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外灘 · 夢想的交界

 
 
The Bund for Century: Across the Boundary of Dream
 
Panorama of The Bund, Shanghai
 
我對著黑白照片開始想像,爸和媽當年的模樣,說著一口吳儂軟語的姑娘緩緩走過外灘。
消失的舊時光,一九四三。在回憶的路上時間變好慢,老街坊小弄堂,是屬於那年代白牆黑瓦的淡淡的憂傷。
消失的舊時光,一九四三。回頭看的片段有一些風霜,老唱盤舊皮箱,裝滿了明信片的鐵盒裏藏著一片玫瑰花瓣。
 
——《上海一九四三》
 
[ 序 ]
 
本文以時間軸為線索梳理外灘發展與變遷的軌跡,輔以地標式鋪展,以記敘外灘萬國建筑博覽群的縱橫沿革。
 
坐擁160多年歷史的外灘,作為上海地標,自1943年起以國父之名命名為中山東一路,全長1108米,南起上海中正東路,北至蘇州河上的外白渡橋,東面即黃浦江,西面是上海金融外貿機構的集中地,沿路有二十餘座折衷主義風格及古典文藝復興主義大樓,被譽為「萬國建築博覽群」,近年來上海外灘天幕的後方又被新建的許多摩天大樓改變不少。
 
外灘是上海租界區以及整個上海近代城市開發的起點。1843年前,這裡還是黃浦江邊的一片泥灘。1844年起,這一帶被劃為英國租界,英國人使用這塊地區作為碼頭,不久這裡開設了最早的一批洋行,其中最有實力的是英資公司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 & Co.,外灘27號)、寶順洋行(Dent & Co.,外灘14號)、老沙遜洋行(David Sasson and Sons Company,外灘24號),以及美資的旗昌洋行(Russell & Co.,外灘9號)。1848年,英國人和美國人在這裡鋪築了馬路,加固了江岸,並將這條濱江道路命名為「Bund」,迄今依然是上海外灘的官方英譯。
 
The Bund 1887
 
1868年,今天的黃浦公園(原名外灘公園)建立,這是上海最老的一座公園。直到1928年蔣中正領導中國國民黨北伐勝利、統一中國之前,外灘公園只對西方人士開放。19世紀末開始,上海外灘漸漸成為租界區管理機構、銀行、酒店等建造它們體面旗艦建築的地區。逐漸地,租界初期在這裡建立的比較矮小的建築被拆毀,新的豪華大廈摩肩鼎立。1928年7月1日,外灘公園正式對華人開放。至1930年代的黃金十年(Golden Decade),今日上海外灘的天幕基本成形。
 
The Bund 1930s
 
1840年代前,上海外灘還是一條蘆葦叢中泥濘的纖道。依據《南京條約》五口通商條款,1846年上海闢為商埠以後,許多外國的銀行、商行、總會、報社雲集,一幢幢商業大樓拔地而起,曾是西方諸國在上海的政治、金融、商務和文化中心。經過約一個世紀的營建,北起外白渡橋,南抵金陵東路,在這個僅有三裏長的弧線上,鱗次櫛比地矗立起52幢風格迥異的大廈,有英國式、法國式、西班牙式、希臘式、文藝復興式等等。當年各國的領事館,如英國領事館、法國領事館、俄國領事館等,大多集中於此。外灘也是國際金融資本在中國的大本營。
 
The Bund 1930s
 
1949年大陸淪陷後,外灘的大多數建築都被管治當局的組織機構使用。經歷國家發展的全面停滯與倒退,到1980年代為止,上海外灘的外貌基本沒有多少變化。而始於80年代末的市政建設深深地改變了外灘的相貌;過去直接在外灘江畔的碼頭均被搬遷,江畔的防汛牆也獲得了修復和加固;在建造中正東路高架公路進入中山東一路的介面處時,將外灘天文臺整體向南平移約50米;在外灘的最北段蘇州河注入黃浦江處建造了上海市英雄紀念碑。此外,一些大樓後來被租給外資或國有的企業公司。近年內關於上海外灘建築群申請世界文化遺產的建議也引起了一些討論。
 
