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沉醉 · 情迷四方城

 
 
Passion in Peking: Everlasting Spring Awakening
 
Map of Peking with My Mark
 
One Night in Peking,我留下了許多情,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
One Night in Peking,你可別喝太多酒,不敢在午夜問路,怕走到百花深處。
人說百花的深處,住著老情人,縫著繡花鞋;面容安詳的老人,依舊等著那出征的歸人。
想著你的心,想著你的臉,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北京一夜》
 
[ 序 ]
 
品嘗了夜的巴黎,踏過下雪的北京;累積了許多飛行,用心挑選紀念品。看過了許多美景,卻更容易迷失在地圖上每一道短暫的光陰。
晨光中重返北京,已是連續第四年。雖然未如九月秋高氣爽,但縷縷春光的明媚午後和陣陣春風的迷離夜晚告訴我:這次還會不一樣。
 
一、古今時代 之 縱貫帝都篇
 
I. Peking Airport and Urban Scenes
 
甫抵北京機場三號航站樓,光線透過光幕穹頂灑向機場的每一個角落,熟悉的海寶令人倍感親切,卻又夾雜一陣酸楚:身在異鄉,海寶都被整形了。
 
Peking Airport Terminal 3 Peking Airport Terminal 3
 
無論是5月在廣州白云機場或是6月在北京順義機場,每個地方的海寶造型各異差別甚遠。興許是要體現上善若水、海納百川,多元文化共存共榮的上海精神。
 
Haibao in Different Cities
 
一日之内,由南往北、又由北往南縱貫四方城。坦率而言,對於北京機場三號航站樓的整體設計,我贊譽有加。但是方才領略完北京機場的寬敞、通透、大氣,又在北京的鬧市城區活生生看到一匹黑馬,頓時令我陷入一種 anachronism,時代錯亂感與年代誤植感油然而生,令到前不久剛看完 Fringe 第二季的我仿佛來到另一個平行世界。所以此刻的北京,我所感受到的不僅是大氣,而是霸氣。可以試想,如果放諸長安街的車水馬龍之上,另加萬馬奔騰,呼嘯而過天安門,那該是何等壯觀的一番景象。
 
Horse on the Street of Peking Horse on the Street of Peking
 
二、燕京尋味 之 正陽前門篇
 
II. Front Gate and the Pedestrian Street
 
正陽門,俗稱前門,至今已有500多年的歷史,是北京城內城正南方向的門,位於天安門廣場南緣,前門大街北端,處在北京城的南北中軸線上,現存城樓與箭樓。正陽門箭樓在1900年義和團焚燒前門外大柵欄時被飛濺的火星引燃燒毀,城樓在當年冬天被生火取暖的印度士兵不慎燒毀。目前的正陽門為民國三年(西元1914年)改建。為改善交通,正陽門瓮城在1915年被北洋政府內務總長朱啟鈐拆除。1949年後,正陽門曾被北京衛戍區官兵佔用,直到1980年代騰退。
 
Front Gate Front Gate
Front Gate
 
Front Gate
 
前門大街,位於北京的中軸線上。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建外城前是皇帝出城赴天壇的禦路,建外城後為外城主要南北街道。大街長1600米,行車道寬20米。明、清兩代至中華民國初期,皆稱正陽門大街。民國54年(1965年),大街被正式定名為前門大街。
 
Front Gate Street Front Gate Street
Jeremy Shih on Front Gate Street
 
如今的前門大街,經過2008年的改建,成為一條步行街,隨處可見包括 Uniqlo, Zara, H&M, Swatch, 周大福等品牌店鋪,食肆亦包括全聚德, Starbucks, Häagen-Dazs 等餐廳。然而,前門大街上,我最鐘意的,當屬路邊鳥籠狀的街燈,很有京味兒。
 
Front Gate Street Front Gate Street
Front Gate Street Front Gate Street
 
三、當年今日 之 自由廣場篇
 
III.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走過正陽門,就是天安門。這夜,這方號稱「全世界最大的廣場」上空無一人。這夜,不同尋常的和諧中帶著肅殺與不安。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站在這裏,遙想前輩的先聲。當天毫無退縮的堅持與歷久彌新的信念,每一個遠去的名字,帶不走每一次的呼喊聲。真正的歷史,不容抹殺與篡改,作為檢視一個民族是否數典忘祖的標尺,作為民族良心的原動力,它時刻擦亮我們的眼目。不論歷史的小丑們如何恣意封堵,這是一場關乎全民的不忘卻的斗爭。
 
