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光年 · 生辰隨想錄

 
就在這個夏天行將結束的時候,我得了一場不知名的病癥:頭疼、喉疼、胃疼、噁心、失眠。
 
之前一直覺得自己身體狀態突飛猛進,幾近完美,終於在時差錯亂、日夜顛倒、紙醉金迷、夜夜笙歌之後得到了相應的反饋。剛好趕上生日前夕,使得這個夏天的結束看來遙不可及。
 
極少會寫關於個人的文字,一年之中,只有8月25日和12月25日我才有雅興回顧那些過往。所以我並不會甘心錯失今次的機會。這是我第一次、也將是唯一一次在此官方網誌開誠布公書寫我這驚心動魄、披星戴月、戲劇色彩濃厚的一年光陰。
 
抱歉我不是一個可以很輕易交心的人,對於普通朋友也不外露。但是,很多事情,我不說並不代表我不知道,也不代表我不在乎。
 
平日不斷寫著那些嚴謹的法律文書或是冰冷的商業企劃,不斷地寫著英文,所以請允許我得閑寫一些感性的文字,讓自己知道,我還可以使用國文寫出一篇完整的文章。
 
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經歷了數十年的社會發展轉型,在當下尤顯極端浮躁。社會如此,人心亦是如此。城市裏,每個人都充滿深深的不安,每個人都承受大大的壓力,每個人都佯裝高高的品味。當你潛泳太久,必然就想浮出水面透一口氣;當你飛得太多,自然就很憧憬腳踏陸地的感覺;然而當你浮躁久了,卻可能因為習慣于浮躁而永遠沉淪下去。為了避免你們都當我是浮誇的局面出現,因此,我所希望的當下的我,至少在生辰今日,不是一個僅僅依靠光鮮華麗的一面示眾的個體;而是一個同時具有光鮮與落寞、華麗與鄙陋的更加立體的存在——雖然我很想問問這個世界:「世上還贊頌認真、贊頌真實、贊頌執著、贊頌沉默嗎?」
 
我有說過,今年我只會寫七篇日誌,而其中只有兩篇才會是真正意義的「文章」。眼看著夏天就要過去,八月的這篇註定是最難寫的。因為即便對於一個慣於頤指氣使、向來從容果敢的人而言,回望自己的過往總是顯得尤為需要勇氣和智慧,尤其是這樣一篇文章定會令一些人失望,一些人夠嗆。所以,類似《懺悔錄》、《自省集》這類文字,多是作者本人歷經世事之後方才得以寫就。
 
很多人說,心情太靚,日子太好,是沒有辦法寫出文字來的。所以,我甘心體嘗一些苦澀,讓我能夠時刻葆有充盈的靈感和反思的念想,不至于失去感知與體驗的能力。反正不論如何,愛我的人們終會因為我而把這一切都歸為美好的。
 
是的。愛我的人們,終會因為我,而把這一切,都歸為美好的!
 
【一】天空
 
今年夏天,上海藍天白雲,空氣質量節節攀升,蚊子自然也就少了。不像去年,夏天蚊子猖獗,見我就叮,因為我是AB型貴族血統——雖然幾乎每個人都向我抱怨他們的血型才是蚊子最愛,真搞不懂這有什麼好爭的。是的,我可以記住那很多細節。比如當朋友問起我書架上那瓶防蚊水是不是別人送的,我還可以記起那是我們第幾次見面在哪間日式百貨門口你從包裏掏出來給我,然後我是穿什麼衣服,你是穿什麼衣服,戴著什麼顏色的帽子還有怎樣的包,還有那柔情似水的眼神。
 
但是我發現我的大腦也會自動刪除很多大致相似的日子。歡樂的時光總是相似,所以容易被人遺忘,或是被後來者替代;而苦痛的時光卻因其各有不同,而被銘記下來。這或許正是很多人們痛苦的來由。
 
笑與淚,喜與怒,歡樂與哀愁,亢奮與失落,堅決果斷與猶豫不決…… 然後,大半年就這樣過去。我最常記起的片段也就是那麼七、八段。
 
好吧,或許應該讓我再沉澱一下。
 
如果那時我在巴黎郊外的凡爾賽宮有你相伴左右,我在羅馬古城的許願池前與你一起扔一枚硬幣,在萊茵河畔閑坐長椅欣賞眼前人們的喧囂並分一半耳機給你,在塞納河畔一起等綠燈過馬路和迎面而來的巴黎人四目相接,或是在米蘭大教堂前駐足看著那些小販出售粗糙的紀念品,在維港乘坐天星小輪撥浪前行或是在中環搭載纜車斜上山頂……
 