The Bund 1990s
 
The Bund 1983 The Bund 1983
The Bund 1983 The Bund 1983
 
1995年9月30日,由上海市檔案館籌建的外灘歷史紀念館正式開館。紀念館以大量的歷史照片為主,輔以具有代表性的檔案文獻、實物,展示了上海開埠170年來外灘的變遷歷史和整個上海的發展軌跡。
 
The Bund 1983 The Bund 1990s
 
2007年8月18日上午,外灘地區全面封閉,綜合改造正式開工。
 
The Bund 2007
 
2008年2月22日子夜,外灘著名的「亞洲第一彎」封閉拆除。
 
The Bund 2008
 
2008年3月1日零時,外白渡橋封閉,整體遷移予以修繕。[另見 豆瓣專題相冊,攝於2008年2月23日。]
 
Garden Bridge 2008
 
2009年4月8日淩晨,外白渡橋回歸合攏,並向市民開放。[另見 豆瓣專題相冊,攝於2009年4月10日。]
 
Garden Bridge 2009Garden Bridge 2009Garden Bridge 2009Garden Bridge 2009
 
2010年3月28日上午,外灘綜合改造工程竣工,外灘全面開放。
 
The Bund 2010
 
日前撥冗前往外灘觀光,並行拍攝一組照片。全新登場的外灘,立面及道路劃分清晰,錯落立體、簡潔明快、浪漫雅致,間或嵌入四大主題廣場,既有區隔,又有融合,將外灘地區的風貌與功能一併呈現,堪稱近百年來外灘最成功、最富遠見的一次華麗轉身。
 
不知是否見我身份尊貴,外灘幾乎以全面清場的姿態迎接我和朋友的蒞臨。整個外灘空曠寥寥,讓我得以有幸於新外灘漫步,并對這一世紀地標進行一番細致的人文觀察與影像記錄。在這座城市罕見的四月寒風中,穩健豁達地見證並分享外灘的百年歷史變遷。
 
GPRS Orientation on Mobile Phone The Tripod on the Bund
 
陳毅廣場 (Mayor Square)
位置:南京東路外灘。
功能:市民遊行,政治集會。
 
Mayor Square
 
Mayor Square
 
Mayor Square
 
Waterfront Terrace on the BundWaterfront Terrace on the Bund
 
Waterfront Terrace on the Bund
 
抖動的鏡頭前方,一對外國情侶正在熱吻。
 
Waterfront Terrace on the Bund
 
金融廣場 (Financial Plaza)
位置:福州路外灘。
功能:節日慶典,公益活動。
 
Waterfront Terrace on the BundWaterfront Terrace on the Bund
 
Waterfront Terrace on the Bund
 
Jeremy Shih on the Bund
 
Nightscape of Whangpoo River
 
Nightscape of Whangpoo River
 
Nightscape of Whangpoo River
 
「外灘灑水隊」在某種程度上減輕了先前對於外灘改造之后軟體質素問題造成環境不堪的擔憂。
 
Cleaners on the Bund
 
黃浦公園廣場 (Whangpoo Park)
位置:蘇州河外白渡橋側。
功能:游客休憩,情侶約會。
 
Whangpoo Park
 
這個角度記錄外灘,實屬我的重大發現。事實上,當你從不同角度觀賞生活本質的時候,往往會發現很多不同的光景。
 
Whangpoo Park
 
Garden Bridge 2010
 
氣象廣場 (Observatory Plaza)
位置:中正東路外灘。
功能:觀光遊覽,人文拾遺。
 
外灘信號台(The Gutzlaff Signal Tower),得名於17世紀德國傳教士 Karl Friedrich August Giitzlaff, Cnarles Gutzlaff (1803-1851),俗稱外灘天文臺、外灘燈塔,位於上海中山東二路1號,外灘南端。如今,其底層為外灘歷史陳列室,二層為露天咖啡館。
 
1907年9月,上海法租界建立圓柱形的氣象信號台,總高50米,塔高36.8米。該建築一直沿用至今。
 
Shanghai Monument to the Heroes The Gutzlaff Signal Tower
 
Observatory Plaza Observatory Plaza
 
追溯歷史,從一些反映上海黃金年代的老照片和明信片上不難發現,在外灘信號台以北不遠處的廣東路口,矗立著一座舉世聞名的雕像——和平女神像(Statue of Peace),與紐約的自由女神像(Statue of Liberty)遙相呼應。
 
