地……
 
21日,清晨八点,天色还有点暗,和丹麦同事一起驱车前往杜塞尔多夫的展览中心。路上都是赶赴展会的车辆,但是却不显拥挤混乱,因为大家都遵守秩序,一切有条不紊。我的上海同事告诉欧洲同事,在中国大陆,几乎是没多少人懂得交通规则的,随意变道,混抢插档比比皆是。一位来过中国的欧洲同事坦言,他在上海坐计程车的经历,令他惊恐万分。我告诉他,上海的交通秩序在中国大陆来看还是最好的了,他并没有看到过更加野蛮的行车方式。
 
不过在这里,我虽然依然总是选择坐在我中意的轿车后排靠窗,但是我却时时系紧安全带,因为车速太快,车的性能太好。路上似乎只有 BMW、奥迪、奔驰、大众、保时捷,并且都是相关品牌的高端系列。
 
9点整抵达展览中心。展览中心的规模或许是位于浦东的新国际博览中心的7-8倍。而软件和服务也是无可指摘,至少不会发生上个月我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的大厅严厉斥责展会的工作人员及保安人员十分低级的服务这样的事情。
 
每天的作息无非是这样:7时25分醒来,5分钟赖床,8时出发,9时正式开始工作,18时结束工作,19时返回酒店休整换休闲装,19时30分酒吧小酌,20时开始共进晚餐,应酬直到23时或24时,乃至更晚。
 
每天的工作午餐就是面包+芝士+德国香肠+芥末。工作的时候就是工作,玩的时候就是玩,这和我的习惯十分相似。只是…… 我发觉…… 在公共场合面对很多人吃德国香肠为什么总有那么一点不雅观…… 不过我看他们都吃得津津有味,我也毫不拘泥地乐在其中。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From Düsseldorf to Haan
 
欧洲人是十分注重礼节的,尤其是仪表。他们会穿着十分挺阔的衬衫,用很多香水,不论男女。所以他们所到之处,就会弥漫一股香气。而我实在不高兴把我的香水带到这里来,想来我的天然体香已经够了…… 当然,在着装方面,也一如我的风格:
 
21日,一件P牌黑白条纹领带衬边白色衬衫 + 一件黑色西装 + 一件C牌外套 + 一双黑色皮鞋;
 
22日,一件D牌双领白色衬衫 + 一条F牌黑银条纹日式领带 + 一件黑色西装 + 一件C牌外套 + 一双黑色皮鞋 + 一条围巾;
 
23日白天,一件D牌黑色衬边白色衬衫 + 一件黑色西装 + 一件C牌外套 + 一双黑色皮鞋;
 
23日晚间,一件黑白条T恤 + 一件黑色夹克外套 + 一条深蓝色牛仔裤 + 一双D牌白色/金色运动鞋;
 
24日,一件E牌粉红色衬衫 + 一件黑色西装 + 一件C牌外套 + 一双黑色皮鞋;
 
25日,……
 
Hotel Savoy Room 251 Hotel Savoy Room 251
Hotel Savoy Hotel Savoy
Hotel Savoy Hotel Savoy
 
展会期间,我拜访了很多从未谋面的外国同事,拜访了来自英国、比利时、荷兰、丹麦、瑞典、爱尔兰、芬兰、挪威的一些客户,会见了一些从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来的供应商。在诸多方面,其实对我有很大的长进,获益匪浅。
 
21日的晚上,和来自捷克布拉格的一位欧洲朋友谈论东欧,谈论那个被苏联占领的年代,谈论布拉格,谈论中国的奥运,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与人权,中国的宗教和中国人的信仰,国民认知,谈论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
 
22日的下午,我在展会上被一个日本人误以为是日本人。此前,我已经被三次误以为是日本人了…… 第一次在浦东机场安检,安检叔叔用日语叫我把电脑拿出来…… 第二次在飞机上,人家问我是不是 from Japan…… 第三次在餐馆午餐,老板又把我当日本人…… 我都告诉他们,我是中国人,from Shanghai。
 