那時如果認識你,那會有多美好。可是即便在上海,一切也都很好。
 
在這座城市幾乎每一條名字爛熟於心的大街小巷,每一家新近開業的商店或是各色風情的餐廳,每一家電影院,每一部重要電影,無論在居家住宅還是在辦公樓宇,在車站或是機場,無論在清晨五點的醫院或是深夜十二點的路邊攤,在霓虹閃爍的遊樂場或是浪潮搏擊的海灘邊……
 
人潮拍打上岸,一波波歡快的浪。牽你的手,人群裏慢慢走。我們手中,藏有全宇宙。
 
【二】純真
 
就這樣,愛了。
 
「天多高,風不曉得。我們走著,走著,哭著,笑著,那麼認真,誰都忘了去追問明天快不快樂。以為愛,夠了;想不到,路好曲折。我們對了,錯了,要了,給了,卻都忘了,始終捨不得放開手心裏的溫熱……
 
真的很愛你,我真的願意,不管要去哪里。世界的精彩,瞬間有了分享的意義。狂風和暴雨,有什麼委屈,因為你有我。真的不容易,才走到這裏,連淚水都珍惜。錯過全世界,有什麼可惜,我已經擁有你。
 
牽著手,天亮了,才發現雲好清澈。那天的雲是否都已料到,所以腳步才輕巧,以免打擾到我們的時光,因為註定那麼少。我們好的,壞的,苦的,甜的,總會值得。只要此時此刻,緊緊握著,因為會心疼,所以愛是真的。」
 
我們相遇了,多難得,所以真的,捨不得。可是越是捨不得,越是彼此傷害,說出一句又一句決絕的話語。可是,你要知道,單純或者善良是不構成殺傷力的。因為,即便坦白比抗拒真實,卻更令你難以坦誠面對。所以最後,我們沒有擁抱。不對,其實是有擁抱,你說我抱得你都痛。
 
其實,我是明明知道你是敏感而容易受傷的,但你只是將這份脆弱隱藏在看似堅強的外表之下。我還記得你用了整個下午烹煮一桌美食,記得你用心、仔細地把屋內擺設佈置成喜愛的樣子,記得在炎熱的夏夜一起清洗電扇,一起整理抽屜,一起做很多很多事情。那些純粹,那些溫馨,那些美好,他們給不到你。
 
我真切知道,在你內心裏,深切期盼著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戀。對於愛情,你總是有著許多的憧憬和想法。其實,我也一樣。只是,你面對愛情的實際處理方式,往往會和內心所想差異很大。當戀情發展到自認為「過度」的時候,你就很快地調整至自認為適當的範圍,把自己嚴嚴實實地包裹起來,露出尖銳的刺。
 
而我,的確有把你傷害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回想我說過的那些話,做過的那些行為,一如你所言,我太過強勢。事實上,我對你的傷害是如此不堪承受,以至於讓你懷疑我是否真的愛你的一切、在乎你的一切,以至於讓你難以接受這個曾經如此傷害你的男人,害怕自己再次受到傷害。可是,我真的有那麼那麼不堪嗎?!
 
愛是需要張弛有道的,愛也是需要恒久忍耐的。昨天,我在地鐵上想,其實如果我們真的結束了,你可能很難找到一個如此愛你的男人。你可以在生命的閒暇,找到很多他人給予的甜美的片刻和愛戀的情愫。可是只有當你放下一切忙碌焦躁冲动,安靜看著這個世界的時候,你才能在記憶的縫隙和內心的深處,找到那麼多、那麼多我愛你的證據。每一個證據都讓你難以駁斥,都明明地訴說著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戀。只是,那種體認未必是在當下。
 
【三】旅途
 
說好同遊世界,最終分開旅行。所以,你去旅行。每一段旅程,你都擁有全新的斬獲。不過無論如何,旅行的意義,離開就是為了回來。
 
而在你去旅行的這段時日,我在走路,我在聽歌。那是我僅存的靈感與情感的來源。
 
當你在穿山越嶺的另一邊,我在孤獨的路上沒有盡頭。
 
一輩子有多少的來不及,發現已經失去最重要的東西,恍然大悟早已遠去。為何總是在犯錯之後,才肯相信錯的是自己。他們說這就是人生。試著體會,試著忍住眼淚,還是躲不開應有的情緒。我不會奢求世界停止轉動,我知道逃避一點都沒有用,只是這段時間裏,尤其在夜裏,還是會想起難忘的事情。我想我的思念是一種病,久久不能痊癒。心裏告訴自己:別讓遺憾繼續,一切都來得及。
 