Police at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Police at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Police at Heavenly Peace Gate and the Square South Pond near Heavenly Peace Gate
 
四、文藝雅韻 之 後海街巷篇
 
IV. Front Lake and Back Lake
 
一直覺得,有水的地方就有生機。一座城市,不能缺少江河湖川的存在。不同於上海浦江、香港維港的流貫全城,北京則是北海、中海、南海、前海、後海、西海(後三者統稱什剎海)的錯落分布。
 
來過北京不下六次,但來後海卻是初次。從計程車上踏下右腳的一剎那,我便知道,我會愛上這裏。在這處後海廣場,北京市民踢毽子、打羽球、唱平劇、跳街舞,做最真實、最快樂的自己,玩得不亦樂乎。這些年來,在重慶、在杭州、在北京,對照隨處可見的公共場所上當地市民的文化休閑娛樂景象,回望上海,類似場景卻是罕見至極。不知是生活在上海的人們生活節奏太過緊張、工作壓力太過巨大,還是上海市民西化思潮特別濃重,不擅長、不習慣在公共場所表達真實的自我,我只有極少幾次看到襄陽公園門口有過類似的畫面。它給你的是一種活力、一種溫馨、一種靈感,也是一種念想與希望。雖然我并不認可關於上海人情冷漠的指摘——至少我所生活的上海照樣人情溫暖親密,但是我確實想說,這種1980年代在上海還很普遍的市民生活場景著實令我流連忘返,感慨良久,懷念萬分。
 
Civil Plaza, Back Lake Lotus Market, Back Lake
Front Lake Front Lake
 
走過荷花市場的牌坊,便是喧囂夜店、湖畔餐廳、禮品市場琳瑯滿目的長巷,近似上海濱江大道或是杭州西湖天地的商業模式。相較於前海沿岸的「吵吧」,我更喜歡後海沿岸的「靜吧」。所謂「靜吧」,也就是一兩個駐唱歌手坐在臺上低吟淺唱,一小眾人坐在臺下對飲、聊天、聆聽,偶爾會心鼓掌,就好像順子《回家》MV 裏的感覺。很好。
 
而對於顧客群體,兩城也有所不同。上海的夜店,越來越多裝腔作勢的人們,衣冠楚楚,搔首弄姿,行遍各處好似鏡頭跟隨。而北京的夜店,店名也許惡俗,裝修也許平凡,但卻是真的可以觸摸得到北京感覺的地方,人們不懼真性情的流露,敢於做自己,他們是把夜店的 relaxation 真的作為一種生活方式,自然而然地進行演繹。或者更貼切地說,北京有點把酒吧和咖啡館中和一下調勻的感覺。
 
Bars alongside Back Lake Bars alongside Back Lake
The I Love Peking T-shirt at Back Lake Back Lake
Back Lake
 
Jeremy Shih at Back Lake
 
徜徉後海許久,穿過煙袋斜街,來到鼓樓大街。云南過橋米線的味道很好,或可勝過上海來福士 B1 云南美食園的米線。
 
Tobacco Pipe Skew Street, Back Lake Vicinity Yunnan Rice Noodles Restaurant, Back Lake Vicinity
 
選擇乘坐北京特色的三輪車(興許就是民國初年上海黃包車的改良版),一路沐浴晚風洗禮,轉眼便到南鑼鼓巷。
 
North End, South Gongdrum Alley South End, South Gongdrum Alley
 
享譽在外的文宇奶酪店,亦堪稱一家霸氣的店鋪,它的店規是:每日限量供應,售完即告打烊。所以,夜行的我自然無福消受它的美味。
 
Drum Tower near South Gongdrum Alley Cheese Store in South Gongdrum Alley
 
沉醉於南鑼鼓巷的春風,突然被巷邊轉角處一輛永久牌自行車吸引,因為在車前的籃筐上,赫然掛有 LED 燈牌:「轉角遇到蚵仔煎」。
 
The Oyster Omelet Bicycle in South Gongdrum Alley The Oyster Omelet Bicycle in South Gongdrum Alley
 