Statue of Peace at War Memorial Square
 
Statue of Peace at War Memorial Square
 
Statue of Peace at War Memorial Square Statue of Peace at War Memorial Square
Statue of Peace at War Memorial Square Statue of Peace at War Memorial Square
Statue of Peace at War Memorial Square
 
這座紀念碑就是堪稱「上海第一碑」的外灘「第一次世界大戰紀念碑」(又稱 「和平女神像」)。其前身為建於1898年的伊爾底斯紀念碑,茲以紀念1896年夏天暴風雨中沉沒於黃海的德國炮艦伊爾底斯號(Iltis)。雕塑家格奧爾木•米勒將一根長6米從沉船上取來的斷桅聳立在大理石的基座上,桅杆的下端圍放著青銅鑄造的花環,繪有十字架的軍旗和似乎仍被海風吹得微微鼓起的帆布。直至1918年12月2日夜晚,紀念碑被一批未明身份的歐洲人推倒,時值德國戰敗。
 
1924年2月,為了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同時為了紀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上海旅外僑民回國參戰的死難者而建。愛多亞路(今中正東路)外灘上豎起一座和平女神像。神像正面朝西,由上海的英美法僑民團體建立。和曼哈頓港的自由女神像不同,從海上到達的人們看到的是女神的背影。她左手撫一戰爭中失去母親的兒童,以使他不再受到傷害;右手正欲放於一位失去兒子的母親的頭頂上,以撫慰她心靈中深深的創傷。這種悲憫的造型,讓幾乎所有國籍的人們都自發獻上了鮮花。
 
這座紀念碑由英商馬海洋行(Messrs Spence, Robinson & Partners)的 J.E.March 負責設計,設計獎金高達750兩銀子,由工部局、公董局各承擔一半。紀念碑高度為37.94米,它是我國當時最高的紀念碑。紀念碑呈長方形盒狀建築物,整個紀念碑底座由鋼筋混凝土砌成,中間為空心,牆面貼有花崗岩,碑身鐫刻著紀念文字和在一戰中死難的上海僑民的姓名,兩旁裝飾銅雕的盔胄盾甲等古代戰爭用具。碑座背面, 「功炳歐西,名留華夏」八個大字,赫然而書。碑頂的上方,就是巍然而立的和平女神像。這尊女神像雙翼高展,腳下孺子分居兩側,怡然牽裙。女神像在黃浦江邊勾畫出了一個莊嚴而生動的空中輪廓,為圓弧形的外灘建築群增添了一道別致的新風景。
 
1923年,紀念碑的地坪、碑身及周圍的環境都已建好,但和平女神的青銅像直到1924年初始運抵上海。
 
1924年2月16日正午時分舉行隆重的落成典禮。落成典禮盛況空前,近萬人湧向外灘,從法大馬路口到廣東路口,途為之塞。當紀念碑的幕布卸下時,外灘一帶歡聲雷動。萬國商團軍樂隊先奏樂,繼牧師為陣亡者禱告,此時黃浦江上的外國軍艦齊鳴禮炮。接著法國軍樂隊再奏樂,由義大利領事先向碑基敬送花圈,隨後各國領事、陸海軍、工部局、公董局的代表繼之。最後由工部局和公董局總董分別再作演說,參加典禮的貴賓有各國駐滬的領事,以及中國方面的淞滬護軍使何豐林、員警廳廳長、外交交涉員、海關監督和上海縣知事等。下午三時許典禮全部結束。
 
1941年底,日本侵略軍跨過蘇州河,佔領了公共租界的中心區。作為敵對國標誌性的建築物,和平女神像被野蠻地拆下,兩邊銅雕的盔胄盾甲等古代戰爭用具被拆毀,部分被熔鑄成炮彈,至於碑面的文字則被全部磨去。和平女神已逝,和平也化為烏有。這是上海在淪陷之前最黑暗的時候。
 