當我工作、睡覺、禱告、娛樂,那麼刻意過好每一天,誰料二十次的故地重遊,物是人非的情況卻很嚴重。同樣的地鐵線路,同樣的出口,那個路口,依稀記得初次品嘗你的廚藝時,你來樓下接我,那種類似愛情的東西,哪怕越過這個寬闊的十字路口,也可清晰感受。一次次我徘徊在你家樓下的路口,我不想走,去他媽的路口,破碎的癡夢丟到馬桶讓水沖走。靈魂依然沒救,而煙酒沒有離口,喝到我心醉,抽到我心痛,手機上依然都是你的簡訊,令我至今不愿升級系統。
 
我不像你,你愛我愛到迷失自己,然后選擇停止,作一個刺蝟;我愛你愛到迷失自己,還是選擇繼續,作一個小白鼠。
 
思念真的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尤其在那麼多個無法抗拒思念的夜裏。
 
那是你我的人生中最為漫長的一個夏天。縱使有太多關於這個季節的美好記憶,我們的故事依然頑強占據最美好、最清新的那一片刻。所以,當我再次遇見你,我會告訴你,旅途一定愉快難忘,現在回來了,你也在這裏,我也在這裏,那就一起走吧。
 
我說: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我只是要去一個地方,至少離你不是那麼遠,要常與你同在。所以,現在無論我在哪里,都無法徹底安定。我想我是累了,迫切想要回家。我想和你在一起。
 
可是如果,現在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那我這樣糾結的意義又在哪里?這樣是否顯得我比較愚蠢?但是如果「我用我的孤寂,換你自由呼吸」,可以讓你快樂,我會選擇這樣。因為,你是可以放棄,我卻不能忘記。
 
【四】四季
 
冬天。重要的日子。校門口老地方,我是等候堤防。
 
在1000多公里之遙的地方,我躲在破旅館裏吃泡面,晚上被凍醒,不知道這個暖氣裝在那裏是有什麼用處。
 
那個晚上,在被窩裏,想起《改變1995》,我只想唱:我最鐘愛的那塊浴巾,至今還住在你的臥室;我在冰冷暗室裏聽《好久不見》,滿臉都是淚。
 
走不完的長巷原來也就那麼長,跑不完的操場原來小成這樣。寒冷冬夜的歡騰夜宵,你買來熱氣騰騰的燒味,你陪我去城市一隅的路邊攤,街燈照耀下,說話時冒出的水蒸汽,和著米酒,我說:「這些上海沒有」。恍惚之間,透過時光機,看到你成長的一幕幕。
 
竭力排了4小時的野蠻隊伍,熬夜坐了18小時的巴士和火車,我把可以穿的衣服全部穿上,連續15小時站在比牲畜圈還擁擠、骯臟的車廂裏抖得爆粗口,拿出十塊錢問民工討一口水喝,依然還很悲壯地想起那些人。
 
世界不斷地改變,時間不停地走遠。己丑終於過去,翻出幾張照片,頭髮長了又短,滄桑彌留心田。
 
冬天漸行漸遠。在你還給我的 CD 上,還殘留有你常用的潤膚乳的餘香。因為想念,所以我買了一瓶。
 
春眠尚能覺曉。沒有那個溫熱的 IKEA 的枕頭,睡眠質量也會直線下降。因為想念,所以我沒有去買。
 
四月。沉醉的夜晚。零點,拖著行李箱一臉疲憊的你和想你想到滿臉憔悴的我,還是在這間常來的餐廳談著生活、工作。
 
五月。歡樂的城市。獨自矗立人潮熙攘的中區廣場,你還是安安靜靜地徑直向我走來,直覺讓我感到你在靠近。你沒有很努力要自己去遺忘那些和日記一起收藏的過往,所以當我遐思英國、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的美麗風景時,也在想著我們的足跡是否可以遍佈那些國度。
 
六月。四方的古都。再次來到北京,已是不下六次。若干年前,我在北京留下一段情。如今成長之後方才發現,原來,對於異鄉旅途中的陪伴者,最容易心生感情出來。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
 
一月、四月、六月、八月出現的幾個人,讓我在間中有了新伴。這五位對於當時的我而言,猶如黑暗密室中一道透亮的光線、或是荒漠中一捧澄澈的泉水。這些不同的人,給我腐朽的生活帶來那麼一點點絢爛的魂魄。然而,我最終沒有伸手擁抱整個陽光或是整個泉源的理由,是因為我的心中充滿無可名狀的秘密和無法割舍的情懷。所以當我面對那些質問,我無言以對。畢竟,從來沒有習慣輕率談論自己的過去。
 