所以,毗鄰中央戲劇學院,這條小巷也顯得格外文藝。隨處可見閃亮的五角星,荒廢半個世紀盛傳是鬼屋的副食店,一列排開十足拉風的機車,各具特色的書店、禮品店、咖啡館、畫廊、酒吧、奶茶鋪、果汁鋪應有盡有。
 
Stores in South Gongdrum Alley Stores in South Gongdrum Alley
Stores in South Gongdrum Alley Stores in South Gongdrum Alley
Stores in South Gongdrum Alley Stores in South Gongdrum Alley
Central Academy of Drama Singers in a Bar alongside Back Lake
 
 
五、博雅水木 之 青蔥校園篇
 
V. Evergreen Campuses in Peking
 
北京外國語大學。感受游泳館和網球場的青春氣息,伴隨著晨讀姐姐幽怨的塑像,穿過彩虹地道,突然很想回到自己的母校重游一番。
 
Pek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Pek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Pek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Pek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Jeremy Shih at Chungnanhai Underpass
 
Pek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Pek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北京電影學院。雖然時機不巧,少了 local 作陪,不過這裏的確藏龍臥虎,連學生食堂的廚師都是秀色可餐,會不會是為悉心鉆研電影而混跡於食堂的野心家?
 
Peking Film Academy Peking Film Academy
Peking Film Academy
 
清華大學。相較於兩年前,其實并沒太大改變。始建於1911年的清華大學,作為最初的留美預備學校,處處透著美國文化的影響。清華的美式建筑,連門額上的 Building 一詞也按照美國19-20世紀的古語習慣寫作 Bvilding,不明真相的人們很容易以為它是拼寫錯誤。而我最鐘愛一帶的是清華圖書館,學生們騎著單車去圖書館自習,綠蔭掩藏中的教室燈火通明,青蔥歲月總是匆匆。
 
Tsinghua University
 
Tsinghua University Tsinghua University
Jeremy Shih in Tsinghua University
 
Tsinghua University 2008
 
Tsinghua University
 
Tsinghua University Tsinghua University
Tsinghua University Tsinghua University
Tsinghua University
 
清華西門的雞翅,自從搬遷後就很難找。也就在淌著口水的尋覓過程中,切身體會到了上海坐標式的精致定位和北京方圓式的大氣定位之間的不同,其兩者未必定有優劣,只是南北文化差異使然,和諧共存才是王道。所以最後,得到指路人的回答是:「出了西門往北走100米,一條小巷往東拐進去就到」。無奈為了美食,勞頓在所不辭。
 
Tsinghua University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Tsinghua West Gate Chicken Barbecue
 
北京大學。創建於1898年的北大是中國近代第一所國立大學,被公認為中國的最高學府。在中國現代史上,北大是「五四運動」等重要歷史事件的中心發祥地,也是多種政治思潮和社會理想在中國的最早傳播地,有「中國政治晴雨錶」之稱,享有極高的聲譽。
 
1912年5月15日,京師大學堂更名為「國立北京大學」。曾任中華民國首任教育總長的蔡元培先生,在1916年至1927年任北京大學校長期間,致力於革新北大,開「學術」與「自由」之風;抗戰勝利後,中華民國駐美利堅合眾國特命全權大使胡適先生(後任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院長)出任國立北京大學校長,對於北大精神在戰後的重新奠定起到重要作用。直到1949年之前,北大一直是亞洲地區民主、科學的發源地,享有崇高的名聲和地位。
 
Peking University 2008
 
Peking University Chungkwan Village Subway Station
 
終於敵不過舟車勞頓,Massage 絕對是旅行途中不可或缺的節目。88元80分鐘,比起上海便宜不少。
 
Jeremy Shih aboard the Train of Peking Subway Route 4 Kiachen Massage Salon 
 
六、雍和賢聖 之 宮廟監宇篇
 
VI.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National Confucian Temple and the Imperial College
 
