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灘:不能承受之重

Shanghai: Unbearable Heaviness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這似乎已經是每年元旦祝詞的最經典開場。

新年前夕,上海外灘,一場意外卻為二零一五開年帶來一抹惆悵。

一、緣起和事實

外灘(The Bund),是上海開埠的起點和城市化172年來的見證,也是上海的光榮與驕傲;而海關大廈的鐘樓旗桿位置所處的北緯31°14’20.38、東經121°29’0.02,亦成為上海最初的地理原點。自西元1928年(民國17年)1月1日海關大廈第一聲鐘聲敲響,直至1997年7月1日子時之前,「威斯敏斯特鐘聲(Westminster Chimes)」始終是上海的城市脈動,象徵著全體市民睿智進取、奮勇開拓、與時俱進的「上海精神」。

除夕跨年倒數,未來總是屬於青年。2011年12月31日除夕,隨著黃浦、盧灣兩區剛剛合併,上海首次舉辦「外灘燈光匯演暨除夕跨年倒數」(Light Show and New Year Countdown on the Bund),冀其成為上海的「城市名片」之一。凡親臨現場者,無不感受真切:3D/4D/5D 燈光匯演,加諸外灘本身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在世界範圍內均屬一流頂尖水準。

但是與此同時,隨著黃浦、盧灣合併後行政區域面積的擴大,僅僅依靠黃浦一區之力,已經難以同時支撐外灘和新天地兩場大型跨年活動。因此,新天地倒數的影響力漸趨式微。而一元化的跨年選擇,外加近年來電子商務的躍進及各大實體商圈的不景氣,使得很多樂此不疲參與跨年倒數的民眾如潮水般湧向外灘地區,規模常達10萬之眾。

基於歷年經驗,官方做足功課。如果主管機關貿然封閉上海的首善之路——中山東一路,外灘地區將會形成單向開放的槽式空間,警方對現場客流的疏導和清障往往極為耗時耗力,而公共交通系統加班加點對超大客流的集散運輸亦往往持續至淩晨,為這座超大城市正常運行帶來極大壓力。有鑑於此,早在聖誕之前,黃浦區主辦單位已經明確表示取消外灘核心地區的除夕跨年倒數活動;外灘源(圓明園路)直播現場亦僅作為 SMG 內部慶典,不對外開放;中山東一路不再封路以保障這一交通幹道的順暢,並籲請民眾不要盲目前往。上述資訊已在電視上以字幕形式滾動播出。即便如此,客流的盲從,依然令人跌破眼鏡。

2014年12月31日深夜,在外灘及周邊街道蜂擁聚集的客流人數超過20萬,人次則超過30萬。20萬的概念,就是相當於2.5個「八萬人體育場」滿座;而一場普通演唱會一般僅佔據「八萬人體育場」的一半區域足矣;換言之,在除夕當晚,相當於5場演唱會在外灘地區以人肉疊加形式同時上演。

有過跨年經歷的人都能體認,23時30分過後,恰是民眾最為激動與最易失控的時刻:外圍的民眾拼命擁擠以期佔據有利地形、獲取更佳觀景角度;內側的民眾則因已經確定視野難及、準備退場而求其次。而當人流過多,後方稍有起哄推搡,前方就易失足跌倒,並且只要一人摔倒,骨牌效應即刻顯現,情勢勢必失控。

而在現場,上海的警員幾乎以懇求的姿態要求現場遊客停止擁擠起哄,但是得到的卻是現場遊客的陣陣嘲笑與不服疏導等藐視執法的行為。事故最終不可避免地發生了……

二、沉澱和反思

元旦淩晨,第一時間,上海市府發布新聞稿,並藉由「微博」等社群媒體及「微信」等即時通訊管道向全體市民通報此次突發踩踏事故的傷亡人數和應對措施。新聞發布之迅速、傷亡通報之準確、管道覆蓋之全面,堪稱大陸地區所罕有。同時,市府高層連夜成立專案組進行部署處置,並趕赴醫院探望傷者及家屬。當日上午,通宵未眠的韓書記和楊市長接連召開市級緊急會議通報情況。