七月的尾聲。我只是要你知道一件事:我要你相信溫暖,美好,信任,正直這些爛熟於耳的字眼;我不要你頹廢,空虛,迷茫,糟踐自己,傷害別人,傷害自己。
 
而此時的我卻經常不自覺地陷入一種沉思,對什麼東西都提不起興趣,對什麼提議很善於拒絕。最後我發現,其實我只是一個偽裝樂觀的悲觀主義者。
 
那時候還說,還是喜歡你。現在想來也可笑。自詡為法學院高材生,向來被認為思路清晰、邏輯嚴謹、深具同理心的安慰和勸導別人的話,在自己身上永遠都是沒有作用的,就好像外科醫生永遠無法為自己做手術一樣。
 
我急切需要一種東西,讓我從頭愛護你、照顧你,也至少給我懷念的勇氣和擁抱的權利,好讓你再次躺在我的胸口,讓你依賴,明白我心跳的證明。即使這種等待被證明是不值得的。
 
八月的尾聲。想到之前一直渴望夏天的到來。人之所以痛苦,果然是因為記性太好。我有太多關於夏天的美好回憶,而與你共同譜寫的這段記憶卻是其中之最。閉上眼看十六歲的夕陽,美得像我們一樣;邊走邊唱天真浪漫勇敢,以為能走到遠方。
 
可是當我處在低谷來回憶美好,每想起一幕就像挨了一記耳光,並且覺得再也無法擁抱,就這樣遺失在心酸的遺憾之中,是怎樣的一種失落?比如悠長假期的終結,比如午夜電影的散場。也許有一天,我們都會想起,抑或是忘記。
 
【五】別處
 
翻著日曆,卻再也想不起來,這一年來,是不是有過一次孤獨的長途旅行,參加過幾次婚禮,宿醉過幾個夜晚,實現過幾個小小的目標。
 
有過幾次悲劇的出差。北到北京,南到廣州,近的也有寧波、杭州、蘇州。我很慶幸幾乎每次出差都住四五星級的酒店,因為歐美客戶總是如此挑剔。但在北京是個例外,我從極北端搬到南端,每天花100多元乘坐的士換乘機場軌交再轉的士,原因只有一個:我是上海極端中心城區長大的孩子,怎麼可能忍受得了北京郊區的荒野生活呢?而對於臭名昭著的航空管制,這些可憐的大陸航班的慣常性延誤總是令人惱火。
 
儘管如此,我始終相信,悲劇中總會有一些喜劇的因子。所以,我在廣州,我在北京,也都體驗到了我想體驗的那些不同城市間的別樣情趣,甚至有時候很想就此搬離上海生活工作,因為我把對於生活的體驗看得十分重要。當然,試問我會否真的離開上海?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畢竟在城市呆得久了就會窒息,不管在哪裏都是一樣。迄今為止,除了香港,沒有第二個地方可以給我這種策動。畢竟,相近的文化氛圍、生活節奏、市政水準、人文素養,無法輕易改變。
 
十年前讀高中的時候就在當下仍然是上海最頂級的商店購買衣服,登臨世界最高摩天大樓觀景平臺俯瞰這座浮誇的城市,沒有少去金茂君悅或是 SWFC 柏悅用餐或是喝咖啡,享用過亞洲最高級的六星級酒店的豪華套間和山珍海味自助餐,偶然有幸坐過航空公司的頭等艙,然後發現這個世界對於我的誘惑越來越少。就像那天走在南京西路,跟朋友說起很久沒買衣服,衣柜衣服堆滿,穿來穿去也就這么幾件,我的氣場似乎不用過多的衣服烘托。不過,反正我在兩年內也買不起 SUV,也消受不起豪華郵輪的奢侈光陰,看到銀行賬面的數字不斷超越一個一個基點,名下房產租金越炒越高,還是會感嘆自己尚買不起私人遊艇,或是周游世界。對於物質,我很看重,卻也淡薄。印象裏,似乎只有潦倒人家出身的孩子,才會把物質看得高於生活本身。這和這個落后的窮國,驟然膨脹變富接著浮夸是一個道理。空有物質,沒有精神,照樣無法成為世界主流或受到尊敬。
 
這一年,很多人,我們在空間上的距離越拉越遠,我似乎可以遷怒於我的寓所所處地段太過中心,高端到幾乎沒人和我住在同一個區域。我們也只有在彼此最糟糕的時候,千呼萬喚見上一面。於是,那句話怎麼說來著的,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了最大的意義。你們不再敢於約我去那些地處偏遠的據點,我也漸漸失去了三更半夜一個電話約見夜宵的勇氣。成長的歷練,林夕的《不吐不快》作了最好的詮釋。
 