雍和宮,位於北京東城區雍和宮大街,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康熙帝在內城東北為皇四子胤禛修建了府邸。該府最初稱「四爺府」或「禛貝勒府」,胤禛被封為和碩雍親王後改稱「雍王府」。1711年弘曆出生於王府東書院「如意室」。1723年胤禛繼位,為雍正帝(1723-1735年在位)。雍正帝遷入紫禁城後,於雍正三年(1725年)將原雍王府升格為行宮,並改名為雍和宮。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走出雍和宮地鐵站,就被沿街的琉璃瓦墻深深吸引。雍和宮入口處的三座牌樓也很賞心悅目,中國傳統審美中青、白、紅三色(一如國旗色)夾雜明黃鑲邊的色彩,弘美莊重。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在雍和宮拍攝的這組照片中,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張。古舊瓦頂下的郁郁蔥蔥總是讓人感到光陰的輪回。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壇城沙畫,作為藏傳佛教中的藝術珍品,寓意「繁華,不過一掬流沙」。亭臺樓閣的錯落有致之中,構成了一方獨特天地。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Peace and Harmony Lamasery
 
國立孔廟,位於北京安定門內國子監街,是僅次於山東曲阜孔廟的中國第二大孔廟,始建於元大德六年(1302年),是元明清三代中央政府官方祭祀孔子的場所。北京孔廟作為國家級祭孔廟宇,規模甚大,建築物的級別也較高。國立孔廟占地約2萬平方米,有四進院落,分佈於中軸線上的建築從自南向北順次為先師門、大成門、大成殿、崇聖祠。孔廟內收藏有自元代以來各代科舉進士提名碑、乾隆年間仿製的西周石鼓以及由江蘇金壇貢生蔣衡手書的十三經碑林189塊。
 
National Confucian Temple National Confucian Temple
National Confucian Temple National Confucian Temple
 
北京孔廟內還生長有很多數百年歷史的古樹,其中最大的一棵柏樹生長在大成殿前石階下,被稱為觸奸柏,為元代國子監祭酒許衡所植,已有近七百年的歷史。相傳明朝奸相嚴嵩代嘉靖皇帝祭孔時,行至樹下,被樹枝揭掉了他的梁冠,人們便認為柏樹有知,能夠辨別忠奸,因此稱之為「觸奸柏」或「辨奸柏」。
 
National Confucian Temple National Confucian Temple
 
自漢武帝獨尊儒術開始,中國的皇帝每年均會祭孔。自漢代以後,祭孔活動延續不斷,規模逐步提升,明清時期達到頂峰,被稱為「國之大典」。清代順治皇帝定都北京後專門舉行一年一度的祭孔大典,並尊孔子為「大成至聖文宣先師」,該尊稱至今仍沿用於中華民國政府的官方定制。
 
在北京孔廟的中心建筑——大成殿內外,高懸清代康熙至宣統九位皇帝與一位中華民國大總統的禦匾。原本,「大成殿」直匾由乾隆御筆題名之外,殿內懸掛清代九位皇帝御筆橫匾,包括:康熙皇帝的「萬世師表」、雍正皇帝的「生民未有」,乾隆皇帝的「與天地參」,嘉慶皇帝的「聖集大成」,道光皇帝的「聖協時中」,咸豐皇帝的「德齊幬載」,同治皇帝的「聖神天縱」,光緒皇帝的「斯文在茲」,宣統皇帝的「中和位育」。中華民國開國之後,為顧及法統,袁世凱於1916年下令取下清朝九位皇帝的御筆牌匾,悉數收藏於國子監內;繼任大總統黎元洪敬題「道恰大同」牌匾,懸掛正中。1979年,北京文物主管部門在保留殿內正中中華民國大總統黎元洪牌匾的同時,清朝九位皇帝的御筆牌匾也被重新懸掛於殿內,只是由於康熙皇帝御筆原位已被黎元洪總統牌匾占據,因而被懸掛於大成殿外正中位置,彰顯初始地位。
 
Nine Tablets Dedicated by Former Ch'ing Emperors and Early R.O.C. President in National Confucian Temple
 