22日的晚上,在酒吧,坐在吧台边,先后和一个中年西班牙同事、一个年轻的荷兰同事、一个年轻的比利时同事聊天,谈论金融危机对欧洲和中国的影响,谈论环境保护,谈论F1,谈论上海,谈论中国人和日本人的礼仪和日常规范,比如交换名片时候是否需要双手接住、交谈时候是否需要眼神直视对方,谈论中国菜和中国的餐馆,只是我很诧异他们那边中国餐馆的菜名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好吧,我承认,我们还谈论性,因为有个年轻人似乎是喝得半醉了。他们问我中国人是不是不能接受这样的开放话题,我说中国大陆人现在比美国和欧洲都还开放了…… 当美欧意识到适当的禁欲主义是对性文明的重要补充的时候,中国大陆正进入到性解放的最高潮。我丝毫也不喜欢这个现状。
 
24日上午,我和我们展位一位韩国人聊天。我们互相学习彼此的语言。她叫尹善珠,很典型的韩国名字。我也知道了我的韩文名字是这样写的:사신준,是一个很不错的名字。不过我也知道我的中文名字的日语发音十分难听,所以朋友给我起了一个日文名字,就叫 Seiya San / Kun 吧…… 我当场临摹写下的韩文得到了这位韩国人的赞许,说我写字很好看,看来不管是中文、日文、韩文、英文、法文(和英文的写法不尽相同),我都能写得很好看,哈哈哈,除了阿拉伯文……
 
此间,我也了解到普通欧洲人对美国的感恩和依赖。他们感谢美国在二战期间把欧洲人解放出来,也感念美国对于世界各个领域的重大贡献;东欧人对加入北约持支持态度,他们知道那样才会让自己安全,免于被俄国蹂躏;他们对于美国大选的兴趣远远大于对本国政治格局的变化的关注,因为美国的领袖地位是由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而决定的,美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这绝非偶然,而是这种制度的优越性所体现的必然;欧洲人十分真性情,他们喜欢就说喜欢,讨厌就说讨厌,赞同就是赞同,反对就是反对,不会虚伪,不会敷衍,不会拐弯抹角。
 
他们对中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包括文化、食物、历史、上海等等。我邀请他们在方便的时候访问中国。
 
其实,我是超级讨厌无谓应酬的人。所以一开始我会把它拒之门外,因此在中国,我极少应酬,有应酬也是和外国客户。因为我实在不喜欢和那些中国客户一起吃饭,那种氛围我不喜欢。而这边的应酬,或者换个词语,叫做娱乐或者社交,如果你真的把自己 enjoy 在里面,还是很有乐趣,也会迸发很多火花的,比如当我提到希拉蕊柯林顿的那句名言时,引发那样的共鸣。
 
虽然已经从起初的陌生惶恐到了后来的适应乃至享受,不过累是实实在在的。我喜欢把这样的过程记述下来,因为很多人恐怕只看到了很多事物的光鲜一面,却忽视了它们的另一面。我也喜欢把更加真实的立体的内心状态记录下来,因为那会说明,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完美无憾的。
 
所以一些人们对我的欧洲之行大加赞许或者表露羡慕之情,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天来很多时候,我的压力大到令人无法喘息。这样的我,才是真实的我。不仅有智慧、敏锐、果敢、自信的一面,也会有惶恐、不安、浮躁、胆怯的一面。
 
The Exhibitor Pass The Exhibitor Pass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Hammer on the Way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Chinese and Korean
 
22日和23日的晚上,是在同一家意大利餐厅共进晚餐。与英国的 Simon, Richard, Chris,丹麦的 Jesper, Henrik, 荷兰的 Dick, Bas 等等等等共进晚餐,两张长条餐桌,烛光摇曳,每人面前三四个不同的酒杯,多把银质的刀叉调羹,很多盘碟。从前汤到开胃菜到第一道菜到过渡匹萨到第二道菜到过渡沙拉到三文鱼到意大利面到甜品到水果,从开胃酒到啤酒到红葡萄酒到白葡萄酒到水果鸡尾酒到餐后有助消化的白兰地。
 
21日和24日的晚上,是在一家德国餐厅共进晚餐。古拉什汤作为前汤,有点类似中国的罗宋汤,味道很好;猪排和鱼也十分美味。德国的风格和意大利的风格的确是截然不同的,这时的欧洲在我眼里,已经不是一整块的整体概念,而是有了更加感性的认识。正如即便是在上海,静安区和徐汇区也是有着许多的差异。也正是这些差异,造就了世界的缤纷斑驳。
 
我很欣赏欧洲人从不敬烟从不劝酒的习惯,事实上我并不十分了解很多中国大陆人的心态为什么他们那么喜欢强迫别人喝酒或是抽烟,他们是否把此作为表示友好的一种方式?不过至少对我来说,即使在工作应酬场合,我也从不抽烟,甚少喝酒。只有两种情况之下我会喝酒,一种是盛大聚会超级高兴,一种是独自一人极度悲伤。
 