【六】與共
 
人間,不是天堂。正如任何快樂都有苦澀相伴、任何幸福都有艱難隨行一樣,有幸遇到那些清新的陽光雨露的同時,也必會遭遇那些陰霾的烏雲遮避。
 
我希望直陳其事,我也遇到一些損友,或者說看清一些面龐,有些是相識三年的、有些是兩年、有些是一年。因為對於一年未滿的,我尚未足以與你們深交,亦無法袒露心事,抱歉我的內心尚算強大,不是那些浮躁輕佻到甫一相識就可以挖心挖肺的人,太過輕率的往往事後被證明是過眼浮雲;而對於那些已滿三年的,基本上你們已經被我選定,我不太可能作出變更。而那已滿十年的,我可以明明地告訴你們,沒有你們,我的靈魂會倍感孤獨。
 
對不起,我慢熱。
 
那些有幸被冠之以「損友」的人們,未必有多十惡不赦,但你們的確有做過一些有愧於我的、趁人不備、乘人之危、用你們的冷漠欣賞我的熱情、用你們的無知踐踏我的涵養、用你們的輕浮挑戰我的純品的事實,至少離開我的準則相去甚遠。而對於那些背叛我、出賣我、背后捅我一刀、藐視我的存在、逼退我的道德底線的人們,你們已然沒有再次見到我的資格。借用某位同學的習語:「沒空接待」。
 
我為曾與你們同席而感到遺憾。不過,我並不為此存有絲毫悔恨。因為,正是因為你們的存在,才令人倍感珍惜那些與我榮辱與共、並肩前行、忠誠可靠、不離不棄、在所不辭給我支持與幫助的人們。正是因為陰霾的存在,才令到晴天顯得如此珍貴。
 
因為每當我閱讀聖經福音書、或是端詳 Jasmine 送贈給我的《最後的晚餐》的絲絨掛毯時,就會瞭解:即便連耶穌,與另外12人同席,也終會有那麼一個猶大成為背叛者,為了區區30枚銀幣背叛耶穌。
 
我太過敏銳,清晰知道每一件事情,令我可以輕易看穿那些掩藏在華美絲綢底下的蠢蠢欲動與暗地歡愉。
 
我不想太過尖銳。可是當我全心面對你們的時候,你們的確有用那些齷齪的伎倆、卑鄙的手段、陰暗的態度,回報於我的誠摯。你們的不誠懇、不坦然、不真實,在我的光明磊落之下,顯得如此不堪,卻又有如黑色墨汁一般,玷污整幅美麗畫卷。
 
人,有時總是無奈,太過清醒,太過富有洞察力,太過知道每個真相,反而會令世界為難。所以,坦白如我,也會選擇回避。但是只是回避,不是逃避。
 
誠然如此,我也依然感念,在過去一年裏,給予我諸多支持的人們。感謝你打了那個關鍵電話給身在浦東機場一號航廈的我,感謝你陪我唱K直到天光開亮的禮拜一,感謝你在深夜打來越洋電話關切我的一切,感謝你在漆黑的轟鳴聲的路途中不斷傳簡訊給我矢志不渝的激勵,感謝你在寒冷的冬日長途跋涉來到火車站接一個站立24小時未眠的人,感謝你邀請我參加那場盛大無比的歡宴,感謝你們陪我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遊走的日日夜夜,感謝你在無數個令人寂寞難耐的夜晚與我閑聊風云世事,感謝你在炎夏的夜晚因為一通電話的約見而錯過深夜的末班車,感謝你在我胃疼到想死的時候給我無微不至的溫暖慰藉。
 
最重要的人,就是在你最需要的時候,不管距離多遠,不管時間多晚,總是在第一時間殺出來,而且恒久執著。未必全然可見陽光,至少給你掃除陰霾。
 
感謝你們不會在我得意之時因為我的富有而垂涎、嫉妒我,也感謝你們不會在我失意之時因為我的貧窮而唾棄、疏離我。
 
我感謝你們每個人的理解。理解我有光輝、鮮亮、無與倫比的笑容,也理解我可以有那些並不光彩奪目、並不偉岸高聳、乃至沮喪沉淪的權利。
 
【七】溫暖
 
思緒飛揚,突然想到 2046,那被稱為 #1224 和 #1225 的兩節最寒冷的車廂,人們需要擁抱取暖。普世人性和博愛。
 
我們不難發現,在今後的數十年中,究竟能否有機會在人生的旅程中有所保留和斬獲,有如此炙熱的擁抱和關懷呢?
 