坦率而言,驚悉此事,我是相當難過,難過於那些年輕生命的逝去,難過於那些家屬所要面對的真相,難過於恪盡職守的上海警方所要面對的指摘,難過於維持城市運行的各個系統縱使用盡心力亦被一筆勾銷,也難過於新年第一天全體市民就要被迫面對這則不幸消息。

與此同時,亦覺相當丟臉,上海話叫作「坍臺」。不同與其他災害事故,擁擠踩踏是基本國民素質和綜合文明水準低下的典型表徵,而恰恰這次又發生在上海的首善地標,嚴重影響上海的國際聲譽。

果不其然,元旦午後,打開手機,從中央社到美聯社;打開電腦,從門戶網站到社群媒體;打開電視,從上海的 SMG 到北京的 CCTV 再到美國的 CNN,充斥是次事故的相關報導,而且多以頭版頭條呈現。

相信這樣的新年開篇,絕非生活、居住於此的2500萬社會大眾所樂見,更遠遠超過生於斯、長於斯的1500萬市民所能承受之重。面對如此不能承受之重,每一位官員、每一位市民、每一位移民,都應當而且必須冷靜沉澱和深刻反思。

三、歷史之回溯

對於上海,歷史時間軸上最近的一則類似事故,也要追溯到28年前的「陸家嘴輪渡站踩踏事故」。這也是廣大市民記憶猶新的一段歷史:1987年12月10日清晨,黃浦江上大霧瀰漫,整個江面幾乎全為大霧所籠罩。據當日上海市中心氣象臺預報,江面能見度僅為30米。依照當時上海市有關內河安全航行的條例,凡能見度低於100米者,黃浦江所有往來船隻必須停航。上午9時左右,浦江濃霧逐漸散開,「陸延線」恢復航行,而此時的陸家嘴輪渡站已經聚集3-4萬名乘客。9時10分,第二班輪渡準備啟航,碼頭上的乘客擔心上班遲到,顯得較為急躁,大量行人與單車湧向渡輪。突然,其中一名中年男子連同單車一同被人群擠倒,加之人流速度較快,致使接二連三的乘客倒地,慘劇在5分鐘內釀成,成為上海開埠以來最嚴重的踩踏事故。

但當時的上海與今日不可同日而語,當時天氣因素是其主要誘因,浦江兩岸亦無大橋隧道連接;市民的主要通勤仍靠單車,過江仍靠輪渡。而當時浦東尚未開發,陸家嘴地區是浦東人口最多的區域,因此,陸家嘴至外灘的「陸延線」是輪渡公司最為繁忙的一條航線。

從時間溯及空間,更為接近的則是香港,1992年12月31日除夕,近2萬市民及遊客前往蘭桂坊慶祝,警方派駐118名警員在場維持秩序。接近零點倒數,場面逐漸失控:有人噴射氣罐式彩帶,有人噴灑啤酒及汽水,有人擲扔酒瓶甚至磚塊。1993年1月1日0時10分,有人率先跌倒,人群如骨牌般相繼倒下,隨後互相踐踏,慘叫聲始起彼落。這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嚴重的踩踏事故,死傷者多為青少年及遊客。

四、教訓與警示

回顧除夕一則已被淹沒的新聞:2014年12月31日,截至22時40分,上海軌道交通單日客流突破1000萬,打破歷史記錄。而這個數字,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舉行之前,仍然控制在500萬。但即便是世博期間每天500/600/700萬的客流,已經足以用「恐怖」形容。2010年的世博會,來自世界各國的展品所展現的「人類文明」確令觀眾大飽眼福;但同時,五花八門的排隊推搡、擁擠起哄、乃至小範圍鬥毆所呈現的「不文明」,也令上海市民大開眼界。