当然,也许我在德国这几天所喝的酒要超过我此前喝酒的总量了,虽然我的酒量总是不错……
 
Speckstübchen German Rstrt Speckstübchen German Rstrt Speckstübchen German Rstrt
Speckstübchen German Rstrt Speckstübchen German Rstrt
 
欧洲的这些朋友们十分在乎我对于欧洲的观感,他们会问我我回到中国会怎样向我的家人和朋友介绍这个地方。有人说,你留在欧洲吧,在布鲁塞尔开个公司。我说你是在做梦吧,也许你可以去竞选美国总统……
 
我向有些欧洲朋友透露了我的旅行计划,他们给了我一些不错的建议。也许这会有助于我之后的旅行行程。
 
时常,身边会出现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芬兰语,那样的话我只能茫然地看着他们了……
 
From Düsseldorf to Haan
From Düsseldorf to Haan From Düsseldorf to Haan
From Düsseldorf to Haan From Düsseldorf to Haan
 
我在德国的手机号码是 +49 0176 5252 2432。这个号码是和我的中国大陆号码交替使用的。
 
现在是柏林时间24日下午2点,中国中原时间24日晚上8点。自从26日零点开始,时差改为7小时。
 
所以,也许如今时常会念想的话是:你那边几点?
 
和你说再见,从此宽广宇宙,只可容纳挂念;我的海角天边,一早七点,从回忆的赤道线,是你深宵两点。
 
轮到我晚宴,阳光轻抚你面,不可同用晚膳;也想给你糕点,挥手一刻,从来不可以幸免,独个在冥想:你那里几点?
 
 
Düsseldorf Messe (Glasstec) Düsseldorf Streets
Düsseldorf Streets Düsseldorf Streets
Düsseldorf Streets German Railroad to Cologne
German Railroad to Cologne City Hotel, Cologne
 
Cologne, Germany
 
Cologne Main Railroad Station
 
Cologne Main Railroad Station Dome of Cologne Plaza
 
Dome of Cologne Plaza
 
街頭藝人。
 
Dome of Cologne Plaza Dome of Cologne Plaza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這邊有一個人,我卻忘記影一張照。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Dome of Cologne Vicinity
 
難得發現了兩個中文漢字——“上海”餐廳。哈哈。
 
Dome of Cologne Vicinity Dome of Cologne Vicinity
 
冰激凌大廈,好想爬上去嘗一口。
 
Dome of Cologne Vicinity Dome of Cologne
 
 
Rhine River
 
Cologne Main Railroad Station Rhine River
 
很多人知道我喜歡張敬軒的《誘惑的街》,可是卻幾乎沒人知道我是何時開始喜歡上的。
其實,我真正愛上這首歌,是在萊茵河邊,坐在河邊的長椅上,地上星星點點梧桐落葉。
望著眼前的游輪,人潮熙攘的岸邊,年長者散步,孩童們狂歡,吹著海風,側耳傾聽——
只是你生在誘惑的街,只是你生在沉倫的午夜,血裏的狂野,對真實與幻覺,已無分別……
 
Rhine River Rhine River
Rhine River Farmer's Gruppe, Rhine River
 

[ 以前の記事 ]
 
To be continued…
 

January 1  二零零九 · 回顧與展望    

     December 22  聖誕光影 · 普世歡騰

November 25  金秋明月 · 十年宮闕 (下編)    

     November 18  金秋明月 · 十年宮闕 (上編)

October 12  廿五年華 · 銀色生辰    

     October 12  盛夏紀行 · 愛在香港

October 6  恍然今夏 · 澳門記憶    

     August 12  忽而今夏 · 香港印象


 

Live Blog     Facebook     Flickr     Picasa     YouTube     Twitter     Fanfou

 
 
My E-mail     My Google Talk
My Live Messenger     My Tencent QQ

 
† According to federal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all the contents, including articles, pictures, or otherwise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C.K. Shih.
 
[本網站所涉之全部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中華民國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3 Responses to 歐洲紀行 一 · 德意志篇

  1. Pingback: Index 2009 | JSCK™ Live Blog

  2. Pingback: 歐洲紀行 一 · 德意志篇

  3. Pako says:

    OH MY GOD 我也好喜欢诱惑的街… 喜欢张敬轩唱多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