所以,雖然如今無酒不歡,不過與其擺席設宴,不如轉身離開,放空一切,給自己一個無人干擾的環境,沉澱好多好多東西。在這片土地的這個世代,沒有什麼比這更加難能可貴的了。
 
如今什麼都是速食,就連寫些文字,也因著中文微網志的流行,而令包括我在內的每個人都無暇靜下心來寫一些可以回看的文字。為了證明電腦技術的日新月異並沒有令我喪失寫字的能力,因此,我依然還會拿著名貴鋼筆,寫一些文字;也會寫下類似這樣的文章,只是證明,我的靈魂還沒有退化這種書寫的能力。
 
西方哲言道:我們單獨在世上徘徊,卻從不放棄找到同伴的希望,哪怕有如曇花一現。人的一生能遇到很多很多的人,有的只是一面之緣,有的,你卻要向他推心置腹,無話不說。這是上帝奇妙的恩賜。
 
過去和你,也愛用整晚述說杜琪峰專長揭露命途無常的道理,或用整晚暢論人家感情最後為何完結的道理。然後,講破天地,講到自己,不覺迎面太陽已經升起,於是從淮海中路打的回家。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了解,你害怕寂寞,你渴望傾訴,你竭盡所能尋求那些微不足道的安全感,卻也最最容易陷入無端曖昧的感情漩渦,無力自拔。
 
如今於你,我明明地知道你的所需所求,明明地知道你的歡喜哀愁,明明地知道你的覆水難收和痛徹用情。只是,這些都是如此鋌而走險與飛蛾撲火,最終受到傷害的只會是你自己。可是無奈之處,就像那個冬天的夜晚我跟你說的一樣,雖然我了然你的成長歷程與情感渴求,明明知道哪些是你將來認為值得、或是悔恨的因素,可是我卻永遠無法代替你來經歷成長。旁人多說無益;只有當自己跌倒之后,才會明白其中的原委和深意,才能體認莽撞感情的付諸流水、自我傷害的在所難免,和我作為一個旁觀者的良苦用心。
 
我並不指望依靠這些文字獲得諾貝爾獎,博得你的恍然大悟或是世事轉機。我寫這些,只是為了溫暖,為了慰藉,為了理想,為了責任。
 
對於我曾經傷害過的每一個人,對不起。
 
對於那些不離不棄支持我的人,謝謝你。
 
【八】生活
 
我們所看見、所生活的這個世界,如果沒有遭遇時間的裁量,如果沒有遭遇現實的洗禮,如果沒有遭遇脫軌的速度,如果沒有被點燃殆盡,最後如同一截掉落的煙灰,吹散在空氣裏,狀若無物…… 那麼,也許它將永遠帶著香樟樹凜冽的清香,以一個完美的截面,呈現。
 
時光在某個臨界點,必有一個華麗的轉身。或許只是在整個生命過程中的悠然一瞬;也或許只是在希望中尋求前路,又在前路中尋求希望的一種歷練。
 
許多東西,或許因為當時太匆忙而無心顧及,或許因為當時不是最重要而被拋落腦後…… 於是臆想:青春若有張不老的臉,但願它永遠不被改變。
 
而被遺忘在某些角落的諸多夢想,隨著時光的演進,已然模糊甚至完全消失不見,只依稀留下一種莫名崇高的信仰。
 
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也許便是熱愛和執著。熱愛生命,執著生活。
 
聖經說: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So let us not grow weary in doing what is right, for we will reap at harvest time, if we do not give up.)或許這部記載著人類有史以來最大信心的巨著,正一如既往給予人們一種堅不可摧的信念。
 
我無法預知未來,但我可以想見的惟有一點:那些我們所可以確定並確信的過去,已無需辯駁地成為了我們今後的基石,並整個生命過程中難以也無法割捨的一個信念的起源和永恆的延續。
 
忽然之間,想到大學時代看過的那部經典電影最後的獨白:To look life in the face, always, to look life in the face, and to know it for what it is… At last, to know it, to love it for what it is, and then, to put it away. Always the years between us, always the years. Always, the love. Always, the hours.
 