1945年8月,在國民政府領導下,抗戰終於勝利,日本投降後,將尚殘留的和平女神像歸還予英國駐滬領事館。
 
1990年代以來,關於復建和平女神像的建議在上海朝野日益升溫。據悉,市政部門已經有意在2020年前復建神像。
 
# # #
 
追昔撫今,結束外灘濱江的觀光路線之后,開始欣賞沿岸的外灘萬國建筑。
 
中山東一路1號,建於1913年,原名亞細亞大樓(Asia Building),現為中國太平洋保險公司。
中山東一路2號,建於1910年,原名上海總會大樓(The Shanghai Club Building),名揚遠東的上流社會高級俱樂部,典型的英國古典式建築,它有當時最長的酒吧,酒吧櫃長達110.7英尺。 后為東風飯店,現已停業。
中山東一路3號,建於1922年,原名有利大樓(Union Building),現為外灘3號(原為外灘4號)。
中山東一路5號,建於1925年,原名日清大樓(Nissei Building),現為外灘5號。
中山東一路6號,建於1897年,原名中國通商銀行大樓(China Merchants Bank Building),現為外灘6號。
中山東一路7號,建於1908年,原名電報大樓(Telegraph Building),現為泰國盤谷銀行上海分行。
中山東一路9號,建於1916年,原名旗昌洋行大樓(Russel & Co. Building),現為夏姿品牌旗艦店。
 
Six, Seven and Nine on the Bund
 
中山東一路10-12號,建於1923年6月23日,原名滙豐銀行大廈(HSBC Mansion),曾為上海市府大廈(Shanghai City Hall),現為上海浦東發展銀行(SPDB)。
 
The HSBC Mansion, once Shanghai City Hall
 
之所以將兩個毫無關聯的 Logo 置於兩側,是因為我發現,這幢建筑足以與華府的美國白宮或臺北的中華民國總統府媲美。
 
HSBC Lion - Steven of Hong Kong HSBC Lion - Stitt of Shanghai
 
作為上海象征的兩尊銅獅,我有幸在2002年的教堂慈善義賣中偶然拍得兩尊漢白玉仿制品,至今仍為書桌「鎮桌之寶」。
 
外灘12號的滙豐銀行大廈於1921年5月5日奠基開工,1923年6月23日建成,建築面積23415平方米。這座仿古希臘式圓頂建築,是遠東最大的銀行建築,也是世界上第二大銀行建築,僅次於英國的蘇格蘭銀行大樓,被認為是中國近代西方古典主義建築的最高傑作,至今依然被公認為是外灘建築群中最漂亮的單體建築。大廈的設計者是著名的英資建築設計機構公和洋行(Palmer & Turner Architects and Surveyors)。
 
這座滙豐銀行於1923年至1955年在上海的分行大樓,當時英國人曾自稱為「從蘇伊士運河到遠東白令海峽的一座最華貴的建築」。1949年以後,作為上海市政府辦公場所,稱為「市府大廈」,直至1995年。今天,外灘12號是上海浦東發展銀行的總部駐地。門口置有兩尊銅獅,分別以當時滙豐香港分行總經理 A.G. Stephen 和上海分行總經理 G.H. Stitt 命名,迄今仍是上海的象徵之一。
 
在滙豐銀行大廈八角形門廳上方,原有八幅馬賽克鑲嵌的大型壁畫,八幅壁畫以滙豐設有分行的八座城市為主題,圖案依次為:上海、香港、東京、倫敦、紐約、曼谷、巴黎、加爾各答。穹頂上另有黃道十二宮及太陽神、月神、豐收女神的天頂畫。
 
大陸「文化革命」期間,土匪建議敲毀壁畫,幸得上海民用建築設計院的陳植院長以緩兵之計主張以刷上塗料代替敲毀,隨後經市府批准,壁畫遂遭塗料覆蓋,從此銷聲匿跡,並因此躲過日後「文化革命」的嚴酷浩劫。1997年11月,大廈維修時壁畫才被修繕人員發現,轟動全球。上海浦東發展銀行遂出資將其修復。
 