中國民間的祭孔儀式,直至中華民國結束大陸法統時,一直興旺繁盛,乃至流傳東洋日韓等國。1949年中共在中國大陸建立政權之後,推行「去中國化」活動,基本取消祭孔活動。在「文化革命」時期,祭孔因被視為封建迷信而被禁止,很多孔廟的文物古跡都被破壞,中華民族歷史上出現了極其罕見的祭孔「斷代」。直到1984年,曲阜孔廟才恢復了民間祭孔。2008年,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第12任總統後,每年均於教師節暨孔子誕辰(9月28日)前後,以國家元首身份,輔以古裝古禮正統傳承,出席中樞紀念大成至聖先師孔子誕辰典禮,並於臺北孔廟頒獻「道貫德明」牌匾,遙祭先聖孔子。
 
President Ma Ying-Jeou Holds Official Ceremonies in Memory of Confucius
 
國子監,坐落於北京市安定門內國子監街(舊稱成賢街)上,是元明清三代國家最高學府所在地。按照「左廟右學」的規制,東側設立孔廟,西側設國子監。國子監是自隋以後中國官方最高學府,歷代王朝都在都城建有國子監。北京國子監始建於元大德十年(1306年),明初毀棄,改建北平府學,成為北京地區的最高學府,永樂帝從南京遷都北京後,改北平府學為北京國子監,同時保留南京國子監。
 
The Imperial College
 
The Imperial College The Imperial College
 
國子監的中心建築——辟雍,建於清乾隆四十九年,位於中軸線中心一座圓形水池中央的四方高臺上,是一座方型重簷攢尖頂殿宇。四面開門,設台階六級。辟雍周圍環繞著長廊,四面架設精緻的小橋橫跨水池使殿宇與院落相通,這種建築形制象徵著天圓地方。乾隆皇帝之後,每逢新帝即位,都要來此做一次講學,以示中央政府對高等教育的重視。
 
The Imperial College
 
The Imperial College The Imperial College
The Imperial College The Imperial College The Imperial College
 The Imperial College
 
七、瓊華永安 之 北中南海篇
 
VII. North Lake, Middle Lake and South Lake
 
北海,位於北京城區中偏北部,故宮和景山的西北側,始建於遼代,是世界上現存建園時間最早的皇家宮苑。北海的佈局以瓊華島為主體,在島的頂端建有標誌性建築永安寺白塔,與南岸的團城、北岸的宮苑群遙相呼應,相互借景,構成園林的南北中軸線。
清末光緒十一年(1885年),慈禧太后動用海軍軍費增修北海。1900年八國聯軍攻佔北京的兩年後重修北海。中華民國初期,按照《清皇室優待條例》,北海成為愛新覺羅溥儀的私家財產。1925年起辟作公園。1949年後,中南海成為禁城,北海作為公園開放。1969年至1979年,北海公園以「保護中南海安全」為由關閉,禁止民眾入內。1979年後,北海公園重新開放。
 
North Lake North Lake
North Lake North Lake
North Lake
 
North Lake Jeremy Shih at North Lake
Jeremy Shih at North Lake
 
北海往南,就是中海和南海,簡稱中南海。清朝末年歷代皇帝及慈禧太后均在此居住及聽政。1911年清帝遜位後中南海被袁世凱佔用,成為北洋政府總統府,袁世凱稱帝時期,中南海曾改名「新華宮」,同時寶月樓被拆外牆,更名為新華門,沿用至今。此後,北洋政府總統及總理亦在此辦公。直至1927年,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接管北平後,中南海作為公園對民眾開放,直至1949年再度成為禁城。這也是中南海歷史上唯一面對公眾開放的時期。
 
Middle and South Lakes Seen from North Lake Eternal Peace Avenue
 
八、祈年禱福 之 天壇公園篇
 
VIII. Temple of Heaven
 
天壇,位於北京市崇文區,建於明永樂十八年(1420年),是明清兩朝帝王祭天、祈穀和祈雨的場所,是現存中國古代規模最大、倫理等級最高的皇家祭祀建築群。
 
1860年和1900年,天壇先後被英法聯軍和八國聯軍佔據,他們將幾乎所有的陳設和祭器都席捲而去。八國聯軍甚至還把司令部設於此,並在圜丘壇上架設大炮,攻擊正陽門和紫禁城。中華民國成立後,除袁世凱登基外,天壇不再進行任何官方活動。1918年起辟為公園,正式對民眾開放。
 