畢竟,如果生活中沒有某些無限的、某些深刻的、某些真實的東西,我們就不會留戀生活。在這個等待與盼望,冷靜與思索交織的夏季尾聲,我必須沉默淡定,我必須寵辱不驚。即便世事難料,我也必須雙手合十,然後持久謙卑。
 
【九】歲月
 
光陰荏苒,歲月如歌。
 
不管是臺灣的《一一》或是香港的《歲月神偷》都在述說這個故事。
 
記得那個冬天的夜晚,萬千不舍地走出你家門口,你惶恐地追到門口,猶如一尊蠟像一般地佇立在那里,死活不肯關門。其實那天,我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直驅錢櫃唱到哽咽。這是第一次。
 
「一追再追,只想追趕生命裏一分一秒,原來多麽可笑,你是真正目標。一追再追,追蹤一些生活最基本需要,原來早不缺少,有了你,即使平凡卻最重要。好光陰縱沒太多,一分鐘那又如何,會與你共同度過都不枉過……」
 
這個世界總愛跟人開玩笑,最不該分開的分開了,最不該一起的一起了。當我對世界的質問被駁回,最後還是這個世界贏了。無法掙脫,不如向歲月俯首稱臣。正如《意》中所說:I write about her, bring her back to life, over and over. Try to understand her, or just to remember her, to feel, to accept, to forgive, to love. 是的,只有去記住,去感受,去接納,去原諒,才能去愛。
 
卡勒德胡賽在《追風箏的人》(The Kite Runner)裏說 “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的時候,張敬軒在《追風箏的孩子》裏唱道:「畢竟當初分享過你歡笑,將記憶燃燒,初戀的風景有過不少;斷了線那風箏,到哪里落地生根,愛過你仍然是福份」!
 
於是,我便想起你那本從不離手的 Muji 筆記本,還有你在翠華告訴我的一定要在25歲之前做完的事情;我原本可以填滿它的,可是卻空白了一半。還有那本 Muji 剪貼簿,好像電影《Up》裏的 Adventure Book 一樣,上面有我們共同完整著的愛的證明,不知道你會把它深藏何處。
 
陳升孤單地唱著《不再讓你孤單》,可是我並不孤單,只是有點小寂寞,是那種沒有你之後的寂寞。快樂到孤獨,缺乏到滿足。因為我,始終只是一個人。
 
而你又在哪里?和誰擁抱在一起?和誰又到過了天堂?是否和我一樣在想你?愛恨無須壯烈,但不能隨便狂熱,不然受傷的終歸是你。
 
想起二十年前,媽媽最愛的鄧麗君的歌一直從當年那台價值不菲的 Sony 錄音機裏傳來,卡帶和唱片的不同,在於卡帶特有的那種悠揚的磁音,一遍一遍的《我只在乎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情意。
 
就任時光匆匆流去,寫下我度秒如年難挨的離騷。
 
不管未來我會怎么做,不管曾經犯過什么錯,握緊你的手拭去眼淚,走我自己的路,不會讓你后悔。
 
哪怕是在當下,至少還可以唱陳奕迅的《歲月如歌》:「當世事再沒完美,可遠在歲月如歌中找你。」
 
回憶當天三歲的波板糖,時光好似夢回童年片段。那段記憶應該出現在我 3-6 歲期間。小時候的我,似乎和《歲月神偷》裏的小孩長得一模一樣。
 
那是一座擁有美麗名字的海邊城市。因著父親工作的關系,我和母親每年夏天都會去那裏度假。我有一所房子,是一所面朝大海的白色房子。印象中,這幢房子有很多房間,但是我只住在其中一間,那是西翼。通過寓所的陽臺,女傭抱起我,推開窗戶,可以看到一片大海,看著海灘邊各色的人們以各種滑稽的姿勢行走,我感到愜意。三歲的我對周遭每一件事物都充滿興趣。於是,每天都吵著要女傭抱我看海。
 
終於到了一年夏天,我已不再滿足於在陽臺遠眺大海。
 
那天早晨起來,和往常一樣,喝蜂蜜,喝牛奶、吃雞蛋和三明治,然後開始擺弄那部在80年代末的家庭還不多見的撥盤式電話,打電話征得父親同意:「我要去看海!」在寓所樓下有一輛摩托車,兩輛轎車。我指揮司機開車帶我前往那座我很神往的花果山,然後再駛回海邊。很多次,在夢裏,這個畫面往復匍匐:在海邊沙堆的城堡旁,我就坐在沙灘上,海風把海浪一波一波朝我推來,然後我就睡著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是因為日出時耀眼的光芒太過強烈。
 
我想,我一定是看到了世上最宏美的景致。正如同我相信,你也一定在夢裏看到過。因為,我總是比你更晚睡著,總會發現你已美美地入睡,而臉上洋溢著難以琢磨的幸福。我也一樣,有了你,即使沉睡了也在笑。其實,我給你的許諾,我,沒有食言。
 