若干年前,上海只有人民廣場地區、南京東路地區,方能見到兩股人流猶如兩軍對峙對衝一般過街的景象;但是如今,此類景象已經在這座城市的很多區域顯得平常無奇。若干年前,上海只有人民廣場地鐵站的月臺方才令人無處立足;但是如今,市區哪個地鐵站的月臺不是人滿為患?面對如此人流,外灘和南京東路如今已經不得不採取「行動人牆屏障」作為疏導人流過街的手段。

最新數據表明,上海已經超過墨西哥城、伊斯坦堡、孟買等耳熟能詳的人口特大城市,成為人口總數世界第一的超大城市。但是這個「世界第一」,絲毫不值得驕傲。

誠然如此,僅僅「人多」未必致命,「人多且無序」卻足以致命。

任何事情,總有人喜歡諉過於人,「凡事怪政府」,甚至自己在平坦路面上走路摔跤,也要藉機責怪政府。比如這次,有人就將矛頭指向我們精誠可愛、訓練有素的上海警察。但是——警察,尤其是巡警(區別於刑警),並非「秩序」得以存在的必要條件。事實上,在很多國家,走路、行車,自覺守法,信號燈足矣,街上鮮有警察身影。只有在缺乏自律、國民素質低下的國家,才需要外力管束。所以「凡事怪政府」並不可取,恰是失敗者的藉口。圍欄裡的牲畜,希望飼者全能;畢竟對於牠們而言,飼者是牠們那脆弱的安全感的全部倚賴。但是放眼世界,任何一個政府都不可能、而且不應該全能。因此,對於國民素質與公共秩序,切莫諉過於人,而當反求諸己。

眾所周知,上海是一個法治社會;「講規矩、守法律、有底線」向來是這座城市的市民特質。

回溯歷史,在那個雖然物質生活仍顯匱乏但是市民依然知道優雅體面的年代,1980年代、1990年代、2000年代,哪一個元旦、五一、十一,外灘、南京東路不是人頭攢動?翻開上海老照片,摩肩接踵、水洩不通的街景在上海並非奇聞。但是,有哪一次發生過此類踩踏事故?

記憶所及,1998年,我在上海萬人體育館(Shanghai Gymnasium)看演唱會,觀眾秩序井然,偶爾有人衝向舞臺獻花,但是無需太多維安警力;2014年,我在上海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Mercedes-Benz Arena)看演唱會,維安警力層層疊疊,生怕任何一個觀者衝向舞臺引發失控。同樣,2014年,我在香港紅磡體育館(Hong Kong Coliseum)看演唱會,如同1998年的上海,觀眾可以自由衝向舞臺與表演者握手獻花,維安警力只做簡單的介入。這些差距,歸根結底,在於一個社會的底線意識,如同「木桶原理」一般,只要有極少數人群不顧底線,那麼整個社會風氣極易淪陷。而淪陷的代價,就是整個社會的「圍欄化」。

一個電器,如果超荷使用,可能短路,可能爆炸;一部電梯,如果超載,可能停駛,可能墜落。但一座城市,超負荷運行多年,並不會以爆炸或是墜落終結,而是藉由各類硬環境(自然環境)、軟環境(人文環境)的事故,告訴人們:「我快撐不住了」。毋庸置疑,上海人口比例早已嚴重失調,人口素質早已急轉直下。廣大市民念茲在茲,也真心期待「嚴控人口規模、調整人口結構、提高人口素質」的既定政策能夠得到有效執行。

五、影響與前瞻

2010年11月15日的火災之後,上海各個層面猶如驚弓之鳥,草木皆兵。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就連此後每年聖誕時節,教堂裡燭臺上的蠟燭也被要求停用,改用電子蠟燭。是的,就是我們都可以想像的感覺相當廉價的那種電子蠟燭。此類矯枉過正的事例並非少數。當下亦是如此。