HSBC Mural of World Metropolis - BangkokHSBC Mural of World Metropolis - CalcuttaHSBC Mural of World Metropolis - Hong KongHSBC Mural of World Metropolis - London
HSBC Mural of World Metropolis - New YorkHSBC Mural of World Metropolis - ParisHSBC Mural of World Metropolis - ShanghaiHSBC Mural of World Metropolis - Tokyo
 
此外,據滙豐銀行大廈施工時的上海報紙記載,施工時聘請風水師,選擇動土時辰及方位,並依中國傳統,在地基下埋設壓勝錢及世界各國銀幣,同時在房梁、樓角等暗處也安放了特別鑄造的「上樑錢」。
 
# # #
 
中山東一路13號,建於1927年12月19日,原名江海關大樓(The Custom House, Shanghai),現名海關大廈。
 
那座頂端設有鐘樓的建築是著名的海關大廈,在此以前此地曾是一座衙門式的建築,1891年改建為西洋式,1893年又改建為教堂式,大樓上的大鐘四周都可以看到時針。1928年元旦敲響第一聲,每一刻鐘都會敲奏教堂鐘聲《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 Quarters | 聆聽《威斯敏斯特》鐘聲 )。這座大鐘樓,名列亞洲第一,世界第三。海關大樓頂部為逐級收攏的四面鐘樓,每日準確、悠揚的報時鐘聲使之與南側原滙豐銀行大樓一起成為外灘建築群的核心建築之一。鐘樓旗杆位置北緯31°14’20.38,東經121°29’0.02,成為20世紀20-40年代上海地理位置的標誌點,在此旗桿升起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亦曾是當代中國的象征。這幢建筑至今依然是外灘建築中高度最高、氣派最大者。
 
Customs House, Shanghai
 
Customs House, Shanghai
 
Customs House, Shanghai
 
中山東一路14號,建於1948年,原名交通銀行大樓(Bank of Communications Building),現為上海市總工會。
中山東一路15號,建於1910年,原名華俄道勝銀行大樓(Russo-Chinese Bank Building),后為上海外匯交易中心,現為外灘公共服務中心。
中山東一路16號,建於1924年,原名台灣銀行大樓(Bank of Taiwan Building),現為招商銀行上海分行。
中山東一路17號,建於1924年,原名字林大樓(North China Daily News Building),現為美國友邦保險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中山東一路18號,建於1922年,原名麥加利銀行大樓(Chartered Bank of India, Australia and China Building),現為外灘18號。
 
Sixteen, Seventeen, Eighteen on the Bund
 
中山東一路19號,建於1908年,原名匯中飯店大樓(Palace Hotel),現為和平飯店南樓。
 
Eighteen and Nineteen on the Bund
 
特意拍攝這塊指路銘牌,是要正告那些質疑我對「外白渡橋」譯名的人們:「外白渡橋」理當譯為「Garden Bridge」。
 
A Signpost at Nanking Street East
 
中山東一路20號,建於1929年9月5日,原名沙遜大廈(Sassoon Building & Peace Hotel),現為和平飯店北樓。
中山東一路23號,建於1937年,原名中國銀行大樓(Bank of China Building),現為中國銀行上海分行。
 
Peace Hotel
 
Peace Hotel
 
這里曾是我的父母的婚禮舉辦地點,可以想見他們當年的風光無限。等到他們金婚紀念,也許我會邀請他們再度蒞臨此地。
 
和平飯店坐落於外灘20號,原名華懋飯店(Cathay Hotel)。現在的和平飯店,原是美國猶太人沙遜的沙遜大廈。當時的國民政府為了彰顯國力,決定在沙遜大廈旁,建造一幢遠東最高的34層的銀行大廈。1934年正當施工時,沙遜卻無理干涉,說「在英租界造房子,高度不得超過我的金字塔塔頂」。國民政府百折不撓,將這樁官司一直打到倫敦,最後經雙方協商,中國銀行設計高度為17層,與相鄰的沙遜大廈金字塔旗鼓相當。1936年10月10日雙十國慶,財政部長宋子文主持了中國銀行大廈的奠基典禮。
 