Temple of Heaven Temple of Heaven Temple of Heaven
Jeremy Shih at the Temple of Heaven
 
天壇占地約273萬平方米,是故宮面積的四倍。它的佈局嚴謹,建築結構獨特,裝飾瑰麗,巧妙地運用了力學、聲學和幾何學等原理,具有較高的歷史、科學和文化價值,在中國建築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通往祈年殿的丹陛橋,中央通路為「神道」,左側為「皇道」,右側為「相道」,為皇帝祭天時遵循的禮制。
 
Temple of Heaven Temple of Heaven
Jeremy Shih at the Temple of Heaven
 
九、紫微星垣 之 故宮禁城篇
 
IX. The Forbidden City and the Palace Museum
 
故宮,舊稱紫禁城,位於北京中軸線的中心,是明清兩個朝代二十四位皇帝的皇宮,占地面積72萬平方米,建築面積約15萬平方米。明成祖朱棣永樂四年(1406年)開始營建,永樂十八年(1420年)落成。1925年(民國14年)10月10日雙十國慶,在原紫禁城的基礎上建立國立故宮博物院。1933年(民國22年),國立故宮博物院文物南遷,以躲避日本侵略。1948年(民國37年),為避免土匪破壞,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遷部分文物約有三分之二運往臺灣。
 
作為皇城正門,天安門是皇權帝制的標志。城台下部開有城門五闕,正中的門洞高大寬敞,專供皇帝出入。城門上原掛「天安門」牌匾,後被其他畫像取代。鮮為人知的是,天安門兩側的巨型標語,是1949年由日本人小野和森茂設計的。1964,標語由正體字改為簡化字。
 
極具諷刺意味的是,1912年(民國元年)2月12日,隆裕太后登上城樓,在這裡頒布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的退位詔書,從此天安門不再歸清廷所有。
 
Heavenly Peace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Primary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Primary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Meridian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Central Door, Supreme Harmony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Nameplate, Supreme Harmony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Nameplate, Supreme Harmony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經過端門、午門,徑直來到太和門。太和門,面闊9間,進深3間。明初稱「奉天門」,後稱「皇極門」,清朝時稱「太和門」,全高23.8米。現存的太和門是光緒年間重建的。明朝規定,文武官員每天拂曉在奉天門早朝,皇帝也親自到此處接受朝拜和處理政務,叫做「禦門聽政」。清初,皇帝曾在太和門受朝、賜宴等,但禦門聽政改在乾清門舉行。
 
Supreme Harmony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Meridian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跨過太和門,正前方便是太和殿。太和殿,俗稱「金鑾殿」,「太和」二字是說宇宙間一切關係都得到協調的意思。建在有漢白玉圍欄的三層高大露臺上,為「前三殿」之第一殿,殿高35米,面積2381平方米,是中國最大的一座木結構宮殿。面闊11間,進深5間,為中國古代殿宇最高等級的重簷廡殿頂。簷角有10個走獸,為中國古建築之特例。太和殿是舉行新皇帝登基、頒佈重要詔書、「金殿傳臚」(公佈新進士名單)、派將出征以及每年元旦、冬至、皇帝生辰等重大儀式的地方。
 
Hall of Supreme Harmony, the Forbidden City
 
Hall of Supreme Harmony, the Forbidden City Hall of Supreme Harmony, the Forbidden City
 
沿著紫禁城中軸線,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宮,分別掛有清朝歷代皇帝的四字御筆牌匾。
 
Interior of Hall of Supreme Harmony, the Forbidden City Interior of Hall of Central Harmony, the Forbidden City
Interior of Hall of Preserving Harmony, the Forbidden City Interior of Palace of Heavenly Purity, the Forbidden City
 
由於年代久遠,建筑龐大,故宮的修繕維護工作延續數十年依然在進行著。目前,太和殿以南基本整修一新,而太和殿以北,依然古舊灰霾。乾清宮的皇帝寢宮與坤寧宮的大婚洞房均未作開放。
 