上海這座城市的管理理念,向來是開明而先進的。一個健康社會應該葆有其自身發育軌跡及彈性成長空間;凡事強加硬性管制,或對落後地區有效,但並非一座國際都會應有的風範。所以長年以來,若非必要,上海決不輕易封路、封站、限行。這些硬性管制措施,從來不是美德,恰是落後的表徵。

當然我們已經可以看到,2015年1月1日,軌道交通2/10號線南京東路站(即遊客最為集中的南京路步行街)自16時20分起至運營結束實施封站;原定1月1日當晚舉行的上海中心(Shanghai Tower)元旦亮燈儀式宣告取消;全市所有元旦活動取消殆盡。可以想見,在今後一段時期內,上海即將陷入新一輪沉寂。

究其原因,不難看到,近年來的大政環境,似顯矯枉過正。一些地方幾乎不敢有所作為,因為「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已經成為一種官場潛意識。「什麼也不做、哪裡也去不」的所謂「安全」已經成為許多官員化解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Sword of Damocles)」的最佳途徑。

樹大招風,高處獨寒。相信每位市民都有切身體會:2007年10月以後,上海幾乎陷入停滯,軟環境每況愈下,市民怨聲載道。幸而,在上海市民的齊心協力、團結努力下,市民的心聲終於得以上達。It is each and every one of us that made our voice heard! 2012年11月以來,歸功於市府的積極進取、迎難開拓和全體市民的廣泛支持,這座城市逐漸回歸正軌,重拾曾經「向上、向好」的價值取向。也許這與一部分人的理想企盼仍存差距,畢竟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百廢待興非一日之功;但客觀而言,這已經是上海近年來的最佳航行姿態!

是的,改變已經發生,改革不能中斷,上海必須繼續向前行。

但是,令人遺憾,部分媒體和部分網民,一如既往,每逢重大新聞,不遺餘力唱衰上海,不分青紅皂白指摘上海,不瞭解在地情況武斷作出定論,完全脫離基本道德和智識。也許它們就想搞個大新聞,再把上海批判一番。這就好比甲乙丙丁來到你家作客,拉扯扭打翻滾倒地,最後還要賴你未能阻止、抱怨你家客廳還不夠大。上海相當無辜。

試問:在當下政治生態下,是不是「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呢?是不是上海從今往後取消一切文化、體育、娛樂活動,才是大家所樂見的呢?是不是上海應該停止發展、放棄攻堅、遇難則退、轉而沉寂,才是這座城市和這個國家的福分呢?如果有人仍然假借問責上綱上線,那麼歐巴馬(Barack Obama)早就不是美國總統了,彭博(Michael Bloomberg)也不會當十三年紐約市長。

所以,在此,我要特別呼籲每一位市民和熱愛這座城市的朋友們,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給予我們市府最大的鼓勵,給予韓書記和楊市長最大的支持,給予警察、交通、醫療、教育、環衛等各個公共部門中努力奉獻的每一個個體最大的肯定,給予這座城市最大的發展原動力。二零一五,讓我們並肩攜手,繼續向前行。

此時此刻,我仍然要說:意外歸意外,發展歸發展;上海這座城市和她的市民們,新年快樂。

一遍不夠。

新年快樂!

天佑上海!

May God bless the City of Shanghai.


COPYRIGHT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the federal laws of the United States, all the contents, including texts, images, audios, videos and otherwise, or in the case of third party materials, on this website, JSCK™ Live Home, are copyright protected,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Anyone is not allowed to copy, modify, manipulate, reproduce, transfer, publish or broadcast the contents, in whole or in part, from or based on the Website, for any commercial or uncommercial purpose, without the prior formal written permission of the original author and copyright owner, Jeremy C.K. Shih.

Bookmark and Share via AddThis          Bookmark and Share via JiaThis

Advertisements

About Jeremy Shih

Shanghai, Republic of Ch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Worl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上海灘:不能承受之重

  1. Pingback: Index 2015 | JSCK™ Live Blo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