1965年,外灘19號,由中央飯店(Central Hotel)與禮查飯店(Astor House)整合改組而來的匯中飯店(Palace Hotel)併入華懋飯店(Cathay Hotel),分別稱為和平飯店北樓(外灘20號)和南樓(外灘19號)。1992年,世界酒店組織將和平飯店列為世界著名酒店。
 
作為和平飯店的前身,禮查飯店的輝煌歷史尤需濃墨重彩。在19世紀後期,禮查飯店經常是中國最早接受現代事物的場所:1867年,該店在上海最早使用煤氣;1882年7月,在此安裝中國首批的電燈,曾引來好奇參觀的人潮;1883年,這裡成為全上海乃至全中國最早使用自來水的地方;1906年3月,這裏有上海最早的衛生設備和最早的兩部電梯,還有上海最早的屋頂花園;20世紀初,這裏首次在週六及周日的晚上舉辦「交際茶舞」,從此,交誼舞會開始在上海盛行起來。
 
在19世紀和20世紀上半葉,禮查飯店是世界各地的名人來到上海鐘愛的下榻地,他們的名單包括:英國愛丁堡公爵、美國南北戰爭中著名的五星上將、第十八任總統格蘭特將軍(Ulysses S. Grant,1879年入住禮查飯店410房間)、英國哲學家伯蘭特•羅素(1920年入住)、美國科學家愛因斯坦(1922年入住)、喜劇大師卓別林(1931年、1936年入住)、《西行漫記》的作者愛德格•斯諾夫婦(1931年入住),此外還有中國作家魯迅、英國作家蕭伯納、中國科學家華羅庚等。
 
1897年,上海道台蔡鈞在禮查飯店舞廳舉辦大型舞會,慶祝慈禧太后六十壽辰官方紀念。應邀出席舞會的有各國駐滬領事和旅滬的外國富商。
 
1909年,中、美、英、法等國在匯中廳召開了萬國禁煙大會,名留青史。
 
1911年末,國父孫中山先生赴南京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途經上海出席全市各界在匯中廳舉行的歡迎大會,並提出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著名口號。
 
1927年,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先生與宋美齡女士在匯中廳舉行訂婚典禮。
 
1982年4月24日,我的父母在和平飯店匯中廳舉辦盛大婚禮慶典。
 
此後,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美國總統柯林頓夫婦、日本前首相石橋湛三均下榻或就餐於此處。
 
此外,極具戲劇化的軼事是,1919年,操有一口流利英語的禮查飯店侍應生周祥生(1895—1974)意外揀到一大筆盧布,兌換了500銀元,跳槽在鄰近的百老匯路、武昌路口開辦了祥生汽車行(Johnson Taxi Co.),後來成為上海灘的出租汽車大王。1930年,當選上海市出租汽車同業公會會長。是年,美國通用汽車公司和美孚、亞細亞等石油公司的汽車、汽油,為應付世界經濟危機,一再跌價競銷,祥生汽車行抓住機遇,以付定金20%的方式一次向美國通用汽車公司購進雪佛蘭牌轎車60輛。1931年,其友季賓臣(新順記五金店副經理)提供3萬兩白銀幫祥生擴大車行業務。周祥生得銀後,即以100兩白銀兌45.5美元的比價向花旗銀行兌換美元,用以訂購雪佛蘭轎車400輛。兩個月後,100兩白銀兌換美元的比價降至24美元,加上購進的部分轎車轉手出售,雙雙獲利。1932年元旦,祥生汽車行更名祥生出租汽車有限公司(現今上海的強生出租汽車公司亦為取其滬語諧音得名),額定股金10萬元,祥生入股6.5萬元,出任董事長兼總經理,總公司設於北京東路西藏路口(今上海市出租汽車公司所在)。九一八、一二八等事變後,全國人民掀起抵制日貨高潮,祥生又將公司電話號碼改為 40000,意指「4萬萬同胞」。在與外商車行進行激烈競爭中,祥生出租汽車不斷改善經營管理,企業迅速發展,到抗戰開始前夕,股金達50萬元,擁有汽車230輛,設分行22處,職工800余人,成為上海最大的出租汽車公司。戰後,祥生交通公司開張,置卡車、轎車等90餘輛。1949年上海淪陷後,祥生公司被迫停業,周祥生轉營華商舊貨商店,旋被併入華藝舊貨商店。1959年,周祥生退職。
 