Palace of Heavenly Purity, the Forbidden City Palace of Earthly Tranquillity, the Forbidden City
Serenity Study, the Forbidden City
 
穿過深宮庭院,來到御花園。該園建於明代,為宮廷花園。面積約一萬餘平方米,佈局緊湊,建築福利,小巧玲瓏,古色古香,極為幽雅。其中,龍爪古槐和萬春亭令人印象深刻。
 
Imperial Garden, the Forbidden City Imperial Garden, the Forbidden City
Luminous Virtue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Divine Might Gate, the Forbidden City
Pony Roll River, the Forbidden City Pony Roll River, the Forbidden City
 
走出神武門,穿過筒子河,一路向北,登臨景山,俯瞰紫禁城全景。此時,一縷夕陽斜下,一切繁華如夢似幻,似乎只是在妄圖追想那些已然逝去的歲月。現實的確鑿,卻都容不得我們的任何抹煞與詆毀。這就如同旅途中留戀的美麗光景,存在並且消亡著。
 
The Forbidden City Overlooked from Prospect (Coal) Hill The Forbidden City Overlooked from Prospect (Coal) Hill
The Forbidden City Overlooked from Prospect (Coal) Hill The Forbidden City Overlooked from Prospect (Coal) Hill
Everlasting Spring Pavilion on Prospect Hill
 
[ 跋 ]
 
一直以為,熱愛生活的人,都熱愛旅行。
而人生的偉大,在於在旅途中感覺到自己的渺小。
也惟有感覺到自己渺小,才能真正體認神的明明存在。
這一路走來,始終在尋找。朱門配灰瓦,明月上樹梢。
春光明媚與春風沉醉間,感受這座四方城的色彩拼貼。
 
有些人在城市間不斷遊走,當我們作為城市的過客,抵達便意味著離開。
而當我們習慣與一座城市一同醒來,一同睡去,即便離開也是為了回來。
此去經年,何待良辰美景尚不可知。而這個城市的某個角落,卻永遠刻下了,我們的足跡。
 
Passionate Peking: Be as it is and come as you are.
 
Northwest Corner of the Forbidden City 2010
 

                             


[ 以前の記事 ]
 
To be continued…
 
…    

     April 20  百年外灘 · 夢想的交界

February 26  晨鐘暮鼓 · 旅行的意義    

     January 1  二零一零 · 感念與暢想

December 18  聖誕申城光影誌慶    

     October 3  夏遊杭州西湖掠影

September 15  盛夏生辰 · 友達一光年    

     August 25  生辰紀念 · 八二五專文


 

Live Blog     Facebook     Flickr     Picasa     YouTube     Twitter     Sinamicro

 
 
E-mail  Google Talk  Live Messenger  Tencent QQ


* Access Official Website JSCK™ Live Home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visit JSCK™ Live Blog for best visual effect.
 
† According to federal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all the contents, including articles, pictures, or otherwise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C.K. Shih.

 

[本網站所涉之全部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中華民國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2 Responses to 春風沉醉 · 情迷四方城

  1. Nicole says:

    Hi there! Do you know if they make any pougins to herlp with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
    I’m trying to get my blog to rank for some targeted keywords
    but I’m not seeing very good gains. If you know of any please share.
    Kudos!

  2. Pingback: Index 2010 | JSCK™ Live Blog

  3. Pingback: 春風沉醉 · 情迷四方城

  4. Grace says:

    文字和照片都很棒!

  5. says:

    beijing北京

  6. EDISION says:

    I LOVE BEIJING

  7. Jeremy says:

    the memory there is my winter, summer, autumn and spring.the memory there is my east, west, north and south.

  8. Bellay says:

    俯瞰紫禁城的那几幅,看的时候湿了眼眶,是不由自主的

  9. Kenny says:

    看照片 有点时光不停穿插的味道

  10. _S says:

    你还真能拍啊 , 拍了这么多说的。。。呵呵 。。。

  11. Jeremy says:

    拍什么廣告啊?北京蠻好玩的,拍點照片回來。

  12. ☜HAPPY ♂ STAR☞™ says:

    是沙发吗? 我好久没去过北京了~下个月可能会去北京拍电视广告,哈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