那些日子,你笑得燦爛,真實並璀璨著。那個時候,我們總以為這樣的日子會有很長很長,好像可以看著太陽從東邊來到西邊。可是原來這麼快,就要結束了。
 
黃昏時分,落日,晚霞,沉鬱的大地,美麗的畫卷。魚兒憩息,鳥兒歸巢,工作一天后的人們拖著沉重的步履回家。我從大老遠提著新鮮的草莓過來,對你說:「我們回家吧。」
 
後來你說,你的願望一次一次地落空了。我終於懂得,那種美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看到的。
 
一如曾經你告訴我那個童話故事時一樣,你還在尋尋覓覓有人帶你重回那片浪潮翻湧的海岸線;可是你卻看不到那片綺麗宏美的海的全景,或者是曾經看到,卻又失之交臂。
 
我們的歲月和年華。藍天,白雲,紅日,彩虹,青山,碧海。
 
對於我,那片海被塵封在了若干年來的記憶中。
 
而你,仍不知那片海在夢中。
 
愛,也在夢中。
 
被你遺忘的時光,仍是不會消失遁形的精彩。
 
在幻變的生命裏,歲月,原來是最大的小偷。
 
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沒有人會比我更愛你。
 
即便你沒有共我踏過萬里,見面沒有上萬次,至少還有我,不怕來不及。
 
若你懂我這一秒,謎底終會被揭開。
 
只是了然於當下,答案只有我知道。
 
Jeremy Shih for August 25
 
Jeremy C.K. Shih
 
August 25, 2010, 12:51 a.m.
基督紀元 2010 年 8 月 25 日
中華民國九十九年八月廿五日
凌晨 12 點 51 分
 
The JSCK Great Seal

鳴謝
 
感謝諸位通過各種方式祝我生日快樂。
 
感謝諸位常念於心默默祝我生日快樂。
 
Alessandro Fong
Alex Kwong
Bobby Pao
Boplin Chen
Bright Huang
C. Hsu
C. Ling
C.C. Chen (F)
C.C. Chen (M)
C.C. Young
C.H. Chen
C.L. Shen
C.N. Sun
C.Y. Chyu
Caesar Shen
Cyndi Liu
David Chang
Davy Shen
Dancap Ling
Daniel Shih
Dickson Ho
Dora To
Elaina Chen
Elvis Chou
Eric Lee
Fendi Shih
Fish Yu
Gabriel Lee
H. Chou
H. Huang
H.C. Young
H.P. Liu
H.R. Chang
Harry Shen
Izumi Suen
Jacqueline Hsue
Jasmine Chen
Jason Hsu
Jesse Loh
Julio Wong
K.S. Woo
K.Y. Chang
K.Y. Woo
Kelvin Hwang
Kelvin Liu
Kenny Chiu
Kien Teng
Kitty Erh
Kris Tsao
Kurt Yeung
Kylin Young
L. Fan
L. Tsui
L.C. Koo
Lolo Kwok
M. Yen
Mark Leh
N. May
Neil Leng
P. Tsao
P.Y. Chia
Rick Ting
Ricky Hsu
Rufus Chu
Samuel Lee
Shirley Chao
Steven Tong
Tristan Wong
Vee Wong
W. Chao
Wesley Lee
Y.C. Huang
Y.C. Shao
Y.M. Chu
Y.Y. Shen
Zach Ho

… and some other people I don’t know.
 
Thank you all and may God bless you all.
 
 Birthday Thanksgiving
 

                             


[ 以前の記事 ]
 
To be continued…
 
June 15  春風沉醉 · 情迷四方城    

     April 20  百年外灘 · 夢想的交界

February 26  晨鐘暮鼓 · 旅行的意義    

     January 1  二零一零 · 感念與暢想

December 18  聖誕申城光影誌慶    

     October 3  夏遊杭州西湖掠影

September 15  盛夏生辰 · 友達一光年    

     August 25  生辰紀念 · 八二五專文


 

Live Blog     Facebook     Flickr     Picasa     YouTube     Twitter     Sinamicro

 
 
E-mail  Google Talk  Live Messenger  Tencent QQ


* Access Official Website JSCK™ Live Home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visit JSCK™ Live Blog for best visual effect.
 
† According to federal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all the contents, including articles, pictures, or otherwise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reproduce, publish, create derivatives, or transfer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formal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C.K. Shih.

 

[本網站所涉之全部文字及圖片並其他, 版權所有, 均係中華民國智慧產權法律保護之客體. 未經作者暨權利人之書面授權, 任何個人和組織均不得針對上述全部或部分内容進行營利性或者非營利性之複製、修改、衍生、出版或轉載. 違者將受到民事指控並承擔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ssay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盛夏光年 · 生辰隨想錄

  1. Pingback: Index 2010 | JSCK™ Live Blog

  2. Pingback: 盛夏光年 · 生辰隨想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