# # #
 
中山東一路24號,建於1924年,原名橫濱正金銀行大樓(Yokohama Specie Bank Building),現為中國工商銀行上海分行。
中山東一路26號,建於1920年,原名揚子大樓(Yangtze Insurance Association Building),現為中國農業銀行上海分行。
中山東一路27號,建於1922年,原名怡和洋行大樓(Jardine Matheson Building),現為外灘27號。
中山東一路28號,建於1920年,原名格林郵船大樓(Glen Line Building),現為上海文化廣播影視集團。
中山東一路29號,建於1914年,原名東方匯理銀行大樓(Banque de l’Indochine Building),現為中國光大銀行上海分行。
中山東一路33號,建於1873年,原為英國駐滬總領事館(United Kingdom Consulate General Shanghai),現為半島酒店。
北蘇州路20號,建於1934年,原名百老匯大廈(Broadway Mansions),現名上海大廈。
 
據悉,為了讓世人瞭解這些建築的歷史,上海市府已經邀請專家學者重寫銘牌,逐一懸掛於建筑門派之側。首批銘牌包括滙豐銀行大廈、海關大廈等24座歷史著名建築。
 
 
 
Loo-Kia-Tzui Pentafield: Skyscrapers and Riverside
 
日前途徑浦東小陸家嘴地區,時值連接五條道路的「東方浮庭」建成,遂將此處的摩天大樓及濱江景致收錄鏡頭之內。
 
JM Tower and SWFC
 
JM Tower and SWFCOriental Pearl Tower
 
聽過一個日本人和一個美國人評價上海的東方明珠,也許從外視角度和內視角度看待問題,會有差別。
也許,十幾歲的時候覺得她很神奇,二三十歲會覺得她很難看,五六十歲的時候興許才會覺得她很美。
已知的和未知的,已發掘的和待探求的,萬物沒有恒定,就像一望無際的碧海藍天。人心也是會變的。
 
Oriental Pearl TowerOriental Pearl Tower
 
這樣的天空色彩令人驚嘆。事實上,本篇日志所涉全部照片均未經過 Photoshop 處理。這才是真實的上海。
 
Oriental Pearl Tower
 
LKT PentafieldLKT Pentafield
 
LKT Pentafield
 
Riverside Boulevard
 
[ 跋 ]
 
繾綣百年歷史印記的外灘,承載著一座城市乃至一個國家的大大小小的夢想 ——
而這些夢想,無外乎是關於自由、民主、平等、均富、中道、理性、和平、和谐社会的复兴,
以及對於良善人性的憧憬、普世價值的探索、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對於個體幸福的孜孜追求。
 
The Bund for All: Dream Big Dream.
 
The Bund 2010
 
The Bund 2010
 
 The Bund 2010
 

                             


[ 以前の記事 ]
 
To be continued…
 
February 26  晨鐘暮鼓 · 旅行的意義    

     January 1  二零一零 · 感念與暢想

December 18  聖誕申城光影誌慶    

     October 3  夏遊杭州西湖掠影

September 15  盛夏生辰 · 友達一光年    

     August 25  生辰紀念 · 八二五專文

July 21  歐洲紀行 十 · 愛在深秋    

     July 14  歐洲紀行 九 · 物誌物語


 

Live Blog     Facebook     Flickr     Picasa     YouTube     Twitter     Sinamicro

 
 
E-mail  Google Talk  Live Messenger  Tencent QQ


* Access Official Website JSCK™ Live Home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visit JSCK™ Live Blog for best visual effect.
 
† According to federal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all the contents, including articles, pictures, or otherwise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C.K. Shih.

 

[本網站所涉之全部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中華民國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ultur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百年外灘 · 夢想的交界

  1. Pingback: Index 2010 | JSCK™ Live Blog

  2. Pingback: 百年外灘 · 夢想的交界

  3. says:

    恩,你的介绍真详细啊,长见识了,没想到外滩改造的真漂亮啊 ,今年夏天我有眼福了恩恩,可能是你身份比较高贵吧,哈哈,外滩为迎接你这位贵宾,清场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